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火凤鸣10

午夜,吴天德身着夜行衣,翻过陈府高高的院墙。白天送陈小姐回家时,他已经探清楚 

院内的路径。他想道:周凤仙这丫头整晚上缠着我问这问那,好不容易哄她睡着,都到三更天了!院内鸦雀无声,吴天德摸了摸怀中的‘壮阳神丹’,想起下午用两个狗做的实验,忍不住得意的嘿嘿笑了几声。 

吴天德记得,陈小姐的闺房在内院的右侧。他狸猫似悄无声迹的跃出院内,来到陈小姐的闺房前。他趴在门口听了会,门内轻轻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吴天德满意的点点头。他不喜欢用迷香这种东西,昏迷的女人在他看来和死鱼没什么区别,半点刺激都没有。他抽出腰刀慢慢拨开门栓,用手托着门框轻轻推开房门。房门悄声打开,他飞快闪进屋内,反手关上门,插好门栓。 

屋内虽漆黑一团,但吴天德却清楚的看到床上女人。吴天德走到床边,看着陈小姐睡 

梦中露出的甜甜微笑。吴天德不禁想到,白天,她站在她爹身旁也是,这样含情默默的对着自已微笑。难道说她已看上了我?不会的,象我这样的采花贼,又是个半老的老头子她怎么会看上我?不对……她并不知道我的身份,或许我看上去还很年轻!加上我的英雄救美行为,小女孩见识少,就这样爱上我说不定。想着想着,吴天德低头又看看陈小姐恬静的脸,心中暗叹道:可惜,我不是你想象中的英雄,我只不过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而以! 

吴天德摇摇头,收起念头,拿出一块白布折成布条,又掏出个核桃握到手中。只见他右手扳开陈小姐的下巴,左手的核桃塞了进去,然后双手把布条绑在陈小姐的嘴上。陈小姐用梦中惊醒,黑暗中只觉得有人在身边,吓得大叫喊,发现嘴被堵得严严的。吴天德也不顾挣扎的陈小姐,弯曲她的腿,把她双脚的脚腕分别和手腕捆绑在一起。 

陈小姐身体弯曲,惊恐的眼神看向绑住她的人。月光下她看清了,绑着她的人竟然是她的救命恩人吴大侠。吴天德仔细的把陈小姐纤细的小腿和浑圆的大腿捆在一起,女人美丽的腿部曲线被整齐的绳子绑在一起。他停下手,欣赏着自已的作品,发现陈小姐不再挣扎双眸直直的盯着他,象是已经认出自已。 

吴天德一拍胸口对她说道:“没错就是我!老实告诉你,我是纵横江湖的采花大盗吴天德。我救你一点好心也没有,你再也不用感激我。没办法,我就是这样的人,你要恨就尽管恨我吧!” 

陈小姐眼中神彩一动,看了吴天德一眼。她鼻子‘呜……’的哼了一声,闭上双眼,眼角流出一行泪水。吴天德心里一动,她的眼神怎么这象当年的唐环,也是那么幽怨,那么让人心碎! 

吴天德低下头吻着陈小姐的面颊,齿尖轻咬着她的耳垂。陈小姐身子微颤,咬紧嘴里的核桃,轻轻的呻吟一声。

吴天德觉得是时候了,摸出瓷瓶掏出一颗‘壮阳神丹’吞了下去,轻声对陈小姐道:“不要怕,每个女人都要经过这一步,没什么可害羞的。”陈小姐意乱情迷间,顺从的点点头。吴天德微微一笑,脱下自已的外衣。 

吴天德正欲行事时,突听窗外女人轻声一笑。吴天德一惊,正在暗怪自已大意时,窗外一个女声尖叫道:“来人呀!有采花贼到小姐房里了……” 

吴天德又惊又怒,忙穿上外衣,一看陈小姐正眼向自已。眼神加杂着几分惊喜,几分失望,几分担心,几分惆怅…… 

吴天德听到四周响起吵杂的人声,心一横,强压满腔欲火,打破窗户,翻到院内。几个家丁操着扫帚,菜刀冲出来,见小姐闺房里跳出一黑衣人,眼前一花又不见人影。 

吴天德一路翻房跃瓦回到客栈,心里越想越觉得,那声音是周凤仙。来到周凤仙门口推门进去,果然,周凤仙不在。他关上门也不点灯,搬过把椅子坐在黑暗中。过了一会,门一响,走进一人。吴天德点燃油灯,灯光照在周凤仙惊讶的脸上。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g1700

吴天德压抑着怒火问道:“这么晚了,你到那去了!” 

