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心角饶绳艺作品7

早上出门的时候凡凡又提到了要我穿凉鞋的事,我又一次用体育课当借口挡了下来。但这是最后一次了,因为功课表上只有星期一二有体育课,而且凡凡已经看过我的功课表了,我就算是先作假也来不及了。也就是说,如果明天这个时候我想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的话,我恐怕就得真的穿着凉鞋去上学了。

和昨天一样,我先把凡凡送到了他的学校,然后才来到十七中。

刚踏进教室我就得到了一个不亚于重磅炸弹的消息:今天要进行体育考试,而且是考试分数要记入中考成绩的体育考试。桃子给我们爆了内幕,说是因为历年中考的体育考试“水分”太多,今年教育局决定进行不定日期、不定学校的突击考查。

不过吃惊归吃惊,我倒不至于像雪霞她们几个那么慌乱,不就是一分钟的仰卧起坐么,我单挑打趴下几个男生都不什么事,还怕什么仰卧起坐?

早读和早上的五节课都改成了自习课,整个十七中初三级三十六个班的学生被要求在自己的教室里“待命”,等候广播通知。在周围不安的叽叽喳喳声中写了一张数学试卷和一课的英语练习后,大概在第三节课的时候,负责广播通知的教导主任终于念到“初三十三班”,也就是我们班,然后在班主任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体育楼。

体育楼其实说是体育馆比较合适,但不知道当初是谁在它的大门上挂了“体育楼”的牌匾的,反正着拗口的称呼念着念着,也就习惯了。

在进入体育馆之前,女生被要求脱去鞋子――女生是躺在软垫上做仰卧起坐的,若是不先脱鞋,乱七八糟的鞋子踩上去,那还谁敢躺下去?而男生是在一旁的沙地上做引体向上的,所以用不着。

算上正在考试的十一班,已经做好热身运动的十二班,还有刚到的我们,总共大概是一百多个女生,但女生毕竟是女生,就算两百多只脚丫脱去了鞋子,在这并不算宽敞的体育楼里也闻不到什么太过分的味道。

可能是这几天被挠脚心的心理阴影还没完全过去,我竟然无意识地往身边几个同学的脚都瞄了几眼。她们大多穿着袜子,有白色的、黑色的、彩色的,有条纹的、格子的、图案的,不过隔着袜子我也就只能瞄瞄她们是大脚趾比较长还是二脚趾比较长――我记得凡凡说过我是属于大脚趾比较长的那种。还有几个大概原来是穿着不用穿袜子的懒人鞋,或是不想弄脏袜子于是脱鞋的时候顺手就脱掉了,此时都是光着脚丫踩在木地板上。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个脚掌太肥了,这个大脚趾太短了,这个脚趾甲都变形了……我俨然不要脸地把自己的脚丫当成了标准,把她们的脚批得一无是处――我觉得我真的快成心理变态了。好在很快轮到我们班做热身运动了,我才艰难地把视线从她们的脚上移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在偷看别的女生的脚的同时,我似乎感觉到有一道陌生的目光不停地在我的脚上徘徊。我环顾了下四周,附近的女生并没有这样的行为,当然也不排除有人像我刚才那样偷偷摸摸地看。难道是沙地那边的男生?我往那边看了过去,结果我发现那些男生豆子啊看着这边,而以我的视力我又看不清他们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也就判断不出那目光的归属了。

考试的过程是没什么好讲的了,我收起了杂七杂八的心思,不去看别的女生的脚,不去想有没有其他人在看我的脚,安安心心,顺顺利利地考完了试。而既然考完了,我们也就不能碍着下个班的考试,我们穿上鞋子,和男生一起又排着队回了教室。剩下的一节多可还是按自习课来,只是经历了体育考试之后,不论是考得好还是不好,班上的同学都不免有些亢奋,我也写不下试卷了,和桃子,雪霞她们加入了说“小声话”的行伍中。

大概过了半节课的时间吧,我的手机突然又震了一下。还是QQ匿名信息,还是那个人,甚至还是那句话。我本是想直接收起手机再一次无视他的,但联想到刚才在体育楼的时候似乎有人在偷偷看我,而且如果只是恶作剧的话,那个人没必要连发三次这么无聊,难道是真的有人找我?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回了那人一句:你是谁?

他很快又发来信息,这一次是一张图片。好不容易等到图片好缓冲完了,我却差点失手把手机摔在地上――那是星期六也就是凡凡住在我家的第一个晚上拍的那些照片中的其中一张,而且是脸,手铐,脚铐,脚底全都入镜的“全身照”。

我当时就像是被人抡了一锤子似的,脑子里“嗡嗡嗡”的混乱得要命。这照片不是只有凡凡有吗?难道匿名的这个人是凡凡?但掌握着我的“生杀大权”的凡凡有必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么?还是说凡凡已经把那个压缩包的密码发出去了?但桃子和雪霞也都在“收件人”里的,如果她们看过那些照片了,她们绝对不可能这么若无其事地跟我玩闹。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桃子似乎是看到我在对着手机发呆,就探过头来想看个究竟,幸好我手快,手一翻就把手机屏幕翻了个面,这才没被她看到那照片。“怎么,有帅哥找你啊?这么神神秘秘的。”我没心情应付她的调侃,几句话敷衍了过去,也顺便从她们的聊天中退了出来。

点击领取绳艺视频

我哆嗦着手指,发回去一句:你想怎么样?

“放学后留一下好吗?”

之后不管我追问“你是谁”“那照片是从哪来的”“你想要怎么样”,他都没再回我。我就这样忐忑不安地等到了放学。

我以赶作业的名义让桃子和雪霞先回去,自己则是坐在座位上一边转着笔,一边等“那人”出现。挂钟的分针从十分走到二十分,又走到三十分,班上的同学越来越少,但还是有五六个女生还坚持在题海里遨游。难道“那人”是她们中的其中一个?我突然莫名地心安了一些,可能是觉得看到那照片的是女生,那再坏也坏不到哪去吧。但“她”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呢?非得搞得这么神秘,还用照片要挟我。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从打铃开始算的话大概已经过去半个小时出头了,性急的我多少有些不耐烦了,如果不是顾及照片的事还是不要被太多人知道为好,我早就挨个上去问“是不是你了?”不过我猜她可能跟我一样,她也不想有外人在场,所以才一直拖着等其他人走吧。

“哒哒哒――”是QQ信息的提示音。

“来图书馆后门这里,一个人来。”

搞得好像是交赎金一样,还一个人来呢。我心里嘀咕了几句。不过,话说如果“那人”已经在图书馆那里的话,那就是说其实“那人”不是现在在教室的女生中的某一个?我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搞到最后“那人”还是一个男生?算了,先去了再说吧。

对于“一切都是为了中考”的初中生来说,图书馆根本就是一个形同虚设的地方,常年挂着“休整中”的牌子不说,学校当初在建图书馆的时候那意思就很明显了,直接就把它建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了。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283.html

分享 ()
赞 (3) 评论 (1)

    
评论 1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 2691002039 : 回复 "加油,作者再接再厉!"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