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火凤鸣7

周凤仙迷迷糊糊睡了一夜,清晨醒来,见身上绳艺以除去。周凤仙心道:这过得是什么日子,每天醒来都要检查是不是还被绑着。四周看看,吴天德已经离开。周凤仙呆了一会,走出土地庙。庙门口放着一套干净的女装,显然是吴天德留下的。周凤仙到庙里换上衣服,这是套黑色的劲装。周凤仙想到自已正在孝期,黑衣当是孝服吧。摸着新衣,周凤仙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衣服旁还有个带面纱的斗笠,周凤仙拿起斗笠戴起来。周凤仙想道:他是很细心的人呀,要不是采花贼多好。 

周凤仙骑马走在公安县城,她离开吴天德已三天了。她已决定去找师伯,浣花剑派掌门吕松。她不想找姨父风云庄主卜天雕,因为她恨卜垣,吕松现在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买掉现在唯一的首饰,母亲送给她的项链。她没时间去惋惜,因为她要买马赶路,路上要吃要住。母亲最后说过:不管遇到什么事,你都要坚强的活下去!周凤仙在心底对自已说道:我要活下去,我要复仇!三天来的风尘,慢慢洗去心里的痛楚,可更坚定了复仇的决心。 

想着想着,肚子也饿了,周凤仙走进路边的酒家,找了个角落坐下。其他的酒客打晾一下这个戴面纱的黑衣女人,又继续喝酒吃饭。小二笑眯眯的走来“这位客官,要点什么?”周仙道:“一碗牛肉面。”小二唱个诺“牛肉面一碗……” 

“老王,你听说了没有?”旁边桌上的食客说道。 

周凤仙随声看去,见是两个盐贩在旁桌喝酒。湖北水路交通便利,四面八方的货物运到这里,再运出去。所以湖北地区的保镖业发达,其中以运盐的盐帮和运米的槽帮最有势力。这两帮不光保镖,还自已采购销售,所以利润很高。盐帮又分海盐帮和川盐帮,两帮分管海盐和川盐的运输。这两人正是海盐帮的。 

“什么事呀,小齐?”那老王答道。 

“久安庄被人灭门的事!”小齐道。 

周凤仙身子一动,强忍下心头的激动,留心听起来。 

“怎么回事?说来听听!”老王道。 

小齐神密道:“我可是昨天听曹舵主说的:久安庄上下二十五口一夜之间被仇家杀光,庄子还被烧成灰烬。” 

老王道:“不会吧!周庄主我认得,是有名的好汉。一手浣花剑,就连咱们帮主都佩服他三分。” 

小齐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常言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再说,好象还有内奸。” 

老王奇道:“难道说,庄上有人勾结外人?” 

小齐道:“曹舵主是富德镖局刘志德镖头的好友。听他说,是周老庄主的千金周小姐,引人来杀了周庄主全家。” 

周凤仙听到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一股莫名的忿努涌上心头。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v1700

老王道:“胡说,天下那有亲生女儿杀自已爹妈的?” 

小齐道:“信不信由你,这可是刘镖头亲口对曹舵主说的。久安庄的那场火只有两个人逃出来。” 

老王好奇道:“那两个呀?” 

小齐道:“就是那位周小姐和另一个丫鬟小蝶,小蝶姑娘逃出来时,被刘镖头和他的朋友救了。就是小蝶告诉他们,周小姐的事。” 

周凤仙心道:不会的,小蝶不会冤枉我的!一定是他们逼她说的! 

老王摇头道:“不能光凭一个下人的话,就断定周小姐引人灭门呀。” 

小齐得意道:“当然,还有玄的呢!刘少镖头当下就和另二位江湖上有名的少侠,追上去。没想到居然给他们撞到,周小姐和那个杀人凶手。” 

老王忙问道:“是谁呀?” 

小齐故意泯了口酒,慢慢说道:“说起此人也是大大的有名,他……就是‘快刀追风’吴天德。” 

老王啊了一声道:“是他呀!那刘镖头还有命回来吗?” 

小齐道:“刘镖头和他两个朋友也不盖的。三位少侠连手打败了吴天德,还砍了他一刀。不过那淫贼逃跑的功夫一流,还是给他跑了。咦?你也知道那个淫贼?” 

老王道:“老跑江湖的,谁不知道他呀!当年,泰山一战,咱们帮中还有两位舵主毁在他手里。这么多年,没想到这淫贼还能活在世上。” 

小齐叹道:“哎,只是不知这周小姐为什么,好好的千金小姐不作,跑去跟这淫贼。” 

老王道:“这还不简单!这周小姐呀,定是先被这淫贼侮辱了身子,然后恋奸情热,居然连自已的爹妈也害了。” 

小齐奇道:“你怎么知道?” 

