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大地原忿13.出游

13.出游

  天空很灰暗,月亮和云彩都被浓浓的黑幕遮挡了,这个小地方似乎根本不存在。


  凝芳迷迷糊糊中被几声突然的响动惊醒,她意识到是依达回来了,那脚步声又明显不是他一个人的,其中还掺杂着木箱拖动的声音。她的心一动,似乎感觉到了会发生什么,于是下意识的稍稍挣扎起来,不过这样的挣扎纯粹是徒劳,除了从鼻孔里发出的一声低低的哼哼以外,一切还都是那样依然如故。


  “把箱子横过来呀……对咯……”是依达在吩咐着,居然讲的是汉语。


  没有人接口,不用说,还有来的那几个人应该也是汉人,凝芳判断着。


  房间外面忙碌了好一阵,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然后便是几个人出门而去的声音,接着,依达也回到了房间,凝芳感觉到他就坐在她的面前,而且一言不发,她的心里很紧张,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房间里很宁静,就连鼻子里呼出的气息竟然很清晰地闻听得见。


  突然,他迅速地把凝芳身上的棉被揭开,然后解开了她腿脚上的绑绳,让她跪坐在他面前,凝芳能感觉到他的手在她的胸部轻轻按揉着,只是她躲避不了,只是微微紧缩了身子算是一种回应。


  “我带你到外国去玩玩吧?……”依达突然说道,而且声音很奇特。凝芳正被他的揉摸感染着,一点精神准备都没有,只是随意的在鼻孔里“嗯”了一声。


  “哈哈,好啊,明天我们就上路,你可要乖乖的听话哦。”依达抑不住的笑了起来。


  凝芳这才反应过来,突如其来情况让她无所适从,此时在一瞬间她已经意识到,他们要把文物贩卖到国外,而且还会把她一起带出去,她不知道他的意图是什么,或许只是想带她出去玩玩,但凝芳心里此刻无论如何也是接受不了的,其实更多的是害怕,一种未知的害怕,她摆动身子使劲地冲着依达“呜呜”哼叫着。


  依达呆了一呆,没想到凝芳的反应会如此之大,本以为她会很开心,于是语气有些粗暴地说道:“妈的,带你出去玩玩你为什么不愿意?再要不愿意,到了那里我就把你卖给那里的鸦片贩子……哼哼。”说完他把凝芳狠狠地一推,凝芳立刻倒在了地板上。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g1700(另外收一个一年以上微信号)


  不知道是他有了火气还是他心里高兴,接下来的他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凶狠地征服着凝芳的肉体。凝芳被紧缚着身子,堵塞严实的嘴根本无法呻吟,粗重的呼吸就像拉风车一般呼呼直响,缠蒙严密的眼睛一片漆黑让她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慌乱和紧张,依达急促的呼吸和剧烈的动作,更加深了她对前程的无助和渺茫……


  太还没亮,再次陷入迷迷糊糊的凝芳又被叫醒了,依达解开了她身上所有的绑缚,并丢给她几件替换的衣物要她换上。


  凝芳自然不会违抗,稍稍揉了揉有些麻木的手臂以后,脱去了身上已经好多天没有换洗的衣衫,就连那只文胸也有了污垢。依达就站在她的面前,看着她换好了衣衫,就用绳索在她胸前系住了她的两手腕,然后让她用了一些食物,并吩咐她在房间里好好呆着。


  大门外已经停着三匹马,三匹很壮实的马,背上都已经驼好了几个大大的木箱,木箱是用布单包裹住的,两匹马的背上各驼的是四口大木箱,还有一匹马只驼了两只竹篓,竹篓里似乎也装满了货物,上面还盖了布,蒙得严严实实的。


  马匹旁边站着一个不高的男子,看上去面相很凶恶,腰里还插着一把腰刀,似乎不是本地人。


  好一会,依达出来了,他的手里牵着一条绳索,绳索的另一头就是凝芳,此时的凝芳已经被牢牢地捆绑结实,两手臂被反剪在背后紧紧地收缩在一起,那绳索很仔细地缠绕在上面,以至于胸部和肩部都被紧缚得很牢固,她跟在依达后面脚步很踉跄,大概大腿上也缠绑了绳索。