周凤仙嘻嘻一笑道:“我睡不着,出去转转。” 

“你去那里转了!”吴天德大吼道。 

周凤仙嘴一撇道:“没去那,只不过去看看陈姐姐。没想到遇到一个小贼,我就跟着追过去。”说着对脸色气得发白的吴天德笑道:“那小贼还想对陈姐姐无礼,我就……” 

“我的事不用你管!”吴天德怒吼道:“我本来就是淫贼,你又不是不知道!” 

“吴大哥!”周凤仙正色道:“你难道就不顾及陈姐姐的感受吗?我也经过女人的这一步,我永远忘不了那种被人凌辱的滋味。我就算是到死也洗不脱这种耻辱感觉,我不希望陈姐姐也和我一样。” 

吴天德泄气道:“我会很温柔的对待她,不会让她感到痛苦的。” 

“这有用吗?”周凤仙道:“比起心灵的伤害,肉体的痛苦算得了什么?” 

吴天德沉默半晌。 

周凤仙柔声道:“吴大哥,我知道你是好人。虽然你处处显出恶人的样子,可我觉得你心地很善良。” 

“放屁!”吴天德愤然道:“老子杀人放火,强奸盗窃,无恶不作,凭那一点说个善字!” 

“不对!”周凤仙摇摇头:“妈说过,看人不能用眼睛看,要用心去看。吴大哥,你一定是以前受过什么委屈,才会这样……这样玩世不恭。” 

吴天德叹道:“哎……你不懂的!” 

周凤仙盯着吴天德眼睛道:“不管是什么事,吴大哥,就象你对我说的,要勇敢去面对,负起责任来。就象对陈姐姐,你要真的喜欢她,就娶了她并好好的对待她,我看得出陈姐姐也是喜欢你的。这样才是敢作敢当的男子汉!” 

吴天德回视着周凤仙,缓缓道:“我以前爱过一个女子,那时候我年轻气傲,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可是对她却千依百顺,她要星星,我不敢给她月亮。可是一天,我发现她却躺在我最看不起,觉得最没用的师弟怀里。我当时气得发疯,那师弟还胆向我挑战,我于是想杀了他。谁知道,在我打败师弟的时候,她一剑刺在我右手上。我情愿她一剑刺死我,可她只那么幽怨的看着我。” 

吴天德停了停,喘口气道:“我彻底绝望了,整个夜里我喊着她的名字在旷野里奔跑,什么光大师门,什么未来掌门,我都不顾了。由于她那一剑,我苦练十几年的右手再也不能用剑,可我并不在乎。我迷迷糊糊走了几天,一个老乞丐救了快饿死的我。我也就自暴自弃的跟着他行乞,受尽世人的白眼。反正我爱的女人没了,武功也没了,生死对我已不重要。

老乞丐见我识字,就给我一本书,说是在死人身上拣来的。我一看,竟然是武功秘籍,不知是那位枉死的前辈留下的。我就这样,一边行乞,一边练习‘六合刀’和‘逍遥游’。几年后,老乞丐死了,我把秘籍和他埋在一起。从此我改名换姓浪迹江湖,任性而为。我发誓不做好人,所以抢劫盗窃,强奸杀人什么都做。只到有一天,我遇到了唐环。” 

吴天德眼中,流露出忧伤的神情道:“那天,我因和黑虎寨有过节,一个闯进黑虎寨把寨主杀了。这时候,她也来杀黑虎寨救人。于是,我们结伴而行。她也象你这样说我是好人,可没过几天我忍不住就强暴了她。

事后,她知道我是谁,可这个傻姑娘还是愿意跟着我。我也很感动,想从此就改邪归正,不再做坏事。没几天,唐门得到消息,唐门的掌门亲自杀我。这老太婆真是厉害,我好不容易逃出来,可被打了一镖。四天后,唐环在我们约好的地方,找到已中毒得奄奄一息的我,她见了我什么都不说,只是一个劲的哭。

为了救我,她从唐门中偷出这本‘唐门镖法’。她把书交给我,就那么深情的看着我。我并不知道,这是她最后看我的一眼。当天她就离开我,一个人回唐门谢罪。半个用后,我用秘籍上的方法,解了毒,可听说她被她的爹亲手掌毙在唐门的祠堂。我听后,马上冲入唐门。那天幸好掌门老太太不在,我杀了十几个唐门高手,把她那狠心的爹的双手砍断,看在唐环的份子上,我不杀他。