老王道:“当年,唐门高手唐杰的闺女唐环,就是被这淫贼玷污后,性情大变。后来偷了唐门的秘籍给这淫贼。她老爹知道后,亲手在掌门面前毙了她。哎……” 

小齐道:“那淫贼那有,这么大的魅力?” 

老王不屑道:“还不是靠下三滥的迷药!” 

小齐羡慕道:“听说这周小姐是鄂中有名的美人,要我也能和她睡一晚,折寿十年也愿意!” 

老王邪笑道:“那淫贼一定把床上功夫教给那娘们,你和她睡?别说折寿十年,小心是精尽人亡呀!” 

周凤仙越听越努,啪的一拍桌子站起来,对两个怒目而视。那二人吓了一跳,忙站起身抽出刀来。其他酒客见事,忙闪开一边。周凤仙看着二人怒道:“你们别胡说八道!”那老王大声叫道:“你是什么人,敢和盐帮做对?”说话中先抬出盐帮,要对方知难而退。周凤仙一把扯掉斗笠道:“我就是久安庄的周凤仙!” 

众人眼前一亮,只见一倾世美人站在面前,虽然脸上的伤疤醒目,可遮不住她那如花似玉的艳容。“周凤仙”小齐吞不吞唾沫,见她只身一人,道:“象你这等心如蛇蝎的女子,人人得而诛之。我……我齐风今天要擒下你,交给刘镖头处置。”说着挺刀向周凤仙扑来。周凤仙本有些武功根基,无奈,怒火中烧已失去理智,发狂般向齐风狂抓乱咬。齐风见周凤仙神情疯狂,一时也心慌意乱,被她扑入怀中。顿时,脸上身上被撕开多处。老王见周凤仙并无武功,胆子大了些叫道:“小齐别怕,我来帮你!”说罢收起刀,走上来运起小擒拿手,扣住周凤仙的双手脉门。小齐缓过劲,见自已浑身是伤,不由气往上撞,走上来啪啪打了周凤仙两耳光。周凤仙一咬牙,抬腿正踢在齐风下阴。“啊……”齐风一声惨叫,捂住小腹蹲了下去。 

围观的众人齐声大笑,齐风痛苦的面色惨白,忍着剧痛大吼道:“有什么好笑的!”好一会,齐风站起,恨恨的看着周凤仙,手中刀恶狠狠向周凤仙面门砍来。周凤仙早以不故生死,只是怨恨的盯着齐风双眼。眼见刀就要砍到周凤仙的面上,齐风心头一软,刀砍到旁边的桌上。众人呼的放下心来,看到如此美丽的少女险些被杀,心里不免于心不忍。 

齐风从腰间解下腰带,绑住周凤仙双手双脚。周凤仙心中气渐渐平息,不禁后悔自已的冲动。她定定神对二人说道:“二位请听我说,我没有害我父母。其实……”齐风气哼哼的道:“你不用说,见了刘镖头,和他解释吧!”周凤仙大惊道:“不行,他,他是杀人凶手,还有卜垣,严兴……”齐风道:“是杀你情哥哥的凶手吧?”旁边老王不耐烦道:“小齐还费什么话,堵上她的嘴不就得了。”齐风拿起店小二抹布,堵到周凤仙的嘴里。周凤仙还想说什么,可油腻的抹布塞进嘴里,只能难受的“呜呜”的叫。 

“各位,好了吧!”这时,坐在角落桌上的酒客站起来,背对着二人说道。 

刘,王对望一眼,不知是何方神圣。那酒客转过身来,周凤仙一看,正是吴天德。只见他,打了个饱嗝道:“你们这两个王八蛋,刚才骂了我半天,现在又欺负我的女人。”他活动活动手指,接着道:“你们说,我该什么办?” 

“吴……吴……吴天……吴天德!”老王上下牙齿,打起架来。 

吴天德笑道:“我知道个家伙,一激动就不结巴。可你老兄,一激动就变成结巴。哎……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老王“扑通”跪在地上说道:“小人该死,小人刚才是放屁!”刘风看到老王的样子,腿也哆嗦起来,可嘴里还硬道:“好汉敢作敢当,怕别人背后说什么……”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几乎听不见。吴天德点点头说道:“好汉嘛……”说着一步跨过三张桌子,冲到齐风面啪啪打了他两嘴巴,厉道:“这是给我女人打的,好了,滚吧!” 

