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拐卖6

张静双脚夹住棉大衣,把身子缩进去。但是张静个子高,大衣即使横过来,也盖不住张静的脚,她只好把腿蜷起来,可坚持不了多一会儿,脚又伸了出去。 

她一会儿又想起了她的父母,他们如果看不见她又会如何的伤心和着急……她也不知道接着还会发生什么……张静嘴里的塞口布已经湿透了,可是想吐又吐不出去。

她回想着被绑架前的生活,是多么的开心和自由,每天都生活在无忧无虑的阳光下,何曾想到会落到现在的结局。如今,爸爸妈妈看不到自己,一定都急得快发疯了……她想到自己将被带到一个偏僻的、无人知晓的穷地方,和一个自己根本不认识也不爱的男人一起生活,而且每天都过着*役般的日子,不觉悲从心起。

直到中午,春花才从外面端进来一小碗粥。春花解开围在张静嘴上的布条,拽出枕巾。“来,吃饭了。”说着把粥喂给张静吃。喝完粥,春花又让张静漱了口。张静开始不敢提穿袜子的事情。但是她看见春花拿出了一块白布,团成了一团。她知道春花又要堵她的嘴了。而堵上嘴,自己再想说也说不出来了。

就赶紧说到:“等等,大姐,求求你,把衣服还给我吧,要不先把袜子让我穿上吧。我的脚太冷了。”“谁叫你不听话的,还踹了我妹妹。”“大姐,我求求你了。昨天我的脚就冻抽筋了。我肯定不...呜,别,呜呜”

春花把那个布团塞进了张静的嘴里。“咬住了,不许吐出来。要不然什么袜子都不让你穿。”

这个布团比刚才的枕巾要柔软。张静不敢随意吐出来,任凭嘴里很干涩,很想喝水,但还是忍住了,相反她使劲地咬了咬布团。 

    春花转身出去,把张静的袜子拿进了屋。春花爬上炕,轻轻摸着张静的脚。

“呜”张静疼得叫了出来。“还疼吗?”春花问到。张静点了点头。

“以后要是不听话,可就没这么客气了。”春花把张静的袜子拿了出来。

“你的袜子。”“呜”张静抬了抬左脚。

“哟,着急了,臭美。”春花笑着,打了一下张静的脚面,“着急就不给你穿了。我留着自己穿。”说着春花就脱掉了自己的袜子,拿起张静的袜子要往自己的脚上套。

“呜,呜呜”张静摇着头,用乞求的目光看着春花。

“好,好。给你穿上。”春花笑着,坐到张静的对面,春花拿起一只黑棉袜,双手从袜口的两侧一点一点把袜子收到脚掌的部分,张静配合着春花,把左脚的五个脚趾翘起,春花把棉袜套了上去,再用双手拉了拉袜头,使得袜头的那袜缝正好对准脚趾头,然后再拽着袜子往下推,当推到脚跟时,张静配合着把左脚稍微抬起,袜子转过了张静的脚后跟和脚踝。

“你的脚真好看,又白又嫩,卖到乡下干农活真是可惜了你这双脚。这么嫩的脚,以后干粗重活可怎么受得了。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g1700

唉,没办法。”春花说着,把袜筒包在秋裤外面,向上尽量拉挺袜筒。穿上袜子,春花又用双手轻轻抚摸着张静的脚,给张静把袜子脚上几处不多的起皱的地方捋平。

“不过你也太娇气了。脚丫子那么嫩。你看看我的脚。”春花说着就把脚伸了出来。春花的脚比较大,有38到39码,双脚丰满红润,但是比较粗大,趾节突出,脚掌的前半部在脚趾下面的部分还有脚后跟有几块黄色的老茧。不用说,那肯定是长期在乡下干农活造成的。张静看着春花的脚,心想,以后也许我的脚也会变成这个样子。

