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绿色的爱4

王小波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十一年了,在他渐渐被人们遗忘的时候,根据他的作品《青铜时代》改写这篇小文,以寄托对王先生永远的怀念…………

             绿色的爱  (根据王小波先生作品改编)

                热望觉醒

                                   (四)       

    凤凰寨就是一座由热带林薮组成的迷宫。一圈圈盘旋着林木、道路、荒草,天黑以后,这地方黑洞洞的,只有大路和较为空旷的地上可以看到一点星光,所以,这些地方就是灰蒙蒙的,有如夜色中的海滩。至于其它地方,好像都笼罩在层层黑雾里。这些黑雾可以是树林,也可以是竹林,还可能是没人的荒草,但在夜里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就在这团黑雾中的某处,小妓女被一个神秘的女人扛在肩上在黑暗中疾行。在微弱的星光下,只见这个女人,浑身上下只露一双明亮的眼睛,其他部位全部为黑色所淹没。

   小妓女拼尽全身的力量挣扎着,但似乎并没有阻碍那女人行进的速度,走动时地耸动使绳子深深勒进她那娇嫩的皮肉里,每耸一下,就觉的腰象要被人撅断,骨头都在嘎嘎响,疼的钻心,被七八条绳索上下束缚住的乳房则被那女人的肩膀顶得象要胀破一样,舌头、喉咙被臭袜子紧紧地压迫,使呕吐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但每一次都被臭袜子硬生生的吐了回去,口中难闻的味道,使她几欲昏厥。她放弃了没有任何用处的挣扎,眼泪不断的流下---这是怎么了?这是要去哪里?等待她的是什么呢?在无边的恐惧中,小妓女不知不觉昏迷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小妓女被丢进了一间木屋,面朝下趴着,被麻绳捆绑挤压得麻木难当的乳房碰触到地板的剧痛使她醒转过来。背后又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婊子,别来无恙啊。”

    小妓女心里一惊,回头一看,正看见老妓女那张狞笑着的脸。使她感到一阵恶心,心里骂着:妈的,怎么会落在她手里?真是讨厌死了!

    然后,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原来是老妓女的房子,屋子陈设很简单,墙边靠门的一面摆着一个小小的梳妆台,上面放着一盏铜灯,发出微弱的光。老妓女就坐在不远处的矮凳上,那个神秘女人就站在她旁边,一袭黑色的紧身衣严密地包裹在身上,把她那婀娜而高挑的身段、丰满而高挺的乳峰,纤细而柔韧的腰肢,浑圆而丰满的翘臀表现得淋漓尽致,黑纱蒙面,只露出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冷冷地望着她。更令她心惊的是,神秘女人手中还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在幽暗的灯光下显得各外扎眼。

    老妓女脱下鞋子,用脚尖轻点小妓女的肩头,使她仰面朝天翻转过来。将一只脚踏在她的胸前,另一只脚踏在她的小腹,感到脚下的躯体滑滑的、粘粘的,柔若无骨。然后用脚尖肆意拨弄着她的乳房,说:“小婊子,今天下午你打得不是很过瘾么,有本事再打打老娘呀,老娘身上皱得很,正等着你给我松松筋骨呢。”说完,大笑了起来,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小妓女十分害怕,被紧紧缚住的乳房象两只受惊的小兔,正在瑟瑟发抖,嘴里“呜呜”闷叫着,浑身上下一阵狂扭,像一条刚刚离开水的鱼。老妓女俯下身想靠近她,不料,那女孩像条刚钓出水面的鱼一样狂翻乱滚,一头撞在她鼻子上,撞得她觉得油盐酱醋一起从口鼻里往外淌──实际上,淌出来的是血。后来,老妓女又打算从脚的方向下手。这回她比较文静,仰卧在地板上,把脚往天上举,等老妓女走近了,猛一脚把她蹬了个四脚朝天。

