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火凤鸣8

第 八 章 

吴天德带着周凤仙,追踪卜垣的行踪已经半月。半个月来,卜垣等人日夜兼尘不挺逃避,马儿都换了几匹。这一日,吴,周二人来到杭州城。天色不早,吴天德找客栈住下。他要了两间房,他虽说是,风流成性,可对周凤仙却收起色心。吴天德心中感叹道:虽然她是李小仙的女儿,可自已对着朝夕相处日美女不动心。难道说自已真的是老了,想尝尝天伦之乐?正在胡思乱想时,周凤仙走进屋来。 

“吴大哥”周凤仙坐到椅子上说道:“你说过教我武功的,可为什么这几天都不再理这事呢?” 

吴天德看看周凤仙的脸,一路上,给她讲了很多遇过的江湖轶事,她已明显开朗了许多。 

“‘六合刀’是天下至刚至猛的刀法。你臂力太低,不适合练我的刀法。”吴天德道。 

周凤仙急道:“不会的,我会努力苦练。爹说过,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定可以的!” 

“哎……”吴天德叹道:“话是这么说,可是有些事还是要看天赋的。以你的条件,也不是练不成,可不知要花多少年?” 

周凤仙丧气道:“这么说,我是报不了仇了!” 

吴天德犹豫道:“有一门功夫……不过,要吃很多苦。” 

“什么功夫?”周凤仙喜道:“不管多么辛苦,我都不怕!” 

吴天德从包袱里找出一本书,轻放在周凤仙面道:“这是一个女孩子,用性命帮我偷出来的。” 

周凤仙拿起书看到,只见书上醒目的写着“唐门镖法”。 

周凤仙奇道:“你怎么会有这本秘籍?哦,会不会是别人说的那位唐环姐姐,帮你偷出来的?” 

“她是个好女人!”吴天德沉默一会,正声道:“唐门四十八种暗器,以毒荆棘最为有名。可要谈到灵活多变,让人防不胜防的,还是飞镖。唐门飞镖又分二种,一种男子练的‘蝎子镖’,一种女子练的‘凤尾镖’。‘蝎子镖’讲究的是速字,镖身重速度快,直线打出令对手防御不及。‘凤尾镖’进究活,镖身轻巧变化多端,使出来千变万化,令人眼花缭乱。唐门的毒也是武林一绝,飞镖中用的是蝎毒,虽不猛然,但中者痒痛难当,生不如死。虫毒性凉,比蛇毒等其他毒性发作的慢,可持续时间长。中了蝎镖毒的人,往往惨呼数日,痛苦而死。” 

说着伸出右手,周凤仙只见他右手上星星点点,满是麻点。吴天德心有余悸的说道:“想把镖法练好,就得先练成一只百毒不侵的手。要是戴了什么鹿皮手套等防毒的东西,就失了准头,难到更高境界。我当年练‘蝎子镖’要承受一千个蝎子的叮咬,现在想起还不寒而立,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不轻易使用。‘凤尾镖’毒性更强,要承受万蝎啄手之苦。”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g1700

吴天德拿起周凤仙那柔若无骨的纤手,轻轻抚摸着道:“多好看的小手啊……练起毒来就不能停,直到功得圆满,否则蓄积的毒性会反攻本身。我出去散散心,你好好想清楚吧!”说着,带上刀走出房门。 

吴天德走在清冷的街道上,心想到,没成想光摸一下手,就叫人飘飘欲仙。老子一生什么女人没上过,高,矮,胖,瘦,燕瘦环肥。没想到今天摸摸手,就搞得心如鹿撞。我呸,心如鹿撞是说女子怀春啦。啊……那感觉好舒服,就象以前牵着师妹的手游花园。哎……以前的事,别提了!嗯!是不是好几天没做那事了?也对,自从那丫头跟着我以后,就没去偷过欢,老子可是天下第一采花大盗!咦,这家不错,看起来挺气派,一定有不少女人! 

吴天德抬头一看,只见门庭上写着“吕府”。他四周看看没人,一纵身跃过墙头,来到园内。两个丫鬟提着灯笼,匆匆走来,他忙隐身在树后。只听一个丫鬟道:“西厢房的那位女客好漂亮呀!”另一个酸道:“我看咱们老爷的魂都被她勾走了!” 此后这两个女子叽叽喳喳谈的都是些风流之事,甚么“老爷”最喜欢你啦,甚么“老爷”这时一定在想你啦。吴天德心中烦躁,只想快点去看看,到底是怎样漂亮的女客。脚步声渐渐远去,吴天德跳出来,向西面找去。 

来到西厢房,只见有间屋子还亮着灯。吴天德悄声走到窗前,附耳倾听。只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好象是女人堵住嘴后,鼻子出气的声音。吴天德一楞,心说:该不会是那位同好,先来采花吧?忽然,屋内有男声说道:“你今天的样子,好动人啦!”吴天德一听,正是严兴。吴天德强压下抽刀砍人的念头,先听听他们说什么吧。他用手指点破窗纸看去,严兴赤身裸体坐在床上,而他身边有个美艳的女人。这美女正是风云庄管家飞雁鞭林可娇,只见她也全身裸露,身上的外衣内衣被丢在床前的地上,浑身被麻绳紧紧绑住。林可娇口里被自已的袜子塞得满满的,麻绳深深陷入她丰满白皙的身体,而她象鱼儿般轻轻扭动着。严兴正用羽毛尖轻搔弄着她,而她似乎十分享受的,从鼻中发出销魂的呻吟声。 