  依达把凝芳带到了那匹只驼着竹篓的马匹前,把那个恶脸的汉子叫了过来,示意他和他一起把凝芳扛上马背,那汉子愣了一下,对着凝芳瞪视了一会,凝芳此时也正紧张和惶恐地看着他,虽然是黑夜,但也感觉到了他的恶意,她的嘴早已被依达堵上,嘴里的布团和以前一样塞得严严实实,不知从哪里买来的橡皮膏同样严严地封贴着她的嘴唇,嘴上包扎严密的绷带似乎是这次特别准备的,那紧裹严缠的绷带稍陷在她粉嫩的脸部肌肉里,更显一种美丽;齐肩的短发柔柔地分披在她的脸颊两旁,那么典雅端庄;黑暗中一双明媚的大眼睛依然清澈如月,只是神情却充满了黯然和紧张。


  汉子很狐疑地问依达,不过凝芳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但可以明白,他在问依达为什么要带上她,一番对话以后,汉子似乎很无奈,带着淫邪的眼神瞄了一下凝芳绳索下鼓突的胸部,然后就和依达一起把她扶上了马背。凝芳面朝前骑坐着,马背上没有鞍子但垫挂了一条折了三折的棉被,她就坐在被子上,腿脚被牢牢地用绳索固定在了马背上,让她在行进中不至于东倒西歪。


  汉子抬眼看了看凝芳的后背,心里动了动,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在他脸上滑过,她的背上纵横交错着捆绑整齐的绳索,严密而牢固地捆绑着她的身子,她的两手握着扁扁的小拳,缠满了白布裹得紧紧的,就在丰腴高翘的臀部上方被交叉捆绑着。


  短短的低胸对襟小褂紧绷在她的身上,既遮不住那深深的乳沟,也遮不住嫩滑圆润的腰部,微露的酥胸在黑夜里依然能看出泛白的光彩,那条黑布筒裤被捆绑大腿的绳索扯了上去,更是不能遮蔽她诱人的白皙小腿,套在黑布鞋里的脚儿就那样悠悠地垂着、轻晃着。


  依达看到了汉子的眼神,虽然在黑夜,但他看到了,因为他一直在注意他,所以他要尽量遮住自己女人的美丽,以免遭到不测。于是他把一件外套披在了凝芳的身上,并扣好了最上面的两粒扣子,挡住射向她胸部的异样眼光,这样的他的心里才会稍稍踏实一些,当然凝芳的心里也踏实了许多。


  要启程了,依达再次检查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摸出一只口罩,就是原先凝芳戴过的那只雪白的小口罩,把它下面的带子挂在了她的脖子上,垂下来的口罩则塞进她胸部的那道深深的乳沟里,这样做当然是为了在需要带上的时候,可以随时可以给她戴上;又取出一些棉花,让凝芳弯腰把头低下来,仔细地分别塞进她的两只耳朵里,并撕下一点橡皮膏封住,然后把她的秀发轻轻地拨弄了几下遮住耳朵。


  依达拍了拍手,算是完成了一项作业,看着坐在马背上的凝芳,露出满意的神色。


  此时,一阵微风吹过,轻轻地吹起了凝芳的满头秀发,秀发飘飘飞扬着,凤眼微眯下尽显迷人风采,那份飘逸那份柔美让依达不由一呆,一丝暖流流过心间……


  “的的”的马蹄击打着长着败草的土路,时不时的有夜莺在天空划过美丽的身姿。


  天不知什么时候才亮,大地还是灰暗一片,凝房无法判断时间,她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心理的焦急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知道此次被他绑走是不是还能回来,自己的任务还能不能完成,如果真的被他带到了什么国外,那她的一生就完了。如今看来,完成任务是次要的了,先要解救自己才是最关键的。此刻最念念不忘的还是她的战友和亲人,她已经无法想象他们的近况,更无从猜测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们,内心里真希望在前途上能突然遇见前来解救自己的战友,那会是多么幸福的一刻啊……


  走夜路是很寂寞的,但也是最能消磨时间的,天已渐渐发白,离开依达的家已有好多个时辰了,刚刚穿过一个偏僻小村,便又进入了野外小路,路很难走,很多时候都是在丛林里行走,等到天大放亮的时候,他们踏上了大道,说是大道不过也就是能够顺利通行马车的道路而已,道路两旁的灌木和树丛浓密的让人生寒。


  这条路应该是有很多商贩行走的道路,所以不时的会碰见几个行人。依达一直牵着那匹驮着凝芳的马,走在另两匹马的中间。


  依达不愿意凝芳出现什么意外,他已经把她当作自己不可或缺的宝贝,所以他心里一直充满了紧张,他需要谨慎,虽然他对这里的一切是非常有把握的。


  他停了下来,拉住凝芳胸口的绑绳让她低下头,先摸了摸她嘴上的绷带,然后将手伸入她胸部掏出口罩,并同时捏了一把她的乳房,接着将口罩划到她的下巴处,往上一合,便扣住了她的嘴部,将上沿两头的带子在她脑后用力收紧了再系牢,口罩便很服贴地紧紧蒙住了她的嘴部和鼻子。依达看着她的脸,身体里开始又有了反应,她的眼睛里有着水一样的清澈,长长的睫毛遮不住美丽的眼神,她也在看他,虽然弯着腰配合着他系口罩带子,但她的眼睛时不时的瞄着他,希望给他一种可以信任她的感觉,这是凝芳可以获得自由的一些条件。


