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火凤鸣9

无锡城内,吴天德和周凤仙立马而行。吴天德欣赏着路边的街景,江南水秀,路边来往的妇女们打扮得花枝招展,脸蛋上透出水灵灵的秀气。周凤仙却心不在焉,神色中显出焦急的盼望。 

吴天德一边盯着对面的卖花姑娘,一边安置她道:“别心急,晚上那姓卜的小子才会来。”周凤仙咬牙切齿道:“我要亲手杀了他!”吴天德对着卖花姑娘挤挤眼睛,满不在乎的应道:“行,行,我留他半条命给你。”周凤仙唬着脸看着他,突然一马鞭抽在他的马屁股上,口中说道:“我累了,你快去找间客栈!”马儿吃痛狂奔起来,吴天德手忙脚乱的握住缰绳,叫道:“你想闹出人命呀!哎呀……前面的快让来,马惊了!”叫喊声中,已狂奔出三个街口,身后传来周凤仙银铃般的笑声。 

吴天德的马刚奔出一个路出,忽然间从前面走来一顶四人小轿。吴天德暗叫不好,马向着轿子冲去。抬轿的轿夫们见马冲来,一声大喊四散而逃。轿子一歪倒在路上,从轿中跌出一少女。轿后一女声惊叫道:“啊……小姐!” 

吴天德心中一惊,以来不及勒马。只见他在马背上一翻身跃到地上,向前急奔几步,冲到马前的侧面,右脚运足气力向奔马就是一脚。那马儿眼看就要踩上少女,被吴天德一脚蹬来,如被千斤一击,横着飞向路旁的店铺,‘轰’的一声砸倒一排木板。 

吴天德长抒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向地上的少女,只见她眉目清秀,从骨子里透出一种温柔,似乎还未从惊诧中清醒过来,还惊恐睁着一双妙目。吴天德心中一动,走上前扶起少女,握着她的小手道:“让小姐受惊,在下罪该万死!”这时从前面赶来一中年妇女,对吴天德喝道:“你是什么人?这大把年纪,还对我家小姐动手动脚!”说着拉过少女。吴天德正受之神色,听到中年妇女的话,鼻子差点气歪啦。正要发作时,只听那少女羞涩道:“王妈,你误会了。是这位壮士救了我。”王妈嘴里嘀咕着:“本来就是他的马闯的祸!”说着招呼轿夫扶起轿子。少女对吴天德一揖道:“多谢壮士救命之恩,小女子姓陈,家住城东。请壮士来我家,我爹爹自会好生酬谢。”吴天德一拱手道:“小事一件,何足挂齿。”少女羞耻一笑,低头走进轿内。众轿夫抬起轿子,向东走去。 

吴天德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好个温柔多情的江南女子!”周凤仙从围观的人群中走出来,对吴天德笑嘻嘻的道:“吴大哥,你的脚好厉害呀!”吴天德脸色一沉喝道:“你还好意思说,都是你惹的获!害我被那个老妖婆臭骂一通。”周凤仙吐吐舌头,低声道:“不就是说你一把年纪吗?”吴天德吼道:“你还说!我年纪很老吗?告诉你,老虎我都打得死两只!”周凤仙转过脸偷偷的笑。吴天德气得也不看她,向着东方想着心事。周凤仙疑惑道:“咦,你在打什么歪主意?” 

三更天,吴天德和周凤仙身着夜行衣,来到城外树林。吴天德一拉周凤仙嘱咐道:“要你不要来,可你非要跟来!等会,可能会遇到风动庄的高手,不管有什么事,你一定要听我的话。你知不知道!”周凤仙撅着嘴道:“你都说了好几次了,烦不烦呀!难怪有人会说你一把年纪了!”吴天德气哼哼的看着她,周凤仙嫣然一笑,走进树林。 

