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简单任务-1疯狂的演习

黄昏时分,一抹夕阳的酡红为草原的宁谧披上了一层火焰般鲜红的丝绸外衣,在天空与大地交汇的远处闲庭信步般悠然自得的火烧云安详地俯瞰着牧归的牛羊群和在主人身边撒欢的牧羊犬,跟在后面不时啃噬鲜嫩牧草的骏马也为这幅画面点缀了些许野性与不羁的色彩。

一切是那么地美丽,那么的让人流连忘返。

然而,如果没有发生点什么的话,我们还讲什么故事呢,干脆画画去吧。

引擎巨大的轰鸣声在毫无阻挡的草原上快速扩展,刚才还懒洋洋的火烧云瞬间变成了诡异的螺旋形状,一架银灰色的战机从云团中呼啸而过,在云翳中划出长长的线条,习以为常的牧民们十二万分淡定地聚拢着有些惊慌的小羊羔,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金秋的草原,同样正是练兵的好时间。

在那架刚刚低空掠过草场的双座战机里,即使隔着飞行头盔也能感受到后排的资深飞行员的郁闷。

就在刚刚,前排的这只小菜鸟吃了豹子胆似得超低空近地飞行,成功袭击了快速推进的红方装甲部队,然后。。。然后就被地空导弹给咬上了,这时候,后座的老手正在一脸无奈又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前座手忙脚乱的菜鸟。终于,他有点忍不住地指点起来,可是前座的菜鸟就是摆脱不掉尾随的导弹。

系统提示音开始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响起:“你已经被击落,请退出演习。”

老手淡淡一笑:“小菜鸟,你比我想象中的要狂野多了,要不然我还真以为你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大花瓶呢。”

“多谢夸奖,行了吧。第一次出击,一个小时就挂了,回去我可怎么跟上级交代啊。”一个相当动听的女声从前座的菜鸟头盔下传出。

“你这么大名气,你们队长还敢处分你啊,他就不怕手下的野小子们造反啊。”

“前辈,我们队长是个中年女人,估计还是个进入了更年期的中年女人。。。”

“那你可能就要倒霉了。行了,小仙女,赶紧跳伞走人吧,我还得把飞机开回去呢。”

“前辈,你忍心看着我落进那帮如狼似虎的红方大兵手中嘛。。。他们会欺负我的。。。”

“行了,少给我来这套,我孩子都十二岁了,早过了吃你这套的年龄了,赶紧的,我还得回去睡觉呢。”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g1700

“真是的,中年人应该更会体贴人嘛,这么不通情理,算了,就让红方大兵吃了我吧!”

蓝方司令部,蓝军总指挥一脸愤怒地呵斥着部下,好不容易取得点战果,立马就损失了一位飞行员。

旁边观战的一位海军将领出来打圆场道:“老兄,算了吧,人跳伞了救回来不就得了,小伙子们也挺不容易的。”

总指挥怒气未消地说道:“你说的倒是容易,我已经没有预备队了!”

“老哥,后面那个帐篷不是关着个家伙嘛,既然怎么着都是惹祸,干嘛不放出来祸害一下红方呢。”

“你是说那小子啊,也倒是,不过我倒是希望那个该死的伞兵直接摔死拉倒。这次遇见那个什么空军大学的校花,也不是个省油的灯,除了祸乱军心还有什么本事,最好他俩一块上西天。演习完了,我非得把他俩一块开走。”

一朵白色的伞花静静地绽放在空中,如蒲公英般动人的美丽。可在这朵飘飞的蒲公英下,却是张英武的面庞,还有一双古灵精怪的眼睛在闪烁着些许狡黠的光线。

东方升起了鱼肚白,夜晚即将过去,太阳从地平线下投射出的金色光芒为远方的草场绣上了一道金色的辉边,恍惚中好似披上了七彩的光晕。

五辆敞篷的军车排成一字长蛇阵欢快地向前飞奔,它们在草原上卷起的阵阵黄沙为它们在地平线上的登场制造了一个狂飙的氛围。里面的红方士兵们也是特别兴奋,居然开始偷偷喝酒来庆祝到手的功劳和他们眼中即将到手的演习胜利。