“还有,乡下不象城里,谁能买那么多袜子。一个女人也就有一两双那种花袜子。夏天干活得光脚丫子。

到那时你的脚可就没现在这么白这么嫩了。”然后春花又双手从袜子的两侧把袜子套在张静的右脚上,从脚掌的两侧拽着袜口向外拉,拽过脚后跟和脚踝,包在秋裤外面,再尽量把袜筒拉挺,使袜筒伸展出去。“行了,把脚抬起来。让我看看不好看。”春花说到。张静只能照她说的把左脚抬了起来。春花从脚心和侧面欣赏着张静的美脚。

那双袜子的款式很简洁,细细的线条儿,脚后跟部的袜底的做工也是一丝不苟,整整齐齐。“你们城里人的日子就是好,连穿的袜子做工都这么细。”春花略带嫉妒地夸奖起张静的袜子。

张静的脚紧紧包在黑棉袜里,显得匀称丰满,尤其是从脚心和侧面看的时候,更显露出优美的曲线。那双黑棉袜把张静双脚优美的线条充分衬托出来。袜子的袜筒比较长,使得袜子就象双小棉靴子一样包在张静的脚上,保护着张静那双白嫩的脚,而黑色的袜子与张静身上白色的秋衣秋裤形成鲜明的对比。春花这才明白这个城市女人为什么喜欢穿这双黑色的袜子。

这双袜子做工好,穿在脚上也比自己的那双花袜子好看。看来这个城里女人挑衣服还挺有眼光,春花心想。

张静身穿白色的秋衣秋裤,双手被束缚在身后,更显露出她优美的身材。张静的头发披散着,嘴里塞着的白布,使她更显得非常无助。春花被迷住了,把张静的左脚放在自己的脸上,双手抱起张静的脚,放到自己的脸上,春花用鼻子从张静的脚趾下面沿着张静的脚底内侧的足弓在张静的脚心来回上蹭,嗅着张静的袜子和脚的味道。

尽管袜子已经洗过,但上面仍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味道刺激了春花。春花把张静的脚趾放到嘴里,隔着袜子轻轻的咬着。张静不敢反抗。她怕激怒春花,使自己尤其是自己的双脚再受折磨,只能“呜呜”地轻声叫着。而春花不但没有被激怒,反而被张静的呻吟刺激了,使她更增强了作为征服者的感觉。春花心想,下次还是要抓城里女人。

  张静坐在炕上,只能看着自己的双脚被春花玩弄,春花不是第一个夸张静的脚好看的人。平时在教师办公室,张静换拖鞋的时候,其他的女老师有时就会夸张静的脚好看。去浴室洗澡,脱掉鞋袜,露出白嫩的双脚,也会引来其他女老师羡慕的目光。可是今天,在夸自己的脚长得好看的人却是这个女人贩子。自己的玉足却成了她看不起的农村女人的玩物。

这让张静感到非常屈辱,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会结束。自己已经失踪那么多天了。单位和家里人报警了没有?但是不管怎样,至少姐妹俩对自己的羞辱和折磨暂时结束了,自己先穿上了袜子。

  而春花则把张静的左脚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用双手用力揉捏。张静疼得“呜,呜”直叫,她感觉自己的脚就要被捏断了。她猛的把脚缩了回去。

“好啊,看我怎么收拾你!”春花按住张静的双肩把她按倒在炕上,压在自己的身体下面,用双手卡住张静的脖子。张静被春花压住,感到窒息。她一边扭动身体挣扎着,蹬着两只脚,一边发出闷叫。

春花则说:“哟,还扭,我叫你扭,叫你扭”。用自己的身体压住张静的身体,用大腿把张静的双腿压住夹紧。张静仍然在挣扎,春花压在在张静那柔软的身体上,各个敏感部位的互相接触,使春花突然产生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春花跪了起来,脱掉衣裤,和张静一样只剩下秋衣秋裤,趴到张静身上揉捏着张静的身体。张静被捏疼了。张静的脸立即红了,她没有想到春花竟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来。