这夜里满天无星,黑云密布。树林里满是坟墓,四周安静无声,偶尔一声夜鹰鸣叫,让人听得阴森恐怖。周凤仙走着走着,来到树林中央的空地,回头一看,吴天德人影全无。周凤仙心中惧怕,又不敢大声喊叫,只得站在原地发愁。忽然,背后伸出一只手,拍了一下她的肩头。周凤仙‘哎呀’的一声大叫出来,声音在空旷的树林中回响。吴天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干什么!想吓死人呀!”周凤仙心说:你才是吓死人呢。吴天德低声道:“树林里我转了一圈,鬼都没有一个!”周凤仙下意识的打个寒战,颤声道:“不要说‘鬼’字,好不好!”吴天德从背后握住她发抖的手,安置道:“鬼有什么可怕的?有些人的心比鬼更可怕!他们还没来,我们先在这里躲起来。” 

周凤仙点点头,随着吴天德藏身在灌木丛中。吴天德象故意逗她,给她讲一些鬼故事,什么‘吊死鬼’呀,‘淹死鬼’呀。周凤仙把头埋进他的怀里,默默的听着,好象不管有什么可怕的事,只要在他怀里就会安全。 

时间过得很快,一会儿接进午夜。吴天德正在天花缭乱的胡吹着,突然停下声音。他仔细听了一会,在周凤仙耳边低声道:“有人来了!”周凤仙精神一镇,抬起身子向四周看去。 

不一会,一行人走到树林的空地中间,周凤仙看去。这行人为首的是一个老道士,只见他五十岁开外,身形奇小犹如小童,白眉黑须,相貌十分独特。老道身后跟着两人象是道童,最后还跟着一女子,只见她步法呆滞,但看不清面容。 

老道走到空地中央,拿出一个铁八卦,似乎在算些什么。两道童摆出一张方桌,开始布置起法坛。吴天德捅捅周凤仙,指向呆立一旁的女子。周凤仙一看,正是白天差点被马撞到的陈小姐,心中一阵纳闷,不知他们是什么关系。道童们摆好法坛,就在法坛周围撒上糯米。他们撒得十分仔细,刚好把法坛围成一圈。 

一会,老道见都布置好,走到法坛前对道童们道:“徒弟们,今天阴气特别重,正好让它大功告成。只要练成它,我就可以夺回‘金仙门’的掌门位子。哈哈……”道童齐声:“祝师傅马到功成!” 

老道笑罢,脸成一肃道:“你们法力低微,还是退出树林,等天亮后再来接我。”两道童急忙向老道行礼,跑出树林。 

吴天德对周凤仙小声道:“等会我要你跑,你就赶快跑。”周凤仙问道:“吴大哥,你看到了什么吗?”吴天德摇摇头道:“没有,只是感到很大的怨气。”周凤仙向法坛看去,树林中升起一股薄薄的雾气,衬托出法坛更加神谜莫测。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g1700

老道见道童走后,对着陈小姐一招手,那陈小姐如失魂般的走到法坛旁。老道跳到椅子上,扳起陈小姐柔美的脸庞,淫笑道:“好漂亮的脸蛋,喂给它太可惜了。还是让道爷我先尝个鲜。”说着口中念念有词,右手在陈小姐额头一拍。 

陈小姐如梦中惊醒,惊诧道:“我这是在那儿?” 

老道笑道:“美人儿,你是在道爷的怀里呀!” 

陈小姐一看老道惊叫一声,推开老道转身欲走。老道从椅子上摔下来,狼狈的爬起来骂道:“让你跑了,老子‘鬼神童子’雷行天,以后名字就反着写!”说着急奔到陈小姐面前,小腿一勾。陈小姐脚下软,被勾倒在地,老道雷行天跳上陈小姐背上,掏出绳子‘四马攒蹄’的绑起她来。 

陈小姐哭泣道:“求求你,放过我吧!” 

雷行天也不答话,反剪陈小姐双臂,绳子绕过她的脖子,把双臂捆得结实。老道绑完手臂,转过身骑在她的玉臀上,把陈小姐左腿大腿和小腿绑在一起,又同样的绑起她的右腿。雷行天下手毫不留情,陈小姐被绑得疼痛难忍,呻吟声和哀求声此起彼伏。雷行天从她臀部撕下一块布,堵塞住她的樱桃小口,喝道:“小声点,吵醒了它,你死得更快!” 

