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心角饶绳艺作品3

老实说昨天晚上我睡得并不好――我想任哪个女孩子睡觉的时候被绑住两只手一只脚,而另一只脚被人抱在怀里捏脚趾挠脚心,她都不可能睡得安稳的吧?而且即便到后来我困得不行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我还是时不时地感觉到脚心传来的丝丝痒意,甚至这份痒意融进了我的梦里。

在梦里,我被五花大绑,两只被扒去了鞋袜的脚丫被各式各样的刑具包围着,然后是无止境的,疯狂的折磨,我尖叫着,狂笑着,挣扎着……直到我真的被痒醒了过来。

迷迷糊糊的我本能地晃了晃脚,想把那恼人的痒痒甩掉,但那痒痒似乎是粘在了我的脚底上了,我怎么甩也甩不开。与此同时,强烈的拘束感和脚心恰好被什么东西刮了一下的刺激让我一下子清醒了许多,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双脚已经被铐在了一起,并且被固定在了床角的位置,十个小脚趾也重新落入到了脚趾铐的禁锢中,而我的双手和入睡前一样还是被铐在头顶,所以这个时候我的整个身体几乎被拉成了一条直线,我连动弹一下都觉得很困难,更别说是摆脱脚底里的痒痒了。

“凡凡,你在干嘛啊……”我费了好大的劲才仰起了半个头,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这样子――我第一眼看去就把目光放在了我的两只脚丫上。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白白嫩嫩的脚丫(原谅我的自恋)上铐着黑不溜秋的脚铐和脚趾铐,如此强烈的颜色反差我就是想不注意都难啊。

而此时的凡凡正盘膝坐在我的脚边,他的手上正拿着我原本放在抽屉里的蜡笔,不停地在我的脚底里涂涂画画着。我感觉到的痒痒正是那笔头略钝的蜡笔带来的,我不禁庆幸我当时买的并不是那种铅笔状的蜡笔,要不然那尖锐的笔头划在我脚底里,我不活活痒死才怪。

“姐姐你多睡一会吧,我快画好了。”凡凡头都没抬一下,只顾着在我的脚底上“作画”。我虽然很不舒服,但再一次遭到全身束缚的我根本没有反抗的资格,只好老老实实地把头又放回到了枕头上

当然,我不可能真的如凡凡说的那样“多睡一会”,且不说窗外明亮的阳光让我实在生不出半点睡意来,光是手脚上的拘束感和脚底里的痒痒就足够让我睡不着了。

过了好一会儿,凡凡才收起蜡笔,但随即他又拿出了他的iphone,对着我的脚底又是各种拍照。好不容易等到他要帮我解开手铐的时候,她不知道又抽了什么风,居然掀开我睡衣的袖口,拍起了我的胳肢窝来。

我自然是火大得很(或许还有几分羞恼),但以我现在的姿势来说,凡凡若是对我的胳肢窝下“杀手”,我估计我不死也得脱层皮,所以我还是选择了屈从,由着他拍了。又是好一阵“咔嚓”“咔嚓”声后,凡凡总算是还了我自由。

我揉了揉给铐了整整一晚铐得有些发麻了的手腕,伸了个懒腰,又把脚缩到跟前,翻过脚底来,只见我两只脚的脚底里都给涂满了红橙黄绿青蓝紫等各种各样的颜色,但却又不是正儿八经的画,都只是一条条不同颜色的直线而已,说是涂鸦也不为过,唯一不同的是右脚脚底里的直线是斜着画的,而左脚脚底里的直线式横着画的。

“不能擦掉哦。”凡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到客厅去了,我拖着拖鞋去阳台洗漱的时候,看到他正半躺在沙发上,高举着手机,手指不停地在屏幕上一划一划的。虽然我看不到屏幕的正面,但我估计他应该是在检阅刚才的“战利品”,一想到又有新的“艳照”落入他的手中,我的脸颊就不自觉地发烫了起来,偏偏这小子机灵得很,我暂时是想不到可以解除他对我的要挟的办法。

我刷了牙,洗了脸,又换上一身运动服,招呼着凡凡准备出门吃早餐,凡凡却连动都没动一下,只说了句“等一下”,就接着摆弄他的iPhone去了。受制于人的我根本摆不起做姐姐的架子,只好自顾自地穿好了鞋袜,然后坐到一旁刷起了朋友圈。

