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绿色的爱3

王小波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十一年了,在他渐渐被人们遗忘的时候,根据他的作品《青铜时代》改写这篇小文,以寄托对王先生永远的怀念…………

  绿色的爱  (根据王小波先生作品改编)            热望觉醒

  

                                       (三)             

    正当小妓女趴在床上浮想联翩的时候,红线已悄悄地走到了她的身边,故意大声说:“嗨……美女,想我了吧。”

   “唉哟……你可吓死我了!” 小妓女被吓了一跳,娇嗔道:“没想到你这个小贱人这么坏,一肚子花花肠子。”

    红线笑着说:“这还不是跟着你学的呗,谁让你是我老师呢。”

   “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师,今天下午没把我折腾死。”小妓女噘着小嘴说到。

    红线耸耸肩,一连无辜的说:“这不怪我,都怪那个老婊子下手太重,不过我也想办法叫你报仇了,你还不高兴么。”

   “哼!不是你搞鬼,老婊子能打我。”小妓女显然不买她的帐。

   “那个,那个…………有营规在,我也没办法呀。”红线边说着,边揽住了小妓女的肩。

   “唉呀…………你弄疼人家了耶。”小妓女娇声嗔怪。

   “哼,我不但要弄疼你,还要把你捆起来呢。”红线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捆半指粗细的麻绳,一脸坏笑地看着小妓女。

    小妓女微微一皱眉,嘟起小嘴抱怨道:“真不公平,怎么今天还要绑我?”

   “这还用问?因为你喜欢受虐呗。”红线一边说着,一边把她的雪藕般的双臂扭到身后就要开始捆绑。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g1700

   “放屁!你才喜欢受虐呢!”小妓女羞红了脸,啐骂道。

   “哟哟哟,还害臊了,你要是不喜欢受虐,怎么今天下午一看到我拿出绳子,你就软得跟面条似的?”红线一面说着,一面紧紧抓住她不停扭动的身体,把绳子有条不紊的缠绕上去。

   “呸呸呸!谁像面条了?!你不由分说,拧胳膊就捆……哎哟!”

   “呵呵,睁眼说瞎话,今天下午可是你自己脱的衣服,自己把手背到后头的,那模样真骚…………”红线一边揶揄她,一边把绳子猛地收紧。

   “唉哟…………你都快把我绑得背过气去了。”

   “这不能怪我呀…………那还不是因为捆得越紧你越浪吗?”红线说着打完了最后一个结。

    然后,红线把她从床上扶起,仔细打量起来。只见小妓女一张小脸儿含羞带嗔,秀发披散,反剪着的双臂上,几道麻绳深深地勒进雪白的肌肤,两只小手被高高吊绑在背心,一道麻绳紧勒过肩窝,直穿入两丛乌黑的腋毛,双乳被衬得越发挺耸,随着喘息把薄薄的丝纱亵衣顶得高高的,就连两只乳头的形状也依稀可见。

   “哇噻…………真是帅呆了耶,酷毙了耶!”红线边说着,边从身后搂住被绑得结结实实的小妓女,双手不老实地隔着薄薄的亵衣玩弄着她的胸脯,小妓女扭动着被绑得像粽子一样的上身,半推半就地对付着她的攻击。

   “真讨厌哪…………绑着人家…………弄得人家…………很辛苦哦。”小妓女娇喘吁吁地说。

    红线狡黠的笑了笑说:“美女,你怎么会忘了呢,女人的手脚天生就是用来干活的,用不着的时候就要捆上,像工具不用就要放入仓库那样自然,所以捆着才是最好的休息。这是你亲口说的话,不可能不记得了吧?!”