吴天德看得暗呼过爽,不自觉的小声叫‘好’,忽觉大腿上被人拧了一把。只见周凤仙对他白了一眼道:“吴大哥,你快去救她呀!”吴天德道:“再等等,看他搞什么鬼。嘿,你看精彩的来了!”周凤仙向老道看去,那老道开始撕扯陈小姐的衣服。陈小姐身上的绸衫被撕得支离破碎,露出白皙光滑的肌肤。 

周凤仙看得怒火中烧,恨恨的骂道:“淫贼!”看到吴天德诧异的看着自已,周凤仙忙抱歉道:“我不是说你啦,吴大哥,你快去救她吧,我求求你了!”吴天德盯着陈小姐道:“你知道那老道是谁吗?”周凤仙摇摇头,奇怪道:“管他是谁?”吴天德道:“他是风云庄执法长老,他是来接应卜垣的。我们现在出去,卜垣还肯露面吗?” 

周凤仙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缓缓道:“报仇以后还有机会!可是见死不救,爹爹妈妈泉下有知,也不会原谅我的!”说着站起来,冲出树丛,大声喝道:“妖道,还不放开那位姑娘!” 

雷行天正在用小手抚摸着陈小姐光滑的脊背,忽见冲出来一个美人,狞笑道:“我正愁一个妞不过瘾呢,你来得正好!” 

周凤仙正欲答话,这时间树林间,突然传出一声沉闷的低吼。这吼声似牛叫,又似虎哮。吴天德惊诧无比,他做惯大盗,自觉听力过人,可这吼声他却分不出远近。这吼声似从遥远的远处传来,又仿佛就在耳边,最骇然的是,这声音好象是从地下传来。雷行天听到也慌忙从陈小姐背上爬起,跑进糯米圈内的法坛。 

周凤仙听到吼声,只觉得从心底升起极大的恐惧,一阵寒意遍布全身。忽然间,她看到树林里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这双眼睛在黑夜里闪闪发光,利剑般的眼神,完全没有感情的盯着她。吴天德闪电般冲向周凤仙,同时间,一个黑影也扑向周凤仙。周凤仙觉得眼前一花,已被吴天德抱到怀里。 

吴天德抱周凤仙脚不停歇,冲到一棵大树前,跃到树枝上。黑影一下扑空,又发出一声令人心寒的怒吼。吴天德向树下看去,只见黑影是一个古装女子。她惨白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神情,双唇边伸出两颗尖长的獠牙。周凤仙看得心惊胆战道:“这是什么东西?” 

雷行天得意的笑道:“嘿嘿,这是我花三年时间培养的吸血僵尸。” 

吴天德喝道:“胡说,这世上那有什么僵尸?” 

雷行天不屑道:“无知之辈,我们‘金仙门’本就是以帮人赶尸为生。经过历代祖先的努力培养出,毒僵尸,干僵尸,金甲尸等无数优良品种。我要是早几年就养出这吸血僵尸,现在就已经是掌门了。” 

吴天德和周凤仙听得目瞪口呆,雷行天激动的接着道:“那些替人捉妖驱鬼的‘符咒门’‘天师派’,根本看不起我门。他们掏的是富人的银子,而我们赚的是穷人的铜板,因为只有那些买不棺材的穷人才会找我们赶尸。我师傅那个老古板,养了那么多威力无穷的僵尸,可是他只用在赶尸路上保镖。我偏偏不服气,我要养出更强大的僵尸。我要用它赚取……我想要的黄金和美女。为了这个目标,我开始偷偷练吸血僵尸,可被师兄发现。当年我还没真正练成,所以败在他的金甲尸手上。于是我脱离师门,满天下寻找养尸地。终于在三年前,被我找到这里的汉代古墓。你们看这里草的长向错杂,地磁混乱,正是上好的养尸地。这个宝贝女尸已在地下吸了五百年的地气,加上我用年轻女人的血的喂养,它已是脱胎换骨。” 

