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简单任务6绳州好危险哦

(6)绳州好危险哦

每年一度的发射黄金季节又快到了,整个基地里忙得不可开交。

清闲惯了的杨熠和热恋之中的叶丹涵也不得安宁,因为最近又临时增加了一项额外的发射计划,说是太空望远镜出了问题,需要航天员出舱太空行走进行修复,结果本来没有事情干的二人都被派了上去,而他们俩的队长,就是毛遂自荐的苏志军。

不想当电灯泡的杨熠很清楚苏志军的想法,可是并不知情的领导们一句“两个菜鸟自然需要一个老练的队长”就把他给顶了回去,好在苏华义还算公私分明,事情进展地都很顺利。

其实大家都知道,苏志军的父亲苏飞虎将军是手绾兵符的实权将领,而兵部尚书明年就将退休,苏飞虎和兵部侍郎牛天龙将军是接替的热门人选,谁敢惹他儿子找女朋友啊。

郁闷了一个多月,终于到了发射的日子,各家大小媒体和宣传机构的狂轰乱炸以及一堆领导的轮番接见可是着实让杨熠狠狠地又郁闷了三四天,因为所有的新闻都在重点关注那对郎才女貌的航天员情侣,除了正式的通告外,自己好像从队伍里消失了似得。

抛开中间的各种段落不说,该出舱修理太空望远镜了,丹涵被留在飞船内进行操作和监控,苏志军和杨熠分别负责修理检测出的远近两处故障,一时间忙得不亦乐乎。

基地里也是一片安宁,一切都在按照计划有序进行,直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太阳风暴彻底打乱了所有的秩序。

人类的渺小在这一刻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出舱的杨熠和苏志军在接到通报后立刻向飞船赶去。

有道是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就在这生死时速的关键时刻,牵连在苏志军身上的保护绳却脱离了固定,把苏志军拉向了完全相反的方向。已经和舱门近在咫尺的杨熠也没多想,折返回去拉住保护绳,想把苏志军拉回来。

通讯装置里传来了控制中心最新的命令:“放弃苏志军,不能两个人都出事!”

杨熠没有理睬,执着地拉着他。舱门越来越近,太阳风暴也越来越近。

不顾命令的丹涵也穿上宇航服准备出舱帮助杨熠。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最后的结局。

耀眼的亮光占据了整个控制中心的屏幕,也彻底掩盖,或者说是笼罩了三人的踪迹。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g1700


四个月后,军医院住院部大楼前小广场的木质长凳上,一位女上尉保持着标准军人坐姿,目光略显呆滞地看着进进出出的人群。细看上去,她身着剪裁得体的天蓝色衬衫,一顶绘有黑边帽檐和金色纹饰的深蓝色卷檐帽平稳地放置在她深蓝色一步裙的正中间。印有飘飞云朵印花图案的真丝质地小方巾巧妙地围绕在她的脖颈四周,其中的一角还调皮地搭在他右肩之上,对称戴在双肩的紫黑色肩章刻有金晃晃的军衔图案,形如飞鹰羽翼的金色绶带服服帖帖地自她左肩垂下,紧紧地倚在她的手臂和身体之间,宽边黑扣的蓝黑色弹力腰封按照黄金比例的位置围着她窄窄的裙子,那双点缀有若隐若现的荧光斑点的亮蓝色标准包芯丝袜包裹下的曲线完美的双腿恰到好处地伸进一双被擦得光可映人的圆头浅口低跟的黑色皮单鞋,不禁让人感叹造物主的无限数学天赋,如果没有如此精妙绝伦的计算,这位空军制服的美人又岂能诞生于世。

在阳光的照射下,她双肩上的军衔、鼓囊囊的胸前的金属标志和勋章以及那双让人不忍转移视线的丝袜都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俨然间似有一圈天使的光环笼罩在她的身上,灿灿然好似那略带一丝忧伤和迷茫的女武神瓦尔基里。

微风过处,熨烫地毫无一丝褶皱的袖口、搭在右肩的真丝小方巾的那一角和溢满浓浓的青春风采的一步裙的裙角随之轻拂而起,微微地荡漾在和煦的春风中,也荡漾在每个经过的男人心中,此刻,她就是这里的雅典娜。

