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诱捕赵慧霞四、审判

人流如织的人民广场,巨大的喷水泉边,有四颗巨大的青铜火炬,高约三米形如酒樽。 

一颗火炬上方,摆了两米见方的四方广告牌,四面写着巨大的“公审毒贩赵慧霞”字样。

慧霞穿着雪白的衬衣,以屈辱的姿态,被紧紧捆绑在青铜火炬上,任由如堵的看客指点辱骂。由于火炬很大,慧霞看起来就像在承受炮烙之刑一般。 

火炬旁边,原本散落着数十只可喷射强力水柱的玩具水枪,以供看客亲自动手,模拟射杀毒贩赵慧霞。如今已被兴奋莫名的人们一抢而空,从旁边的喷水泉取水,随着“吱吱”的声响,一道道水柱喷向毫无反抗能力的美丽女囚。 

水枪胡乱的打在身上,敏感地带尤其被击打。慧霞发出强忍着的动人呻吟,在水柱交织成的水网中尽力闪避,奈何双手被绳索缠绕五六圈,扭在背后,尽力向上吊起,紧紧的贴着青铜火炬捆绑。又被绕过小巧*房上下的绳索,连带手臂紧紧捆绑,除却娇嫩的手指,不能动弹分毫。挣扎躲闪,徒然提醒自己被屈辱的紧紧反背捆绑的悲惨处境。

原本雪白的衬衣,早被清水湿透,紧贴在肌肤上,透露出花瓣样鲜艳的颜色。

没有纹胸,少女精致的双*因捆绑和y虐而坚挺,在紧贴着双*的湿透衬衣下,透出诱人痛快蹂躏折磨的魅力,自然成了众人水枪攻击的首选。

慧霞双*小巧,不似欧美女xing般雄伟,是传统的中华美人。但敏感异常,在水枪密集的射击下,产生仿佛被插着亡命标牌押赴刑场、被子弹洞穿的幻觉,越发产生一波波剧烈的快感。鲜嫩的*头越发凸出胀大,吸引众人疯狂的瞄准扫射。 

下体更加y靡,原本还穿在身上的牛仔短裙,被那个男人割去,完全暴露出二十二岁少女青春的胴体。洁白的系带内裤,在两侧调皮的打着两个可爱的蝴蝶结。蝴蝶结在水枪的扫射中飘摇,不知何时就会散开,越发让射击者疯狂,火力越发的密集。内裤的布料湿透,紧贴着耻部,由于双腿被小角度分开捆绑,迷人耻丘的形状清晰可见。 

少女最私密地带,无疑也成了最受欢迎的攻击目标。密集的水柱击打在私处,因被公众捆绑凌辱而探出花苞的阴di,在密集水珠的扫射下引发层叠的快感,冲击着少女脆弱的心防。 

慧霞想紧闭双腿,保护少女最宝贵的秘密,但脚踝被扯向两边捆绑,膝盖上方与修长健美的大腿亦被细麻绳缠绕两圈,绕向青铜火炬背后紧紧捆绑。

捆绑虽不强烈,留下挣扎的余地,但无论女囚如何努力挣扎,也只能把双腿并拢到一拳之隔。相比紧紧捆绑完全动弹不得的女囚,因不甘y辱而奋力挣扎的美丽女囚越发能激起众人折磨的欲望。 

慧霞就在剧烈的挣扎中,被屈辱的反背捆绑着,。纤巧的手指极度的握拳又张开,身体不顾绳索无情的勒入花样的肌肤,紧绷着颤抖。珠样泪水和着水珠滑落面颊,粉色的双唇发出绝望的呜咽。 

原来不光是个毒贩,还是个y妇!” 

众人眼中的欲火,浇了油似的剧烈燃烧起来。充满y欲的眼睛透着鄙夷,众人越发无情的用水枪扫射。慧霞感到自己高cao过后变得极度敏感的身体,在更加剧烈的无情射击下剧烈的颤抖,冰清玉洁的少女之躯,仿佛变成只知欲望的肉体。

点击领取绳艺视频

眼看少女完全在众人凌虐下屈服,那个男人解开慧霞的捆绑。获得**,慧霞立刻双手抱膝蹲在地上,保护少女珍贵的*房和下体。男人毫不留情的剥去慧霞湿透的衬衫,当着围观的众人,露出少女宝贵的裸体。拿干毛巾将慧霞因羞耻而格外鲜艳的娇嫩肌肤擦拭干净,粗糙温暖的干毛巾拭过敏感*房的时候,慧霞忍不住发出火热的呻吟。 

