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精心捆吊 上

  我今年24岁,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长的嘛,自我评价是能打85分。个头163公分,48公斤,腿长且直,笑起来甜甜的,最满意的部分是眼睛,大大的双双的那种,有一头柔顺的披肩长发。可以说我是一个很能吸引男人眼球的女孩。我过去的男友、现在的老公就是被我的身材、长发、眼睛和笑容迷住的,四合一的杀伤力可是很强的哦。怎么样?谗死了吧!

  我是去年结的婚,丈夫比我大三岁,俗话说,男大三,抱金砖嘛。哈哈,开个玩笑。他事业心很强,经过几年的打拼,有了一个还算不错的独立公司,只是平时很忙。当然了,忙归忙,他娶了我这样的老婆是很上心的,可是时时把我当宝贝一样的供着,羡慕吧?

  但是我却有一个小小的秘密,当然不可能告诉他喽。在这里给大家说说,可不许外扬呀。

 ---怎么说呢?有点自虐的倾向,不好意思的说,就是喜欢自缚。那种被束缚的期待、焦虑、无助、害怕、孤独、心跳的感觉常常使自己欲罢不能。有时候也很恨自己,过后也后悔,可过一段时间又鬼使神差的渴望那份激情,尤其是在自己受到委屈或情绪不好的时候,更是想用这种方式“惩罚”自己,借以释放和宣泄情绪。

  有一次,在公司里作一份材料,几次三番的过不去,最后被老主任美美的k了一顿。心理觉得憋气和委屈,冲到自己的办公室独自掉了很长时间的眼泪。正好老公打电话过来说他晚上有事得回来晚一点,我没由头的冲他大吼一阵:最好你别回来,死到外面算了。说着眼泪更加婆娑的往下掉。老公着急了,打电话一个劲的问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想想又不是他的错,冲他发的哪门子火呀?在他的百般哄劝中,我终于破涕为笑。我用手抹着眼睛,撒娇的嗔道:讨厌,不管你的事,是公司里的事情不太顺心。最后一股脑儿把今天的事倾泻而出。

老公哈哈大笑:“就这个啊,值得哭的呼天抢地的吗?我被你无缘无故的臭骂一顿,才比窦娥还怨呢!好了好了,没事了老婆,我今天回去给你捶背搓脚好吗?乖。”我的心情经他这么一哄好多了,就说:你晚上早点回来,别喝多了,我现在没事了,你忙去吧。

  挂了电话,又独自的坐了一会儿,心里有点空荡荡的,忽然又涌起了一阵的冲动,心想着不要再去想它,可那种感觉竟越来越强烈,后来竟让自己有点魂不守舍、坐卧不宁。心慌慌的实在待不下去了,我站了起来,给临座的同事打了个招呼,说有点事,想先走一步。她也知道我今天有点不顺心,就笑笑安慰似的说你去吧,头儿要问,我就说你身体不舒服去医院了。

我冲她感激的笑笑,但能感觉到仅仅是微微的咧了咧嘴,现在的坏心情怎么能笑的出来?我胡乱的收拾了一下东西,背起背包,快快的离开了办公室。

  回到家里,天色还早。一看表,才到下午4点半。我懒懒的甩了肩包,连脚上的长靴也没脱,就没骨头似的仰面朝天的倒在了床上。闭了眼,脑子中却是满满的被绳索左缠右绑的自己的形象,想着想着,呼吸竟也急促了起来:干还是不干?最后我在手指上算命似的掐掐算算,默念着掐中了中指就干,没成想一连三次都掐中了。唉!是老天让我今天要自虐的,那就干吧。

  这样想着,我一骨碌从床上翻起来,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先得好好打扮一下自己。我飞快的梳顺了头发,用手指在脑后灵巧的挽了一个发髻。然后仔细的洗干净了脸,以最快的速度画了一个时尚的彩妆。头上很小心的戴了一顶宽边的黑色战斗帽,把帽檐轻轻的向左侧的眉梢部位压了压,整出了一个很酷的造型。