吴天德听到这里,向吸血女尸看去,见它围着树下转。它步伐轻盈,皮肤光滑,完全不象传说中蹦蹦跳跳,面目狰狞的样子。 

雷行天陶醉的看着他的僵尸道:“吸过活人的阳气后,它也吸收了她们的灵力。现在它虽比不上金甲尸的力量,可是比它灵活百倍,法力高强。什么武林高手?也禁受不了它的一爪一抓。” 

那女僵尸在树下围了好久也上不去,它抬起头盯着树上二个,嘴里发出轻柔的呻吟。吴天德只感到心神一荡,觉得这声音无比动听,有如深夜中女子思念情朗的轻抒,又似春宵中无尽的喘息。他迷迷糊糊中只觉一个美人向自已飞来。吴天德突然心中一紧,清醒过来,见周凤仙面带红潮,如痴如醉,欲跳下树去。他暗道:“好邪的家伙!”他解下腰带把周凤仙的腰和树干寄在一起。 

女僵尸发出迷魂的呻吟的周时,身体奇迹般的慢慢飘起。月光照在它那面无血色的脸上,显出诡异的妖艳。吴天德压制住心的惊惧,大喝一声从树上跳起,手中腰刀‘力劈华山’,迎面向女僵尸的面门砍去。女僵尸也不回避,双爪向吴天德抓去。吴天德的腰刀砍僵尸的脸上,如砍在硬木上,而同时腰部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啊”的一声惨叫,吴天德被女僵尸一爪击飞,而女僵尸也被冲击得跃落地上。 

周凤仙听到叫声回过神来,见吴天德倒在地上,腰间血肉模糊,不禁惊叫道:“吴大哥!你没事吧!” 

吴天德爬起来吐吐嘴角血渍,对周凤仙苦笑道:“没事,皮外伤而以。”女僵尸从地上跃起,脸上伤口迅速复原,向吴天德扑来。吴天德也故不得伤痛,围着空地满场跑。僵尸跟在他身后急追,无奈,吴天德左一转,右一闪,身法灵活之极。奔跑间,吴天德踩到地上的糯米,心中一动,跑进糯米圈内,随后的女僵尸停下脚步,对着圈内吴天德连声怒号,却不敢跃糯米圈一步。 

吴天德长抒一口气,转向法坛的雷行天走去。雷行天又惊又怒,挺剑向他刺去,口中喝道:“快出去!把它惹得尸性大发,我们都活不了!”吴天德用刀拨开剑尖,一把抓住雷行天的衣领道:“要出去,你就出去吧!”说着把雷行天矮小的身体甩出糯米圈外。 

雷行天咒骂着爬起来,惊恐的看着向他走来的女僵尸。突然,他敞开道袍大声道:“我是男的,你要吸女人的血,那边就有一个!”说着伸手指向不近处地上,挣扎不止的陈小姐。女僵尸厌恶的看了他一眼,看向陈小姐。突然,一个身影飞奔到绑成一团陈小姐的面前,抱起她转身就跑,女僵尸低吼一声追了上去。 

周凤仙一看,正是吴天德,她大声喊道:“吴大哥,快!快点上树来!”吴天德抱着一个人,速度大减,眼看就要被女僵尸的爪子抓到时。他身型一纵,跳到树上来,把陈小姐交到周凤仙手上道:“你来照料她。”说完,就跳下树来。 

女僵尸也不理吴天德,还盯着树上的两个女人。吴天德一咬牙,飞奔到女僵尸背后,用尽力气向它砍去。“咔”,竟然砍断女僵尸的一只手臂。女僵尸怒吼一声,转过身来,又向他扑去。 

吴天德忙跑进糯米圈内,女僵尸顺后追来,不小心踩到糯米上。“呲”,女僵尸脚下白烟一冒,竟如踩在火上一般,它惨叫着退到圈外。吴天德得意的笑道:“你有种就进来!我等着你。”僵尸在糯米圈外恶狠狠的看着吴天德,突然它走向吴天德。它脚下白烟连闪,口中怒吼几声,竟忍痛走过糯米圈。 

吴天德看得傻了眼,雷行天喝道:“你这笨蛋!吸血僵尸吸了人气后,也有了感情。它发起怒来,就会狂性大发,你死定了!哈哈……” 

吴天德跑到雷行天身后,一脚把他踢向僵尸,嘴里叫道:“你搞出来东西!要死你先请!” 