围观的众人双眼要喷出火来,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悲惨的美丽女囚。接下来,不知又可怎样将她凌辱。
男人给慧霞批上干净的雪白衬衣。慧霞强忍着羞辱,颤抖着的兰花样手指系上扣子,系到上面第二颗,男人命令道:“可以了。

慧霞乖乖的放下双手。男人押着慧霞来到火炬面前的方形大理石灯座,让她面朝上平躺在上面。一条麻绳在灯座下缠绕,然后慧霞娇小的手腕被绳索缠绕两圈捆绑,痛苦的反背着向下拉到极致与座下的麻绳捆在一起。然后双脚也被捆绑,接着捆绑双膝,又有两条麻绳绕着灯座捆绑,把慧霞尚能左右摆动的双腿与已动弹不得的双臂与灯座捆绑成一体。 

慧霞无奈的闭上双眼,感受着被当众紧紧捆绑的羞辱刺激,期待着接下来的未知凌辱。

男人取出巨大的红色条幅,丝绸质地,覆盖在慧霞仰面躺着的身上。

慧霞感到有手指在敏感的*房上移动。当移过少女敏感的*头,手指恶意的挑动,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慧霞不由得绷紧身体,紧咬花瓣样的双唇,抵御着侵袭的情欲。

慧霞睁开眼睛,看到一边有一桶加水的白垩粉末,男人用手指蘸白色的粉末,在自己身上写着什么。 

听着众人窃窃私语,慧霞知道男人写的是“火刑”二字。原来众人要在自己浮凸的玲珑玉体上,写下对自己的判决。少女敏感的身体从未被如此多的男人触摸,不由感到一阵酸楚,与此同时的,却又感到难言的刺激。 

闭上双眼,仿佛看到自己被插着亡命标牌,反背着柱子捆绑在柴堆上。光着上身的凶恶大汉,持松明火把点燃干燥的柴堆,自己粉色的衬衫,在火光的照耀下,分外妖娆美丽。火焰烧尽了氧气,自己因此而窒息,就这样在火焰的炙烤和窒息导致的半昏迷下,剧烈的挣扎着被紧紧捆绑在柱子上的玲珑身体。 

又一人扯动横幅,书写在待审女囚下身的位置,慧霞被写得红霞满天,忍不住张口呻吟。 

写的是“活埋”二字,慧霞不由想起自己被捆绑成驷马躜蹄的模样,被推倒在深深的墓穴里翻滚挣扎。黄土一楸楸的落下,扬起黄白的尘雾,雪白的衬衣被尘土覆盖,玲珑的身躯逐渐被黄土覆盖,动弹不得。最终尘土蒙上口鼻,随着无奈的呼吸,直入心肺,仿佛塞满了娇嫩的肺叶。就这样在极度痛苦的窒息折磨中,绝望的挣动着,一点点失去意识。

又一人写在脖颈位置。又一人根本就是借机在美丽女囚健美的娇躯上乱摸,直到被因苦苦等待而激愤的众人赶开。慧霞难耐的扭动着敏感的身体,可双手双腿被紧紧捆绑,怎么也躲不开充满y欲的一双双粗糙大手,只有痛苦的呻吟忍耐。 

y辱的审判不知进行了多久,直到长长的丝绸条幅涂满了白色。男人细细阅览,长卷上写满了各种刑罚,竟找不到“宽恕”二字。男人将条幅卷起,宣判道:“公民投票结果,公审赵慧霞的结果是:绞刑,明日执行!”  

听到刺耳的“绞刑”二字,慧霞几乎昏了过去。可内心深处竟然有奇异的期待涌起,想到自己身着美丽衬衣,鳗鱼一样在捆绑美丽脖颈的绳索下挣扎的模样,竟有一股无法抑制的强烈快感,涌便全身。 

黑暗的死牢里,慧霞难得的坐在地上,秀美的脚踝套着精钢的脚镣,娇小的双腕戴着木枷。慧霞仍因枷锁和镣铐而感到耻辱,但自从落入陷阱被那个男人捕捉,几乎无时无刻不被紧紧捆绑,现在虽仍无**,比起羞辱的捆绑,已经好太多。 

慧霞恬静的坐着,享受着临刑前难得的宁静时光。但是这时牢门打开,那个男人熟悉的身影投射在慧霞凄美的囚装上。 

慧霞幽怨的看着这个一手把自己推上绞架的男人,不知他过来干什么。男人一言不发,帮慧霞打开木枷和脚镣,扔下几件衣服,让慧霞换上。慧霞感到一丝温暖,这个男人,还是爱着自己的。乖乖的换上崭新的鹅黄色衬衣与牛仔,结实的大腿把牛仔绷得紧紧的,衬衫留着两颗纽扣不系,似乎是为了最后诱惑眼前这个男人,让他永远记得自己杀得死人的xing感脖颈。 