    小妓女真想抽自己个大嘴巴,本来是对付红线的招儿,如今都被红线用到自个儿身上了。

    这时,红线歪着头看着她,笑眯眯的说:“美女,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吧…………”

   “呸…………谁后悔了,想当初你也不是被老娘玩得很惨。”小妓女嘴上还在逞强。

   “对呀,我这点本事还不是都跟你学的,所以你要怨只能怨自己吧。不过现在你要搞清楚,究竟是谁在玩谁呀!”说完,霸道地将头伸到小妓女面前,叼住她的嘴唇亲起嘴儿来,好半天才撒开,这个举动让小妓女几乎瘫软下来,直到亲吻结束才算是恢复了些力气,这点力气让她在红线试图脱下她的亵衣时重新开始象征性的反抗。

   “听话!不然我要打屁股了!”红线威胁道。

   “讨厌!怎么又要打?”小妓女的脸更红了。

   “我还没说一定要打你就自个儿贴上来了,看来真是等不及了。”红线说着不由分说,把小妓女面朝下摁倒在自己大腿上,麻利地褪下下裳,露出两瓣粉嫩嫩,白生生的屁股来。因为小妓女才用过刑,臀部的伤口还未恢复,所以红线并没有使劲,只是挥手轻拍,小妓女感到麻酥酥的,很是煽情…………

   红线见她玉面含春,粉颈低垂,一言不发,有心戏弄她一番说:“你就别装了…………啪!啪…………别人不知道…………啪!啪…………我还能不清楚你心里想要什么?………啪!啪…………你这两瓣嫩屁股,天生就是给人揍的…………啪!啪!啪!” 

   小妓女终于忍不住呻吟起来,这闸门一打开,就收不住了,声强级逐渐从类似于猫叫上升到类似于母鸡下蛋后的鸣叫级别不说,连内容也越来越撩人。

   红线春心大动,把小妓女放到床上,盯着她的眼睛说:“美女,让我们再温习一下周公之礼吧…………”

   “我……不要……”小妓女话音未落,却不防被红线低头一口叼住胸口娇嫩的乳蒂,婴儿吃奶般吮吸起来,顿时浑身酥软下去…………

    …………一番云雨之后,两个朋友并排躺在床上,红线抽着随手采来、在枕头下风干的大麻烟,与小妓女开始了一番神侃。

    她们谈起了薛嵩,小妓女说道:“薛嵩嘛,好处就是他个子够高,肩膀够宽,浓眉大眼的,走起路来够威风,他的胡子么…………长长的,每次在身上拂过的时候舒服极了…………”这句话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她已经和薛嵩有过多次的肌肤之亲。讲到这里,她特意改变语气,并且一面说,一面偷看红线的脸色。时至今日,红线还没和薛嵩做过爱,这使小妓女感到特别得意。

    但红线对此无动于衷,说起了第一次见到薛嵩的情景:“…………五年前一队唐军到山前下寨,我那时还是个毛丫头哩,领一帮孩子去看热闹。我们躲在树林里,就看见他独自在溪中洗浴。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男人:身长九尺,长发美髯,肩阔腰细,目似朗星。胸前一溜金色的软毛直生到脐窝,特别是他那两条腿,哇!又长又直。我当时想,谁长这么两条腿,穿裤子就是造孽!于是我对那帮丫头说:我现在还小,再过几年,要不把这鸟汉子勾到手,我就不是人!…………”

    红线吸了一口烟,接着说:“…………于是呀,我就鼓动我的姐妹,主动接近那些唐军,做他们的老婆。

然后呢,让她们对她们的老公说我有多么多么的美,有多么多么的活泼,自然这些消息会传到薛嵩耳朵里去,引起他对我的注意之后,我就会通过我的姐妹,不断传出我的消息,但每一次传出的消息都是适可而止,绝不多说,就差那么一点点,让他永远找不到满足的感觉,那种感受就像病毒一样不断升级,留下一堆的不确定。…………同时我也时刻关注他的动向。

后来,听到他要进山抢老婆。我就通过我的姐妹,探知他经常出没的地方,我带一条毛毛虫,在那里等他。你可别小看这条毛毛虫呀,它可是我的秘密武器哟。当他经过的时候,我趁他不备时,把毛毛虫放在地上,惊叫一声,迅速扑到他怀里,全身发抖地说,我好怕!吓死我啦!把他紧紧抱住。然后侧低下头,让他注意到我丝般光滑、柔顺的秀发,闻到那上面刚刚用麝香熏过的淡淡香味。我感觉抱够了之后,深情地看了他一眼,恋恋不舍地松开手,忽然愤怒地回过头向毛毛虫走去,抬起脚,不停地踩它。我特别注意,踩时把侧面展现给他,使他可以清楚地看到我那婀娜多姿的优美曲线。

