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心角饶绳艺作品9

终究还是到了得穿凉鞋去学校的时候了。即使我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即使我对穿凉鞋去到学校会不会引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即使我很不想被同学们特别是张泽勇那个家伙看到我的光脚丫,在凡凡的坚持下,我也只好乖乖地穿上了凉鞋。

我貌似是第一次用穿着凉鞋的脚丫踩在自行车的脚踏板上,夏至未至的晨风吹在脚趾缝和脚心窝里,酥痒酥痒的,倒也是蛮舒服的,似乎,穿凉鞋还是挺不错的。

只不过这样的好心情从我推着自行车走进校门开始就一点一点地在消失。我保证这不是我的错觉――几乎每一个我遇到的同学,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会或多或少地往我的凉鞋看上几眼。我知道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在满地的运动鞋帆布鞋里,我一双凉鞋不吸引人才怪,我本以为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这么一路走来被各种各样的目光扫过脚丫的感觉还是让我很不愉快。

我之前也有提到过,凉鞋这种东西打我上初中起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我自己不穿,也没看到身边的同学穿,仿佛在小升初的那个暑假里,我们不约而同地跟它说了“拜拜”。所以我这么一个长得还算可以的女生光着脚丫踩着凉鞋走在学校里,被人多开几眼也是应该的。

我锁好了自行车,故意绕了路,避开了人流比较大的走到和楼梯,像做贼一样抵达了教室。因为要载凡凡去他的学校,刚才有绕了一大圈的路,我几乎是班上最后一个到达教室的。不过好在大多数的同学都在背书或者补作业,一时半会倒也没人注意到我穿着凉鞋,至少暂时还没人拉住我,惊讶地说晓妍你居然穿凉鞋啊。

但凉鞋这么明显的东西是藏不了多久的,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坐在我右手边的桃子就成了“第一发现人”,然后在她问我为什么发神经凉鞋的大嗓门中,雪霞和他他几个女生也围了过来。我尽量保持着不在乎的语气,轻描淡写地说:“去逛街的时候看到好看就买了呗,反正也到了穿凉鞋的时候了。”毕竟凉鞋又不是什么违禁物品,只是对我们这些初中生来说比较稀奇罢了,她们也没有抓着不放,只是叽叽喳喳地讨论着要不要也去买一双凉鞋、看晓妍穿着感觉不错什么的,我也算是暗自舒了一口气。

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我从一开始的提心吊胆,到后来发现自己都忘了其实我还穿着凉鞋,除了去WC的时候我的格外的小心,其他的都还好。中午和桃子、雪霞去吃了汤面,吃完后她们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我则是回到教室里,准备开始“励志”――我可是要上重点高中的好学生。

我把靠走廊一侧的窗户都锁上,又把窗帘都放了下来,拉好,再把前后门都关起来,拴好门栓,这样的话,负责中午巡查的值日老师就发现不了我了――这种事情我已经做过无数次了。然后我就插上耳机,扑进题海里开始游泳。

直到一阵敲门声响起。

起初我以为是值日老师来了,就没有去理会,这样的情况“身经百战”的我自然遇到过,只要我不出声,值日老师就只当是我们班的同学离开的时候锁了门,敲几下就走了。可敲门声一直持续了一分多钟,而且大有我不开门就一直敲下去的意思,我也只好站起身来开门。

门开的一瞬间,我差点一个“靠”字就喷出来――敲门的人居然是张泽勇。他似乎早知道教室里的人是我,所以当我打开门的时候,他就已经退开了两步,头也是低着的,也不知道是不敢和我对视还是在偷看我凉鞋里的光脚丫。

说真的我真想直接把门关上不让他进来,可这教室毕竟不是我一个人的,他要进教室我也没理由拦着他,我甩下一声没好气的“哼”,转身就走,当然门我没关上,那意思意思很明显了:你要进就进,但你敢烦我你就死定了。

但我才刚走出去两步,我的脖子后突然传来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的麻痒,而不等我伸手去摸个究竟,那麻痒骤然变成了一阵剧痛,然后我眼前一黑,什么知觉也没有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的时间,我才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很快的,被绑缚的不适让我一下子又清醒了很多。这时我才发现,此时的我正坐在我自己的座位上,双手被大概是绳子的东西反绑在椅背后面,身体也被圈了好几圈,结结实实地被绑在了椅子上,而我的两只脚丫正架在我的课桌上,原本堆得高高的书本已经被推到了一旁,我那黑色的露趾凉鞋已经被脱掉了,脚腕和两个大脚趾也都被绳子绑住,绳子的另一头从课桌离我比较远的那一端往下拉,绑在了课桌下边横着的那条铁杆上,把我的双脚这么固定住了。

而这一切的作俑者这时候正坐在我的脚边,但他的心思似乎都放在了我的脚上,双眼也只顾着贪婪着在我的脚丫上扫来扫去,所以并没有注意到我醒过来了。而他的双手正不停地在我的脚趾和脚底里游走,可能他更多的是“摸”,而不是“挠”,所以我并没有感觉到那种很难受的痒痒,只是略微有些不舒服而已,而我的双脚又被绑得死死的,我也就只好这么忍着了。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g1700

