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拐卖5

  第二天天不亮,春花就把张静叫起来,把张静的衣服和靴子拿来,解开张静的捆绑,让张静穿好自己的衣服。张静说口渴,正中了春花的下怀。春花给张静喝了碗水,水里已经下了催眠的药。春花找了一件防寒服让张静穿上。香草拿来一团柔软的棉布对张静说:“张嘴!”“我保证听话,请你不要堵了,我求你了……”。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来,把嘴张开。”她已经拿着棉布举到她嘴边。张静几乎是带着哭腔地苦苦哀求着香草,无奈地微微张开嘴。香草捏住张静的下巴抬起,那棉布便往她的嘴里挤进去。

一点一点渐渐地将她的嘴塞得满满的,两腮都鼓了起来,她憋得粉脸通红。这个布团填住了张静嘴里的最后一点空隙,嘴也变得合不拢。香草用胶布封好了张静的嘴唇,张静不断地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哀叹声,春花从外面再戴上口罩。然后让张静把双手伸进防寒服的口袋,口袋是空的每个口袋里有一个布条做的套,从衣服后面连在一起。

张静的手一伸进去,春花就把布条收紧把张静的手捆在身体两侧。

春花说:“我想起来了。”让张静坐在炕边上,左手托起张静右脚踝,右手轻轻地拉开张静靴子上的拉链,把张静的靴子脱下来。“别让人看见她的靴子。

”然后把皮靴给张静穿上,不过这次把靴筒收在毛裤里,把裤子的裤腿从外面放下来。这样就看不出张静穿了长筒靴。然后春花用同样的方法把张静的右脚的靴子脱下来再穿上。

香草把张静的长发捋到脑后,用一条棕色的纱巾蒙住张静的脸,把纱巾的角系在张静的脑后,再把防寒服的帽子给张静戴上。纱巾很厚,颜色也很深。所以从外面只能隐约看见张静戴着的口罩。

“走吧!”春花说。春花姐妹夹着张静出了门。春花把门锁好。门外有一辆农用三轮车,春花的丈夫站在车上,帮着春花姐妹俩把张静扶上了车。

  三轮车一路颠簸到了公路边的长途车站。春花夫妻和香草把张静弄下了车,跟开三轮车的人到过谢之后,就在那里等车。“那人可*吗?”春花问。“没问题,他的老婆还是我给他买来的呢。”春花的丈夫答到。

  很快,长途汽车来了。车上的人不太多,老的和少的加起来也就五六个人,还有一个年纪较轻的女子。车门打开,春花的丈夫先上车,掏钱买票。然后春花和香草扶着张静上了车。

春花眼睛一扫看见车子的后面空着,扶着张静就坐了过去。春花夫妻俩坐在张静的两边,用手按住张静。香草坐在姐姐旁边。车上的人并没有注意到张静的模样。春花多少有点紧张,对张静耳语道:“好了,老实点,你可以先睡觉了,别捣乱!”张静此时根本就无能反抗,药物引起的困乏也让她消去了反抗的意念,她只想好好坐着休息休息。

车子在公路上行使着,春花心里在盘算着:还有多半天的路程呢,可千万别出啥事。张静也在想着心事:他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呢?路上会有人发现我的模样吗?

会有人救我吗?………张静坐在那里,根本无法动弹。不知不觉中,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知不觉中,张静被春花姐妹弄醒,姐妹俩把张静扶起来。原来是车子到站了。四个人下了车。说是车站,实际就是在乡村公路上的一个路边地方竖了块站牌,旁边有个水泥的凳子。春花姐妹和张静在水泥凳子上坐下来。春花和丈夫说了几句。她的丈夫就先走了。这时张静更加感到绝望和恐惧。这是一个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

她不敢想以后会怎么样。这时,春花把张静防寒服的帽子摘掉,解开纱巾的结,把纱巾掀了起来。这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v1700

