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简单任务5是学长还是那个坏蛋?

是学长还是那个坏蛋?

看来绳艺这玩意对于放松心情的确是大有裨益,丹涵这个回笼觉睡得那叫一个舒服。

她懒洋洋地醒来,习惯性地想伸个懒腰,却感到十分困难。以为自己是起床困难症复发的丹涵晃晃脑袋,依依不舍地睁开眼睛。

但是,她只看到了一片充满了整个世界的暗红,不透过一丝光的暗红色。

她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勒在她的后脑和耳廓上方,她想伸手将其扒掉,却发现自己竟然做不到。她缕清了一下自己有些苏醒的思维。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而事实更加明白无误地告诉了她,这次真的出大事了。

她发现自己居然完全解不开绑绳了,平时只要左右活动手腕便可以慢慢重获自由的双手这次居然被彻底捆紧捆死,每一个绳结似乎都离开了它们本来应该在的位置,而且自缚时肯定会松松垮垮的五花勒劲自缚的收官处,也就是缠绕手腕和高吊双手后剩余的末尾绳段却如自己开始自缚时心里痒痒的所期盼的那样真真切切的完成了从外围圆弧形交叉十字紧缚扎紧双手缝隙和将已经扎紧无法分离的双手向上吊起到后颈下的任务,虽然绑法完全没有变化,但是所有平时无法,也不可能实现紧缚的地方,在这一刻,居然都同时实现了完全紧缚,手法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一样,只紧不松。

最为关键的是,她感到自己的两个手腕上,居然分别十分专业的裹着护腕。要知道,除非熟练地使用自缚环,否则自缚是很难把手腕绑紧的,况且自己这套实践出真知的自缚绑法已经能够产生足够的束缚感了,自然也就不用什么护腕,反正也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一堆绳子堆叠缠绕在一起,再加上全身其他部位的紧缚和享受绳艺过程的难免的想入非非和鸿飞冥冥,的确能够产生身临其境般的感觉,而丹涵自己也早已满足于此了。

难道是自己还没睡醒,感觉系统都坏了吗?

当然不是,因为她感到自己被折叠的双腿蜷缩在胸前,白色连裤丝袜包裹下浑圆的大腿和上身绑在一起,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肩膀上连衣睡裙细细的肩带已经滑落,自己右脸侧贴在双腿被折叠后顶起来的膝盖面上,一根扁平的背包绳将膝盖和脖子很难受的直接连在一起。

被折叠后的小腿紧紧贴在大腿后方,折成双股的三根背包绳把已经被自己剥夺了分开权力的丝袜美腿按照小腿大腿中段对应和脚腕、大腿根部对应分别连接在了一起。虽然经过训练,她的柔韧性已经几近完美,但是这样的姿势依然让她感到些许难熬。

尤其是那根讨厌的股绳,这绝对不是她的作品。不过这股绳却把她蓬松的睡裙下摆给撩起到了腰胯骨的位置,还不时地给她带来些许异样的刺激。

其实,最奇怪也是最恐惧的是她居然感到了毫无规律的轻微颠簸,就象是被人背在背上匀速慢跑步一样。而且她明显的发觉自己的耳朵里被塞进了飞行员的专用防噪音耳塞,这个中国制造的玩意成功的隔绝了一切外来的声音。

一个恐怖的念头浮上丹涵的心头:“难道我这是被绑架了吗?说来也有点小小的激动啊!可是怎么可能?这里是卫星基地,不是某个偏远小镇!难不成我是被特务给绑走了,他们准备拷问我好得知机密的航天信息?”