     小妓女跪坐在地上正暗自得意,忽然觉得脖子上一凉,低头一看,一把明晃晃的钢刀已架在了自己的粉颈之上。那个神秘的女人,一双宝石般的黑瞳中透出一股逼人的杀气。

    老妓女擦了擦鼻血对她说到:“先别杀她,我留着她还有用。”说完,掏出了一条绳索,拴在了小妓女的脖子上,用力一拉,直勒的小妓女脸色由白变红,头上青筋暴跳。“这个小婊子我来对付,你去继续办你的事吧。”

  那个神秘女人应了一声,像一阵风一样飘了出去。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v1700

    老妓女松了松手中的绳子,对小妓女说:“小婊子,放明白点,再胡闹下去可是对你很不利的呀。”小妓女此时已经被她勒得快背过气去了,只能勉强地点了点头。

  老妓女把绳子在小妓女面前晃了晃,说:“这样就不怕你耍什么花样了。”

  老妓女一边说着,一边用纤长的手指捏起她那吹弹得破脸蛋,欣赏起她那痛苦的表情来:只见她那长长的秀发纷乱地粘在满是汗水的脸上,两只美丽的眼睛眼睛里噙着泪水在幽暗的灯光下显得更加明亮,眼神中充满着痛苦和无助。

      樱桃小嘴被一团臭袜子塞得满满的,以至于两个香腮嘟嘟囔囔鼓了出来,透过臭袜子团,依稀还能露出几颗洁白的贝齿。她的鼻子纤细而坚挺,由于嘴口失去自由,呼吸就全得靠鼻子了 - 小巧的鼻翼不停地翕张抽动,喷出娇柔但粗重的鼻息,身子也拼命扭动着,可是结结实实的捆绑只能容许她有限的摆动,倒是那对捆绑突出的乳房因这徒劳地挣扎不停地上下颤动。

    突然,老妓女伸手捉住了她的挺耸的双乳,感到很紧凑很致密,而且粘糊糊的很粘手…………“咿--呜呜!”小妓女被塞得满满的红唇中发出无可奈何的声音。老妓女并没有停止她的工作,纤长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乳尖。

       “呜,呜…”她对老妓女摇着头,从堵塞的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脸憋涨得通红,流露出一种混含着乞求、厌恶、屈辱而又恐惧的神情。老妓女的手指在灵巧地旋转着,感到她的乳尖逐渐地挺翘起来…………小妓女本来对她十分厌恶,但是现在她正在紧张,不由自主就直楞楞地挺了起来,于是感到屈辱万分。

      老妓女一面肆意揉搓、拉扯、按压,反复玩弄,一面奚落道:“啧啧啧……小婊子,你真是个骚货呀……”小妓女真希望这屋里能有个地洞,让自己钻下去,她的泪水从明亮美丽的眼睛中渐渐地涌出,顺着面颊潸然而下。

  老妓女感到十分快意,于是准备掏出小妓女嘴里的臭袜子,以便进行下一步行动。“呜呜”,小妓女迫不及待地发出呜呜的叫声 - 嘴里塞得太满,面额、口腔、舌头被压迫撑开得已经麻木,由于塞得太紧一下子根本抽不出来。

      在昏暗灯光下,老妓女又把她抱在怀里,开始一点点地向外拽着。小妓女嘴里塞的还不止一条袜子,粗粗一看有红有黑,湿湿的一大团,把嘴撑大到了一个极限。老妓女把手指伸进她的嘴里往外拽,但臭袜子似乎缠在一起,一下子还拉不出来,她只能用手捏拍着女孩的腮帮,边挤边拉。终于,一条红色的臭袜子带着一股酸腐的臭味先从红唇中拉了出来,质料软软的,除了被她的口水浸得透湿,似乎还沾有胃里的呕吐物,难闻的味道把少女本该清甜的香唾气息完全掩盖。

      拉出了一样,嘴里略有了空间,女孩原本被紧紧压迫而无法转动的香舌也开始努力朝外顶。很快,又是一双臭袜子被掏了出来,袜子展开来很大,让人怀疑怎么可能团起来硬堵到女孩的嘴里,臭气熏天的臭袜子也不知多少天没洗,除了口水和更多的呕吐物,还带着一股酸腐的脚汗味,黑色的布面上好像还有颗颗粒粒的脚皮藓。