  依达不能领会她眼睛的含义,他只感到那眼睛很漂亮,就像会说话的样子,会给他带来快乐和愉悦,她是他的女人,他随时都可以享受的女人。


  前面似乎有人来了,是一个马队,因为他们听到了马铃声。


  马铃声不一会就到了面前,十多匹马排成了长长的队伍,马背上驼满了东西,堆得高高的。


  依达和那个男子把自己的马牵到了路边,站在那里等他们过去。


  凝芳坐在马背上,心里十分紧张,呼吸也急促起来,胸部的起伏很大,呼出来的气息都被口罩挡住了,热烘烘的更让她热血上涌。她仔细地看着走过来的人,努力的打量着他们的面孔,希望发现他们是自己的同事。


  然而,凝芳很失望,这些是真正走马帮的人,那晒得黑黑的皮肤,和饱经风霜的神态,一看就不是凝房期望中的伙伴。


  那些人自顾自地匆匆走过,但也有几双眼睛很奇怪地看着凝芳,然后又瞄了瞄凝芳身边的两个男人,从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心里在猜测着什么,那个佩刀的恶脸男子更是凶巴巴地看着他们走过,似乎随手都可以动手杀人似的。


  继续赶路,走过这道山梁,便会进入一片平地,那里的路要好走一些,还有一个比较热闹的小集镇可以稍事休息一下。依达心里想着,到了那里虽然人要多一些,但都是政府很难管辖的地方,相对来说也不会出什么事,再说了自己常年跑这些地方,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朋友在这里。


  天气本来还是阴沉着,才过晌午,就现了阳光。此刻,他们也出了山,翻下那道山梁,便进入了一大片广阔的平地,到处都是长得高高的树木和盛开着的鲜艳花草,不知名的鸟儿随处欢唱着,听来令人赏心悦目,那淡淡的迷雾氤氲地笼罩着一切,就像人间仙境一般。


  凝芳被眼前的景色陶醉了,她坐在马背上左顾右盼,眼睛里放着光,透着欣喜和惊奇,尽情地欣赏着这美丽的世外桃源。


  然而,依达似乎不想给她这份充分享受的机会,他要蒙上她的眼睛了,他不想在人群聚集的地方给她一点逃跑的机会。


  凝芳自然只能乖乖地低下头,看他取出了纱布,便闭上眼睛,任他把纱布压在她的眼睛上,然后用绷带缠裹严密,再包上一块黑布,接着一条头巾蒙在了她的头上,从前额一直垂下几乎挡住了被蒙的眼睛,然后在下巴系紧了。


  “趴下身子……唉,好……”依达吩咐凝芳,凝芳听不见,但被他拍着后背往下压,便把上身趴了下去伏在马脖子上,依达用一条绳子将她稍稍固定,再拿一条毯子盖住了她被捆绑固定的下身,然后便继续行进。


  凝芳心里很无奈,眼睛上柔软的压迫和黑暗让她愤愤不平,如此的美景竟然被剥夺了观赏的权利,更主要的是她将不能知道他们押着她去往哪里,这对她是一个最大的威胁和不测。


  她使劲咬了咬嘴里塞得满满的布团,憋着劲大声地喊着,声音当然被布团和封嘴的绷带挡住了,连她自己都很难听清,她又眨动着眼睛,力图把蒙眼的绷带弄松一些,可是连眼皮都不能睁动一下,这样反复了几次,她放弃了,冷静了一会以后,开始思考起以后的对策,她不能任人主宰自己的命运,这是生死攸关的时刻,一旦失去机会她将抱恨终生。


  而就在此刻,柯兰和她的队友们却也到了依达的镇子。


  柯兰追踪的方向基本没有错,也就说居玉玲还是提供了一些重要的信息,但渐渐的就失去了方向,因为居玉玲已经和居老大分手很长时间,基本上断了联系,所以后面的情况连她自己都无法证实,所以,柯兰只能靠当地派出所提供情况,但是没有任何可靠的消息来源。


