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绿色的爱

王小波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十几年了,在他渐渐被人们遗忘的时候,根据他的作品《青铜时代》改写这篇小文,以寄托对王先生永远的怀念…………

 (根据王小波先生作品改编) 热望觉醒

                                      (一)             


   “喂,喂……美女,该醒醒了……”

   “嗯……”随着轻微嘤咛声响起,那个被称作美女的女孩,在地上惬意地伸了一个极为舒适的懒腰,睁开懵惺的睡眼,看到眼前的景象,顿时很受刺激…………

    只见身边环立着一群披头散发、赤身裸体的彪形大汉,挺着胸膛,腆着大肚子,脸上带着蒙娜丽莎似的微笑不怀好意的望着她。

    在这群大汉的中间,俏立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和微微上翘的鼻子,圆圆的脸上有一对令人陶醉的酒窝,皮肤如橄榄般颜色,闪现着健康的光泽。 她身穿一件蓑草的裙子,短短的裙摆下,露出两条橄榄色的长腿,颈项上系着一条鲜红的丝带,一对紧绷绷的小乳房,在丝带下半遮半露。

    一个脸上有长长刀疤的汉子,上前一步对地上的女孩说:“美女,薛公有令,军训期间私自睡觉者,军法从事。”

   “我说你们有没有搞错,有谁告诉我还要军训来着?”地上女孩脸上满是诧异,噘着鲜红的小嘴娇嗔道。

    橄榄色女孩俯下身子,笑着说:“ 哪又有谁告诉你不去军训来着?”

    众大汉哄堂大笑起来。

    地上女孩急的俏面绯红,有点张口结舌地说:“……如果要我军训的话,应该一早通知我的…………何况你们早上根本没练吧……”

    橄榄色女孩美目连旋,笑着说:“薛嵩不在,我就说了算,今天中午开始练还不行么?”

    众大汉又是一阵哄笑。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g1700

    地上的女孩吁了一口气,嘴里嘟囔道:“还不是找理由又想打我,真他妈的倒霉!”

    橄榄色女孩从背后取出一卷麻绳,在手中轻轻抖开。说:“知道就好,还要请你配合的吆。”

    地上的女孩狠狠瞪了她一眼,咬了咬嘴唇 ,似要骂人,最终还是忍住了。慢慢地脱掉亵衣,裸露出欺霜赛雪的玉体来。转身跪坐起来,静静地把双手放到背后。

    橄榄色女孩撩开她脑后的长发,熟练地将绳索搭在她那粉嫩的脖颈上,分左右两股顺肩而下,由腋下穿过,用左膝抵住她的脊背用力拉紧,直到绳子深深地勒入她那娇嫩的皮肉里,接着用绳索反复缠绕双臂,每缠一圈都用力拉紧,然后把她的双腕反剪交叉绑缚,纵横缠绕数匝,每缠一匝都用力拉紧,最后将两股绳子合拢,向上穿过颈后的绳索用力下拉,直到手指紧贴突出的肩胛,才牢牢地打结。

   “咝……”地上的女孩深吸一口气,回头嗔怪道:“你就不能松一点么?”

   “绑松一点?你问问他们愿意么……”

    身后随即有人起哄“不愿意!不愿意!!”

    橄榄色女孩耸耸肩,道:“那我也没办法了。”一边说着一边又拿出绳索,将她的大腿和脚踝紧紧地捆绑起来。

    这样地上的女孩就被捆成了一个大肉粽。   

    自从到凤凰寨做军妓以来,她享受这种待遇已不下百次了,但她感到从来没被绑的像今天这样紧过。所以心中很不平静,咬牙切齿的说:“红线,你这个小贱人,你这是公报私仇!!”

   “我这叫公事公办。”红线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皮嚼子,在她面前晃了晃,说:“薛公有令,不遵法令胡言乱语者,要用这个……”

    那个皮嚼子很脏,上面满是牙印,并且不分男女都用一个嚼子,浸满了唾液,发出恶臭来,女孩对它充满了敬畏之心。所以她只好苦着脸说:“我服了你了,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后来她就被拖了出去,扔在寨心的地下。

    凤凰寨的中心是一片绿色的世界。古木和绿竹封锁了天空,地上长满了绿草,就是中心那一小块空地上,也长满了青苔。时而有剥落的笋壳、枯萎的竹叶飘落在地,在地上破碎地陈列着。