想到这里,她开始疯狂的挣扎,只希望自己现在还在基地里,而且自己的挣扎能够被某个哨兵发现,这样的话她既可以脱离危险,也可以名正言顺地掩盖住自缚的事情。

可是,在背包绳的禁锢之下,一切都是徒劳,她像是一只身陷蛛网的昆虫,挣扎只能带来更深的无助。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v1700

被蒙住眼睛的她几乎失去了对时间的感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三五分钟,也许三五十分钟,因为害怕而高速跳动的心脏逐渐恢复了正常的频率,感到有些疲惫的她也不再抵抗,暂时接受了这不可知的未来,也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原本毫无规律上下左右的颠簸停顿了几秒钟,然后就变成了有些规律性的上上下下,中间还掺杂着一些间隔稍微长一点的平稳,感觉像是在走楼梯。

估计上了有三层楼后,那个绑匪终于停了下来,慢慢把装着她的大背囊放在地上,然后打开了大背囊。

大背囊拉锁拉开的声音她自然是听不见的,光线的细微变化在那一片深红色的过滤后也难以察觉,她做出这个判断是因为,有一双手,把她抱了起来,轻轻地放在地上。

为了方便运输而被折叠的双腿获得了解放。难道这是要放开自己嘛?

事与愿违的是,她的脚腕、膝盖大腿根部很快就被分别吊了起来,整个人很难受的被吊起半人多高。

她的肩膀轻微抖动了几下了,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难受,亦或是一丝隐隐的激动?

她的腰部、肋部、高吊的手腕也被分别吊了起来,已经剪短的秀发再也遮盖不住自然低垂的头部。

整个世界依旧是那么安静,直到耳塞被抽了出来。

难道这就要开始审问了吗,这里是什么地方,还在不在基地里面,绑匪到底是谁?

一个明显经过变声器改变的男性声音说道:“叶大美人,多年不见,你还好吗?”

丹涵听到这句带有明显挑逗语气的言辞,不由得心中生寒,下意识地挣扎了几下,可除了像钟摆似得摇晃前后几下,再发出几声经过小手绢和长丝巾翻译的呜呜声外,没有丝毫作用和意义。

“大美人,抵抗是没有意义的,不如老老实实配合我,想清楚了没有啊?别晃了好不好,你也不嫌累啊,不过这呜嗯唔嗯的声音倒是和这丝袜包裹下的美腿一样着实的诱人,要不是想拿到口供,我还真不舍得给你松开呢。别乱叫啊,不过你试试也行,尽管叫吧,哈哈哈哈哈。”

“咳咳。。。咳咳,你是什么人,快放开我,不然。。。我。。。我就喊啦。。。”

“哈哈,我来替你喊,怎么样?救命啊,绑架美女啦,超级大美女啦,两块钱一斤,你买不了吃亏,两块钱一斤,你买不了上当,快来人啊,这里还是不是基地啊,怎么没人来英雄救美啊。。。哈哈哈哈哈。。。笑死我啦。。。”

丹涵这次算是彻底死心了,看来自己已经被运出基地了,保不齐已经身陷匪窝了,看来自己是真的跑不了了。

“妹子,老实告诉大哥,你们执行的是什么机密任务?”

“这个。。。我们是去。。。哈哈哈哈,别挠我。。。我怕痒。。。哈哈哈哈。。。”

“嗯,不得不说,妹子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这白色的连裤丝袜也是很棒的啊,尤其是上面点阵型的镂空暗纹,若即若离的,煞是增光添彩啊。。。不行,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我还得在多挠几下,还有软肋,这细腰,不挠几下那就没有天理了,好滑嫩的皮肤啊。”

