17度绳艺网

错爱4

“想我了吗?”

文文拿著电话趴在床:“谁想你了?”

虽然只相处一个月,文文觉得已经被沈强整得身心疲惫,终於熬到寒假能躲开一会,那个人的声音还是阴魂不散。但久了不见,还真有点想他。被他这样一提,文文下意识的摸摸手腕,好久没被绑起来还真不习惯了。

“我想你了。”

“那你就抱著枕头慢慢想吧。”

“不要那麽残忍嘛。过了春节早点来。”

“那要看我心情好不好了。”


尽管心情不是很好,虽然知道免不了会受罪,文文还是提前三天结束假期回到学校。沈强送给了她一个小礼物,一副真正的警用手铐,另外,还买了个暖气机。整整三天,不管是穿衣还是赤裸,文文都没有离开绳子和手铐。沈强伺候她吃饭排泄,还为她擦过一次澡,但却不肯施舍给她一分钟的自由。虐待时间长度超出文文想象,更夸张的是沈强每天都能做三次以上,她只有无奈的感叹:“你把一个月的连本带利赚回来了。”


文文终於离开沈强的房子,看到久违的阳光。她在食堂碰见了阿丽。

阿丽说:“你好憔悴,是不是病了。”

文文说:“路上有些辛苦,没事。”心里想:“能活著出来就不错了。” 

阿丽低声的说:“我和徐夕谈上了。”

文文淡淡的说:“哦,恭喜了。谈了多久了。”

点击领取绳艺视频

“放假前谈的,你不介意吧。”

文文说:“和我没关系。他对你怎麽样?”

“很好,千依百顺的。不过,就是有件事,那个。。。那个。。。”阿丽压低了声音。

文文说:“他欺负你了。告诉我,我给你出气。”

阿丽说:“没有。就是昨天,他突然拿著我的脚一直亲不肯放。”

文文心里一震,“这麽多年多没看出来身边好友还有一个男M。。。”

阿丽用最小的声音说:“他是不是有毛病啊?” 

文文说:“没有,下次他再亲你的脚就用皮带抽他。”

阿丽吃惊的问:“你是在开玩笑吧?”

文文说:“打是亲骂是爱,有种男人你越折磨他他就会越爱你。”

阿丽说:“没听说过,好吓人。”

文文说:“听我的,没错。”

在教唆阿丽抽人的时候,文文突然想到,自己挨鞭子的日子恐怕也不远了。


沈强在房间的两个靠背椅的拷贝上搭了一根两米长的钢水管,文文已经尝过它的滋味了,对沈强能在这麽简陋墙上连个挂钩都没有的公寓能想出吊人的方法,文文还是很佩服的。一天,沈强又换了花样,把钢管的一头用绳子吊在窗框上,另外一端抗在肩膀,把文文四蹄倒攥吊在上面摇晃。刚开始,文文倒是觉得象荡秋千一样挺好玩,没多久就头晕眼花,五脏六腑都在翻滚,还好,这样玩沈强也很累,在她挺不住前已放下。

沈强给文文松绑,把她抱到床上,脱她的衣服。文文已经习惯了虐待过後再做爱,现在晃得手脚发软,也懒得反抗。

沈强让她趴著把她的手铐在床头。说:“今天,我要拷问你。”

“什麽?”文文惊恐的说:“不要吧,要做什麽我都听你的,不要打我。”


文文不是不愿接受沈强的虐打,但是他一定会做得很过火,让自己生不如死。

“不行。这样吧,你挑一个工具。”

文文咬著牙,说:“我不挑,不准打我。”

“你不挑,那好,我帮你挑。电脑电源线怎麽样?”

文文想:“电脑电源线又重又细,你想打死我。”赶紧说:“不行。”

沈强说:“那你挑,你不挑我就用电脑电源线开始了。”

“好吧好吧,用我的皮带吧。”文文的皮带是羊皮做的,很软很轻,打起来应该不会太伤。

沈强把电脑打开,并且把声音调到很大。故意把皮带对折,拉出恐怖的“啪啪”声,让文文毛骨悚然。

“啪。”文文没想到他下手第一下就那麽重,咬牙忍住不喊。很快,雪白的屁股就冒出一道通红的鞭痕。“轻点。疼的。”

“我问什麽你要老实回答。”又是一鞭。

“啊。”另外一边屁股又重重挨了一下。

“听到了吗?”没等她回答,第三鞭又落下。

“听到了,听到了。”

“你以前又没有男朋友?”