    这个女孩就被扔在那块林中的空地上,但她并不孤独,她的四周围满身材剽悍的大汉和肢体壮硕的苗女,这些都是薛嵩招来的佣兵和他们从四周苗寨抢来的老婆,听说要打人,全都从四面八方赶到这里,来凑个热闹。

    在这一群看客中间有一个女人显得与众不同。她头上梳凤头髻,插紫金钗,穿丝纱衣袍,是一个细眉细目粉雕也似的美人。她的身份和地上的女孩一样都是凤凰寨的随军妓女,只不过她已经三十六岁,那女孩只有十八岁,为了加以区别,大家都叫她老妓女,管那女孩叫小妓女。

    小妓女看到别人全都目不转睛盯着她,心中大不忿,骂道:“看看看,看什么看,没看过你娘挨打么,去去去,该干么干么去…………”

    “美女,请注意你的言行。”红线那容他这么嚣张,边说边把手中的嚼子在空中舞来弄去。

    这招还真管用,小妓女立马不作声了。

    此时,红线发觉躺在地上的女孩有一种惊人的美,美艳的娇靥冷若冰霜,紧抿着的鲜红小嘴形成了一条倔强的曲线,洁白细腻的身体被粗糙的绳索紧紧地约束着,越发显得凹凸有致……

    正当红线看得出神的时候,听到那个疤脸汉子,在大声说:“大家请静一下,下面请薛夫人作重要讲话,大家鼓掌欢迎。”四周随即传来稀稀落落的掌声。

    听到被叫做“薛夫人”,红线嫣靥一红,立即嗔声道:“你有没有搞错,人家还是姑娘麽……”

    随即,稳了稳心神,请了清嗓子,开始说道:“亲爱的战士和你们的夫人们,大家好!首先我很荣幸能站在这里代表薛公对参加军训的各位表示欢迎,对各位家属的大力配合表示感谢…………”

    红线正讲得起劲,周围已经啷啷开了,“怎么还不打呀?”

   “我的猪还没喂呢,时间长了我可没空。”

   “我比你还急,灶头上还炖着老母鸡呢!”

    ………………

    红线看大家有些不耐烦,只好又提高了嗓门,“…………军训,就是我们要迎接的第一个挑战,是一个对自己的体质、意志、及团队精神的挑战。“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我们就像温室里的花朵,可是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呢?因此,我们在面对军训的挑战时,要努力地战胜困难,超越自我。可是有些人却吃不了这种苦,视军令如儿戏。竟敢在军训期间睡觉,究其思想根源,一是自由散漫成性…………”

   “嘘…………”讲到这里周围已经是嘘声一片。

    红线觉得很没有面子,艳丽如花小脸蛋,急得一阵红一阵白。

    这时躺在地上的小妓女替她解了围,“不就是要打我么,啦那么多大道理干麽,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老娘悉听尊便。”

  说完她甩了甩头发,挺了挺胸部,脸上带着一幅冷傲的神情。

    “嗯………… 既然你要求这么迫切,那我这就满足你。”红线向小妓女作了个鬼脸。

    小妓女脸上还是冷若冰霜,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红线感到无趣,把头转向那群佣兵说:“你们谁来行刑?有愿意的请跨步出列。”

    周围的雇佣兵一听这个,顿时来了精神。去鞭打一个躺在地上蠕动的美女,是一件何等快意的事!纷纷抬起了腿向前跨去……

    可是他们跨在半空的腿,却忽然凝滞不动了,又慢慢收了回来。

    往上面看,原来他们的耳朵都被紧紧捏在了他们那苗女老婆的手里。

    “小子,想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你老娘的脸,没门!”一个身材粗壮,满脸横肉的女人说出了她们的共同的心声。

    真没出息!红线心中暗骂。“那只有本小姐亲自动手了。”于是红线拿出了一束竹篦条,准备动手。

    有必要说明一下这种竹篦条的制作方法,要选取一段晚间生长的嫩竹,然后破成一束竹条浸到水塘里浸泡一天,然后在树荫下晾一天,然后再从中选取三四根,捆成一束,这样经过处理的竹篦条,质地柔软坚韧,所以抽起人来特别疼。