雷行天大叫着,落在僵尸脚边。他抬头只见僵尸眼中的怒火越来越重。雷行天从背后摸出两颗棺材钉,用力把僵尸的脚钉在地上。“嗷……”僵尸凄厉长声惨叫,在这深夜里听来,众人不由寒毛直立。雷行天跳起来,口里念念有词,伸手把一张符贴在僵尸的脸上。本来狂叫的僵尸,顿时象被定住似的一动不动。 

吴天德一看是机会,冲上前去,一刀砍下僵尸的首级。雷行天大吼道:“你干什么!”他拣起地上僵尸的头,哭道:“这可是我三年的心血啊!” 

吴天德拿起法坛上的蜡烛,走到僵尸面前,点燃僵尸的衣服,冷冷说道:“这种害人的玩意,留着干什么!”僵尸身上的衣服迅速燃烧,发出一股烧腊肉的味道。 

雷行天见到,冲过来想阻止。吴天德一脚踢在他肚子上,喝道:“你费了三年心血?你可想到,人家爹妈费了十几年的心血养大的闺女,被这东西吃了多少?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就这么白白浪费了,你他妈的也忍心!老子看着你这样人就有气!”说着操起腰刀,就向雷行天走去。 

雷行天见他走来,也故不得心痛了,忙跪到地上磕头道:“大侠饶命呀!小人以后再也不敢了!” 

吴天德冷笑道:“老子虽不是什么大侠,不过也讨厌你这样没骨气的男人。”说着举刀欲砍。 

“等一下”雷行天急忙从怀里掏出个瓷瓶道:“这是我花十年时间,走遍名山大川,用各种名贵药材炼制成的壮阳神丹。吃了以后,补肾壮阳,金枪不倒,夜御十女不在话下。现在愿送给大爷,换取小人的狗命!” 

“哦!”吴天德好奇的接过瓷瓶,疑惑道:“有这么神奇的玩意?谁知道,这是不是毒药?” 

雷行天道:“大爷不信可找个人……不,用条狗试一下。” 

吴天德打开塞子闻了闻,果有壮阳药的腥臭味,道:“我问你,卜垣在那里?” 

雷行天道:“卜少庄主昨天以回浙江风云庄,现在可能在的路上,我今天是来等林管家和严兴公子的。” 

吴天德把瓷瓶揣到怀里,对雷行天道:“看来你还有点用处,滚吧!以后喂僵尸用男人。老子再看到你糟蹋美女,就把你先阉了,再喂狗!” 

雷行天连声答应,也不故法坛,一溜烟的跑了。 

吴天德从树枝上抱下周凤仙和陈小姐。周凤仙已解开陈小姐的绳子,见吴天德腰间鲜血淋淋,忙心痛的替他包扎。 

“吴大哥,你刚才来那妖道说了些什么?怎么放他走了?”周凤仙一边包扎,一边问道。 

“哦”吴天德道:“我问了一下,卜垣的信息。再教训他几句,以后不要害人。哎……得饶人处却饶人吗!” 

陈小姐定定惊魂,对二人跪下谢道:“多谢两位的救命之恩。“ 

周凤仙忙扶起她道:“这位姐姐不用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们的本份吗。” 

陈小姐看了吴天德一眼,脸一红低下头道:“我家就在城内,这位大侠受了伤,请到我家,我爹会请全城的名医来为恩公治伤。” 

吴天德点点头,口里低声含糊的说道:“也好,不住白不住……” 

周凤仙白了吴天德一眼,转头对陈小姐道:“多谢姐姐,不过我们已住在城内的客栈。不过我们会先送姐姐回家的。” 

吴天德想起怀里的“神丹”,热心的对陈小姐道:“对呀,姑娘家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我们还是好人做到底,送你回去吧。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28.html

分享 ()
赞 (0)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