     老妓女皱了皱眉,心说:看不出她还真变态。最后拽出的一条已看不出是什么颜色,被用力地深深顶在喉咙处,因为在最里面,所以上面几乎满是胃里翻出来的秽物,湿漉漉得滑腻恶心。随着最后一条袜子的拽出,女孩的嘴里突然像黄河决堤一样,呕吐起来。由于是抱着小妓女,瘁不及防又避无可避,老妓女的玉腿上、粉臂上、甚至美乳上,一会儿便溅满了秽物,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这把老妓女弄得十分狼狈,有点气急败坏地说:“来,把这儿舔干净。”

   小妓女杏眼圆睁,眼里好像要喷出火来。说:“呸……老婊子,操你妈…………”还没说完,感到脖子上骤然收紧,勒的她上不来气。她还想撑据着不肯就范,被老妓女一把抓住头发,拽到了她的大腿上,说:“从这里开始。”小妓女仍闭着嘴,老妓女就用绳子勒她,直到她顺从的舔了起来,从大腿一直舔到脚踝,然后,老妓女又伸出了自己的脚,用另一只脚的脚尖挑起她的下巴,道:“还有我的脚!”小妓女眉头紧皱说:“老婊子,你真是欺人太甚!”老妓女手上又用力一拽,她不敢不从,只好用舌头舔了起来。老妓女脚上的污物和汗垢都随着唾液进了她的嘴里。

      如此把她的双脚都舔干净后,老妓女又指着自己的胸脯说:“还有这儿。”说完拉着绳子把小妓女牵了过来,把她的头按在了自己那对丰满、雪白的玉球之上,小妓女真想一口把她的奶头给咬下来,但对死亡的恐惧告诉她不能这么做,只好伸出粉嫩的舌头在老妓女的乳房上游走。“唔……”在舌头触到变硬的乳头的时候,老妓女轻轻呻吟了一声,觉得自己下面有些湿了,体内冲动得厉害。于是把小妓女的头死死的按到了自己的双腿之间。

  小妓女蛾眉紧蹙,心中暗骂,真淫贱!但慑于老妓女的淫威,不得不把两片红唇在那雪白的大腿内侧上下左右慢慢游移。

  老妓女用手紧紧抓住她的头发,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小妓女心中暗想,你不是要爽么,老娘就让你爽死!于是就象一只勤劳的蜜蜂,把嘴唇在那两片红色的花瓣边反复徘徊,轻轻吸吮着不断泌出的蜜液,感到老妓女的身体颤抖起来。 

  小妓女用柔滑的舌头轻触那两片闭合的花瓣。感到舌下的身体触电般猛地一颤,紧紧地贴了上来。她的舌头仿佛粘在了上面,不断舔拭着那两片垂露欲滴的花瓣。看到那两片美丽的花瓣慢慢绽放开来,宛若一朵喷香吐艳的兰花。

  滑滑的舌尖继续在花瓣上徘徊。“唔……”她的舌尖像在老妓女身上灌人了某种令人丧心夺魂的魔法,使她发出有如哭泣般的声音,腰间随着她富有节奏感的吮吸而扭动,放荡的娇吟不断自口中溢出。

    舌头继续工作着,老妓女不由自主摆动纤腰,两腿之间的熟潮不断涌出,全身弥漫着情欲的樱色,清楚地显现出她体内熊熊的渴望。但那恶魔似的舌头却不肯顺她的意。

    她不得不使用绳索,小妓女的脖子上骤然感到一紧。

    柔柔的舌头终于屈服,不断地在那个娇嫩的花蕊上撩拨……

    “啊……唔……”老妓女激烈地喘息起来,感觉某种东西在体内升起,不断地攀高……直到快乐的巅峰。

  …………当小妓女从老妓女高亢的呻吟声中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老妓女的面孔在一刹那间变得神采奕奕,焕发出青春的闪光。

  老妓女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说:“小婊子,舌头蛮滑的么。”

  小妓女感到羞辱万分,过了许久才问道:“为什么要抓我?”