    她拿着这束竹篦条走过去时,那个女孩自动地翻滚过来,露出了身体背面的绿泥。因为她总在挨揍,所以有些习惯成自然的举动。

    此时红线却改变了主意,因为她看到了站在一旁窃喜的老妓女。

   “哎…………这不是院长么?”红线调侃道。

   凤凰寨自从有两个妓女以后,薛嵩觉得有必要成立一个机构,美其名曰“淑女院”,老妓女自然成了院长,小妓女自然成了副院长兼院士。不过她们似乎不大爱听被这样称呼,特别是小妓女,当有人叫她副院长时,每每作呲牙咧嘴欲食人状。

   此时老妓女却不恼不怒,腆着脸说:“不敢不敢,小姐有什么吩咐?”态度非常之好。

   “你身为院长负有训导之责,自应教训于她。现在我令你打她的屁屁,你意下如何?”

   老妓女心中叫苦,本来自己是来看戏的,现在却稀里糊涂成了唱戏的了,自然不肯。说:“在下弱质女流,手无缚鸡之力,恐有负所托,请小姐另请高明。”

    红线说:“我又没叫你缚鸡?只不过叫你打人,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了。”

   “小姐就不要勉为其难了!”老妓女态度依然坚决。

   “院长就不要推辞了。”红线说完这句,不等老妓女说话,把竹篦条硬塞到她的手里。同时凑近她的耳朵悄悄地说:“你不是很恨这个小婊子么,此时不教训教训她,何时教训她?”

    老妓女还要推辞,四周的人不干了。纷纷起哄,“老婊子,别假惺惺的了,打吧……”

    眼看推辞不掉,她只有走到小妓女身边,俯下身子低头对她说:“好妹妹,不是我想打你,是她们让我打你的呀。”

    小妓女正在酝酿情绪准备挨揍,哪有工夫听她废话。转过头来“呸……”一口涎水,正中老妓女那张如花似玉的脸。

    四周顿时传来山呼海啸般的哄笑。

    老妓女一边抹着脸上的涎水,一边说:“小婊子,这都是你自找的……”

    说完,老妓女就动手揍她,一连抽了十几下,打得非常之疼。

    那女孩抽搐着从地上扬起头来,向红线说道:“红线!亏你想得出来,让这个老婊子整我,真狠哪你。”

    红线正专心致志的研究着手中的皮嚼子,小妓女的话仿佛一点也没听见。

    接着又连续打了二十多下…………那个老妓女当然还想多打几下,但是她用力过猛,手上抽了筋,只好停下来歇歇气。

    而那个小妓女则伏在地下,嘴里啃着青苔。

    这时四周的人不干了,正看到兴头上,远还未到高潮,却嘎然而止,谁也不愿意。嚷嚷着说:“打呀,快打呀,怎么不打了!”

    老妓女环视四周,一脸的不好意思,说:“我已经尽力了,手都抽筋了…………”

    红线眼珠一转,朝疤脸汉子使了个眼色,疤脸会意,走上前去揪住老妓女的耳朵,把她按在地下说:“好了。你也该歇歇了。”

    老妓女顿时花容失色,“这是何意,这是何意?”

    红线笑着说:“你身为院长对属下训导不严,该当何罪?”

    “应负连带责任。”众人异口同声地说。

    于是老妓女被褪掉衣裙,露出了雪白的臀部和脊背。

    与此同时众人把那个小妓女从地上放了起来,解开了她的手臂,把竹篦条放到她手里,说:“好了,现在轮到你了。”

    她接过竹篦条,呆愣愣地看到那些人在老妓女身上忙活着,不一会工夫,老妓女的双手就被绳子紧紧地束缚在后腰稍上,娉婷如柳的蛮腰也缚着几根绳索,把她的双手很牢固地捆住,手腕在身后平行交叉缠绑,两根绳子很酷地将她双手高吊着,那一头赫然与搭脖子的绳圈穿扯一处,而搭脖子的绳子从前边两腋下又绕到反缚身后的手臂并与手腕上的绳索缠了好几道,双手在背后只能保持那种折叠成梯形的模样,实在是绑得甚为紧密,只有纤细柔嫩的十只青葱般玉指尚不停地忽张忽拳…………

    那些人忙活完这些以后,催促道:“快开始吧。”

    小妓女问:“快开始干什么?”

    那些人说:“快开始打她。”

    小妓女问:“我为什么要打她?”

    那些人解释道:“她先打了你嘛。”

    于是小妓女欢呼了一声,把那束竹篦条舞得呼呼作响,并且说道:“太好了!现在就能打了

吗?”