我身上是一件黑色的紧身半高领薄毛T就不用换了,又到衣柜里找出了一条棕色的皮质靴裤将下午的裙子换下,脚上还是那双黑色的细高跟高筒窄靴,腰间微斜的又加了一条宽边的纯皮装饰带。然后,我款款的来到穿衣镜前。哇,一个满脸妩媚,一身英气,婀娜窈窕又略带冷峻的俏丽女孩出现在了面前。镜中的她冲着我婉尔一笑,调皮的做了个鬼脸。这是我吗?我的心突突跳着,自己都被自己的冷艳所打动。

  接下来大家知道该准备什么了。是的,是绳索。我到了卧室,从壁柜的一个隐藏的箱子的底部,小心的拿出了一卷白色的绳索。这属于我的隐私和私人用品,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藏的十分小心。因为是自缚,经常要用小刀割断绳索,所以绳索用的时间一长,就不能用了,得重新准备一些。这卷绳索是前几天刚买的,用水仔细的洗过,很干净,上面似乎还有一点淡淡的香味。

我喜欢这种感觉。然后,又拿出了一卷纯棉的布块,很厚很软的那种,是用来堵嘴的,吸水性很好,在嘴里的感觉很绵软。再取出一把小刀,不用说大家也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吧,当然还有一条轻薄的丝巾,用来裹紧堵着的嘴巴的。

我把这些东西很仔细的放进了一个背包,把手腕上的手表和家里的座钟对了一下。现在是下午5点正。我必须掌握好自缚和他可能回来的时间。由于现在已是深秋天气,放纵了一个夏天的太阳也显的有点疲乏无力,外面已经过早的现出了暮色。我知道必须抓紧时间了。

点击领取绳艺视频

  我轻手轻脚的开了门。我的那个地方是地下室。哦,忘了交代一下。我的家住的是四楼,而在下面每家还有一间不错的地下室,可以贮藏一些杂物。

因为我刚结婚不久,家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多,地下室呢又比较大,大概有18个多平方米,所以我让老公也简单的装修了一下,告诉他可以装成一个健身房,墙上镶了一面大大的镜子,而且在房间的顶部,横着装了一道不锈钢管,可以做健身的吊杠,还有其他的用途,这只有我自己明白,没有告诉他。但是这个吊杠我一直没用过。房间里还有一张小床,一张书桌和一个不用的大衣柜以及一张方凳。

我是一个生活中很仔细的人,虽然地下室一般来得较少,但还是希望布置的温馨一些,更象一个房间,而不是贮藏室。

  来到地下室,我悄悄的关了门,从里面反扣上锁。我可不希望在自己无法自救的时候有人进来发现我的秘密和窘相。我轻轻的坐到床上,稍稍的舒了口气,一种莫明的紧张和兴奋撞击着心头,静静的房间里似乎充满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我把背包放在了旁边,眼睛不由自主的瞧了瞧屋顶上冷冷的吊杠。今天的自己十分想尝试一下被反捆高吊的感觉。但因为是自缚,这样做起来非常困难,我曾经也试着做过,但效果并不理想。怎么做?我脑子飞快的转动着-------。

有了,我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冲着墙上的镜子调皮的伸了伸舌头,很为自己的聪明而得意。

  说干就干。我先是把方凳摆在吊杠下合适的位置,站上去用一段绳子做了一个套作为吊索,我用手反向拉紧,悬空身体试了试,很牢固,吊起自己的身体完全不成问题,也刚好到反吊起身体脚尖着地的程度。又在绳套旁边搭了一条长些的绳子,它的作用大家待会儿就知道了,并把小刀用一根细线栓住,垂掉在绳扣的旁边,以备割断绳索之用。我可不想到时候发生什么意外。

然后我坐在床边,抽出一条长些的绳索,紧紧的并拢捆绑自己的双腿,从脚面开始一直密密麻麻的捆到膝盖部位。由于皮靴和和绳子的双重紧裹导致的血流不畅,使得自己的两腿热辣辣一跳一跳的,几乎立刻就有了麻酥酥的感觉。