我抱着唐环的尸体走出唐门,把她葬在幽静的山谷。我在她坟前,默默的喝着酒,心中没有思念,也不再悲伤,只觉得心情很平静。一年后,我从出江湖,回复了从前本性。既然爱心以死,我只有追求肉体的享受……” 

周凤仙痴痴的听着吴天德说完,眼中滚动着感动的泪花。良久,她低声道:“吴大哥……” 

吴天德一摆手,神情坚定的道:“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我……”周凤仙咬着嘴唇,除下外衣道:“我求你不要再去采花啦!我当初跟着你时,就决定把这身子交给你。只要你不嫌弃这身子被……”她红着脸说不下去。 

‘壮阳神丹’早就把吴天德胯下之物撑得高高的,此候他看到周凤仙贴身的红兜兜裹着她匀称的四肢,欲火如潮水般的涌上丹田。吴天德强行压下欲望摇头道:“我从第一次采花开始,就习惯绑着女人做。正常的,我做不来。” 

周凤仙脸色通红道:“我那次也是被绑着,我想我会习惯的。” 

听到这话,吴天德那还按耐得住。他冲上来几下拨光周凤仙的衣服,灯光下,只见她眉如小月,眼似双星,玉面略带羞,朱唇樱桃红,真正是绝色尤物。吴天德吞吞口水,拿出绳子,周凤仙乖巧的把双手背到背后。吴天德把绳子绕过周凤仙胸前,细心的在她身上编织一张绳网。吴天德拉动绳子勒紧周凤仙玉脂般的皮肤,绳子陷入她的身上可并不痛,反而有种酥麻的感觉。吴天德把周凤仙抱到床上,开始捆她的双腿。周凤仙的大腿浑圆修长,小腿笔直,不象一般人小腿骨是弯曲的。吴天德把她一条腿伸直,密密麻麻的捆上绳子;另一条腿弯曲,用绳子整齐的绑好。 

周凤仙全身动弹不得,只感到孤立无助,心底升出一种需要人痛爱的感觉。她浑身放松,任由吴天德摆弄,嘴里发出舒心的呻吟声。吴天德一块白布包着一个核桃,折成一条。他用包着布的核桃堵塞上周凤仙的樱桃小口,布条两端在她脑后勒紧。周凤仙的呻吟声顿时变成“呜呜啊啊”的鼻音。吴天德又用白布折成的条,蒙上她紧闭的双眸。周凤仙视觉被阻,只得专心享受绳子摩擦产生的快感。 

吴天德看着床上扭动的周凤仙,耳里听着她鼻中发出的天籁之音,可心里产生出怪异的感觉。按理说,周凤仙被绑得如此动人,他应该早就热血沸腾,可现在他却有种做了亏心事的感觉。吴天德坐到床边,抚摸着周凤仙少女娇嫩的肌肤,心里竟有种爱惜的感觉,就象是父亲在抚摸女儿的头发。吴天德心说,难道是自已真的老了? 

“不可能的!”吴天德大叫道。沉默半晌,他对周凤仙道:“小凤仙呀,我并不是理想的情郎,将来你会遇上比我最好的男人。我的心已经老了,不能给你年轻的热情。”说着给周凤仙盖上被子,冲出门外,只剩下周凤仙在床上‘呜呜’的叫个不停。 

吴天德一口气冲到街上,急忙找到城内最大的妓院。妓院的老板娘正在打瞌睡,虽然妓院是通宵开门,不过一般午夜后生意很少。突然,一个黑衣人冲进来,身后的龟奴忙跑过来。老板娘吓了一跳,以为是强盗来了,忙跳起来。 

吴天德把一张五百两的银票,摔在桌上喝道:“快叫姑娘出来,伺候大爷!” 

老板娘立刻变出副笑脸,受起银票道:“大爷!你先喝口茶,姑娘们马上就来。”  

“喝个屁!”吴天德拍桌吼道:“老子欲火焚身,还不快点叫!” 

老板娘立刻唱道:“楼上的姑娘们,出来接客啦……” 

一会,楼上走下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妓女。吴天德一看,这几个女人不能说很漂亮,但还算有姿色,因常在风流场,所以每人从骨子里透出一种狐魅。 

吴天德叫道:“给我叫十个姑娘!” 