  老妓女说道:“因为你不守妇道,是我们这行的败类。”

  小妓女沉吟道:“果然是为这个。但是你呢?勾结外人迫害同行姐妹,难道你不是败类?”这话很有力量,足以使老妓女瞠目结舌。但那老妓女已及时把耳朵堵上了。

  但小妓女还是不依不饶,她把反驳老妓女的话说了好几遍,还故意一字一字,鼓唇作势,想让她听不见也能看见。但老妓女只做没听见也没看见,心里却在想反驳的道理,终于想好了,就把手从耳朵上放下来,说道:“小婊子;你既是败类,就不是同行姐妹。我抓你也不是败类。”

  小妓女马上想到一句反驳的话:“不对,不对,我既不是同行姐妹,就和你不是一类,如何能算是败类。所以和你还是一类。”

    老妓女一听话头不对,马上就勒紧了小妓女脖子上的绳子,勒的她说不出话来。然后老妓女对她说:“乖,把嘴张开。”一边说着,一边又拿起了一条臭袜子,紧紧塞到小妓女口中,然后又是一条……又是一条…………但她的技术明显不如那个神秘女人,第三条只塞进了半截,剩下的那半截袜子在小妓女的下巴上拖着,像牛舌头一样。在塞的过程中,小妓女曾经想一口把她的手指头给咬下来,但最终没敢那样做。

  其实自从小妓女和老妓女一开始斗嘴,她就清楚自己注定是战败者。虽然可以占到一些口舌上的便宜,但无法改善自己的地位,因为绳子攥在人家的手里。塞好以后,老妓女耸耸肩对小妓女说:“对不起了,还得把你塞住,我要睡觉了,我可不想在睡觉的时候别人打搅我。”

  接着老妓女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对她的捆绑,把每一个绳结都重新系紧。又拿出一根绳子,拦腰将小妓女拴在床腿上,最后不忘把拴在小妓女脖子上绳索的另一头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这样小妓女的脖子就和她的手腕密不可分地连在了一起了。忙活完这些以后,老妓女对小妓女说:“小婊子,不要耍什么花样呀,我睡觉可是睁着一只眼睛的喔。”这让小妓女很是泄气,原本希望趁她睡着后再找机会脱身,现在子完全不可能了。

  老妓女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小妓女却难以入睡,心绪难宁…………

  她想到:自己本来是京城富户的千金小姐,父亲因得罪权贵,被凌迟处死,全家的男丁尽被处斩,妇人女子全数被官卖为奴为妓或发配边疆充作军妓。于是她便来到了凤凰寨,做了一名军妓。于是在凤凰寨里,就有了两个妓女,那个妓女比她先来,又比她年长,所以大家都叫她小妓女,把那个女人叫做老妓女…………

  ………… 但她却发现她们的待遇是很不相同的,老妓女的园子里,有碎石铺成的小路,有一座小小的圆形水池,里面栽着印度睡莲,所有的地面都铺上了砂子,以抑制杂草。在花园的一角还有一口深不可测的枯井,为了防止井壁坍塌,还用石块砌住了,枯井上铺了一块有洞的厚木板,厚木板四面是个薄板钉成的小亭子,这是一种卫生设备,老妓女在其中便溺之时,可以听到地下遥远的回声。除此之外还有薛嵩为她制作的种种精妙奇巧的器械。

     那老妓女得暇时,就收拾这座花园里的奇花异草。而她的后园里长满了野芭蕉、高过头顶的茅草、乱麻杆、旱芦苇等等,有时她兴之所至,就拿刀来砍一砍,砍得东一片、西一片,乱七八糟。她也没什么卫生设施,只能在后园乱草里屙野屎。对于这些待遇区别小妓女到不以为意。有时她还经常被薛嵩和她的手下找各种理由揍来揍去,对此,小妓女把它当作一种游戏来看待,而老妓女就从来没挨过打,她也不太放在心上…………

  …………虽然她这样宽容大度,还是发现她与老妓女的矛盾越来越不可调和。这是因为她和老妓女是截然不同的,老妓女所属的那一派是学院派,严谨、认真,有很多清规戒律,努力追求着真善美。老妓女从来不看着男人的眼睛说话,总是看着他们的脚说话;而且在他们面前总是四肢着地的爬。据她自己说,干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男人的生殖器官。