四个月的时间,足够天气完成她的华丽转身,南方早已冬去春又来,然而她的心里,还不时地停留在上个秋天的末尾,笼罩在头顶那个暴躁的太阳之下。

一只充满力量的手慢慢地搭在她的右肩,那块灰色的航空手表也被静静地放在掩盖住她上半截丝袜美腿的一步裙上的女军官卷檐帽顶。

“我刚才问过医生了,咱们隔离的这段时间,你学长他。。。”

“我已经知道了,他没了。”

“人死不能复生,生者还需坚强。”

“别说了,也许时间能消磨一切。”

“我是来通知你,牛天龙将军要在绳州屯营区海军基地召见咱俩,可能给咱俩派遣新的任务。”

“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官大几级弄死人,这都不让人安生几天。”

“没事的,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只要凑个数就行了。”

“你这是想趁虚而入吗?”

“呃。。。”

“没事的,反正我也纠结过你和学长,既然他已经没了,你也可以凑个数。”丹涵扣好她曾经送给苏华义的那块手表,捋了捋又张长了的头发,端端正正地戴好军帽说,“走吧,时间紧迫,赶紧去机场吧,飞到那儿还得好几个小时呢,我早就知道牛将军要在绳州召见咱们,医护人员已经买好了机票,给你。到了那儿住下后,我还有事跟你说呢。”

不等杨熠回答,丹涵就朝自己的病房径直走去。杨熠有些情不自禁地看着她窈窕的背影,心里不住地揣摩着“凑个数”和“有事跟你说”的意思。

这到底是暗示还是说说而已?有事又是什么事,非得到目的地,还得住下后才肯说?算了,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她不说任你想破脑袋也搞不清楚。


灯红酒绿的夜景彰显着国际大都会绳州这颗海上明珠不一般的雍容华贵,也映照在杨熠年轻的面庞之上。

站在窗前的他晃晃手中盛放红酒的高脚杯,静静地等待着九点的钟声。

接待人员直接将他俩从机场带到了这座酒店,给他们定了两间规格不低的房间,还给他们安排了一顿价值不菲的晚宴。杨熠有意推辞,对方却说这是牛将军亲自安排的。不再多说什么的杨熠和接待方在餐桌上把酒言欢,而丹涵却只是简简单单地吃了点,便借故离开。

结账时,一位接待人员还一脸坏笑并颇有内涵地拍着杨熠的肩膀说什么今夜注定无眠,好好享受,别忘了后天的时间哦。不解其意的杨熠这时掏出手机,看到了丹涵离席而去后几分钟便发给他的信息:九点整再回房间,不准提前回来。

杨熠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回到餐桌,站在古典式风格的落地大窗前,细细地品味着红酒。

可假装的镇定却无法压制住一股来自心头的莫名的冲动,而他,只能颇感煎熬地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对面巨大的钟楼。


他笑了,因为他才发现,他的房卡不见了。

房门虚掩着,并未关闭。杨熠推了推门,门后有东西顶着房门。

他稍微使劲推了推,门就被推开了,原来只是两把椅子。

他又转过身去,在门口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

丹涵严严实实地盖着薄薄的毯子,侧身背对他安静地躺着,一动不动,宛如睡美人般安详、宁谧。

“干嘛不去自己的房间,却来我这里凑热闹啊,还拿走我的房卡。”杨熠明知故问道。

没有任何声音回答他,其实也不需要回答了。

杨熠走过去,扶住她的肩膀,轻轻地把她改成平放的姿势。

他看到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熟悉的五官相貌,熟悉的水灵脸蛋,甚至还有熟悉的鼻尖下粘贴的那块熟悉的封口胶;陌生的体验,陌生的感觉,甚至还有陌生的深红色眼罩下流出的那两行陌生的泪痕。

他小心翼翼地揭开了那方薄薄的毯子,就像剥开煮熟的鸡蛋的外壳那样小心翼翼。

她那如同剥了皮的熟鸡蛋般嫩滑的肌肤,纹路清晰质地柔顺的丝袜,材质细腻美感凸显的内衣,交错密集的扁平状背包绳,还有那日臻熟稔的自缚技巧都没有让他失望。

他把丹涵的身体轻轻地翻过来,就像移动名贵瓷器般认真仔细。

她的五花高吊勒劲自缚技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之所以还要把她翻过来,是因为他看到了那两股最后的绳头。