不过,我梁晓妍从来都不是那种束手就擒的人――嗯……虽然我已经被擒了――但不等于我就不能反抗了。“唔――”我突然发狠,双脚一用力就朝张泽勇踹去,只是手脚都被绑住的我,再加上我的脚又和课桌绑在了一起,我的“奋力一击”也只是用脚底“推”开了他的手指而已。而与此同时,我也发现,我的嘴巴似乎是被胶纸或者什么东西给封了起来。

张泽勇像是被我吓了一跳,“噌”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刚好又对上了我恶狠狠的眼神,他就像是碰到猫的老鼠一样,一连往后退了好几步,直接把他身后的课桌撞了个底朝天,顿时各种课本、练习册、试卷散了一地。他就那么呆呆地站着不动了,没有再上前来对我动手动脚,也没有弯下腰去捡书,只是他的眼睛却依然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脚。

大概是恼羞成怒吧,反正我是受不了他那恶心的目光了,我开始用力地扭着手脚,挣着绳子,但绳子绑得很紧,一直到手腕、脚腕、两个大脚趾都磨得生痛,我也没得到什么实质性的成果。于是我放弃了使用蛮力,转而用上了手指,试图摸清绳子的捆绑结构,从而解开绳子。

但在这个时候,张泽勇突然动了,他就像是饿狼扑食一样,一下子扑在了我的脚上,手臂一勾就抱住了我的双脚,另一只手的手指顺势就落在了我的脚心上,而且是两只脚的脚心――这就是小脚丫遇上大手掌的悲剧了,事实上我的脚丫不算小,但张泽勇的手更大,他把手张开,拇指和中指就一左一右地戳在了我的两只脚心里了,然后手指一勾一勾的,就在我的脚心里抠了起来。

男生大部分都是不留长指甲的,但不等于说他们就没有指甲了,而相对于之前只是在我的脚上到处摸来摸去,张泽勇那尖锐的指甲抠在我毫无反抗能力的脚心里,那简直是一个要命了得。

我相信若是我的嘴巴没有被胶纸封住,这时的我绝对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了。而既然笑声被遏制住了,我发泄痒意的唯一途径就只剩下身体本能的挣扎。我一个没注意,就被钻心的痒痒打断了节奏,好不容易梳理好的绳子一下子就乱开来了,我只好忍着痒,不停地用“把绳子解开他就完蛋了”催眠自己,一边和痒痒对抗,一边吃力地再一次开始艰难地摸着绳子的纹路。

而一把牙刷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已经遭受过一次被牙刷刷脚心的我自然不会不知道那是一种多么生不如死的折磨,半硬不软的刷毛,敏感脆弱的脚心,完全不对等的双方似乎理所应当地站在了对立的两边。我惊恐地看着牙刷一点一点地接近我的脚心,当牙刷的刷毛触碰到我的脚心的时候,我的呼吸几乎停止了。

然后是铺天盖地将我淹没在其中的痒痒。

到零点一秒的时间我就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我已经完全做不到理智地用正确地方法来解开绳子了,我像发疯似的挣扎了起来,也不管手脚已经被勒出了一条条的血痕,疯狂的痒痒刺激着我拼了命地想要挣脱绳子的束缚。只是对于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女来说,凭着蛮力挣开绳子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脚心,脚掌,脚跟,脚趾,脚趾缝,我的两只脚丫都被纳入了牙刷的攻击范围,牙刷从脚跟到脚掌,再到脚心,再到脚趾和脚趾缝,接着落在另一只脚上,无数的刷毛几乎把我的两只脚都刷了个遍,而后是无限地重复。渐渐地,我开始失去了挣扎的力气,只剩下像是发抖似的微微摇晃着身子,还有不停地、但声量已经下降了很多的“呜呜”声……

我不知道这场算是飞来横祸的折磨是怎么结束的了,总之当我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临近上课的时间了,班上的同学已经到了一大半。

而此时的我正枕着手臂趴在课桌上,似乎跟平时的午睡并没什么两样,捆绑我的那些绳子已经不见了,脚丫上的凉鞋也穿得好好的,之前散落了一地的书本也整整齐齐地摆在原位。我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明明刚刚还被张泽勇绑在椅子上挠脚底呢,怎么一瞬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难道说我刚才其实是在做梦?

我往张泽勇的座位那瞟了一眼,他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异样,还是那么安静地把自己埋在他那一桌书本里。

道真的只是因为最近被凡凡挠脚底挠多了,昨天又被张泽勇那么一刺激,而做的一个噩梦?

整一个下午我都没有在认真听课,我重复地检查着我的身体和课桌、椅子上被绳子捆绑过的部位,以及凉鞋上的拉链、带子,之前掉了一地的书本的排列等细节,试图找出那并不是梦的证明。但我的手脚腕上干干净净,没有勒痕,更没有破皮,课桌椅子上也没有被绳子摩擦过的痕迹,凉鞋上的拉链是大概拉到我出门的时候拉的位置,带子也差不多,书本什么那我实在是记不太清楚了,毕竟事前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所以也没有去注意。

总的来说,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都反驳了我的怀疑,似乎那真的只是一个梦。可我还是很无法相信,一个梦,怎么可能这么真实?但如果不是梦,那我的这些证据又该怎么解释?

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和昨天一样,我去接了凡凡,回家,吃饭,写作业,洗澡,睡觉,而凡凡也还是那样抱着我的脚不放。只是对于那个“梦”,我到底还是很在意。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285.html

分享 ()
赞 (3)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