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火凤鸣4

“啊……“凄惨的叫声传遍出庄。 

“这是最后一个了。”刘志德用死去家丁的衣服擦去钢刀的血渍。  

卜垣悠闲的问道:“都杀……杀完了吗?” 

“放心吧,我守在门口,庄上二十三口,一个都没跑掉。”严兴回答道。 

卜垣看着地上三个麻袋,满意的点点。麻袋里面装着,被捆绑堵嘴的周氏母女和丫鬟小蝶。 

“你们准……准备一下,周震山快……快回来了。”卜垣若无其事的直呼姨父的名字。 

严兴担心道:“周庄主是湖北武林有名的豪杰,浣花剑派第二高手,‘浣花剑’‘天罡六阳掌’打遍鄂中无对手。我担心卜兄的迷药对他……” 

卜垣一摆手打断他的话,道:“没……没事,相信……信我。” 

周震山奇怪的推开庄门,嘀咕道:“小三,这小子跑到那里去啦?门也不看好。” 

身后李管家笑道:“八成,又是陪小蝶采花去啦。嘿……这小子。” 

周震山点点头,走进大厅坐到椅子上对李管家道“你把帐目拿到帐房里去算一下 

吧。唉……人都跑到那去啦?” 

“姨父!”突然卜垣从内室跑出来“姨妈不见了,只留了这封信。”说着递过信。 

“什么?”周震山拍案而起,急忙接过信打开。‘碰’信内藏着的拉炮炸开,喷出白色的石灰。周震山忙用手护住双眼,深吸口气,跳到一旁,心中暗叫,不好。 

卜垣走过来扶住他问道:“姨父,没事吧?”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g1700

周震山定了定神睁开眼,觉得没有大碍,道:“没事。”看看手里的信只是白纸一张,忙问道“庄上发生了什么事?你姨妈呢,她怎么啦?” 

这时,刘志德和严兴提着刀枪跑进来叫道:“周庄主,大事不好了。有二个庄丁被杀 

了。” 

周震山忙看向二人,心说:我好几年没在江湖的走动,是那里仇家找了门来了呢?忽然胸口一痛,身体向旁边一让,躲过致命的一击。抬头一看,卜垣手里拿着匕首,狞笑着看着自已。 

李管家惊叫一声“庄主!”。他身后的严兴抡起花枪,一招“李广射石”,一枪从的后颈扎入,喉头转出。李管家愕然盯着枪尖上的红缨,气绝身亡。严兴脚踩尸身,抽出枪 

头,在脚底擦干鲜血。 

“你们干什么?”周震山大吼道,想去救李管家,一动间,才发现内力尽失。 

卜垣狞笑道:“周震山,你已中了我的‘化功散’,三个时晨内,不要想和人动手了!” 

“为什么?”周震山强压住心头怒火“我有什么对不起你们?你们想要杀我?” 

严兴奸笑道:“你要怪,就怪你有个漂亮老婆,又生了漂亮闺女。” 

卜垣冷冷道“多什么废话,大家一起上,杀了他!” 

刘志德叹了口气,手中钢刀一式‘力劈华山’向周震山迎头砍来。周震山知道这是生死关头,暗行内息暂时压制住药力,在钢刀快贴近头皮时,反手一掌劈在刀背上。虽然只有平常四成劲力,但刘志德只觉得虎口一热,钢刀脱手而出。刘志德大骇,忙出圈外,低头一看,右手上已鲜血淋淋。 

严兴运起家传‘中平枪’,手腕一抖,舞起几个枪花冲向周震山。周震山脚踩马步,看准枪的走势,双手一招‘天罡六阳掌’中的‘安禅制毒龙’,双手合实夹住枪尖。严兴大吃一惊,用力强刺,无奈花枪如生了根般纹丝不动。周震山夹住花枪,上身不动,双脚用力向严兴奔来。严兴被枪柄推得向后退去,只得放弃花枪,逃出门去。 

周震山放下花枪,大步向卜垣走来,道“我夫人在那里?” 

卜垣没想到周震山中了迷药还如此强捍,手心不由只冒冷汗。看着周震山走过来,还是莫然不语,眼神凶狠的看着他。 

周震山走到卜垣面前大吼道“我再问一遍,我夫人在那!”说着举掌欲劈。 

“慢着!周震山你想你老婆活命,就马上束手就擒!” 