齐风捂着脸,逃出店外。吴天德对想爬出店门的老王道:“不是要你滚,你不是说你该死吗?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你死吧!”老王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呆在那里不知所措。吴天德闪电般抽出腰刀,咔,一刀砍断老王右手手腕。老王倒地杀猪般的惨叫,店内众人见大白天行凶,“哗”的一声都跑开了。吴天德不屑道:“断只手而以,干嘛叫得这么难听。”手里腰刀一抡,甩干血渍,反手两刀,削断周凤仙手脚上的束缚。周凤仙忙掏出嘴里的抹布,吐掉口里渣滓,望着吴天德道:“你为什么又要救我?” 

吴天德看了她一眼,一把拉住她走出酒店,帮她骑上马道:“跟我来,我要话问你。”说着也跳上另匹马。这时迎面跑来两个捕快,叫道:“朋友,伤了人可别么快走!”吴天德也不答话,抡刀砍翻两个捕快,一拉周凤仙马头,两人快马奔出城外。 

一口气,跑出二,三十里,吴天德拉住周凤仙的马头,停下来。周凤仙心中一阵揣测,难道说:他后悔了,想在这里……。吴天德盯着周凤仙的脸,柔声道:“别害怕,小妹妹。我来问你,周震山是不是你爹?”周凤仙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点点头。吴天德深吸了口气接着问道:“那……那你妈叫什么名字?”周凤仙疑惑的看着他。吴天德不耐烦道:“快说,快,快!”周凤仙道:“我母亲姓李……”吴天德舔舔干燥的嘴唇,点点头道:“叫什么?”周凤仙小声道:“叫李小仙。”吴天德道:“果然是她!”周凤仙小心问道:“你认识她们吗?”只见吴天德已陷入深思中。 

好一会,吴天德会过神来道:“那你为什么叫,周凤仙,而不叫周震仙,或周仙山什么的呢?”周凤仙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几天来,头次觉得这么开心。而吴天德却一脸严肃,催道:“笑什么,快说!”周凤仙忍住笑道:“我妈有次对我说,她和爹爹一生只对不起一个人。这个人名字里有个‘凤’字,我名字也有个‘凤’字,就等于是他一半的女儿。妈要我,以后遇到他,要好好孝敬他,就象是亲生父母一样。咦……吴大哥,你什么了?”周凤仙推了推,如被雷击的吴天德。 

吴天德笑笑道:“没事,你妈有没有说,他是谁呀?”周凤仙摇摇头。吴天德长抒了一口气道:“好了,你以前说过李美仙的儿子害死了你妈,对吧?”周凤仙奇怪道:“我没说过姨妈的名字,你怎么知道?”吴天德道:“别说这些。久安庄在那里,带我去。”周凤仙黯然道:“我不想回去!”吴天德拍拍她的头道:“傻瓜,过去的事总要去面对。再说你不想看看你爹妈吗?勇敢点!有我在,那个小王八蛋再也伤害不了你!”周凤仙忽然感到一股暖流涌到心里,默默对吴天德点点头。 

两人快马加鞭向久安庄奔去,一路上,周凤仙问道:“吴大哥,你为什么要去久安庄呀?”吴天德道:“你爹二十年前和我打赌。你爹出老千,赢了我一大笔银子。现在他死了,我要去他坟墓里好好骂他。”周凤仙道:“多少银子呀,我将来还给你!”吴天德摇摇头道:“你还不起,一辈子也还不起……” 

二天后,周,吴二人来到以成废墟的久安庄。周凤仙眼含热泪,看着曾经的家园。吴天德走过来,道:“想要报仇,就不要流泪。”说着拉周凤仙,走入废墟中。吴天德看看四周道:“尸体都不见了,一定有人把她们埋藏了。周围有什么山和树林没有?”周凤仙道:“庄后有一小山坡。”吴天德拉起周凤仙向庄后走去。 

来到后山坡,只见林中立有两个新坟墓。周凤仙惊叫一声冲上前去,月光下左边墓碑上书“周震山公之墓”,右边是“周门李氏之墓”。周凤仙强忍眼泪,可泪水却如泉水般涌出来。吴天德傻傻的看着右边“周门李氏之墓”,二十年的相思化,尽化为情人墓碑上的清风。原来,吴天德就是当年浣花剑派的四师兄赵凤翔。那一夜后,他飘零江湖,受尽欺凌。后巧遇一老丐,学得“六合刀”和“逍遥游”。他苦练左手刀法,终于回复武功。情场失意使得,他变得玩世不恭,愤世嫉俗。 