冬天的下午阳光并不强烈,但是张静还是要慢慢睁开眼睛适应光线。春花搬起张静的腿把张静的裤子卷起来,脱掉张静脚上的靴子,又给张静穿上。这次春花把裤腿收在靴筒里。

公路上来往的车辆和行人不多,偶尔有农用车和拖拉机经过。坐在上面的人也只是看见路边的水泥凳子上坐着三个女人,其中一个留着长发,穿着靴子,并不在意。过了一会儿,春花的丈夫坐着拖拉机来了,三个人七手八脚地把张静弄了上去。拖拉机顺着乡间小路驶去。

  拖拉机把他们四个人拉到了一个农家小院。这时天已经黑下来了。他们下了拖拉机,春花敲了敲门。一个壮实的中年妇女出来开门。“哟,是大兄弟和春花妹子。香草也来了。来来来,快进来。”她很热情地把他们请进去。“又得麻烦你了,王嫂。”“哪儿的话。”中年妇女笑着说。姐妹俩把张静拽进了院子,关进一间屋子里,解开栓住张静双手的布条的套子,给张静脱掉防寒服,摘掉口罩,再用布条把张静的手绑起来,放倒在土炕上。春花把香草留在屋里,就跟王嫂出去了。

张静看着这间屋子,窗户也是上了铁条,出了门是堂屋而不是院子。

  过了一会儿,王嫂进来说:“水烧好了,给你洗澡。洗完澡就不能穿你的衣服了,就是怕你逃跑。反正等你到了婆家也得穿人家的衣服。”就和香草一起把张静扶起来,拽出了屋子,带到院子里另一间屋子。她们把张静带进去,春花也在屋里面,这里放了一大盆洗澡的热水。春花锁好门。“坐下!”春花指着一把椅子说。

张静坐在椅子上。春花蹲在张静面前。“以后你就不能穿靴子了。

慢点给你脱。”张静点了点头。春花抬起张静的右腿用左手托住张静的脚踝,右手慢慢拉开张静的靴子的拉链,两只手从握住张静的脚,慢慢把靴子脱下来。然后春花并不急着脱张静的袜子,而是脱掉张静左脚上的靴子。张静怕弄脏袜子,习惯性的把脚抬起来。春花把张静的右腿放在自己的腿上。卷起张静的裤脚,看见袜口和白色的秋裤。

“袜筒还挺长。”王嫂说道。春花左手握住张静小腿肚子,右手的手指从小腿的后面伸进袜口,勾住袜口轻轻往回拉,张静只能看着自己的袜子从秋裤上轻轻往下褪,褪过了秋裤的裤脚之后,棉袜蹭在光滑的脚踝和脚心上,张静感觉有点冷,还有点痒。她也希望春花慢一点脱她的袜子,好让自己再看一看自己的美脚穿在袜子里的样子,感觉一下穿着棉袜的舒适感觉。

以后就再也不能穿这双自己喜欢的袜子了。袜子脱过了脚后跟,张静白嫩的脚踝和脚跟露了出来,当张静的脚心大部分露出来,只剩无个脚趾还包在袜子里时,春花用右手握住张静的脚。“呜”春花的手很凉,张静叫了一声,脚抖了一下,但被春花抓住。春花左手拽住袜尖,依依不舍地把袜子脱了下来。

春花又抱过张静的左腿,卷起裤脚,把双手的手指从张静小腿的两侧伸进袜口,勾住袜口,慢慢往回拉。春花脱得很慢,只见张静的秋裤一点点露出来。

袜子褪过了秋裤的裤脚,张静白嫩的脚踝和脚心露了出来,袜子摩擦在脚上,让张静感觉有点痒。袜子脱过了脚后跟,张静白嫩的脚踝和脚跟露了出来,当张静的脚心露出来时,春花就这样从脚的两侧把袜子轻轻地从张静的脚上拽了下来。“站起来。”春花说道。张静光着脚站了起来。粗糙的地面硌疼了张静白嫩的双脚。

春花解开捆绑张静双手的布条。三个女人一起扒光了张静的衣服,又重新反捆住张静的双手。当自己最后一件内衣被王嫂从身上扒下来,赤身裸体对着这三个乡下女人时,张静觉得自己做人的尊严和衣服一起被这三个女人给剥掉了。春花用布条再捆住张静的脚。