接下来是捆绑双臂和身体了。我又拿一条绳索从中对折,搭在脖子后面,再折向胸前,成十字交叉又回到背后,紧接着在腰部缠了几道,目的是想在吊起来自己身体的时候能分解一些绳索的强拉力,不至于全部集中到两臂上,然后用两头余下的绳索分别缠在了两只上臂上几圈,不是很紧,否则可能会在紧绳后造成两臂的伤害,再分别在两臂上打了一道结,防止绳索的滑落。

接着,我用手从背后把两段还很富余的绳子捋在一起,一只手抓住中段,另一只手抓住绳头,翻上去,从后脖颈子的绳子中穿过拉下和拉紧,绳子在身体和两臂上的收缩使得自己感到了明显的拉力,然后是在拉下的两道绳子的尾端打了一个死结,捆绑身体的工作暂告一段落。

最后的工序是堵嘴了,我做的很仔细,一点一点的把几块棉布满满的塞进嘴中,随着棉布在口腔中的增多和渐渐涨满,自己的呼吸也变的困难起来,又在紧堵着的嘴巴的外面用力的捆上了宽宽的丝巾,胸闷的感觉下偷偷流淌着的是压抑和愉悦的激情。

  下面得加快进度了。我用目前还是自由的双手把身体从床上撑起,刚一站起来,就明显的感到随着全身重量的下移,刚才捆绑腿脚的绳索太紧了,绳子透过皮靴象是捆在了皮肉上,疼痛的感觉从脚部传来,我不由的皱了皱眉,咬紧了口中的棉布。到这个时候再大的痛苦也只能强忍了。

痛并快乐着可能就是自虐者的真实心理写照吧。我尽可能的控制住自己站立不稳的身子,很小心的一步步的跳到了吊索下的方凳边,抓住垂下来的较长的绳索,稳住东倒西歪的身体,再腾出手抓住吊杠上的绳扣,一用力,紧捆着的双腿被轻轻的送上了方凳上。自己慢慢的站起来,这个时候可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忽从凳子上摔下来,那可是要受伤的。

我再慢慢的把身体转到与吊索相适应的位置,用手分别扭到背后抓住吊索,稳住不断颤抖的身体和双腿,再用一只手摸索着抓住捆着身体并搭在后背的绳子,把绳头从杠杆上的绳扣中穿过并拉下,然后分别把两只手套进垂下的绳子中去,分别和相互缠绕在手腕上,随着绳子一点点的收紧,两只手在背后一点点的升高,自己也成五花大绑的方式被捆了起来。当然这样的捆绑是不可能很紧的。

最后必须全身离开凳子,靠身体的自重拉紧绳索,完成最终的捆吊。于是,我身体象前倾斜,下蹲,绻腿,绳子的勒紧,一下子集中在了两臂和身体上,肌肤被紧压的感觉冲击着大脑,手腕上突然拉紧的绳子象是扣死了一样,我试着想转动一下手腕,但带来的是皮肤撕裂般的疼痛。在一刹那,我有点泄气,想就此罢手,但心中的欲望还是占了上风,我咬咬牙,坚持着,尽可能的再把身体前倾,把紧捆着的双腿向胸前曲起,整个的身体渐渐的悬空垂吊在吊杠上,能更加明显的感到绳索对两臂和胸腹部的勒压,我的呼吸被挤到了胸腔的上部,本就因被堵而不畅的呼吸愈加急促了。

我强忍着满身绳索带来的痛苦,慢慢的把绻起的双腿向凳前的地面上伸去,随着身体逐渐的呈直立姿势,紧捆双臂的绳索在后背向斜上方慢慢的收紧,两只反捆着的胳臂被不由自主的牵拉向更高的地方。脚尖终于亲吻到地面了,但只是勉强的一点点,,绳套比我想象的要高了一些,我的身子似乎成了随风而逝的轻飘飘的枫叶。

我又咬了咬牙,再把身子往下坠了坠,一阵剧痛从手腕和反扭着的肩部传来,一声沉闷的“呀”声被堵在了棉布的深处,冰凉的泪珠从我的脸庞簌簌的滑落,自己的思绪也随着飘飘荡荡的进入了空灵的梦幻。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76.html

分享 ()
赞 (1)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