突然,吴天德听了有人走近,忙收拾情怀,一拉低头垂泪的周凤仙,躲到旁边草丛中。吴天德低头,对周凤仙做出个禁声的手势。只见一群人走上山坡来,为首的是一老道士。周凤仙一看正是,掌门师伯青松子吕松。周凤仙心中一阵欢喜,正想高声招呼,可突被吴天德把嘴捂住,作声不得。吴天德指指吕松背后,只见卜垣,林可娇等也一同前来。 

“众位,现可有凤仙的下落?”吕松说话中气十足,显出很高的内家修为。 

严兴恭身答道:“小侄们以传出消息,请各路朋友帮着寻找周小姐,请道长放心!” 

吕松叹道:“周师弟一世英雄,可惜……哎,凤仙年纪还小,做错了事,只能怪我们做长辈的,没有教好。” 

刘志德道:“道长放心,我们要找到周小姐,一定安全送到长春观。请道长严加管教。” 

吕松道:“我已是方外之人。”转身对卜垣道:“还是请卜庄主看在,你母亲的份上照顾她吧。” 

卜垣低头答道:“是……” 

吕松点点头,走向周氏夫妻的墓前,双手合实道:“无量佛!八师弟,小师妹,为兄得到你们遇害的消息,连夜和湖北的朋友来赶来,可还是来迟一步!不过你们放心,为兄一定为你们主持公道!”卜垣等人和众人也低头行礼。 

周凤仙再在忍不住,在吴天德捂住自已嘴的手上咬了一口。‘啊’吴天德放开手。周凤仙猛的站起身,向吕松走去。众人一片惊呀,只有卜垣露出一丝笑意。周凤仙走到吕松面前跪下道:“请吕师伯,为我的父母报仇!”吕松忙扶起周凤仙道:“孩子,有话慢慢说。”周凤仙搽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转身指道卜垣道:“就是他!杀害了我的爹爹,妈妈!”众人又是一片哗然,严兴叫道:“众位看,我说的没错吧?这周小姐已被那淫贼迷住心窍。”周凤仙急道:“吴大哥并不是淫贼,卜垣,严兴,刘志德才是真正狼心狗肺的淫贼!”众人只她维护吴天德,心中有气,七嘴八舌的议论开: 

“老子敬周庄主也是个英雄,才大老远跑来助拳。没想到他闺女是这样的东西!” “睢,人家‘吴大哥’叫得多亲热!这叫爹亲娘亲,不如奸夫亲呀!” 

“要野男人不要父亲,世上那也多得很。只不过指使奸夫来杀死自己父亲,这就骇人听闻了。” 

“他妈的,你这贱人这么无耻,老子一刀先将你砍了。” 

吕松一看不是事,忙说道:“各位,凤仙年纪轻,没见识。周师弟不幸逝世,她孤苦伶仃地没人照料,大家别跟她为难。以后她由卜庄主抚养,好好的教导,自会走上正途。大伙儿嘴上积点儿德,别在江湖上传扬出去。” 

他这番话一说,人群中有不少声音附和,都道:“是,是,吕掌门的话有理。咱们去找那淫贼,抓了他来碎尸万段!” 

众人嘈杂叫嚣声中,周凤仙心中一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时,只听一人朗声说道:“小凤仙呀,看清楚!这就是江湖,这就是所谓的正派人士!” 声音震撼山坡,远远地传送出去。众人相顾骇然,尽皆失色。树林下,吴天德抽出腰刀扛在肩上,只见他微微冷笑,浑不以敌方人多势众为忌。周凤仙痴痴的看着他,心中混和着无尽喜悦、担忧、依恋和感激,只想扑入他的怀中痛哭一场,诉说所自已的苦难和屈辱。 

众人和吴天德相对片刻,猛听得一声呼喝,两条汉子并肩冲上坡去,一使金鞭,一使双刀。吴天德冷笑一声,刀交左手,脚下用力,向二人闪电般奔去。只见他手起刀落,使金鞭的还不及反应,刀锋从他头顶直劈至腰。使双刀的又惊又怒,手中双刀舞得象雪花般。吴天德在他刀光中穿来插去,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脖子,一挥之下,已将那使双刀的,劈去半边头颅。群豪虽然惊骇,但敌忾同仇,叱喝声中,众人分从左右攻上。吴天德也不躲闪,如虎入羊群,刹时间,只见刀光闪处,血光闪动,片刻已有六人死在吴天德刀下。 