很显然,那是为他预留的。

他狠狠心,拉动了绳头,稍显松垮的反吊和腕部的十字缚在他的手里彻底成型。

他又把她重新翻过来,又变成了仰面朝上的姿势。

他看到了她随着呼吸的紧凑而快速起伏的鼻息和胸部,还有更加湿润的那两行泪痕。

剩下的一切自然无需多言,电闪雷鸣的前奏后自然便是狂风暴雨的洗礼。

一滴泪珠坠落到地板上,瞬间便粉碎成了一小片水渍。也许,她只是觉得,她有点莫名其妙地控制不住自己。

其实,他俩都觉得,这个夜晚总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深夜的星光在地板上投射出支离破碎的影子。

他俩都没有动,不是因为没醒,而是应为压根就没睡。

他们离得很近,近的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近的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心跳。

他们离得很远,远的根本感觉不到对方的声音,远的根本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

就这么尴尬地,一动不动地对峙在激情过后剩下的所有时间。

“那个。。。对不起。。。我给你解开吧。”杨熠率先打破了僵局。

“是我先没控制住的,不怪你。”丹涵的回答格外干脆,“能帮我搞点宵夜吗,我晚饭没吃好,现在有点饿。”

“用不用先帮你解开?”

“不用了,反正也捆了这么长时间,虽然有点难受,不过有你在就好。”

“这么说你打算接受我了?”

“实话告诉你吧,我打一开始就准备和你好,可是师哥的爸爸,你也知道,就是苏飞虎将军,他低调来过一次卫星基地,他知道了师哥想重新追求我的事情后,让我做个选择。”

“什么选择啊,不会是要么拿到好前程离开他儿子,要么就后果自负吧?”

“不太一样,是要么接受他儿子并且不能反悔,要么拒绝他儿子,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你会挂。”

“看来我欠你很多了。”

“其实也没什么,先帮我把封口胶和眼罩重新弄好,我想趁你买东西的时候小憩一下。还有,晚饭离席后,我把我那间房子给退了,所以在这儿这几天就拜托你多多照顾啦,嘻嘻嘻嘻。赶紧的,我要休息,我还要吃东西!我。。。呜呜。。。嗯嗯。。。”


“你走开,凭什么你想解开就解开,这是我自缚的作品,你凭什么毁掉我的杰作啊。你先喂我吃,然后你再吃剩下的。别忘了再把垃圾扔了。”丹涵努了努刚刚在热毛巾的滋润下还冒着袅袅暖气的嫩粉嘴唇,娇娇地说道。

“我不饿,都是你爱吃的小吃,这大半夜的可不好弄来哦,你别着急啊,慢慢吃,别噎着,没人跟你抢。”

“吃饱的不知道饿肚子的感觉,别说风凉话,我要那个甜点,还有那个酱香馅儿饼,还有@#¥%@#¥%,不错,真好吃,把饮料拿来。”

“你要哪个啊,吃东西的时候别说话,是这个?这个?到底那个啊?吃完了再说话。。。”

凌晨一点的钟声响起,为1206房间里迟到的晚餐伴奏。


夜幕下的帝都兵部大厦依旧是灯火通明。

几位圆弧形排列的参谋簇拥着苏飞虎将军围在地下二层太平间里一张盖着白布的床前。

夜幕下的绳州海军基地同样是灯火通明。

那几位负责接待杨熠和叶丹涵的军官在牛天龙将军的办公桌前排成了一条笔直的横线。

苏飞虎将军抬起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

牛天龙将军抬起手,看了看手里的药包。

白布揭起,露出了一对锐利的眼睛。

眼镜摘下,露出了一对深邃的眼睛。

“孩子,你醒了,哭有什么用!站起来,志军,用你的武器去报仇吧,别怪我狠,命运,是你无法逃避的。”

“这催情药果然有效,也算成人之美了。杨熠,用你的能力去做事吧,别怪我狠,命运,是你和她们无法逃避的。”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389.html

分享 ()
赞 (0) 评论 (0)

    
评论 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