  幸好,铁路方面给他提供了一个有趣的消息,说是有个铁路工人碰到了一个很奇怪的病人,那病人被捆绑堵嘴不买票就偷坐一列货车,那工人说他当时很奇怪,后来越想越不对,但人已经走了,所以他向站长报告了这个情况。也是巧,正好有铁路民警到这里办事,站长无意中说了这事,立马引起了那民警的注意,他想起了局里通知要他们帮助巡查一个女民警被绑架的案子,于是他迅速向那个工人了解了事情的详细经过,接着就立刻回了所里向领导汇报了。


  柯兰接到了这个消息,便来到了那个车站,找到了那个工人,然后通过判断和分析,分兵两路开始沿线排摸。


  接着他们得到了一个消息,有人在一个偏僻的小镇遇到了被绑架的女警察,据说是一个演皮影戏的小伙子报的案,于是迅速集合力量连夜赶路,因为道路艰难,又不熟悉情况,紧赶慢赶才赶到了这里。


  县派出所的同志也到了,还带来了报案的小伙子。


  柯兰和同伴们就在一家小货铺的门口草地上,商量了一下行动的步骤,然后便只身前往依达的药铺,小王和其它人在后面接应。


  很好认的地方,然而那里却没有开门,柯兰站在门外心里格登了一下,有种预感让她心里发慌。


  她犹豫了一下,便上步敲门。


  几声敲门声,在这宁静的巷子里却也响亮得很,但是里面没有回音,柯兰呆了一会刚要离开,便听见了门里的脚步声。


  门打开了,一个年轻的后生探出头来狐疑地看了看柯兰,但没说话。


  “你好,我是过路的,我有个朋友生病了,想买一些药给他熬了吃……”柯兰努力装着很亲切的样子说道。


  后生看了看她,摇了摇头,顺手要把门关上,柯兰一把把门抵住:“别急么,我给你钱,你是开药店的,我等着给人治病,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我……我师父不在……”后生说话很结巴,似乎不太会说汉语。


  克兰心里又是一紧,但随即灵机一动,说道:“那没关系,我也做过几年中医,我能找到我要的药,你能让我进去吗?”


  后生看着她有点楞楞地不知所措了,柯兰赶紧笑着说:“不用怕,我又不会欺负你不给钱,我拿了药就走,好吗?”说完,她把一个灿烂的笑脸抛给了他。


  后生立刻脸红了,腼腆地把身子侧了侧,柯兰赶紧侧身进了屋子。


  屋里很暗,柯兰睁大了眼睛适应着光线,好一会,柯兰夸张地叫道:“哎哟,你们这里这么多的药材啊??真是厉害,我还从没见过呢。啧啧。”一边说一边往里面走去,因为她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后生就是依达的伙计,此刻他还在回味柯兰的笑容呢,眼神一直偷偷地盯在她的背后,那窈窕的身姿让他惊叹,心里想着,怎么汉家女人都这样漂亮呢,要是我以后也娶了一个这么好看的女人……那我就……


  柯兰已经推开了那间房间的门,一件丢在屋里凳子上的衣衫让她心中一喜,她看出了那是凝芳的贴身小衫,还有那只绣花的雪白胸罩,都是她的贴身之物。看到这里,虽然心里有了底,但却意识到凝芳可能已近遭受了摧残和磨难,不禁焦急万分。


  心里着急,脸色就开始阴沉起来,她回身一把就捏住了伙计的手腕,厉声说道:“好了,我告诉你,我是警察,你把绑来的那个女子藏哪里去了,赶快说出来。”


  伙计不由得吓了一跳,立刻满面惊慌,浑身抖颤起来。


  “不……不……不是我……是我……”说话结结巴巴的脸色煞白。


  “那是谁?快说,他们去了哪里?”说着话,柯兰掏出了手枪。


  伙计这时吓的一下跪在了地上,眼泪都流了下来:“……不是我,是我师父……他们走了……”


  柯兰一听,心里的那个急啊,她一步跨到门口,对外面招了招手,随即巷子的角落里便有几个人出现,向这边走来,是小王和几个同伴。


  进了屋子,他们对伙计进行了讯问,伙计战战兢兢地提供了他所知道的一切,从掌握的情况看,被捆走的应该就是李凝芳李队长了,现在不明的是他们要去什么地方,虽然大体方向知道了,明白的是她还安全,走了也不到一天,应该还能追上他们。


  柯兰和大伙商量了一下,依然分成两路,柯兰和小王并一个当地派出所的同志一路,其他三个同志一路,然后分批追赶。还有一个迅速回去报告上级,并通知边境关卡注意防范越境嫌犯,做好应急准备,并配合协同搜救。