她又羞又气,扭动着脑袋和身体,“呜--呜”地呻吟着。张静的身体和春花接触、摩擦,使春花的体内产生了一种原始的冲动,她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吻着张静白皙的脖颈,同时用脚夹住张静的脚,赤着的双脚在张静穿着棉袜的脚上摩擦。春花的嘴边吻边向上移动,最后吻到了张静的脸上。 张静被搞得精疲力尽,干脆放松了自己的身体,任凭春花摆弄。任那火辣的红唇,重重的压在自己脸上。

  春花玩够了,才给张静盖好被子,说:“先不捆你的脚,你可要听话,要是你敢逃跑的话,以后就别想穿袜子了。”张静点了点头。“可是我还得把你的嘴封住。你老实待着别动。”春花又取出一条白布,在张静的嘴上一缠,然后又在脑后缠绕了好几圈,把她的嘴紧紧地箍住了,这样张静便也无力再吐出嘴里的布团。

  春花这才穿上衣服,下炕出了屋子。过了一会儿,春花又回到屋子里,看见张静老实地在炕上坐着,就放心地出去。再回来的时候,春花抱着张静的衣服,手里拎着张静的靴子。春花把衣服和靴子扔在炕上,爬上炕解开捆绑张静双手的布条,对张静说:“把衣服穿上。”张静解开围在自己嘴上的布条,掏出塞在嘴里的布团,穿上自己的衣服和靴子。“老实在屋子里待着。”春花说完就出了门把门锁上。

  下午,春花的丈夫回来了。进屋之后,春花问到:“货弄到了吗?”“在车站弄到一个,待会儿就拉来。这帮乡下丫头太好骗了。”“哼,那个城里女人不好骗,不也照样弄来了吗。”春花说到。“对了,得把那个城里女人先捆起来,要不然就坏事了。”春花的丈夫说。夫妻俩拿起布条和布团来到张静待着的屋子。张静正坐在炕上,看见夫妻俩拿着布条,知道自己又要被绑起来了。春花说:“喂,你,先下炕,把身子转过去,再把手放到背后。”

“大姐,我没想逃跑。求求你,别,啊”张静没说完,就被春花的丈夫按住趴在炕上,双手被扭到了背后,春花的丈夫用布条很麻利地把张静的双手反捆了起来,春花则蹲下身把张静的脚踝绑住。春花站起身来,拿出一团白布,一只手捏住张静的腮帮子,使张静张开嘴,然后用手指按了几下便把布团塞进了张静的嘴里,布团不大却已塞得满满的。春花又拿起一条长长的白布,在张静的嘴上开始缠绕,几圈以后便在脑后收紧,然后打了一个结。

捆绑完了,夫妻俩让张静老实躺在炕上,便出了屋子,把香草留在屋子里看着张静。过了一会儿,张静听见外面有拖拉机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近,到院子门口的时候,拖拉机停住了。接着就是敲门声,春花出去开门。香草立刻趴到炕上,掐住张静的脖子,小声地对张静说:“不许出声,不然掐死你。”

“呜,呜”张静点了两下头。“来,来,先进屋暖和暖和。”春花在外面很热情地说着。张静听见一个女孩子说话的声音,她知道又有一个女孩子被人贩子骗来了。但是自己被捆绑堵嘴,根本喊不出来。而香草又在一边威胁,张静更是不敢出声。那个女孩子被带到另一间屋子里。没过多久张静只听见那个女孩子喊到:“大哥,大姐,你们这是要做什………呜……呜……”之后就是那个女孩子“呜呜”的闷叫声。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张静看见春花和丈夫把那个女孩子带了进来。那个女孩子也是农村人打扮,穿着一件红色的旧毛衣,黑色的裤子,脚上穿着一双黑棉鞋。女孩子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嘴上也勒着宽布条。春花让女孩子坐上炕,把她的脚也捆了起来,留下香草看着她俩,就和自己的丈夫出去了。

       张静和那个女孩子互相“呜呜”叫了两声,算是打过招呼。那个女孩子“呜呜”地哭了起来。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61.html

分享 ()
赞 (0)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