“坐下。”春花说着把张静按在椅子上,又用绳子把张静绑在椅子背上。春花把张静的衣服扔在炕上。王嫂拿来一把剪刀,香草拿着镜子站在张静面前。王嫂把张静的长发捋到脑后,用剪刀剪张静的头发。张静拼命扭着头,却被春花揪住头发按住。“老实点,不然把你的耳朵剪下来。”春花威胁到。张静不动了。

王嫂开始“喀嚓喀嚓”地剪张静的头发。张静是个爱美的女人,非常喜欢留长发,而现在从镜子里看着自己喜欢的长发却被人剪掉。张静又心疼,又难过。“呜.....”张静哭了出来,眼泪流了下来。“叫你臭美。”春花说到。很快,张静美丽乌黑的长发被剪成了齐耳短发,露出了雪白的脖子。春花把绳子解开。

把她抬进澡盆,把她捆住手脚堵着嘴给她洗澡。女人们仔细地给她擦洗着身子,三双略显粗糙的手,在张静白嫩润滑的肌肤上不停地游走、滑搓、揉捏着。张静泡在热水里,终于感到放松。香草用手指小心地拈住张静嘴上胶布的一角,轻轻往外揭。然而,由于胶布的粘性很强,把张静痛的颤抖了起来,她拼命扭动身子,“呜呜”着想要反抗。

王嫂显得很老练:“没事的。香草,快去打块热毛巾来,敷一下就好了。”不一会,热毛巾盖在了张静的嘴和鼻子上,好象太烫了一点,张静摇着头想甩下来,但被王嫂用手按着。“唔………”张静感到自己要被窒息了,发出一声长长的闷哼。

张静不想就这样光着身子死在人贩子手里。她使劲摇头扭动身躯,绑着的玉足蹬着盆沿,把水都溅了出来。春花立即按住张静的双脚。王嫂把胶布弄湿、弄热,然后拿开,再捂上,这样直到可以撕下来。过了五六分钟,拿开毛巾,王嫂又开始揭胶布,胶布终于被慢慢揭开了,原先粘着胶布的地方都已经红了。张静以为自己可以说话了,没想到香草从春花的包里拿出了勒嘴的布条再一次把布条缠在她的嘴上。

  这三个女人按着各自的分工给张静洗澡。香草给张静洗头和脸,王嫂给张静洗身子,春花则给张静洗腿和脚。春花洗得很仔细,连张静的脚趾缝都洗得干干净净。

张静半躺着坐在澡盆里,一边让春花她们给自己洗着澡,一边听着这三个女人象评论牲口一样说着自己的身材和皮肤。春花解开捆住张静双脚的布条,和香草一起扶着张静站了起来。

王嫂则抱进来一条棉被和一双红色的塑料拖鞋。王嫂让张静从澡盆里出来穿上拖鞋。春花姐妹俩给张静擦干了身子,把棉被裹在张静的身上,下面露出一双修长洁白的小腿和脚。香草让张静上了炕,重新捆住张静的双脚然后给张静盖上被子。

王嫂又出了门。春花姐妹则爬上炕继续挑逗张静。香草骑在张静的身上捏摸着张静光滑的皮肤,春花则把手指插进张静的脚趾缝,用夹张静的脚趾。

春花黝黑的手指和张静白嫩的脚趾形成鲜明的对比。张静被弄得又疼又痒。

  过了一会儿,王嫂进来了。手里拿着一身浅蓝色的秋衣秋裤,手里纂着一双袜子。春花和香草解开了捆绑张静的布条,把秋衣秋裤给张静穿上,再重新捆住张静的手。秋衣的领口处和秋裤的膝盖处有几个小洞,露出张静雪白的皮肤。王嫂把手里卷成一团的袜子打开。张静觉得这双袜子比春花的那双还难看。

包括袜口、袜跟和袜尖的袜子的大部分都是黄色的,只是在从袜口处有很多平行的细小的白色条纹在袜筒向下延伸,侧面和后面的到袜跟处,正面的则延伸到脚面上的袜尖处,脚心部分也有这样的白色条纹从袜跟通到袜尖。

