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自缚夜行2

我取出一根约60英尺长的麻绳,从绑紧我双腿的绳结上穿过,分作两股,绕过双肩,再连接腿上的绳子向上把自己的上身用“龟壳”绑法紧紧地绑好。两只乳房被勒得更加圆润突出。最后,我在脖子上锁上了项圈,项圈长长的铁链从胸前垂下来,连在我的脚链上。 

好了,全部装备好了,我走到镜子前面打量着自己,镜中,一个娇艳欲滴满身缠着绳索的如花美女,看上去着实刺激,令人想入非非。 

好不容易,时钟敲了十一点,该是出去的时候了。我披上我那件红色的披风,披风的质地很厚,下垂性很好,从外面应该不会看出双手反绑的样子。我把披风领子的带子系在项圈上,再把腰间的带子系好,试着走了两步,长到脚踝的披风遮住了脚镣,只是偶尔会从披风的缝隙中露出绑着双腿的绳子。我把大门的钥匙含在嘴里,拿起手铐,先锁起一只手腕,背过手去,摸索着把手铐的另一只环穿过紧绑在后背最靠上方的两条绳子中间的交*处,锁住我的另一只手腕。

这样,我的双手在背后是举向上方铐着的,两只手肘紧紧贴着身体两侧,从外面不会看出来双手是绑在背后的。 

    我慢慢地走出大门,左右张望,深秋时节的大街上,没看到一个行人,我稍停了一下,坚定地向前走了一步,顺势把门带上,铁将军无情地把我推在了门外。深秋的冷风吹过来,披风在我捆紧的裸体上拂动,吹开了下摆,我感到一阵轻微的寒意,深吸了一口气。在昏暗街灯下,我小心地迈着碎步,慢慢沿着街边向前走,颈圈和脚链上的锁链发出好听的声音。

我并不敢走得很远,目标只是前面街道交*口的广场附近。我慢慢走到街道的拐角处,一切都很顺利,什么事也没有。可是,一拐弯,我突然发现迎面走来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离我是那么近,我一紧张,本能地低下头,跳下了人行道。 

就是这一下,用力过了头,我心里万分紧张,一种恐惧笼罩了我,我感到脸上发热,我尽力保持镇定,装出一副悠闲散步的样子,继续前走。可是,在安静的深夜,一个浓妆少女独自在街上行走,是很惹人注意的,很自然地会被认作不良女子,一刹那,我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脚腕上铁链的轻微叮当声听起来就像震耳的响雷一样。那男人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我真怕他会关心地问我是不是需要帮助,可他并没有问。这倒让我松了一口气,但我能感觉到那男人走过去后回头用异样的目光疑惑地注视着我。在这样的时间,一个人在这样僻静的路上,总是匆匆地赶路,象我这样的女孩一小步一小步慢慢地走,谁看到都会感到奇怪的。                           

那人走过去了,又是我一个人在静静的街上。 

    我回头看,走过街角也有几十米了,走到街角所花的时间比我想像得要长得多,真不知道我是怎样走过这样长的距离的。望着空无人迹的街道,望着越走越远的家门,望着我一步迈出不足一英尺的步子,风衣下是我完全没有防御能力裸体。但是那种有些紧张,又有些渴望被强暴的感觉使我非常惬意,我一边小心地看着周围,一边竟希望从什么地方冲出什么人来把我掠去,象一本小说中描写的那样囚禁在铁链和绳索中,我想象中那感觉一定非常刺激。超高的高跟鞋和短短的脚链无情地限制着我的脚步,捆紧的双腿每迈出一步都很艰难,但我还是继续朝着远离家门的方向挪动着脚步,越走越远。 

    突然,传来一个刺耳的声音,我惊慌地回头一看,一辆红色的的士从我身后远远的地方开了过来,很快就接近了我,我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害怕的心理几乎想要立即结束这次冒险的试图,我挣扎着想挣脱手铐,可这不过是徒劳,手铐紧紧地锁着手腕,根本没办法挣脱。就在我用力挣扎的时候,。这时,汽车从我身边擦身而过,同时,一个可怕的错误发生了。既紧张又兴奋的我完全忘记了自己嘴里含着的大门钥匙。就在我张开嘴的同时,“叮当”一声,嘴里的钥匙掉在了地上。 

    我顿时像被雷击一样的呆住了,没有大门的钥匙,我怎能回家?我不能叫人帮助,也不能一逃了之,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几乎要哭出来了。我使劲地挣扎,除了更深刻地感到身上的绳索束缚,根本无助于事。昏暗的街边,去哪里寻找小小的钥匙?我惊恐地弯下腰,在发出声响的地方寻找。还好,透过街灯微弱的亮光,我看见了钥匙,它就躺在路边小店门前的台阶旁的地砖缝里,我又是高兴又是犯难,我怎么捡起钥匙呢?我的双手紧锁在背后,而且还裹在厚厚的风衣里,想要够到钥匙把它拣起来,只有躺在地上才有可能,那还要把披风全部撩开,因为披风背后是没有开口的。这就是说我不得不在大街上露出我紧紧捆绑着的可怜的裸体! 

