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kb画室遗事

我用了好长时间把画布和颜料准备好,小屋内弥漫着松节油和亚麻仁油淡淡
的混合气味儿。

  这种我早已习惯了的味道在今天却使我微微有点眩晕。

  屋外是一泻无余的阳光。

  阳光下有几个蝉在接力鸣叫。

  为了使光线集中,朝南的窗户被乱七八糟的各种颜色的衬布罩的严严实实。

  我的身上开始冒汗。

  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细细地抚摩着,把每一个有可能刺伤肌肤的毛刺
用烟头烫去。我常用这种方法度过我生命中无数个百无聊赖的时光,无论多么烦
躁的心情都会在这一瞬间平静下来,进入物我两忘的佛家境界。但是今天不行,
我的手在颤抖。

  门响了,我下意识地把绳子慌忙地藏到身后,怀着被拯救似的心情望向门口
:她几乎是跳着走了进来,把用来遮挡阳光的书本扔到地上,身上散发着暖暖的
阳光的气息。

  我趁她还没习惯这屋内的光线,仔细地打量着她,说实话,我还从来没有敢
这么近距离地看过她。

  她穿着一件我们上工艺课时做的扎染的裙子,泛着金属般光泽的白色丝绸上
被染上各种层次的绿色的图案,随着她的转身,变换着梦幻般的曲线。她光着脚
穿着一双白色的凉鞋------这是校园里的流行时尚:既省了买丝袜的钱,又能充
分展示少女的魅力。

  “你都准备好了吗?”她打破了屋内的沉寂。

  “好了。”我用刮刀刮着本已很干净的调色板,想掩饰什么。

  “绳子呢?”

  “在这里啊。”我装着找了一会儿,把绳子拿给她看。

  “要跪下吗?”

  “……”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自己已在屋里找了一块垫子,跪在了上面,并把一双小手背到身后,歪着
头看着我:“你快绑啊!”

  我半跪在她身后,把她的长发抚到身前,露出一段洁白圆润的脖项。虽然绑
的过程我已在想象中重复了千百回,但真的动手还是第一次,我的心“咚咚”地
跳着,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

  她似乎觉察出了什么,把头低的更低了。长发遮住了她的脸。

  我用颤抖的手把绳子搭到她脖子上,在她双臂上各缠了两圈,把她双手绑在
了一起。然后把绳头套到她脖子后的套中,慢慢把她双手向上拉:“痛吗?”

  “还行,你可以绑得再紧点,这样才象嘛。”她的声音很低,象梦呓一般。

  我把她的手又向上提了提,绑了个活结。她的胳臂很软,双手几乎可以背到
脖子后。

  她慢慢地回过头,黑发象水一样向两边分开,露出脸来。

  “好,就这样,别动!”

  我被这样一种姿势震撼了,某种强烈的欲望驱使我必须马上坐到画布前……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直到我看到细细的汗珠从她的脸上落下,才意识到该休
息一会儿了。

  我想把她扶起来,但她不肯:“你快画吧,我坚持得住。这样吧,你把我的
鞋脱掉,有点硌脚。”

  她跪直了身子,让我把她的凉鞋脱掉。她的脚心象婴儿的肌肤一样细腻光滑
,淡淡的白色中微微泛着一抹粉红。我忍不住用手去抚摩,她“咯咯”地笑出了
声:“你干什么啊?好痒啊――,咯咯……”

 我看着汗水从她的头发中流出,再次提出让她休息,她同意了,让我把她扶
起来。她刚活动了身体,便这样反绑着跑到画布前,唧唧姑姑发表起意见。

  她如果做了教师一定是很严厉的一种,在这画完成的过程中,她一直要求很
严,绑得不严肃还不行,一定要做到到位。

  今天是人体写生。模特到的有点晚,她一边道歉着,一边快速地脱着衣服。

  她有点老,身材也不是很好。大家都没有兴趣,教授也没有来。她脱了衣服
就征求大家意见:该摆个什么姿势?

  教室里一时静悄悄的。

  她狡黠地看了我一眼,走到前面,指挥模特摆了个跪姿,把双手放到身后,
挺起胸……

  模特笑道:“怎么象上刑场啊?”

  我的心“咚咚”地跳着。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给她提起的,我只记着她很爽快地就答应了,虽然是我想
让她给我做模特画个刑场的题材的毕业创作……

  她第二天来时穿了一件长袖的衬衣。依然跳着走了进来。


  我放下画笔:“你怎么换了衣服啊?我刚起好稿子,变着很麻烦的啊!”
  

她白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就开始脱下衬衣,露出昨天穿过的裙子。
我这才发现她穿衬衣的原因:她胳膊白皙的肌肤上被绳子勒出的痕迹还清晰可见

  我歉疚地拉过她的手,一边抚摩着那些血痕,一边说:“要不,咱们今天不
绑了,你把手背到身后做个样子就行了?”
  

她坚决地摇了摇头,把长发从我的脸上痒痒地划过:“怜香惜玉呀?我看是
猫哭耗子!”
  

“你是什么香又是什么玉啊?你现在是罪犯了。”我把她的双手扭到身后,
开始绑她。
  

她扭动着身子,笑着喊道:“我犯了什么罪啊?”
  

“不是杀人就是放火,反正很严重。”
  

“我这么坏啊?”
  

“你是被屈打成招的行了吧?”说着话我已把她结结实实绑了起来。
  

“不嘛,我是女地下党,被你这个反动派抓到了。”
  

“好,好,我是反动派,我抓到了你,使尽了酷刑你都不肯招,没法子,只
好押赴刑场。来,跪下!”
  

“宁死不跪!”她仰起头,做了个大义凛然的姿势。
  

望着汽车带着她渐渐远去,当时我是满不在乎,如锦前程等着我……
  

我没有把那副画拿到毕业展上(我害怕!!!!)她也没有问我为什么,只
是在分手时轻轻地问我:“你怎么会绑人啊?”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v1700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25.html

分享 ()
赞 (8)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