估计他被我优美的曲线和颀长的双腿以及纤细的脚踝吸引住了的时候,我轻轻地蹲下,拿一根小树枝不停地拨弄毛毛虫。借此展露我匀称、优美的手臂和涂着丹蔻的纤纤美手。然后我趁他不备,将毛毛虫用树枝挑起来扔向他,转身就跑…………” 

   “哦…………原来是这样他把你抢来的。”小妓女恍然大悟。

   “哼…………我怎么能那么便宜他 !我非常注意跑步的速度和姿态,决不会像我们苗寨的野丫头那样那样撒开丫子就跑。而是像展翅欲飞的天鹅那样稳重、从容,把我婀娜多姿的身材和美丽和袅娜的姿态展现出来。并且边笑边跑回头看他,以便掌握好距离,不能太近,太近了就要被他捉住,也不能太远,太远了他就追不上了…………我采用的是变速跑的方法,先慢慢跑,让他逐渐靠近,眼看要捉住我了,我再哇得大叫一声跑远,看到距离足够大了,再装作累得跑不动的样子,鼓励他来追,等他追得足够近了,再大叫一声跑开,如此反复,直到他累得像狗熊一样大口喘着粗气停了下来,这时我就不会一个劲傻跑了,而是选择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装作累得不行了的样子,顺势倒下,采取半侧半卧姿势,把自己的把自己玲珑身材和凹凸曲线展示给他。胸脯一边起伏,眼睛一边眨也不眨地看着他,这时我故意娇喘咻咻的,以便让他注意到我潮湿、润泽、像初绽玫瑰花瓣一样娇艳欲滴的双唇…………呵呵,他果然经不起诱惑,走过来要吻我,这时我感到我的心在“卜卜”乱跳,身子也好像要酥了…………但是,就在他的嘴唇即将贴上我的嘴唇的一瞬间,我还是果断的一滚,跳起来又跑开了,回头一看,他还在那里噘着嘴、闭着眼发呆呢…………”

   讲到这里,红线咯咯地笑了起来,如鲜花绽放,明媚动人。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醒过神来,于是就跪下来求我,别折磨我了,我的小心肝儿,嫁给我吧!这时,我就做出犹豫不定的样子,把头发在手指头上绞呀绞…………等了半天,没见动静,我就瞟了他一眼,这小子果然像贼一样精…………”

    说到这里,红线的一棵大麻烟已经抽完了,于是她又点上了一棵。小妓女早已迫不及待了,问“后来呢?后来怎样了?”

   “…………后来呀,他就扑上来一把抓住我的脖子,并且抽出一根竹篾条来,要捆我。我感觉到他很激动,还很害怕,这家伙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其实胆小如鼠。他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和鼻子,把我脸和脖子都憋红了。后来我就猛地一扭脸对他说:你再这样捂着,我就要闷死了。他还莫名其妙地说:我是强盗、是色狼,还管你的死活吗?然后他又一把捂住我的嘴和鼻子。我又挣开,说:这事你一点都不在行。捂嘴别捂鼻子──色狼也不是这种捂法!他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

后来他终于只捂嘴不捂我鼻子了,我才松了口气。但他用两只手抓着我,腾不出手来捆我,就这样僵持住了。过了一会儿,我受不了了,就挣出来,对他说:大热天的,你真讨厌!然后我把双手给他说:捆吧。于是他把我捆了起来。我当时心情也相当激动,就对他唠唠叨叨个没完,说道:你难道连条正经绳子都没有吗?这使他很惭愧,老老实实地说:我什么都学得会,就是学不会打绳子。我就笑他:你真笨蛋──还敢吹牛说自己是色狼呢。还对他说:下次上山来抢老婆,你不如带个麻袋,把我盛在里面。过了一会儿,我一想不对就补充说:当然,我也不希望你再有下一次。他说:我没有麻袋,只有蒲包,蒲包不结实,会把你掉出来。我感到快要晕了,就对他说:我的上帝啊,你算个什么男人…………”

   “你怎能这样骂他!”小妓女的不满脱口而出。

   红线看了看小妓女说:“我怎们不能这样骂他,他心甘情愿去抢我,就说明他愿意做我的男人呗,有那个男人不挨老婆骂的!怎么你心疼了?”