云点旌旗秋出塞,风传鼓角夜临关,这时候的战士们最可爱了。

可是的叶丹涵可没有什么心情去欣赏此刻的草原风光,她这时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给自己面前的那个红方连长一记狠狠的耳光。

细看上去,丹涵身上那套大方合体的草绿色飞行服已经有些歪歪扭扭,本来擦得锃光瓦亮的航空军靴这时候也沾满了斑驳的枯草印迹,负责勾勒出她纤细腰肢的束腰也滑落到了胯骨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缠绕了四圈的军用背包绳。沾满全身的尘土更加印证了丹涵在黎明前最后的黑暗里的遭遇和随后的激烈抵抗。

而她面前的这位红方连长还在一边仔细把玩着本来属于她的灰色航空手表,一边不由自主地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之中。

他记得他接到的任务是把被击落的蓝方飞行员抓回来。经过一夜的折腾,侦察兵终于发现了这个落难的小仙女,准确点说,是饥饿难耐并且完全找不到北的小仙女。

然后就是看上去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抓捕了。

小上尉很清楚自己的狩猎目标是谁,她是空军大学不世出的校花,在那个性别比例失调到趋近于无穷大的军校里,这位叶丹涵姑娘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什么事情都有人代劳。这次她被击落的消息一传开,整个红方的预备队营地就像是炸开了锅般热闹,无数青年军官渴望得到这一任务,而最后,他自己都不记得这个福利怎么就降临到了自己的身上,他只记得,当他看到那一抹婀娜的倩影步履蹒跚地走过隐藏的自己身边时,他完全发自本能地翻身而起,然后,他就忘记了所有曾经无比熟稔的擒拿技能,而是像个老道的罪犯一样扑倒了丹涵,不等筋疲力竭的丹涵反应过来就压在她的身上,力大无穷的双手将美眉的双臂反拉到后颈死死箍住,也不管美眉疼痛的呼喊和呻吟,直到那具温香软玉的身体完全失去了挣扎的气力。

然后他很从容淡定地梳理了一下挂在腰间的背包绳,更加从容淡定地套上了丹涵象牙般白皙的脖颈。一番飞绳走索之后,他拎起来被五花大绑的落难仙女,就像是拎起一只小宠物一样把她扔了汽车里。然后,在周围所有士兵们艳羡的目光中,把那双露在车外的草绿色的军裤长腿捆成了带有竹节的翠绿的竹笋。

他还清楚地记得当他看到初升的日光映照出的那张被秋风吹开凌乱的头发而跃入眼帘的脸蛋时他的想法:好一个标志的美人,好一个楚楚动人的落难仙子!

在那张如同名闻天下的定窑白釉瓷器般珍贵的略带些许阳光的味道和颜色的脸蛋上,经过数学家严格计算般巧妙分布的五官是那么地完美,摄人心魄的大眼睛此刻几乎要喷出火来,嘴角残留的一点沙土像颗美人痣一样在她的脸蛋上点缀出些许野性的色彩,乌黑闪亮的秀发显然是经过特许的在脑后顶部挽出一个小小的发髻,保养精致的柔荑如同刚刚剥皮的熟鸡蛋般柔软、嫩白而富有弹性,被反吊后颈捆绑后从袖管里小荷才露尖尖角般可爱的手臂也和脸蛋一样写满了阳光的韵律,修剪合身的飞行服遮掩不住那捆绑后不得不挺起的鼓囊囊的酥胸和不由自主的挣扎而显露无疑的身段。

“魂淡,把你的脏手拿开!”终于再也无法忍受的丹涵发出一声调尖锐到足以刺穿轮胎的娇斥。

小上尉这时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的左手依然在丹涵本来戴着航空手表的手腕上抚摸搓揉,丹涵的手腕在背包绳的桎梏下挣扎得越激烈,他的手就和他的整个大脑一起越来越兴奋,心跳也跟着越来越快。

丹涵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晶莹剔透的泪,从来都是别人宠着她惯着她,没人敢在未经她允许的情况下触碰她,更何况是在一圈眼巴巴的士兵的围绕之中。

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调节现场的气氛。

坐在头车驾驶位上的驾驶员的头盔上突然就冒起了黄色的烟雾,他迅速踩下了刹车,然后一脸郁闷的摘下头盔,冲着一望无际的草原大声叫骂道:“谁干的?!有种出来单挑!”