“我们走吧。”好在凡凡没让我等太久,但就在我们要出门的时候,凡凡突然又不走了,“姐姐,你有凉鞋吗?”我说没有,凡凡不甘心地把鞋柜翻了个底朝天,最后一副退而求次的样子地把我的人字拖扔给了我。

老实说,凉鞋这种东西打我上初中起就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了,人字拖对我的作用也仅仅是到楼下的便利店买东西或者是给爸爸送车钥匙什么的,除开这些,我基本就没露着脚出门过。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只是潜意识里不希望给别人看到我的脚,所以总是用运动鞋或者帆布鞋把两只脚丫包裹起来。

点击领取绳艺视频

像凡凡,毕竟是自家亲戚,又只是个小孩子,所以就算是像昨晚那样,我的脚给他又是挠又是摸的,我也只是单纯因为怕痒才觉得不舒服,不至于说有什么心理负担,但若换做是外人,或是凡凡的年纪和我差不多,那我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甚至连他看我的脚一眼我都会觉得别扭。

我试图说凡,诸如“等会我们要去很远的地方,我穿着人字拖走路很不方便”,“这双人字拖是前年的了,我现在穿不下了”,“你不是要我留着你在我脚底里画的画吗,穿人字拖很容易踩没了的”。

柴米不进的凡凡只对最后一个理由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拒绝了,我还想再说点什么,但凡凡却直接摸出了他的iPhone,在我眼前晃了几下,那威胁的意思很是明确了――不换鞋就发照片。我只好乖乖地脱下还没捂热的帆布鞋和短袜,套上了人字拖,凡凡这才愉快地跟着我出了门。

下楼梯的时候,凡凡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对了姐姐,我忘了跟你说了,刚才我把存着你那些照片的百度云的链接发给你那些QQ好友了(听到这里的时候我脚一软,差点直接从楼梯滚下去,还好他的话还没,我勉强抓着扶手稳住了身子)不过我设了密码,没有密码他们打不开里面的压缩包的。”我这才松了口气,若是那些照片真的给那么多人看到了,我还不如就这么从楼梯滚下去一了百了算了。

不过我也是纳了,那些照片不都在他那个定时软件里窝着吗,他要是想发出去的话也是分分钟的事,这么多此一举做什么?很快凡凡给出了答案:“姐姐你知道吗?如果只是发几个数字的话,可是不需要用到WiFi的。”凡凡狡黠地笑了笑,“所以姐姐你别趁机欺负我哦。”

我算是明白什么意思了,凡凡是想到出了门没了WiFi,只剩下手机的4G网络,那些照片要发出去又费时又费流量,他很难凭此制约我。于是他干脆就先把照片压缩成带密码的压缩包放到百度云里,把链接发送出去,我若是“不听话”,他就把压缩包的密码群发一遍。压缩包有了,压缩包的密码也有了,我的那些照片其实就等于发送出去了,那这样跟在有WiFi的状态下直接发送的效果就一样了。

我算是服了凡凡了,老实说我根本就没想过WiFi这个问题,我觉得我有必要思考一下人生了,凡凡一个9岁的小学生能考虑的东西,我一个15岁的准高中生却得他提示我我才想明白,我得好好想想这15年是不是白活了?

一路无话,很快我们吃上了热腾腾的小笼包,并且很快吃完了。这期间凡凡是不是地在桌底下给我的脚丫来上几张照片我就不说了,装作不知道就好了,反正有道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前前后后都给拍了那么多了,也不在乎这么几张了。

吃过饭后,我本是打算回家去的,嘴贱问了凡凡一句想不想去哪玩,结果凡凡很认真地告诉我,鞋城。我当时脸就黑了(虽然我自己看不到,但我想应该差不多),果然他接着说,“去给姐姐买凉鞋。”同时还不忘摆了摆手机“提醒”我一下。

于是十分钟后,兴致冲冲的凡凡和像霜打了的茄子似的的我上了公交车。公交车上的人不多,但空位就只剩下靠近前门的一排座位,我和凡凡就坐了上去,但很快我就后悔了――我的右手边就是收钱的小箱子,每个上车的人都要到我身旁来投币,也不知道是我是在太敏感了,还是光着脚丫真的很引人注目,我总感觉那些人从我身前经过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往我的脚丫瞟上几眼,这让向来男孩子气的我竟有些害羞和不安起来。