    那个老妓女被捆倒在地下,听见这种声音,连脊梁带屁股一阵阵地发凉──这是因为她

不知道这女孩要打哪里。她在恐惧之中一口咬住了一根裸露在地面上的树根。

    但是那个女孩子并没有打下来,她停下手来问道:“我能打她几下?”

    红线说:“她打你几下,你就打她几下。”

    那女孩就说:“红线,你把我的脚解开了吧。捆着腿使不上劲啊。”

    这些话使老妓女一下感到了心脏的重压:这是因为,她可没有习惯挨打呀…………

    众所周知,在凤凰寨里,小妓女是经常挨揍的对象,原因是此地是一所军营,驻了一些雇佣兵。为此应该经常惩办一些人,来建立节度使的权威。比方说,薛嵩在红土山坡上扎寨,虽然开了一小片荒,但还是难以保障大家的口粮。好在大唐朝实行盐铁专卖,这样他就有了一些办法。每个月初,他都要开箱取出官印,写一纸公文,然后打发一个军吏、一个士兵,到山下的盐铁专卖点领军用盐,然后再用盐来和苗人换粮食。等到这两个人回来,薛嵩马上就击鼓升帐,亲自给食盐过磅,检查他们带回来的收据,然后就会发现军吏贪污。等到查实了军吏贪污有据,薛嵩感到很兴奋,因为他总算有了机会去处置一个人。他跳了起来,大叫道:来人啊!给我把这贪污犯推出去,斩首示众!然后帐上帐下的士兵就哄堂大笑起来。薛嵩面红耳赤地说:你们笑什么?难道贪污犯不该杀头吗?那些人还接着笑。那个军吏本人说:节度使大人,我来告诉你吧。军吏不贪污,还叫作军吏吗。那些士兵随声附和道:是啊,是啊。薛嵩没有办法,只好说:不杀头,打五十军棍吧。那个军吏问:打谁?薛嵩答道:打你。军吏斩钉截铁地说:放屁!说完自顾自地走开了。薛嵩只好不打那个军吏,转过头去要打那个同去的士兵。那个兵也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放屁!说完也转身走了。这使薛嵩很是痛苦,他只好问手下的士兵:现在打谁?那些兵一齐指向小妓女的房子,说道:打她!于是小妓女就被拖出去,扔在寨心的地下,小妓女从嘴里吐出个野李子的核来,问道:打几下?别人说,要打她五十军棍。她就高叫了起来:太多了!士兵们安慰她道:没关系,反正不真打;说完就把她拖翻在满是青苔的地面上,用藤棍打起来了。

   由于经常被打,小妓女对受鞭责也养成了这样一种态度:既然需要打我的脊梁,那就打吧。她时常想象,自己被绑在一棵长满了青苔的树上,那棵树又冷又滑,因为天气太热,却不讨厌。有些人打起来并不疼,只是麻酥酥的,很煽情。这时她把背伸向那鞭打者。有些人打起火辣辣地疼,此时她抱紧这棵清凉的树……她喜欢这种区别。假如没有区别,生活也就没意思。虽然如此,被打时她还是要哭。这主要是因为她觉得,被打时不哭,是不对的…………

   …………当呼啸的竹篦条落下时,那个女人全身一颤,她紧紧咬住那根树根,淑女的矜持使她不愿卑躬屈节,不愿哀求怜悯,咬紧牙关一声不吭。竹条不断地扬起又落下,一次次地抽在老妓女的身体上,她拼命挣扎,觉得那竹条像游动的火焰不断地将自己的皮肤烧灼,由于她的屁股为了躲开竹条拼命扭动,从而变得加倍诱人,更加吸引了小妓女的注意,鞭鞭正中目标,不一会,原本雪白滑嫩的臀部已经变得鞭痕累累。

   她猛烈挣扎着,想避开竹篦条的咬噬,以致身体几乎完全转了过来,于是竹篦条便抽在了她那雪白高挺的乳房上。“啊!”那个女人猛地一扬头,发出了第一声惨叫,随即,一声声惨叫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泛滥开来,惨叫声逐渐变得高亢,简直是在哀嚎,忽而又低沉下来,变成凄惨的呻吟…………

   红线觉得差不多了,便问计数官,“还有几下,快行了吧?”