王嫂拿起那只带补丁的袜子,双手的拇指从袜口的两侧伸进去,把袜子套在张静右脚的脚掌上面,从张静脚掌的两侧把袜子往下拽,直到袜子在张静的脚掌上伸展开。春花没把张静的脚完全擦干,所以尽管袜子的号并不小,但王嫂给张静穿着仍有点费力。而实际上,真正感到难受和屈辱的是张静,这双自己讨厌的破袜子紧紧地被人包在自己的脚上,使自己感到脚不太舒服。

而自己别说反抗,想喊叫却听到了低沉的“呜呜”声,是完全被压制住的声音,自己连叫喊表示反对的权利也被剥夺了。

然后王嫂用左手抬起张静的小腿肚子,右手的拇指从张静的脚后跟处把袜子把勾住往上拉,把袜子转过脚后跟,包住脚踝处的秋裤的裤脚,然后双手从张静脚踝的两侧向上拉挺了袜筒和袜口。

王嫂把另一只袜子拿起来,双手的拇指从袜口的两侧伸进去,其余的手指配合着一点一点的把袜子收起来起来,然后把袜尖撑开,套在张静的左脚上,使脚趾部分对正,然后从张静左脚的两侧把袜子慢慢往下拉,一点点把脚掌包在袜子里,袜子转过了脚后跟,费力地上了脚踝,包在张静的秋裤外面,然后从脚踝的两侧向上拉挺了袜筒和袜口。穿好之后,三个女人拿起张静的衣服,评论着张静的衣服款式和颜色。王嫂看了一眼张静,对春花说:“反正她以后也用不着了。你就把她的衣服留下来自己穿吧。”

春花把张静的毛衣和裤子在自己身上比了比,说到:“是挺合适。那我就不客气了。”春花脱掉自己的衣裤鞋袜,爬上炕穿上张静的毛衣毛裤,又故意当着张静学着张静的样子穿上张静的袜子坐在张静旁边。张静只能无奈地看着自己的衣服穿在春花身上。她知道她们这是在羞辱她。春花把脚踩在张静的嘴和鼻子上。

“你也闻闻自己的袜子。”

“呜.....呜.......”张静扭着头,却被香草按住。

张静只能闻着袜子的味道。虽说袜子在靴子里捂了一天,微微有些汗酸味,不过好在张静不是汗脚,没有脚臭,袜子的味道并不浓烈。“你试试她的靴子。”王嫂说。春花挪到炕边,把张静的靴子穿在自己的脚上,象张静一样把裤脚收在靴子里下地站起来。“她的靴子我穿着正合适。”“姐,你穿她的靴子还真精神。”香草说。“行,那靴子也归我了。”

  王嫂给端来碗面汤。香草解开捆住张静双手和围在嘴上的布条。“我想上厕所。”张静说。“跟我来吧。”王嫂说到。张静下了炕穿上拖鞋和王嫂出去了。在屋里,香草说:“这个城里女人又高又白净,身材也好,连脚的样子都好看,剪了头发,穿上破的衣服和袜子还那么好看,我这个女人都有点心动了。

”臭丫头。“春花说到

等张静从茅房回来。一天没吃东西的张静已经顾不得面汤做得如何,狼吞虎咽地把面汤喝了。春花又给张静一杯水让张静漱了口,再把张静的手重新捆起来,象前几天一样,用一个干净的布团塞住张静的嘴。布团很柔软,但是把张静的嘴堵得严严实实,然后再用宽的布条围在张静的嘴上。“走!”香草说。她和春花在两侧拽着张静,把张静从屋里带出来,穿过院子。

张静被带进了自己来的时候待的那间屋子。在堂屋里,张静从镜子里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美丽乌黑的长发被剪掉,穿着有破洞的秋衣秋裤和那双难看的袜子。天哪,我竟然被她们折磨成了这个样子。王嫂拉开屋子里一个角落的小门,这是一间小屋,屋子里没有灯。王嫂把张静推了进去。

张静借助门外的一点亮光看见这里铺着红格床单。春花让张静躺上去,用布条紧紧捆住张静的双脚。春花把一床棉被抱进来裹在张静的身上,说:“老实待着。”说完就锁上门出去了。张静再次陷入了黑暗中。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60.html

分享 ()
赞 (1)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