  于是大家准备了一些干粮和水,便匆匆上路了。


  凝芳伏在马背上,渐渐地感到了周围的人来人往,一丁点的模模糊糊的人声传进了她堵着棉花的耳朵里,像是到了一个集镇上,而且还比较热闹,她心里猜测着。


  马儿忽停忽行,转转悠悠地终于停了下来。凝芳感到固定她的绳索被解开了,她直起身子,稍稍扭了扭因长时间弯腰而略显麻木的腰部,不一会,她就被抱下了马背,立刻臀部的酸痛就出现了,那是长时间坐在马背上颠簸的缘故,还有就是好久没有方便了,那里已经快憋的不行了。


  一声长长的吆喝很响亮地响起,凝芳也听清楚了,是欢迎来客的吆喝,她明白现在是进了一家旅社了,或许在这里应该叫客栈吧,因为楼下的小院里居然还拴着许多马匹,并有人给它们喂着草料。


  凝芳从没到过这种地方,当她头上的头巾被取下时,她真想他也会摘去她眼睛上的绷带,她想看一眼这个地方,她要记住这个地方,这对于她逃生是有帮助的。


  依达当然不会那么傻,只有把她领进开好的房间里,他才会把蒙眼的绷带解除。


  房间是在二楼,吱吱嘎嘎的声响,一听就是竹楼,床是硬板床,上面铺了一条草席,凝芳就坐在床沿上,依达观察了一下周围,然后把帘子放下,便慢慢地给她解开眼睛上的黑布和绷带。


  光线开始进入凝芳的视觉,她微闭着眼不敢立刻睁开,不过还没适应,两块叠的厚厚的纱布块被胶条粘着依旧封贴在了她的眼睛上。她能感到透过纱布传进来的光线,但却无法看见任何东西,她心里真的有点紧张。


  接着,她的嘴被释放了,当脸部被紧绷的感觉消失以后,当嘴里饱胀的感觉也被释放以后,她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终于有新鲜空气可以呼吸了,她贪婪地吮吸着,空气中透着浓郁的山花野草气息,格外馥郁芳香。


  “这是什么地方……你要带我去哪里?”凝芳轻声地开口问道,语气中带着小心翼翼和谨慎。


  依达正在整理解下来的绷带,听她问起也不理睬,稍过了一会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别问,带你出去转转,你乖乖地跟着别惹事,要是顺利的话,我还带你到国外去玩玩。”


  凝芳听不清他说什么,也猜想不到什么意思,便又低声央求道:“你把我解开吧,我难受的很,再说我肚子饿了,我……我还要……方便。”她要给自己寻找机会,但又要有合理的理由。


  凝芳就在角落里的木桶上完成了小解,穿脱裤子都由依达来帮忙,凝芳虽然已和他有过肉体交合,但被他看着方便并由他擦拭下身,依然羞得无地自容。


  此时,恶脸男子从楼下端进来一些食物,凝芳被反绑着身子,自然不能自己进食,依达便动手解开了她上身的绑绳,绳索被解开,那绳子上依然带着她的体温,清晰的痕迹展露在凝芳细嫩的臂腕上。


  她活动着稍显麻木的臂膀,舒展着被长久压抑的胸部,眼睛看不见手掌还被包裹着自然没法拿到食物,依达便把一些碎饼放在她合拢的手掌上,凝芳很小心地凑近嘴巴慢慢吃了起来。


  不过半个多小时,依达又让凝芳把手背到了身后,不用分说,几番的缠绕和收紧,她的胳膊和上身便再次被捆绑得结结实实,捆绑中凝芳不时地发出痛苦的呻吟,那是她对被拘束时的一种无奈,她曾试图用手臂撑着抵抗他绳索的的收紧,,但他有力的力量只消轻轻的一扯,便将她的抵抗消失于无形之中。


  五花大绑的绳索勒紧了她的胸部和臂膀,她知道自己的乳房一定又高高地耸立着,浑身的血液像被滞住一样,在发胀发热,她几乎要哼哼出声,幸好依达把一团白布往她嘴里塞去,阻止了她难堪的呻吟。


  她此时不想让他再次把她的嘴塞得满满的,故意用舌头在嘴里顶着,但依达似乎知道该塞进去多少,于是,该塞进去的布团当然一点也不会剩留在外面,她的鼻翼轻轻扇动着,可以看出现在的呼吸很急促,还没有调整过来。