男人压抑着兴奋看着艳丽的女囚,把她推到在死牢中粗大的刑凳上。 

预料到将被凌辱,慧霞想要呼救,熟悉的口球塞进美丽的小嘴,阻塞了求救的最后途径。 

屈辱的塞着口球,预感到又要被捆绑,慧霞悲哀的挣扎起来。这个男人想趁最后的夜晚,最后一次把自己强X。 

男人取出绳索,让慧霞握着扶手,把玉样的手腕与扶手紧紧捆绑在一起。上臂和上身背靠着椅背紧紧捆绑。无助的双膝分别被绳索缠绕两圈,与两侧椅腿在一起捆绑固定。然后双腿被在脚踝处紧紧捆绑,用力拉开,绳索另一头,连在冰冷的钢制栅栏上。慧霞悲哀的看着自己被绑成仰卧在椅子上,双腿打开,仿佛等待着强X的模样。 

------------------------------------------删除内容------------------------------------

天将破晓,慧霞穿上崭新的粉红色衬衫,拖着脚镣,就着死牢里生锈的水龙,用那个男人特意为她准备的洗漱用品,将自己清洗的干干净净,仿佛待嫁的新娘。只是走出这个牢门,不是出嫁,而是被悲惨的施以绞刑。 

慧霞丽质天生,不施粉黛已艳丽逼人。被捕捉之后历经捆绑游街、酷刑折磨的身体,非但不见憔悴,还越发光彩照人。看着自己镜中美丽动人的容颜,慧霞不由自主的哀叹:自古美人如名将,不使人间见白头。 

拿起妆盒,想到这是最后一次化妆,以娇弱女儿姿态示人的机会,几乎从不化妆的慧霞,也禁不住拿起眉笔,将自己活泼的一双眼睛,勾画的越发柔美。
牢门打开,男人沉默的走进,手中提着金黄色的绳索。知道这次的捆绑,将永不解开,陪自己进入冰冷的棺木。慧霞乖巧的背负双手,背对着男人,平静道:“绑吧!能把慧霞绑多紧,你就绑多紧吧!”

男人沉重的叹了口气,将绳索对折,打了个结,做出一个绳环。绳环套上慧霞秀丽的脖颈,绳结放在脑后。绳索套上双肩,在大臂缠绕两圈,穿过脖颈上的绳环,向下用力拉扯。绳环陷入少女柔嫩的脖颈,慧霞顿时觉得几乎不能呼吸,只好努力并拢双臂,减轻喉咙的压力。

这是勒颈式五花大绑的一种,只有对死刑犯才会动用如此残酷的捆绑。慧霞虽被五花大绑过多次,这种捆绑,却还是头一次体验。半窒息的感觉与竭力将双臂背向身后的酸胀与无奈,带来强烈的被虐快感。慧霞想让男人轻一点,可是自己已经沦为美丽女死囚,只能任由他捆绑折磨。 

绳索在娇小的小臂缠绕两圈,再次穿过脖颈处的绳环拉紧,慧霞娇媚的少女身躯,因半窒息而痉挛颤抖。男人毫不怜香惜玉,将绳索在稚嫩的双腕缠绕打结,第三次穿过绳环,拉紧,打结。

被五花大绑的刺激与窒息的快感,使美丽的女囚呼吸急促,几乎瘫软在地。 

男人推着慧霞,让她趴在死牢冰冷的精钢栅栏上。 

男人解开慧霞的纽扣,拉开拉链,将牛仔褪至双膝处。

不知他又要怎样将自己y辱折磨,慧霞羞辱的扭动xing感的丰臀,不让男人如意。

“对不起了,慧霞,为了防止被施以绞刑的美丽女囚失禁,只好把你们的下面堵上。” 

想到将被自己厌恶的东西折磨下体,慧霞蹙起清丽的眉头,屈辱的颤抖。但内心的不屈,让她不肯讨饶。 

“有什么折磨女人的手段,就都使出来吧!” 