“没有啊。”文文初中就早恋了。在认识沈强前有过四个男朋友,但这不是女人愿意向恋人透露的秘密。

“撒谎!”沈强狠狠的抽了她一鞭子,痛得文文跳了起来。

“好痛啊。”

沈强举高鞭子,说:“说不说?”

文文说:“不要打了,有一个。”

沈强问:“真的?” 文文被他问得心虚。

“撒谎!”沈强又狠狠的抽了文文两下。

“别打了,我说。”

“有几个。”

“两个。”

说了,沈强的鞭子还是落下。

“别打了,别打了。”文文哭喊著说:“是三个。”

“真的?”沈强用鞭子在文文脸上比划。“再给你一次机会。”

“没了,真的没了。”文文咽呜著回答。“打死我也没用,就这麽多了。”

“和几个上过床。”这个问题让问问更加难堪。

“说不说?” “劈劈啪啪”,文文的後背又吃了几鞭。

“两个,两个。”文文哭著回答。

“骚货。”沈强用了最大气力在文文身上抽一下。

“啊。。。”文文吃力的喘著大气,强忍剧烈的痛楚。

沈强抓住她的头发,问:“你这个骚货,以前到底让几个人虐待过。”

“我说了能不打我了吗?好痛。”

“快说。”

“一个。” 

沈强的鞭子又落下了:“是不是他教你的用蜡油抹乳房?”

“啊。。。是的。。。”

“混蛋。”沈强又抽了文文一下。

“我全说了。不要打了。”

“住口。”沈强扔下鞭子。沈强在文文嘴里塞了一对棉袜,再用胶带封住了文文的嘴。

“你知道吗?你是我这辈子唯一喜欢的女人。”沈强摸著文文的乳房,吻文文的眼睛,让她稍微平静下来。

文文想说话已经发不出声,想:“以前玩得太过火了,对以後的要成为老公的人真的不公平。”

沈强拿起皮带,说:“我要惩罚你。”

文文惊恐的看著他。

“每个男朋友十鞭,上过床的加十鞭。你是我的,你竟然甘心让别人这样虐待你,再加十鞭。一共六十鞭。”

“六十鞭!”沈强下手很重,刚才十几鞭已经吃不消了。文文几乎一听到就要晕过去。虽然说有赎罪的想法,但六十鞭实在是太过分了。

沈强的鞭子毫不留情的落下。後背、屁股、大腿、小腿、手臂,每一处都被沈强重重的抽打,背部已经找不到白色的皮肤,浑身上下都是火辣辣的鞭痕,就如同整个世界都在燃烧,要把文文化为灰烬。文文多麽希望自己能晕过去,接受毒打的时候大脑却偏偏非常清醒。文文玩SM好久,这是第一次体会到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受。

“最後十鞭。”沈强说。文文紧闭眼睛,想还有十鞭,终於要挺过去了。

“是给你让和别人玩SM的。” 沈强用了全力。

痛彻心肺!文文哭喊挣扎著,忍受著一次又一次的剧痛。文文情愿再挨五十鞭去换这十鞭。直至沈强放下皮带,文文才能确信自己还活著。文文庆幸还有所隐瞒,不然肯定会被打死了。

沈强脱去衣服,伏在文文身上。身上的肌肤仍然在灼烧,稍微碰一下都好痛。沈强说:“对不起。”轻轻抚摸亲吻文文的伤处, 插入文文体内,性交稍微减轻了她肉体的痛楚。

云雨过後,沈强给文文摘掉了胶布和袜子,解开手铐。文文的背一碰床就痛,不能躺,依然只能趴著。

文文说:“你知道了,我不是个乾净的女人。”

“我早猜到了。”

“你这麽介意,我们分手好了。”

沈强搂住文文:“不,我不会放你走。只要你以後只属於我一个就行了。”

“可是你这样打我受不了了。”虽然泪水已经掉干,但文文又哭了。

“对不起,刚才太生气。以後我不会了。”

“我以前的事你已经惩罚过了,以後你还会提吗?”

“保证不提了。”

“如果你再敢用以前的事来折磨我,我就真的离开你。”

“保证,我保证再也不打你了。”

“轻轻打几下还是可以的。。。”文文低声的说:“不能打得太重。”

“哦,你喜欢让我打。”

“谁喜欢让你打?你坏死了!”文文用枕头砸沈强,“哎呀!”动作太大扯动背後的伤口,又是钻心的疼。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227.html

分享 ()
赞 (7)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