  依达缓缓地抚摸着她的脸颊,多少有些动情,不由自主地在她脸上吻了一下,一只手便伸向了她的胸部,几下按揉便让凝芳红霞满面“呜呜”哼了起来。


  恶脸男子此时已经不在,大概出去办事去了,依达不想浪费现在的冲动,他迅速从背篓里取出一些胶布,封贴好她的嘴,然后把她按倒在木板床上,几下子就扒掉了她的裤子……


  大概出去了两个多时辰,恶脸男子才回来,脸上的表情很轻松,依达一看便知道了他已联系好对方,现在呆在客栈里就是为了等到天黑时分和他们会面。


  时间还早得很,现在才是下午,外面的集市上依旧人流穿梭,吆喝声不断。他回头看了看坐在那里的凝芳,心下思忖着,难得和她出来一次,不妨带她出去转转。


  于是他来到凝芳面前,把她拉了起来,检查了一下她身上的捆绑,又摸了摸她的嘴,手指按住胶布再次仔细贴牢,然后把那只口罩给她戴上,将带子收得紧紧的。接着撕下封着眼睛的纱布,盯着她的眼睛,用手比划着说道:“我带你出去转一下,你可要好好的跟着我,要不然这里的人会吃了你,知道吗?”


  “呜呜…”凝芳眼睛一亮,知道这是个机会,立刻顺从地连连点头。


  他又看了她一会,突然把脸一板:“你要是敢跑,我就杀了你!”说完,把手掌比作刀的样子,在凝芳的脖子上划了一下。


  凝芳的眼睛里划过一丝惊恐,但随即就变成了温和而驯服的样子。


  依达把一件外衣披在她身上,面前的扣子都扣上了,虽然感觉很别扭,但依达倒是无所谓,他可不希望她花枝招展的惹来麻烦。


  当然他并不知道凝芳的身份对于他来说会有危险,只知道在这偏远的山区,他一直以来都是随心所欲的生活的,绑个女人算什么,这里这种事简直太多了。唯一让他担心的是他带来的货物,那可是他的身家性命,他还指望着靠它发大财呢,再说了做这种买卖是要冒风险的,一个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


  不过带个绑着的女人上街,那倒不用太害怕,只要不让人发现她的漂亮,她还是比较安全的,他知道这里也有警察,但那些民族政策却限制了他们的很多行动,他几乎可以不用担心,再说了这里的警察本就是混杂在各色人流之中,好坏自然很难区分。


  凝芳跟在他身后一步之遥,此时的她头上被盘上了一条头巾,俨然就向当地的妇女一样,只是那双明亮而美丽的眼睛,却是这里的女人无法比拟的,因为她的四处张望,便引来了不少惊异和嫉妒的目光,依达发现了这一点,便悄声对她说道:“把头低下来一点么,不要东看看西看看,会烦死人的。”


  凝访便顺从地稍稍低下了脑袋,其实她是想故意引起别人的注意,万一同伴们追查到这里,也算有一个线索留给他们。


  集市上多是贩卖各种小物品的摊子,也有药材和生活用品,一个卖妇女首饰的摊子让依达停下了脚步,他挑拣了一会,把一个粗粗的银脖环套在了凝芳的脖子上,脸上露着笑容,乐哈哈地付了钞票,然后点了点头对摊主说道:“好了,就买了。”


  凝芳没想到他会给她买这个,一时倒有点感动起来,不由得看了他几眼。


  两个人转转悠悠的倒也玩了有一个多小时,眼看着人们渐渐散去,时候也不早了,依达便想带她回客栈。


  此时凝芳心里有一个想法,既然出来了,那就要想方设法把自己的行踪多少留一些线索在这里,要不然自己真的就不会有获救的希望了。


  她跟在依达的身后,故意放慢了脚步,眼睛四处观望着在寻找机会,巧得很,前面有一个茶水摊,看摊子的是个中年妇女,那摊子上摆放了好多种当地的各色茶类,一张小桌子上倒满了几杯泡好的茶水。


  凝芳看准了机会,就在经过那桌子旁边的时候,突然她往旁边一歪,一脚就把那放着茶水的小桌子给踢翻了,自己也顺势跌了下去。


  一声“哗啦啦”的响动,早把那茶水主人给惊了一跳,她大声的喝骂起来,并冲到凝访面前,凝芳听不见也听不懂,只是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依达也吃了一惊,赶紧给那女人打招呼,并把那桌子扶正,几个茶水杯子也捡了起来,只是可惜了里面的茶水。


  这时有好几个人都围观了上来,有帮忙的也有袖手旁观的,凝芳此时才被依达搀扶了起来,众人都很奇怪地看着凝芳,那女人更是火气大了起来,因为她见凝芳并没有向她道歉,只是一直牢牢地看着她,她也觉得有些奇怪,但见她脸上还戴着口罩,一双很漂亮的眼睛里似乎有话要说,并隐隐地显出急迫的神色。