    怎么办?我环视了以下四周,四周一片静寂。别无他法,我只好想办法先解开披风腰间的系带。我小心地蹲下来,锁着的双腿很难保持平衡,我双膝一起向前,跪在地上,再弯下身子,使披风的前面露出一条缝,系带活结的一端落进了披风的里面。我小心地用双膝夹住系带,慢慢地直起身来,把披风腰带的活结拉开。

然后,我侧卧在地上,把被风整个翻了过来。捆绑着的裸体在秋风吹拂的冰凉街道上翻滚,向钥匙的地方一点一点挪去。拣起钥匙本来不过是举手之劳,现在却成了我了最大的困难。 

由于我的双手被铐在后背上部,活动的空间很小,不管怎样挣扎,用手拿到钥匙都异常艰难。我努力地挪动双脚和双肩,试着变换着身姿,终于从砖缝里把钥匙抠在了手里。我躺在地上,喘了口气,先趴在地上,用头部触地,慢慢变成跪姿,再双膝用力站起身来。 

    经过这一番折腾,。可能是精神高度紧张的原因,我庆幸一直没有人发觉衣冠不整的我。由于没有了腰间的系带,披风的摆动更大了。我一走动,几乎把我的身体整个暴露出来。我又一次向四周张望,忽然看见不远处好像有跳动的火光,还有人影在晃动,我记起来了,那里有一家卖早点的铺子,大约已经在张罗生意了,现在有几点了?难道天快亮了吗?天亮了,行人就会多起来,我不敢再向前走,必须在早行的人出门之前回到我的窝里。于是我掉头往回走,可我无法走得更快,可我现在拿它一点办法也没有。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g1700

    我一步一步地挪,因为怕遇到人,我加快了脚步移动的频率,锁着双膝和双脚的手铐和脚镣磨得双膝和脚腕刺骨的疼,我也顾不了许多,只顾往回快走。不知道用了多少时间,我终于走回了我的门口。这时,我好像看见远远地走过两个人。我有些着慌,忙在大门前跪下,把手里的钥匙丢在地上,然后伏下身子用嘴叼起来,艰难地把它插进锁孔,用牙咬着试了好几次,才打开大门上的锁。

我急忙闪进了门,躲在门后,等人走近了,我从门镜里看见是两个巡夜的警察,我更加庆幸自己返回得及时,不然,浓妆少女自缚夜游的新闻立刻会传遍全市,我怎么就没想到会遇到警察呢?那时,毫无防护能力的我遇到警察和遇到歹徒的危险是一样的,现在我总算踏实了。 

我扭了扭身子,身上的绳索把我的身体早已勒得麻木,我还要走下二十几级台阶,到地下室去拿信箱的钥匙。锁着脚腕的脚镣只有8英寸长的链,不允许我自由地迈下一级台阶的高度,要下台阶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只能坐下来,一个一个台阶地向下挪。花了好几分钟的时间,才到达地下室,又折腾了半天,才打开车子,我坐进车里,舒了口气,总算可以歇歇了。我很困,一坐下来,竟有些象要人梦了。 

我不敢睡,如果天亮之前不能拿回放在信箱里的钥匙,我就必须这样被捆绑着捱过整整一个白天,我没有那个勇气。我必须要返回门外打开信箱取回打开贞操带和手铐的钥匙。 

我从车里拿出信箱的钥匙,开始攀登向上的台阶。这是一段更为艰难的路程,上楼梯比下楼梯更困难,不能坐在台阶上上,我只能一阶一阶地立着足尖跳着上楼,这更刺激了阳具更加强烈的振动。在楼梯上,它让我达到了今晚的第二次高潮。 

    上完二十级楼梯,累得我大汗淋漓,但终于上来了,我喘了口气,再次走出大门。天似乎快要亮了,远远的地方已经有了行人。我特别地紧张,战战兢兢地背过身子,摸索着打开信箱,取出了里面的钥匙,一直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 

    回到房间里,我看了时钟,已是凌晨3点多了,不知不觉我在街上游荡了三个多小时。 

    我瘫在了沙发上。 

    可我实在是太累了,我躺了一会儿,还是摸索着打开了手铐,脱出双手,把贞操带的锁打开,那不知疲倦的假阳具依然在有力地振动着,我小心地把它拔出来,把绳子、项圈和脚镣仍然留在身上,拖着疲惫的两腿进了卫生间,躺进了放满热水的浴缸。 

    紧缚的绳子被水浸泡后变硬了,更紧地束着我的身体,绳结也更难解开了。我仍然沉浸在刚才的经历中,那种惊险、刺激的感觉实在使人难忘,我真不愿意立刻给自己解绑。 

兴奋过后,意犹未尽。身上缠着绳子,脚上锁着脚镣的我爬出浴缸上了床,把脚镣和项圈上的铁链分别锁在床架的两端,极度疲倦地倒在了床上,为了给我醒来时制造新的麻烦,我远远地扔开了钥匙——脚镣、锁链,管它呢,明天再说。带着对充满刺激的午夜之恋的回味,进入了梦乡。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65.html

分享 ()
赞 (6) 评论 (2)

    
评论 2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 仙落凡尘 : 回复 "牛逼"
  1. 啦啦啦 : 回复 "没有那种特别恶心的情节,恰到好处的带来那种感觉。很不错。"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