吕松见他顷刻间连毙八人,武功之诡异,手法之残忍,实是不可思议,心想:“这般打法,余下这十几人,只怕片刻间便被他杀个干净。”拔出配剑道:“各位暂且退下,让老道来会会他!”群雄眼前一花,吴天德人影已不见,只见他已在数丈外,正挥刀向吕松攻去,忙道:“道长,小心!”吕松见眼前刀光闪动,他不及细想,顺手使出来的便是九式连环的“孔雀开屏”,将长剑舞成一片光屏,挡在身前。但听得叮叮当当,刀剑相交之声密如联珠,只一瞬之间,便已相撞了三十余声。 

众人瞧得都是手心中捏一把冷汗,均想:“浣花掌门名不虚传,只有他才挡得住快刀恶贼,这般快如闪电的急攻。”吴天德一击不中,退出丈许,赞道:“浣花剑法,名不虚传!”言下之意是剑法虽好,可使剑的人倒不什么样。吕松心中有气,正要冲上前,只见人影一晃,吴天德向山坡下旁观的卜垣等人扑去。 

卜垣正用心盯着周凤仙,忽见腰刀迎面而来,还不及惊呼时,身旁的林可娇抽出银鞭格架腰刀。林可娇只觉虎口剧震,银鞭几乎脱手,但已挡歪刀势,腰刀斜砍在卜垣肩上。林可娇见势不妙,手中银鞭向吴天德抛去,弯腰抱起惨叫的卜垣,纵身逃去。 

吴天德闪身躲过银鞭,心中暗道:“可惜!”这时吕松一人一剑已抵面前,他只得运起“六合刀”式, 一味向吕松强攻。浣花剑是有名的快剑剑法,吴天德连攻三十六刀,一刀快似一刀,居然尽数给他挡了开去。吴天德心中一动,回想浣花剑法,这时吕松一招“浣花洗剑”刺来。吴天德知道,这招明刺是虚招,当下身形不动,腰刀横在左上方。吕松见到大惊,这招“浣花洗剑”是以虚招诱敌,实招是跃到敌人左上方攻击,现在的情景不等于向刀口上撞。他想变招,可这套剑法几十年来练的极熟,身体已惯性般的跃向左上方,心里叫道:我命休也!吴天德心中暗叹,腰刀反转。吕松只觉脖子一凉,刀背划过颈部,而手中剑已刺中吴天德。吴天德后退一步,惨笑道:“你还是那么拘泥于招式,不懂得变化。”吕松心中疑惑,细看吴天德猛想起一人,心说:“不会的,如果他是四师弟,是不会杀小师妹的!”周凤仙惊叫一声,跑过来扶住吴天德。吕松看在眼里,心道:难道说真是卜垣他们杀了周师弟?想到这里,心里不由踌躇起来。 

吴天德缓缓道:“吕松,你去吧!浣花剑派百年基业,可不要断送在你手上!” 群雄中有人喜道:“淫贼受伤了,大家并肩上……”他“上”字还未说完,胸口鲜血激喷,已被腰刀砍中。吕松长叹一声,丢下钢剑,转身而去,众人见唯一,可和吴天德一拼的人走了,而吴天德伤后还能杀人,看来伤势不重。也不知是谁发了一声喊,众人四散而走,只剩下满地的尸首。 

周凤仙对着吕松远的方向高声叫道:“吕师伯……”,声音哀凄,远处吕松身子一动,反加快了脚步。吴天德走来拍拍她的背道:“浣花剑现在的声势,是惹不起风云庄的,他也很为难。”周凤仙咬着嘴唇沉吟片刻,突然跪到吴天德面前,说道:“求求你,教我武功吧!”吴天德道:“我是江湖有名的采花贼,你跟我学武,世上人会怎么说?”周凤仙坚定的摇摇头,道:“我不管!”吴天德点点头,道:“我生性好色,你跟着我不怕我强暴你吗?”周凤仙抬头盯看着吴天德的眼睛,道:“我不怕!”吴天德哈哈大笑,道:“好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子!你跟着我吧!”周凤仙磕了个头,叫道:“师父!”吴天德摸着脸,道:“我很老吗?你还是叫我吴大哥吧!”周凤仙眼含热泪,笑道:“吴大哥!”吴天德拍拍她的头,道:“好啦,起来吧!我们,去追那个畜生去!”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24.html

分享 ()
赞 (0)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