周震山回头,只见刘志德从内室扛出一个麻袋放在地上。他解开麻袋,露出被紧紧绑住的周夫人,他手中钢刀一横架到周夫人脖子上。周夫人眼前一亮,只见丈夫站在面前,不由隔着嘴里布团向丈夫“呜呜”只叫。 

周震山看着妻子眼中的泪花,不禁心一软。随即又硬起心肠道“师妹,你愿意受这奇耻大辱吗?” 

周夫人知道丈夫虽沉默寡言,但性格十分刚强,不由心头一喜。含着眼泪坚决的摇摇头。周震山看着妻子点点,转过头含泪道:“师妹你先走一步,为夫杀了这几个贼子,就陪你到阴曹地府再做夫妻。”说着运起全身气力一掌劈向卜垣。 

突然一个银色的影子从门外飞来,卷住了周震山的手掌。周震山用力一挣,无奈体内功力不足三成,竟然挣不动。他忙回头一看,只见绿衣艳妇站在门口,手中的银鞭正卷着自已手臂。 

“奴婢林可娇,拜见姨老爷。”林可娇见个礼道:“公子有不是之处,姨老爷教训一下是好啦,不过可别伤着公子爷。” 

“‘飞雁鞭’林……”周震山忽觉喉头一凉,低头只见卜垣手持匕首刺入自已的喉 

咙。 

卜垣用力把匕首推进,只抵整个匕首都刺入周震山的喉咙。 

卜垣凑近道:“你一个人去地府吧,姨父大人!姨妈会和我在阳间做夫妻!”说完抽出匕首,鲜血喷了他一脸。周震山瞪着卜垣,心中不知是忿恨还是担忧,喉头“咕咕”做响,直挺挺倒在地上,含恨而亡。 

大厅内响起两声女人的惊叫。周夫人眼睁睁看着丈夫惨死在面前,“呜”的惨叫一声昏了过去。林可娇惊叫后走过来,走到周震山尸身前,收起‘飞雁鞭’。 

“含恨而死的人,魂魄是不会安息的!”林可娇用手合上周震山的双眼道:“公子爷,有必要这样的狠吗?” 

“阿娇……” 

“公子爷。” 

“啪”卜垣一巴掌打在林可娇的脸上,满是血迹的脸上显得阴森可怖“你什么身份?也敢来教训我!你当年杀了负心的唐门少主,被唐门满天下追杀。不是买身到我家,江湖中那个敢收留你” 

林可娇玉齿一咬红唇,跪在卜垣面前道:“对不起,公子爷,奴婢多嘴了。” 

卜垣捏住林可娇的下巴抬起她的脸,柔声道“错了就要受惩罚,知不知道?” 

林可娇默默的点点头。 

卜垣转身对惊魂未定的刘,严两人道“两位仁兄帮我把这个贱人捆起来。” 

刘,严二人一阵惊讶。 

卜垣笑道:“吃惯了野味,不想来点家禽吗?” 

严兴忙取来麻绳把林可娇上身紧紧绑缚起来。林可娇乖乖把手背到身后,看来是被捆惯了。 

卜垣对刘志德道“刘兄,你过来,就站来这里。她会让你舒服的,你手指都不用动。”低头对捆绑得动弹不得的林可骄道“还不快伏持刘公子!” 

刘志德走到林可娇面前。林可娇虽不意愿,可在长期淫威下,只得轻启红唇,用牙齿咬住刘志德的衣带,用嘴解起他的衣服来。只见林可娇相当熟练,舌头左一顶,右一挑,一会解来刘志德的外衣。刘志德的内衣扣子的胸前,跪着的林可娇够不着。刘志德刚想伸手解开,卜垣一把抓住他的手道“刘兄,我说过,不用你动手。”转头对林可娇道:“阿娇,把内衣咬开。” 

林可娇犹豫了一下,咬住刘志德内衣的衣襟,嘴里发出豹子般低沉的闷吼声。只见她秀目露出野性的光芒盯着刘志德的眼睛,“呜”的又一声低吼,头一摆,撕开刘志德的内衣。卜垣和严兴看得哈哈大笑。 

严兴道:“老兄有如此艳奴,小弟真是羡慕不以。” 

卜垣得意的笑道:“小意思!严兄找个丫鬟训练一下,不就行了。”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21.html

分享 ()
赞 (1)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