  “…………还有,大概……可能二十下左右吧。”这老兄早已看呆了,早把这项工作忘到爪哇国去了。

   这也难怪,这是因为小妓女的身体虽然很年青,充满了朝气,但由于经常暴露在外接受鞭挞,别人看了还能心平气和。而这个身体珠圆玉润、性感丰腴,呈现出成熟之美,而且总被层层绫罗绸缎隐藏起来,如今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很能勾起人的邪念。

   此时,老妓女已几近昏厥,她用最后一点力气,轻声道:“红线,饶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那正是红线一心想从她嘴里逼出来的话。

   于是红线对小妓女说:“好了,就到这里,就到这里吧。”

   小妓女意犹未尽地丢下手中的竹篦条,揉着酸胀的手,说:“打人的感觉就和挨打不一样呀。”

   这家伙,一没有绳索的约束,便变得张狂起来,“老娘今天没吃亏,给那老婊子吃了一回竹笋炒肉,值!”

   红线调侃道:“美女,可不要伤疤没好就忘了疼呀,要不再把你捆上,还让她给你一回。”

   小妓女一挺胸脯,两只紧绷绷的乳峰高高地耸立起来,说“嘿嘿,老娘不怕,你瞧她那熊样,还能爬得起来么…………”

   再看那个丰腴的身体,此时正在地上娇喘吁吁、瑟瑟发抖…………

   红线感到极大的满足,于是她郑重地宣布:“军训活动到此结束,请大家自行休息。”

   于是大家便自行散去,小妓女正要离开,忽然听红线在背后叫她,于是转过头来。

   红线走过去,揽住她的脖子,伏在她耳边悄悄说:“今晚等着我。”

   “小贱人,薛嵩不在你就打我的主意…………看你再敢欺负我…………”小妓女暧昧地看着红线,嘴角洋溢着笑意,一边说着一边暗地伸手在红线的大腿里子上狠狠地掐了一把,随即敏捷地逃开了。

   这里有必要说明,晚唐时期,大众性观念比较开放。对两个女性之间的情愫,并不认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大户人家的小姐和丫环、寺院道观里的女尼和女道士、妓院里的妓女之间…………

经常在寂寞的时候做一点同性之间的小游戏,这都习以为常。特别是在苗疆的荒蛮之地,未成年的少女,为防豺狼虎豹、猛兽毒蛇的侵袭都要结伴共眠,更为同性间的友谊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正当红线沉浸在痛苦的甜蜜之中时,忽然发现地上有一双眼睛正阴恻恻地向这里窥视,这使她十分不快。

   她马上堆起笑脸走过去,对这双眼睛的主人说:“怎么样,好点了吧。”

   “承蒙小姐关心,现在好多了。”

    红线伸出手去,把她扶起来。这样老妓女就跪在湿滑的青苔上,雪白的脚掌在身后并紧,上身挺得笔直──这是因为如果躬着身子,背上的伤口就会更疼。她的前胸和后背上一条红、一条绿。红就无须解释,绿是因为刚才小妓女揍她时,身上滚上的青苔和落叶。

    “来,我帮你…………”红线伸出手指把她那白腻腻的胸脯上的青苔和落叶轻轻拂去。发觉这对乳房与小妓女的有很大不同,小妓女的乳房挺耸似笋,饱涨坚硬,宜于抓在手中把玩,而她的双乳浑圆如球,富有弹性,更适合抚摸揉搓…………

    “…………谢谢小姐美意,你只要把我的绑绳解开就行了。”

    这时红线才想起来,她还在绳索的紧密约束之中,于是给她解开了绳子。

    老妓女揉着发麻的手腕说:“谢谢。”

    红线说:“我有金疮药,想治伤的时候找我。”

    老妓女说:“这点伤不碍事,我自己能处理。”边说边穿上自己的衣裙,把那个精致的身体又严密的包裹起来。

    红线说:“其实我打你是为你好呀,可以理解么?”

    老妓女异常温柔地说:“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红线忽然想起要捉弄一下她,于是对她说:“没有金疮药的时候你可以用食盐,可以消毒的喽,这么美的屁股可不能留下伤疤啊。”

    老妓女笑的灿烂如花,说道:“是么,我倒要试试看,效果好的话,我可要好好谢谢你呀。”

    说着,便柳腰款摆,莲步轻移慢慢离开了。

    望着她缓缓离去的背影,红线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那寒意就隐藏在那如花笑靥后面…………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37.html

分享 ()
赞 (2)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