  茶水女人心里开始琢磨起来,但嘴上还是不饶人,嘀嘀咕咕的说个不停,此时她的眼睛已经看见凝芳胸前稍稍敞开的衣襟里,有绳索捆绑着她的身子,再看她不能自由的行动,便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她心里的火气便渐渐消失了。


  她有些烦躁地对依达挥了挥手:“走吧走吧……晦气哦,自家的女人都不会好好看着,害我坏了生意。”


  依达不好意思的掏出十块钱塞给了女人,又打了几声招呼,便搂住了凝芳向客栈走去,凝芳又回头看了看那女人,见她正自己收拾着摊子,根本就没有再看这里,她心中不由得有些失望。


  一进屋子,恶脸男人便急急忙忙的在依达耳朵边嘀咕起来,依达满脸兴奋地搓着手不住地点着脑袋,似乎有什么喜事已经来临。


  果然天还没黑,便有一男一女上楼来了,这两人打扮十分得体,像是见过世面的人,看得出也是很有钱的样子,男人带着墨镜穿着西装,那条领带毕挺毕挺的很是讲究;女人穿着旗袍,很合身的白色旗袍,一幅妩媚动人的模佯。


  凝芳坐在角落里的那张竹椅上,此时她凭感觉知道来了陌生人,因为她的眼睛在吃过晚饭以后就被再次蒙上了,并把她绑在了这张椅子上。


  好一会,他们的协商结束了,虽然曾有过大声的讨价还价,但对于凝芳来说依然什么也没听见,她的耳朵被依达重新堵塞严密,根本就听不到丝毫声响,只能凭楼板的振动来感觉人的走动。


  依达很满意,那对男女似乎也很满意,随后便有两个壮实的男子,随依达在楼下的仓房里把箱子搬上了他们的马背,依达吩咐恶脸男子随他们一起走,然后他又回到楼上,把凝芳从椅子上解开,一把把她扛在了肩上匆匆下了楼。


  楼下都已准备出发,依达牵出自己的马,先铺上一条被子,把凝芳放了上去坐好,然后自己也骑上马背,在她身后紧紧搂着她,然后两腿一夹抖起缰绳便出发了。


  此时黑幕开始笼罩,一行人八匹马静悄悄地行进在黑暗的小径上,显得格外的神秘,走在前面的人打起了火把,晃动的人影就像妖魔一样到处浮动,依达跟在那个白色旗袍的女人后面,紧紧搂着他怀里的凝芳,两只手在她胸前不住地揉摸着她的乳房,他把脸贴着她的脸颊,隐隐约约便能听见她从口罩里传出来的呻吟,凝芳眼睛上缠裹着的白色绷带在夜间还是很醒目的,骑马走在前面的女子这时回过头来问依达:“哎呀,我说依达老板,这是你的女人吗?干吗把她这样捆着呢?”


  “嘿嘿,这可是我买来的,不捆着会跑掉的。”依达嘿嘿笑着说道。


  “哦,依达老板真会享福,买个女人捆着到处跑,就不怕把她弄伤了?”女人回过头仔细地看着被紧捆着的凝芳,那火光在凝芳的身上晃来晃去,倒也让她基本看了个清楚。


  依达依旧嘿嘿笑着:“不会不会……女人么就是要捆着才有趣,嘿嘿……”


  “哈哈哈,依达老板真有想法……哈哈哈……”女人笑了起来,随即又说道:“能不能看看她的模样呢?是不是长得很漂亮?我想依达老板不会买个乡下丑女人吧?”女人的心思其实很明显,就是想看看凝芳的脸蛋,因为她已经看出凝芳的身材的确不错,嫉妒的心理总要设法在另一点上战胜别人。


  依达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犹豫了一下随即便答应了:“好好,伊曼小姐要看看,那没关系,不过现在很麻烦的,还是到了地再说吧,到时伊曼小姐可不要笑话我,我知道伊曼小姐是这百十里地上的第一美人啊……嘿嘿。”依达当然知道她的心思,他不是第一次和她打交道,赞美她两句总不会错。


  走了有将近一个多小时,穿过了几片茂密的树林,便看到了一个很大的水池,水池边有几幢木屋,马队就在这里停了下来,箱子被搬下抬进了屋里,一行人则来到另一间木屋,凝芳被暂时安置在隔壁小屋里。