吴天德暗叫“精彩!”只听严兴道:“你家少爷,真不东西!说好吧那个丫鬟小蝶送给我,谁却被他破了身。”林可娇哼了声,也不知是说的是什么。严兴接着道:“你当我不知道!他叫我和你一起走,而他和刘志德带着小蝶走另一条路,就是想那姓吴的来追我们。他们倒是跑了,把我当做替罪羊。”吴天德心中一惊,暗道“小兔崽子,好狡猾。”严兴奸笑道:“幸好,杭州城内有我父亲的朋友。我们就在这儿躲一阵,明天请这里的主人,找二个人把姓吴的引走,而我俩就可以整天风流快活啦。” 

吴天德听得怒从心头起,暗道:“你倒是想得美!”随即抬起窗户,跳到屋内,手中一指点向严兴的穴道。严兴正在销魂时,不及防备,被吴天德一指点中,一声闷哼到在床上。吴天德抽出刀,一刀向严兴砍去。严兴如从快乐的海洋一下掉到恐惧的深渊。吴天德心念一动,停住刀,冷笑道:“没出息,那象个汉子?杀你只会辱的我的刀!今天放你一马,以后自然有人找你算帐!”说着,刀尖向下一旋,割下严兴的那玩意。严兴只觉胯下一凉,一阵撕心的巨痛传来,闷哼了一声昏了过去。 

林可骄眼见吴天德闯进来,苦于全身被捆得不能动,只得哼哼连声。看着吴天德阉割了严兴后,向自已看来,心里又急又惧。吴天德点了严兴的止血的穴道,用被子包起林可娇,扛在肩上翻窗出来。 

吴天德扛着被子,匆匆离开吕府,来到郊外的一片树林。他看了看四周,扛着林可娇跳上一棵老榕树,这棵树树身足有八尺,树枝茂盛。他选了个地主放下被子,这里树枝交叉如同天然的木床。 

林可娇有如腾云驾雾般,她知道难以幸免。她并不怕凌辱,自已早就以经习惯被侮辱。吴天德是有名的淫贼,只怕会先奸后杀。不过也好,以后再也不用过,这没有半点自尊的生活。 

吴天德解开被子,对林可娇道:“美人,我说过咱们会再见面的。我好几天没搞女人了,你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咱俩就在这天作被,树作床的地方,尽情享受一番吧。”林可骄冷哼了一声。吴天德解开自已的衣服,对林可娇道:“哼什么哼?今天就让你知道,真正的男人,和那些小兔崽子有什么不同。”说着,解开她腿上的绳索,把她双腿分开高高翘起。脚腕用绳子捆到横着的树枝两头。林可娇感到浑身的血液,一下子涌到头上来,那感觉又新鲜又刺激。吴天德折根小树枝,在林可娇白玉般的身上游走。林可娇缺血的下半身,感觉比平时更敏感,在树枝的搔动下,一会儿以是娇嘬声声。 

-------------------------------------------删除内容----------------------------------------------------------

他身子一软,倒在猛烈呼吸的林可娇身上。吴天德轻轻掏出林可娇嘴里的袜子,粗鲁的吻着她的樱唇。林可娇激烈的回应着,口舌的纠缠中,她终于感觉到女人的感觉,而不再是玩偶。渐渐吴天德的动作温柔起来,双手抱着她的玉体,轻轻抚摸着她那疲倦的身体,和受伤的心灵。 

半晌,吴天解开林可娇的束缚,穿上衣服。林可娇看着他强键和身体,幽幽说道:“要杀了我吗?”吴天德愕然道:“为什么?”林可娇道:“我可是你的敌人!”吴天德微笑道:“我不杀女人。”林可娇惊诧道:“江湖传言,你杀人不眨眼。要是,有女人想杀你什么办?”吴天德豪爽的笑道:“打得赢就打,只是不伤她性命;打不赢就跑,也没什么丢人的。象对唐门的掌门老太太,天下在她面前跑掉的,除了我只怕没几个。”林可娇心中一动,原来他也被唐门追杀过,可他为什么一点也不怕? 

吴天德跳下树去,一挥手道:“后会有期了,美人!下次见面,再大战一场!”林可娇在树上叫道:“你难道说,不追问我卜垣的下落吗?”吴天德回头道:“你是他的手下,强迫你说只会害了你这样的美人。我自有办法,去追踪他的下落。”说着转身下次去。 

林可娇沉默一下,对着吴天德背影喊道:“七天后午夜,无锡城外树林,他在那里和我会合。风云庄的执法长老雷行天,会去保护他,你要小心他。”吴天德远远的应了一声。林可娇叹了口气,幽怨的自言自语道:“为什么?我以前没遇上这样的男人!”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26.html

分享 ()
赞 (0)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