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错爱5

无论多麽舍不得,学生时代终归要过去。相聚四年的朋友注定还要分离。

“阿丽,你真的要回青海?留在南京不好吗?”文文非常舍不得和最好的朋友以後天各一方。

阿丽摇头说:“没办法。我是委培的。单位为我付了大学学费,如果违约要赔三倍钱,我赔不起。”她一直拉著徐夕的手。

“徐夕,你呢?”自从拒绝徐夕後,文文和他有段时间形同陌路。

“我决定了,陪阿丽去青海。”

“你不回上海了?”

“两人在一起,那里都是天地。”

文文看著徐夕坚定的眼神,想:“能为恋爱仅半年的人放弃回上海去贫穷落後的地方。。。没看出来,徐夕是个敢担当的人。”心中被徐夕的勇气深深震撼。

文文伸出手,说:“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阿丽,恭喜你。”

阿丽握著文文的手,说:“谢谢你。有时间一定要来青海玩。”

徐夕也把手搭在上面,说:“谢谢。”

三人的手搭在一起,文文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种别样的目光。是感激、还是满足?


送走了徐夕和阿丽,文文和沈强也离开学校,租住在东郊廉价的居民小区,静静等待几天後即将开始的新生活。

“怎麽了?睡不著?”文文醒来,看见沈强坐在床上,静静看著窗外。

点击领取绳艺视频

“今晚月光很好。”沈强说。

“是啊。”

“我们去爬紫金山看日出吧。”

“好啊。”

他们骑车来到紫金山的东坡,打著手电走一条以前走过的由护林人员踏出的小路上山。

“我要把你绑上山顶做压寨夫人。”沈强对文文说。

“不要使坏,想绑我?你有绳子吗?”

“有。”沈强变戏法一样拿出好几捆麻绳。

“不带这样的!我不干。”文文轻盈的逃跑,没跑几步就被沈强抓住了。

“看你还往哪跑?”沈强把文文压在身下,三下五除二,绑了结实。在前面牵著绳子,喊:“走。”

文文慢慢由著他牵著走,说不准这条小路上还会有幽会的情侣。想到会被人看到,文文非常紧张,後来很快发现担心是多余的。除了他们两个疯子,谁会在这个时候上山?沈强嫌文文走得慢,折了一根树枝,抽打文文的屁股,喊:“走快点。”

因为捆绑著手,身体必须更加努力去保持平衡,比平时爬山觉得累很多,文文在沈强的驱赶下爬到了大概就三分之一已经大汗淋漓。

文文说:“休息一下吧”


两人休息了一会,沈强拉著文文的绳子,说:“走吧,继续上路。”

“你不给我穿上衣服?”文文现在仅有一件衬衫遮体,乳房还袒露在外面。

“就这样,快走。”沈强用树枝抽她的屁股,赶她上路。

“好过分!”文文抱怨著。虽然很不愿意赤身裸体的行走,银色月光洒在身上,轻柔的山风从身边刮过,这种感觉也是非常美妙。沈强则是一双贼眼贪婪的看著文文,就像是第一次看到文文的裸体一样,不时东摸一下、西抓一把。

文文不小心拌了一下,沈强没有拉住,她的膝盖在有碎石的路面磕破了。沈强把她抗在肩上,继续往山上走,走走停停,到了半山多一点,再也走不动了。他们找了一个能看见日出的山坡,在一棵大树下坐下,天边已经发白。

看到沈强在大树的树枝上搭绳子,文文问:“你想干什麽?”

“吊你。”

沈强绑住文文的脚踝,慢慢拉起绳子,把文文倒吊离地有半人高,然後又在把她的上身拉起,让她面朝成弓形吊在树下。虽然不是第一次被吊起,但身体大半的重量落在了上身几道麻绳,仍然让文文觉得痛楚难当。

沈强亲吻著她,说:“你是我的。”

文文说:“是的。”

沈强说:“我要好好修理你。”

“坏蛋,真是前世欠你的“文文轻声说:”温柔点,想做什麽就做吧。”


沈强摘根草,轻轻的拨弄文文的小腰。

“啊,不要。好痒啊。”文文一边疑疑的傻笑,一边在空中挣扎。

“笑吧,大声笑个够。”

沈强不断的用小草挠文文的腋下,让文文就像一只落网的蝴蝶,在空中扭动,狂笑著拼命挣扎。後来,沈强慢慢的把小草伸到文文腰下,文文拼命缩起腰往一边躲,沈强在她避无可避的情况下,才突然进攻,让文文尽绷的身体像弹簧一样弹开,然後在空中无助的伸缩摇摆。直至文文没了挣扎的力气他才停手。

当文文在喘息的时候,沈强用刀把一条麻绳割成四段,打了结绑在一起,做成一条四个头的鞭子,抽打文文的身体。绳鞭落在身上也是疼的,文文身体微微扭动,轻轻的呻吟。

“疼就喊,这里不是家里。我要听你喊疼,求饶。”

“不疼。”文文轻声回答,是的,这样的抽打很舒服,但她马上就後悔,怎能说不疼?

沈强一听到文文说不疼就加大了抽打力度。文文的身体很快就泛起红蕴。

“啊。”

“喊!不喊抽死你!”

抽了一会,沈强蒙住文文的眼睛,解下皮带和绳鞭一起抽打文文。文文根本就不知道什麽时候鞭子会落下,也不知道会是哪一根,只好哭喊著无助的挣扎,让身体默默承受著痛楚。

“好疼啊。饶了我吧。”文文的大腿和屁股已经通红,腹部和胸部也留下了一道道红印。

沈强折了根树枝,狠狠的抽在文文屁股。

“啊!”文文大喊,通红的屁股马上冒出一道深红的印痕。“好痛啊!”

沈强又抽了一下,文文哭喊著:“别打了!”

“你喊个够吧。我只打20下。”

“不要。求你了。”。

“我要打。”

“那打10下行吗?”

“好吧。”

“3。。。4。。。”沈强大声数数,每抽一下,都会留下一条深深的淤痕。文文哭喊著,挣扎著,十下过去後,沈强又接著用绳鞭抽打她。文文终於知道了自己的身体是喜欢鞭打的,只要不过分,打多久都无所谓。

“太阳出来了!”沈强摘下文文眼睛上的布。文文看到了一轮红日在自己面前升起,好美。她忘却了身上的痛楚,和沈强一同慢慢欣赏。

几分钟後,阳光变得刺眼。

“放了我吧。你从晚上开始折磨我到现在,我都快要死了。”

“你吊著好美,让我多看一回。”

“天亮会有人爬山,给人看见就惨了,快放了我。”

文文在沈强的搀扶下下了山。这晚,他们玩得很疯,文文在镜子中看清了自己惨不忍睹的身体,她想不起自己挨了多少鞭,是两百还是三百,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挺过来的。这也是最後一次他们能玩的那麽开心。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228.html

分享 ()
赞 (8)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