老板娘惊道:“天啦,大爷!你一个人要上十个姑娘?” 

吴天德一拍钱袋道:“有银子你不赚,你怕老子没钱?” 

“那有推上门的财神爷呢!”老板娘陪笑道:“只是,今天生意好,别的姑娘都有客,只有这七位姑娘,要不,加上我?刚好“发”位。” 

吴天德看了老板娘一眼,见她三十多岁,正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点点头就拥着众女走上楼来。 

走进房,老板娘给吴天德倒了杯茶道:“大爷!怎么个玩法?” 

吴天德往椅子上一坐道:“你们先自已捆上,我一个个的上。” 

老板娘脸色一沉道:“大爷!我们这可不兴这调调!” 

吴天德掏出一打一百两的银票,抽出八张甩到老板娘手上。 

老板娘马上笑眯眯的道:“当然,有银子怎么玩都可以,走后门都行!”说着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几节麻绳,一些两边系着绳子的木制圆球,口里说道:“有这里边种爱好的大爷还真不少,我经常都备有这些玩意。不过玩这些,姑娘们辛苦得很,多给点赏钱也是应该的。” 

吴天德一看木球,道:“这塞嘴球不错,你想得还挺周全!” 

老板娘笑道:“大爷!果然是高手,一眼就看出门道。这可是苏大学士做的,又方便又刺激。那些读书人就爱用这玩意,书读得越多就越爱!大爷你要是喜欢,走的时候我送你几个新的。” 

吴天德点点头道:“谢了,老板娘!” 

老板娘忙道:“大爷客气了!别人都叫我红姑,这是桃红,杏红,梨红,枣红,樱红,桔红,荔红。” 

吴天德色眯眯的盯着她们,道:“好一盘红透的鲜果子!” 

红姑笑道:“可不,他们一个个就熟透的水果般,甜得象蜜,咬一口直冒水!”说着就要她们脱了衣服,绑起来。 

吴天德在旁欣赏着,红姑不愧为风流场的老手,只见她左一个‘老树盘根’右一个‘鸭子凫水’,一会把七个人绑得结结实实。七个女人:有绑在床上的,有捆在椅子上的,还有或坐,或蹲,或躺在地上被缚紧的。七个女人,七种绑法,倒不从复。红姑捆完,拿起塞嘴球走过去,一个个把她们的口堵起来,屋内立刻响起一阵女人们压抑的且    ‘呜呜……’‘啊啊……’声。 

吴天德闭起眼专心的听着,心说:这才叫满堂春色!红姑绑完众女,拿着一节麻绳走过道:“大爷!你来捆我吧。我这么玩多了,你只管用力捆。对了,抽屉里有根软鞭子,也是苏学士的杰作。你只管用它来抽我,我平时打她们打惯了,偶尔被抽两下也蛮过瘾的。” 

吴天德接过绳子,红姑主动跪到地上,双手背到背后,额头撑着地,屁股翘得老高。吴天德也不客气,把她手心相对,绑了个‘反拜观音’,下身用绳子给她绑了个‘丁字裤’。用球把她的嘴堵起来。 

吴天德从抽屉里拿出软鞭,走到红姑身后道:“我开始抽了!”红姑鼻子里哼哼几声,象是急不可待。吴天德‘啪啪’的打了几鞭,她马上‘呜呜’连声,象是得到十分兴奋。吴天德抽得兴起,手中连连挥动,红姑的呻吟声立即盖其他人,下身已水如线状。 

吴天德抽了一会道:“可惜,我不是太喜欢鞭打人,你还是慢慢享受绳子吧!”

-------------------------------------------------删除内容----------------------------------------------------------

他笑了笑,昨晚到后来,自已越战越勇,倒不象是做爱,反象是和对手做生死决斗。以至,最后连解开她们绳子的力气都没,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对了,周凤仙还绑在客栈的床上,这一夜可够她受的。也好,让她知道爱上自已,并不是个好的选择。 

吴天德走下床穿好衣服,走到红姑面前,用脚推推她。红嗯的醒过来,‘呜呜’声音传出,才想自已还被捆绑堵着嘴。吴天德接开她的绳索,又丢了几张银票在她面前道:“昨天晚上,辛苦了!”说着走出房去。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29.html

分享 ()
赞 (0)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