   小妓女对自己的唐突感到十分尴尬,说:“我…………怎么会心疼呢?只不过薛嵩贵为一营之主,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嘻嘻…………男人么,你给他面子,他却并不一定尊重你,不给他面子他反而看重你。”红线得意地说。

   小妓女问道:“那他从此看重你了么?”

   红线冲她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又开始谈起薛嵩为她制造的那辆囚车。“那当然了…………薛嵩为了表示他对我的爱,于是准备造一辆囚车…………虽然有很多工作等着他做,但他还是抛下一切,冒着阵雨,带着斧子到山上去伐木。其实他大可不必这么辛苦,如果用山梨一类的木料,寨子里也有。但他已经决定,这座囚车要用柚木来建造。他还说,不足三十岁的柚树只是些普通的木料,三十岁以上的柚木才是硬木,可以抛出光泽。高龄的柚木抛光之后,色泽与青铜相仿,但又不像青铜那么冷,只有这样的好木料才配得上我。

他到山上去,找最粗的柚树下手,斧子只会锛口,一点都砍不进去──这是因为树太老,木料太硬,应该用特殊的锯锯,但他又没有这种东西;细的柚树虽比较嫩,能够砍动,他又看不上眼。最后他终于伐倒了一棵适中的柚树,用水牛拖回家里,此时他已疲惫不堪,还打了满手的血泡。此后他把树放在院内的棚子里,等待木材干燥。

雨季到来时,天气潮湿,木头干得很慢,他就在那座棚子里生起了牛粪火,来驱赶潮气。与此同时,他开始画图,开始设计图样…………他设计的这座笼子相当宽敞,有六尺见方,五尺高,截面是四叶的花朵形;上下两面是厚重的木板,抛光,去角;中间用粗大的圆柱支撑。他还想到在笼子里装上一张凳子──更准确地说,是一块架在空中的木板;在木板上放了一块棕织的座垫。

他还给囚笼的框子设计了一种花饰,是由葡萄藤叶组成的…………他说这样一座笼子可以体现他的赤诚,也可以体现他的温柔。用笼子的厚重、坚固体现他的赤诚,用柚木的质地和光泽来体现他的温柔……而我坐在赤诚和温柔中间,双手和双脚各由一块木枷锁住,显得既孤独,又高傲…………”

    红线接着说:“…………整个雨季里,他都坐在那间新建的草房里,在柚树的旁边,烤着牛粪火画图,有好几个月就这样过去了…………为了与囚车配套,他还造了一副精巧的手枷,形状像一条鲤鱼,不仅有头、有身子、有尾,嘴上还有须。但是它身上有两个洞,这一点与鱼不同。我就对他说,好哇薛嵩,这种东西你也好意思做。

他的脸红了一下说,当我把它戴在手上时,就会想到他。他还想把我的脚也枷住,并且要把足枷做成圆形,像莲花的模样…………他有一双巧夺天工的手,用一把雕刻刀把一块木头雕成一只木枷,然后先用粗砂打、后用细砂抛光,又用河床里淘出的白膏泥精抛光,这时候那个木枷已被抛得很明亮。

最后一道工序是用他自己的手来抛光,说来也怪,经手心的摩娑,那枷就失去了明亮的光泽,变得乌溜溜的,发着一种黑光;但也因此变得更温和…………后来,他把放柚木的草棚改成了工作间。这是因为他不想让别人看见他在做什么。包括我在内,他说要送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他用竹片编了四面墙,把它悬挂在四根柱子上,棚子就变成了房子。他就在这个房子里来回奔走,到处忙碌。虽然忙,但他绝不想请帮手,他说只有这样才能表明他对我的爱是独一无二的,这是他一个人的世界…………”