      当然,她也承认,有时免不了用手去拿。但她还说:用手拿和用眼看,就是贞节不贞节的区别。老妓女说,她有一位师姐,因为看到了那个东西,就上吊自杀了。上吊之前还把自己的眼睛挖掉了。另一件重要的事是决不要吃豆子,也不要喝凉水,以免在男人面前放屁。她还有一位师妹,在男人面前放了一次响屁,也上吊而死,上吊之前还用个木塞子把自己钉住。总而言之,老妓女有很多师姐妹,都已经上吊自杀了。她有很多经验教训,还有很多规矩,执行起来坚定不移…………

  …………而她属于自由派,主张自由奔放、回归自然,率性而行。因此,她和老妓女常有冲突,每次都是老妓女发起,却无法收场。举例来说,只要她们同时出现在两个不同的回廊上,那老妓女就会注视着地面,用宏亮的嗓音漫声吟哦道:阴毛该刮刮了,在男人面前,总要像个样子啊。自己马上反唇相讥道:请教大姐,为什么刮掉阴毛就像样子?她马上就无话可答。只是想:这小婊子竟敢反驳我!就此气得发抖,转身就回屋去了…………

   …………她又想起与老妓女的种种矛盾。举例来说,寨子里的风力搔痒机坏了,自己可以擦脚的浮石去擦背。这种不优雅的举动把老妓女几乎气到两眼翻白;而她自己也痒得要发疯,却找不到地方蹭。

         供水的管道坏了,自己会去提水,而那个老妓女则只会把水桶放在屋檐下面,然后默默祈祷,指望天上下雨,送下一些水来。至于送柴的索道损坏,对自己来说毫无影响。随便拣些枯枝败叶就是柴火。就是这样的事,老妓女也不会,她只会从园子里割下一棵新鲜蔬菜,拿到走廊上去,希望能把一头到处游荡的老水牛招来。把它招来不是目的,目的是希望它在门前屙屎。牛粪在干燥之后,是一种绝妙的燃料。很不幸的是,那些水牛中有良心的不多,往往吃了菜却不肯屙屎。当老妓女指着水牛屁股破口大骂时,自己就在走廊上笑得打滚──像这样幸灾乐祸,能不会招来杀身之祸么…………

  …………自己还喜欢把老妓女的丑事讲给男人们听,比如只要没有男人在场,老妓女就原形毕露。她赤身裸体,打响嗝、放响屁;用长长的指甲抓搔自己的身体来解痒,与此同时,侧着头,闭着眼,从下面的嘴角流出口水──也就是俗称哈喇子的那种东西。更难看的是她拿把剃头刀,岔开腿坐在走廊上,看似要剖腹自杀,其实在刮阴毛…………这样自然招致那老妓女最深的仇恨。其实她本心是善良的,也尊敬前辈,只是想和老太太开个玩笑。但现在看来,这个玩笑不开更好…………

  …………她还想到,今天下午鞭挞老妓女的情景,后悔自己下手不该那么重,有后悔,打完了不该再刺激她…………

  …………唉,我就是个挨打的命,打了打红线,让她好一顿戏弄,打了打老婊子,被她逮着了舔臭脚…………

  小妓女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理由被杀,越想越觉得害怕,恐惧到了极限就转化成对老妓女的深深恨意,想到以前自己为了化解门派分歧主动叫老妓女为大姐;在此之前她称对方为老婊子、老破鞋,还有一个称呼,用了个很粗俗的字眼,和逼迫的逼同音不同字。只可惜老妓女已经恨了她,还是要抓她。所以,在地下上小妓女暗暗后悔,觉得多叫了几声大姐,少叫了几次老逼,自己吃了很大的亏…………于是在心中就骂起老逼来…………这个老逼将会怎样对待我呢?那个神秘女人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她们下一步又要做什么呢?………………这样,小妓女就在满腹的心事中进入了梦乡…………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40.html

分享 ()
赞 (0)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