好不容易熬到了站,我几乎是逃命般的跳下了车,而一旁的凡凡压根就没发觉我的异常,只是自顾自地拉着我朝鞋城的大门走去。这个所谓的“鞋城”的规模其实不算大,但也不小,里面零零散散大概有四五百家鞋店,按类别分部在不同的楼层和位置。让我差点一口血就喷在墙上的是,凡凡看了指示牌后,居然拉着我就直奔卖童鞋的区域去。

看着凡凡挑的大红色的,鞋尖处有一朵小红花的,鞋底有一只肥嘟嘟的青蛙的,看起来要多小学生有多小学生的凉鞋,我不经一阵恶寒,好在我的脚实在不小,实在穿不下这些童鞋,我才逃过一劫。凡凡不甘心地又问了附近的好几家鞋店,在得到一致的“没有37码的童鞋”的回答后,他才勉为其难地跟着我去了“学生街”。

虽然我本人对凉鞋或者说被逼着穿凉鞋的行为很排斥,但既然无论如何都得穿,那我自然要找一双好看点的,于是我打起了精神,像平时逛街买衣服那样认真了起来。

很快我又想吐血了,凡凡像是不记得了刚才在童鞋店那边收到的挫败了一般,两只大眼睛里闪烁着刺得我心里有些发麻的光芒,几乎是逮到一双看上眼的凉鞋就要我脱鞋试穿。我当然不可能乖乖照做,且不说那些鞋子是不是合我心意,我觉得我要是真的那样疯狂地试鞋,我敢打赌三分钟内我和凡凡就会被店主赶出门去。

我终于强硬了一回――也或许只是凡凡从激动中反应过来了(老实说我根本不理解他为什么那么激动)――我只挑了其中的三双向店主要来了37码的样鞋。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对凉鞋的抵触心理还是很严重,那些鞋子摆在柜台上时我看着挺好的,但一穿到脚上我就觉得很别扭。这个时候凡凡倒是不发表意见了,只顾着用他的iPhone偷偷地拍着我穿着凉鞋的双脚。

我退还了样鞋,但很快又被凡凡拖进了下一家鞋店,和在上一家鞋店一样,我在摆凉鞋的柜台转了几圈,然后跟店主要了其中几双的样鞋,随后是试穿,脱下,退回,接着下一家……

总之这场“买鞋之行”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了。事实上,我相中我现在脚上穿着这双对脚丫的覆盖面积很高的凉鞋是在我逛的第四或者第五家鞋店里,但那时候凡凡用他那离“发送”键不到一厘米的手指硬是拦下了我掏钱包的动作,他把我拉到一个偏僻的角落,说那双鞋子先放着,要我把学生街的鞋店都逛完,穿着不同的凉鞋给他拍照片。

“不然我就发密码!”

“……一家店三双。”

“十双!”

“五双!”

“成交!”

于是我化身成了一个“试鞋机器”,一家鞋店走过一家鞋店,机械般地穿鞋,脱鞋,而既然我已经找到我心仪的凉鞋了,我也就没有逛街的意义和热情了,再加上想到穿着鞋凉鞋只是为了满足凡凡拍照片的欲望,我干脆就把凉鞋的选择权交给了凡凡,凡凡指着某双凉鞋说“姐姐,我觉得这双不错”我就试穿哪双,然后给他拍照。

一直到下午一两点的时候,我和凡凡才踏上了返程,当然,在此之前我和凡凡在鞋城旁的KFC把肚子的问题解决了。不得不说,相对于人字拖,我觉得还是凉鞋好一些,至少凉鞋是紧贴着脚的,不像穿着人字拖,脚一提脚底就露了出来,别忘了我的脚底里还画着凡凡那花花绿绿的涂鸦呢,我要是不压着脚跟走路的,给人看到可就丢死人了。

我们顺路去了凡凡家里把他的作业和换洗的衣物带上,然后才回到家里。重复了不知道几百次的坐下,弯腰,脱掉人字拖,穿上试穿的凉鞋,站起来走走试试鞋子的感觉怎么样(其实是给凡凡拍照),又坐下,弯腰,脱掉凉鞋,穿回我自己的人字拖这几乎让我快吐了的动作的我实在是累得不行了,进了家门,把凉鞋一甩,就扑到床上去了,至于凡凡随后也跟了过来,挥舞着他的iPhone,又开始摆弄起我的脚来,我也就懒得去管了……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279.html

分享 ()
赞 (11) 评论 (1)

    
评论 1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 烟火 : 回复 "继续啊"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