  屋里什么人也没有,就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沉闷和孤独伴随着她,她听不见也看不见,更不能说话和动弹,唯有一点自由的就是思维。她思索着这些人是哪里的,要到哪里去,不管自己最后会出现怎样的结局,她都要想尽办法追回国宝,绝不能让这些国宝流失海外。


  漫长的等待是最枯燥的,终于她感觉有人进来了,来人动手就解开她的蒙眼绷带,然后撕下封贴眼睛的纱布,凝芳眨动着有些眩目的眼睛,因为有人举着一盏汽油灯站在她的面前。


  她看见了,是一个白色旗袍的女子和依达一起站在她的面前,那女子看着凝芳,分明有点妒忌在她眼里出现,但脸上显现的却是微笑:“依达老板果然好福气,真是好看得很,哈哈哈……”


  凝芳不知道她说的什么,只是看见他俩都在笑,笑得有些莫名其妙。


  突然门口出现一个男人,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他漫步走到了他们身边:“怎么啦,伊曼小姐想看看依达老板的女人是不是比你漂亮?”他的脸上一副得意的样子,但口气却是揶揄的很。


  凝芳看着他,突然觉得十分面熟,头脑里开始迅速搜索起来,随即一个名字跳了出来,他不是自己多年前抓过的一个诈骗犯陈小龙么,怎么会是他?难道他现在又干起了贩卖文物的勾当?凝芳不由得紧张起来,希望他不要发现眼前被绑着的是曾经抓过他的那个女警察。


  可是那女子竟然又要解开她脸上的口罩,依达似乎并不阻拦,口罩被摘了下来垂在她的脖子上,凝芳尽量低下头不让自己的脸完全暴露在他们眼前,虽然她的嘴上封贴着白白的胶布,但她心里还是有顾忌很紧张,并期盼着不要再揭开胶布,这和她被依达单独捆绑时的期望恰恰相反。还好,那女子只是托起了她的下巴看了看以后就放下了:“我认了,没想到依达老板还真有办法,从哪里弄来得这么个女人,好看哦……”语气里酸溜溜的。


  “龙哥,咱门也要赶路了,这批货可要赶紧出去,不要夜长梦多,依达老板,我们先走了,你后天带着你的女人到普旺镇找我就可以了,我会帮你办妥一切的,到了国外自然也有人接待你,放心所有费用都我包了,希望下次的生意还要照顾我,好吗?”女人似乎要赶着上路,脸色便有了焦急。


  陈小龙应了一声,脸色很严肃。


  依达把手里的袋子往地上一放,送他们出了屋子,不一会又回来,脸上笑嘻嘻的,把袋子解开在凝芳的面前展开,凝芳往里面一瞧,竟然是满满的一袋子钱,不由得心里一惊,知道他已经把文物出手了,恐怕要追回来是很艰难了。


  眼看着依达又要把她的眼睛蒙上,她心里真的开始焦急万分起来,她用眼神哀求地看着他,并不断地“呜呜”哼叫着,希望他能明白她要说话,但依达似乎并不理解而且也不需要理解,那纱布已然封盖了她的眼睛,几条橡皮膏严严地贴紧了那两块厚厚的纱布,接着口罩也被紧紧地扣上,只是眼睛上没有再裹上绷带。


  他们又坐在了马背上,开始返回那个集市上的客栈,此时没有了火把,恶脸男子也跟他们走了。一路显得暗影重重,幸好依达眼力较好,还能认清来路,只是行进途中颇感孤独和无聊,兴致来时,他居然脱去了凝芳身上遮挡捆绑的那件外套,把她胸前稍敞开的衣襟一把往两边扒开,露出她箍着胸罩被布绳捆绑着鼓突得高高的胸部,然后他一把抓住她背后的绑绳,就像押着一个犯人一样让凝芳俯下了身子,两腿一夹马肚,那马立刻快速奔跑起来,他嘴里“的的”有声,一边用手拍打着凝芳的屁股,一边手舞足蹈。


  凝芳俯着身子,但把脸抬了起来,快速的奔跑却让山风尽情地吹在了她的脸上,同时也从胸部的乳沟处吹进了她的胸膛;满头秀发像黑云一样往后拂掠着飘散着,她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因为仰起了脸,因而那口罩在脸上绷得更紧了,她的心跳在加速,血液也在加速,这样的姿势、这样的疾驰让她有了莫名的兴奋。


  山风在继续,黑暗在继续,奔跑也在继续,凝芳的兴奋依然还在继续……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426.html

分享 ()
赞 (2) 评论 (1)

    
评论 1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 巴掌大 : 回复 "要视频加QQ,2728053536"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