只有几只欢快的小马驹跑向正在悠闲吃草的妈妈,周围目所能及的一切都很安静。

除了最后一辆车的驾驶员头盔上冒出的完全一样的黄色烟雾。

“狙击手!快隐蔽!”来不及倒车或是调整方向的驾驶员们听到老兵的呼喊立刻和士兵们一起跳车,而吉祥初醒的小上尉则是直接抱起丹涵被捆成竹笋的双腿就把她的小腹扛在肩头,一个兔起鹘落翻身而出。

附近几乎没有任何可以遮蔽的地方,等到他们找到并躲进远处一个不大的洼地后,狙击手已经报销了绝大部分的士兵,只剩下小上尉和叶丹涵,还有十七八个冲周围乱喊乱叫的大头兵。

当然,他们的头盔都在冒烟,也就是说,他们都已经挂了。

被颠簸地头晕脑胀的丹涵这时候也意识到解脱困境的唯一机会就在眼前,如果真被带回了红方老窝倒没什么,反正她也习惯了甚至还很享受被一堆异性围观的场面,但是演习一旦结束,等待自己的就将是那个中年女人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的数落和怎么都做不完的处罚。

与其被朝夕相处的上级整天数落,还不如反抗到底。想到这里,丹涵也不顾什么维护了多年的淑女形象,扯开嗓门开始大喊救命,她也不指望那位不知道藏在那个阴暗的犄角旮旯里的狙击手真能来救自己,她只是希望能够给他一个位置上的指引,只要能搞定了这个小上尉,就算是狙击手真的不肯来救自己,至少总会有挣脱的机会吧。

问题是此刻“绑架挟持”自己的这个小上尉也不是傻子,他也知道如果这趟是栽了,要是连这个落难的小仙女都没能搞定,别说是勋章了,搞不好领个处分还得被其他同袍战友笑话,以后可还怎么混啊。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用右手掏出刚刚从丹涵裤兜里搜出来的还散发着丝丝香味的熏香绣花手帕,左手卡住她娇小的两腮,把她诱人的香唇挤成了椭圆形。丹涵也明白他想干嘛,上下两排贝齿死死咬住,说啥也不肯松开,整个身体还极不配合地翻滚躲避。

小上尉自然是不会让一个已经身陷囹圄的猎物整得无计可施的,壮硕的左手紧紧捏住丹涵的鼻息,右手发力捂住她的小嘴,彻底封闭了她的呼吸。

痛苦万分的丹涵开始毫无意义但又不甘心的挣扎,可是再结实的飞行员在经过一夜的疲劳和饥渴后也无力应对健壮的陆军军官,不多时,上尉松开了丹涵的嘴唇,几近窒息的丹涵长大嘴巴大口大口贪婪地吮吸着浸润满绿草气息的清晨空气。

然后。。。然后,她感到一团绵软的东西被狠狠地塞进自己的口腔,其中的一角过于深入呛得自己只想干咳,却只能发出可怜兮兮的低沉呜咽。

感觉异常难受的丹涵开始来回翻滚,希望能缓解自己的痛苦,可这一切却都是徒劳,自己完全成了一条巨型的绿色毛毛虫,除了缓慢地蠕动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动作方式。

“你个该死的狙击手,你在哪儿?这里只剩下一个敌人了,还不赶快现身啊,求求你了。。。”丹涵第一次如此渴求别人的帮助,无奈的是她却无法说出来。

终于,在和煦的阳光和微风下,她的眼皮慢慢合上。

也许她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因为她很快就会遇到那个人,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家伙。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84.html

分享 ()
赞 (6)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