被折磨了好一会儿,绑匪才停了下来。都快笑脱了气的丹涵身若无骨,几近虚脱的挂在那里,慢悠悠地晃动着,有气无力的胡诌了几句应付了事。

随着呼吸的平复和体力的回复,丹涵的思绪也逐渐打开。她发觉此人不仅手法细腻,而且上手就可以准确无误找到自己的最敏感的部位,最关键的是,她总觉得这个绑匪的说话方式有些词句似曾相识,尤其是那句“叶大美人,多年不见,你还好吗”,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她开动自己的大脑,快速搜索着所有自己认识的男性,可想来想去,似乎只有曾经欺负过她的杨熠和曾经的男朋友苏志军符合,“坏蛋”杨熠曾经给她灌烈酒、挠软肋,除了解救她的时候解绑绳和欺骗红方士兵时进行驷马捆绑外连她的腿脚都没碰过;而学长苏志军则是真真切切的触碰过她穿着丝袜的脚心和小腿,但却没有绑过她。这坏坏的绑架手法和折磨自己的挠痒倒是很想杨熠那个坏蛋,可是“多年不见”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障眼法?那审问时候的言辞倒是很像学长稳重的风格,绑匪言辞中还对自己了如指掌,甚至连自己一些小秘密都知道,除了学长和几个闺蜜外还能有谁知道啊,可是学长对自己百般呵护,从来都是小心翼翼地揉捏自己的丝袜小脚,什么时候这么“凶狠”地对待过他最喜欢的丝袜美腿呢?哎呀,不对不对,谁说绑匪就一定是坏蛋或是学长啊,他们俩对我都那么好,怎么可能呢,再说了,绑匪是不是一个人还不好说呢,哎呀不好,他又来了,我该怎么办啊。。。大脑完全短路了有木有啊。。。。。。

深红色的眼罩被取了下来,许久不见阳光的眼睛被“突如其来”的亮光扎的一阵生疼,她赶紧闭上眼睛,不敢去看身后的那个绑匪。

“干嘛还闭着眼睛啊,还没适应光线啊。”变声器改变后的绑匪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以为我傻啊,我要是看见你的样子,你就该撕票了!我年纪轻轻地,还没有男朋友,我还不想早早地挂掉!”丹涵拼命摇头,就是不肯睁开眼睛。

约莫十几秒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学妹啊,不认识我了啊,话说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漂亮啊,尤其是这对美腿,依旧是搭配丝袜的绝佳啊。”

她睁开眼睛,适应了洒满大屋子的阳光,向着前面的跟墙壁一般大的镜子定睛看去,看到了一个被悬吊在平时练习柔韧性和压腿的单杠上的落难女孩,也就是头发凌乱、香肩外露的她,宽松的睡裙在重力和背包绳这个两个大坏蛋的唆使和帮助下令她的身体一览无余,连裤丝袜加厚层下已经完全展现出来的小内内和肩带滑落后微露的酥胸更是让人难以抑制的垂涎欲滴。还有站在面颊绯红的她左侧的那个人,她的学长苏志军。

原来苏志军本打算等叶丹涵毕业后就将她迎娶进门,可是却被家教甚严的父亲安排进了高度保密的精锐部队磨练,然后又被相中来到这里担任航天员,眼瞧着曾经和自己耳鬓厮磨、情深意笃的学妹已经毕业一年多了,如果再不出马恐怕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却不想昨晚在这里,专门为基地内人员修建的强身健体、打发时间的体育中心四楼兵乓球室窗口,看到了楼下一蹦一跳着离开的学妹,那种积蓄多年的情感瞬间爆发的激动让他忘了大声呼喊,只是站在那里傻傻地看着,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于是第二天吃完早饭,他就按照打听了一晚上的地址来到了丹涵的宿舍楼下,凭借着自己对丹涵各种生活习惯和爱好的了解以及自己在基地内无人不知的名气成功的搞到了钥匙。

站在丹涵的门前,他不禁百感交集,原来自己日思夜想的学妹,居然就和自己在一个基地内,老天爷真是够捉弄人的。他本想打开房门进去,帮丹涵收拾一下她一万年都乱七八糟的宿舍,再留个纸条给她个惊喜,却不想看到了正在享受捆绑睡眠的丹涵,还有她蹬开了一半的被子。

然后他就把丹涵二次加工了一番,再打包装进一个空着的行军大背囊,像个逮到大肥兔的饿狼一样直接把丹涵背进了体育中心五楼的体操房,因为他打听到,丹涵经常到这里对着满屋子挂满墙壁的大镜子练习体操或是跳舞打发时间。其实,最关键的是,今天上午有慰问演出,整个基地除了值班的都跑去看了,杨熠那个到处闹得鸡飞狗跳的家伙更是在昨天晚上就抢好了位置,所以今天这里没人,而且这座楼,没有监控。而且基地房间都是隔音的,是为了防止航天发射、训练以及实验产生的噪音影响内部人员的正常生活。

然后就有了后面的故事。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88.html

分享 ()
赞 (1)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