   “那你就忍心,让他这么累么?”小妓女问。

   “当然不会了。”红线说:“…………直到有一天我闯入了他的世界,结果发现那座笼子比我预料的还要宏大,他正在做着最后的抛光工作。我看到在笼子后面的墙上面挂着好几具木枷,还有数不清的棍棒。于是我大声说道:好哇!你居然这样的算计我!他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不安。此时还有两根笼柱没有装上,我就从空档中钻进笼子里,去感受里面状似残酷,实则温柔的陈设。我对他说道:这里面不坏呀。好吧,你就把我关起来吧。…………后来我就帮她干活,直到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会被套上这些枷锁,关进囚笼,成为永远的囚徒和家庭主妇,终身和那些柚木为伍,就再也出不来了。

在此之前,我要做的是监督他把周到、细致、温柔和严酷都做到极致,在此之后,我就要享受这些周到、细致、温柔和严酷…………只有他可以进那辆车,带去周到、细致、温柔和残酷的性爱。这才是这辆车的主题。因为他是如此慎密、苦心孤诣,我才会住进这辆车的…………”

   说到这里红线已变得俏面绯红,眼波无限温柔…………

   小妓女难以忍受这个骚样,想要给她泼点凉水,就说:“恐怕那车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红线吐了一个烟圈,很潇洒地说道:“放心吧,不好我就不进去。”

   “那他现在去哪里了呢?”小妓女问。

   “为了寻找一块上好的柚木,他要去丛林之中的高山之巅去采伐,来回要走上三天三宿,我劝他,太苦了,别去了。他说,为了你我愿受尽人世的苦…………”说这话时,她已经坐了起来,抽着另一支大麻烟。此时她眉梢眼尾都是笑意。

   然后她的眼睛静静地望着房顶发了一会呆,然后幽幽地说:“遇上薛嵩,我已经死定了。”

   小妓女说:“我真不明白,死定了有什么好。”

   红线没有回答,手指一弹,把烟蒂弹到了门外;然后自己也走了出去;只是在出门时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这个你不懂。”

   于是那小妓女嫉妒得要发狂,因为自己没有死定。

   突然她大叫了起来:“嗨…………你快回来,你还没给我松绑呢!!!!”

   可是红线已经走远了…………

   她觉得莫名的悲哀涌上心头,在黑暗的夜色中,她喃喃自语:“大家都是玩玩,玩过就算了!”

   这时,她的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浑厚女声:“那就和我玩玩吧。”

   这个声音虽然很轻,但小妓女听来却好似在半空中响了个炸雷。

   这个女人的到来就好似一阵风,无从知晓她是什么时候进的门,更无从知晓她是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边。

   一只冰凉的手,触到了她的身体,顿时,感到全身一阵颤栗。

  “救…………呜呜”小妓女刚要叫喊,樱桃小嘴就被一团湿漉漉、酸溜溜、臭烘烘的东西给堵住了。凭她的经验分析,这是一团臭袜子,接着又是一团,又是一团…………她只好忍着口中涨满的感觉,从鼻子里长长的吸着空气,最后也不知道塞了多少团。“呜呜--”小妓女的两腮被口里的臭袜子塞的发涨,胃里翻江倒海,想吐又吐不出来,只能任由胃里翻出来的秽物在塞得满满的嘴里折腾,甚至再吞咽下去…………

    那双手抓起了她的长发,用麻绳从后面绕过来,缠过上臂,从乳房上边紧绕了好几圈,在乳房下又绕了好几圈,用另一条绳子穿过乳沟系在捆乳房上下的绳子上,使小妓女那洁白美好的乳房因为捆绑上提而傲然挺立,然后抓住了她的双腿,牵动着绳索在股间来回穿梭,从大腿根直到脚腕,没有给她多余的活动空间,不一会儿双腿已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绳子。 

   哪个浑厚的女声又再次在耳边响起:“宝贝,跟我走吧。”说完,她把她扛在肩上,走到了无边的黑暗中…………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39.html

分享 ()
赞 (0)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