慧霞嘴硬道。感到男人将自己可爱的系带内裤褪下,私密的下体暴露在清晨的凉风中。 

下体被富有弹xing的物件饱满的填塞,尿道也被奇异的堵住,敏感的阴di也被极有弹xing的物件抵上。慧霞发出屈辱的叹息,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

接着菊穴被羞耻的扒开,一串连珠样的物品,接连被塞入。 

比**还要私密的部位,头一次被异物入侵,慧霞秀美的身躯,因极度羞耻和被侵入的怪异感觉微微颤抖。 

有绳索缠上裸露的纤腰,在肚咭眼打结,余绳穿越下体,在两件物品上绑过,将它们牢牢捆绑在**和菊穴里。 

男人的巴掌响亮的抽打在美丽女囚凄美的屁股上。“好了,可以并拢双腿了。” 

慧霞羞涩的收拢张成不雅角度的结实大腿。 

男人为慧霞细细的穿好衣裤。没有别的捆绑,就这样押着被勒颈式五花大绑紧紧捆绑、拖着精钢脚镣的的美丽女囚,赶赴刑场。 

知道将有年轻美丽的女囚被施以绞刑,广场早就聚集了如云的看客,等待着观看二十二岁少女五花大绑的青春躯体,与绞架上临死挣扎的美丽模样。 

以被紧紧五花大绑的屈辱姿态,穿行在如林的盈满y欲的目光中,慧霞羞愤难当,下体微微湿润。没有纹胸保护的青涩双*,透过鲜艳的粉色衬衣,在清晨的阳光下隐约可见。填塞下体的伪具居然不合时宜的打开,与被紧紧捆绑的刺激交织,慧霞只能踉踉跄跄的艰难前行。满脸红霞,不知是因升腾的羞耻y欲,还是被粉红色衬衫照映。 

身体因羞辱难耐的扭动,带动勒颈的绳索深陷,越发呼吸不畅。 

看客发狂的眼神,仿佛要把慧霞囫囵吞下,还用y辱的话语,羞辱赴死的美丽女囚,换取自己y欲的些微满足。 

短短的路程,慧霞觉得仿佛走了一生。看着高高的绞架,看着即将夺取自己二十二岁青春生命的套索,慧霞又爱又恨

蹒跚的走在陡峭狭窄的阶梯上,每走一步,勒颈的绳索就会让呼吸停顿一次,下体也因双腿的交错摩擦,几乎要被烧起欲火来。 

慧霞美丽的唇已被咬成玫瑰的紫色,想到花样的生命,就要结束在这屈辱的绞架,自豪的美丽身体,就要化作可怜的艳尸,孤独的悬挂,精灵的大眼睛,不由涌出泪水。
终于来到绞架上,男人试验了绞索的坚固,把粗大的绞索套上慧霞娇嫩的脖颈,用力收紧。慧霞感到无情的绞索与五花大绑的绳索一起,夺去了自己的呼吸,身体因窒息颤抖。男人轻快的打开踏板,慧霞只觉得身体一轻,接着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美丽的脖颈上,再也无法呼吸。 

完全不能呼吸。慧霞因窒息而大脑空白,只剩下将被捆绑绞死的强烈刺激带来的极度快感。下体的振动棒无声的旋转着,帮助着慧霞登上顶峰。慧霞绝望的挣动,双臂在紧密的捆绑下徒劳的反抗,玉样的十指花朵般尽力张开,让捆绑双臂的绳索,尽情的给自己捆绑的刺激,最后享受捆绑的快乐。双腿努力的屈伸,徒然使绞索收的更紧。身着红色衬衫、五花大绑着悬挂在绞索的末端奋力挣扎的艳丽身影,夺人魂魄,潮水样的看客不知是为动人心魄的美丽震撼,还是被着香艳的情景完全吸引,一时静默无声。 

奇异的,从未体验过的强烈快感,随着越来越难耐的窒息,逐渐达到顶峰。慧霞感到无上的快乐,如同登上了永恒的极乐世界。
慧霞睁开美丽的眼睛,看到姐姐关切的脸孔。
“姐姐?我……不是被绞死了吗?”
慧云扑在床上,抱着心爱的妹妹。花朵绽放般露出微笑。
“没事了,最后关头,那个男人投案自首,承认你一切的罪行,都是他编造的。你被及时抢救,还好只是缺氧昏迷,并无大碍。” 

慧霞现出迷惑的神情。 

编造?怎么可能?他对自己的指控,每一条证据,都是确凿无疑的啊!都是他调查自己数月,一点一滴收集起来的啊!这些,还有谁能比自己更清楚呢?
有什么道理,让他在那种时候,舍弃自己,保全自己一个死囚呢?
还是……
那个男人,果然如他所说,一直,爱着自己?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啊。”
“爱我?”
我很怕。我怕有一天,我会愿意为你去死。”
“完了,你真的爱上我了。”
无论如何,请永远记得,我做这一切,都只为你。”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02.html

分享 ()
赞 (0)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