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大地原忿15.陈小龙



  普旺镇并不大,距离边境还有二十多公里,这里汇集了很多的民族,你每天都可以看到穿着各色服装的人们在这里忙碌着。


  说这里穷那是一点也不错,但这里富的人却也大有人在,你没看到在一些不显眼的地方,零零星星地点缀着一些豪华的别墅,也许就在明天,你也会突然发现在某一个地方又建了一幢别致的建筑,那你不要奇怪,在这个地方随时都会让一个穷光蛋暴富,也随时会让一个腰缠万贯的富人猝死。


  这里充满了险恶也充满了机会,所以这里是人们走向天堂或者地狱的大门。


  对于依达来说,这里是天堂,是他可以走向富裕的圣地,他早就听人说过到了这里,只要有鲜货有胆量,金钱会像流水一样流进自己的腰包,所以他来了。


  凝芳依旧坐在马上,一条白布单从头上往下披着,遮住了她的脸蛋和身子,唯有那双眨动着的眼睛露出在外。


  那边有一个人在向他招手,依达看清那人是那个恶脸男子,于是赶紧牵着马走了过去。难再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便领着他们向一条小巷子里走去,然后出了巷子便是一条小道,两边林木葱葱,转过一个弯赫然便有一桩很漂亮的房子建在树林丛中。


  一道铁门拦住了去路,门口两个穿着民族服装的汉子站在那里,腰里还别着枪,依达紧张起来,点头哈腰十分谦恭地跟他们打着招呼,不一会他们进入里面,早有人把他们带入了后院一个小楼里,这个小楼居然还是竹楼,跟前面的钢筋水泥房子完全不同。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g1700


  凝芳被扶下马跟着依达进入一个房间,那楼上的过道里,不时会走过佩着枪的男子,她知道自己已经在身不由己的情况下进入了当地黑帮的领地,心里比依达更是紧张。


  依达关上门,谨慎地看了看窗外,然后放下被撑起来的竹篾窗栏,屋里有点黑黑的,不过还是能看得清楚屋里的环境。


  他拉住凝芳的臂膀,将她拖到屋中间的那根柱子旁,解下那条白布单,看了看她被反绑在身后的手臂,便动手解开绑绳,凝芳活动着手臂和身子,依达则拿出她的衣服给她穿上,遮挡她几乎赤裸的上身。


  凝芳扣好了扣子,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脑后的头发有一大辔被蒙嘴的绷带缠住了扯不出来,她看了看面前站着的依达,用手摸着嘴部“呜呜”的叫着,意思是想解开那些封堵的布类。


  “先等一会。”他说道,然后拿起地上刚刚解下的绳索,让她靠在柱子上把手反抱着柱子,便在身后将她的两臂牢牢地捆在了柱子上,当然胸前也不会漏掉那几道捆绑,最后腿部和踝部也被绑紧了,凝芳不会反抗,她知道在这里反抗也是无用的,既然来到了这里,她要有所作为。


  绷带被解开了,嘴上的胶布被撕下时,脸上总会被粘的有些疼痛,还好,又可以顺畅地呼吸了,那团塞在嘴里的布团被扔在了地上,带着她余香的口水早已湿漉漉的浸湿了那团白布。依达自然不会给她随便说话的机会,稍过了一段时间,便取出一条白色的纱巾塞进她的嘴里,这条纱巾还是他为她买的,不过一直放在了兜里没有给她戴过,还好现在换了用途,一样不会浪费它的功效,却让她的嘴里更像绽开了一朵白色的花瓣一样越发美丽了。


  纱巾很轻巧也很柔软,塞在嘴里却不那么严实,依达想了想还是给她戴上了那只口罩,并将口罩在她脸上绷得紧紧的,以防她吐出堵嘴的纱巾。


  白布被他捡了起来,角落里有一个盛满水的脸盆,他放在里面洗了洗,然后晾在了一根竹竿上,等到干了以后,还是会派上用场的,一定不能浪费。


  接着该休息一下了,因为伊曼小姐还没有派人来通知他过去,所以现在是个休息的好时机,他往那铺上一躺,整个人就像获得了解放一样,一种舒心的感觉油然而生,凝芳就捆绑在离他的睡铺仅一步之遥的柱子上,她也想睡一下,不过不能躺下,她只能垂下脑袋闭起眼睛稍稍地打个盹。


  “依达老板,依达老板……”一阵敲门声惊醒了他们,依达一骨碌爬了起来,赶紧打开门。


  “跟我来吧,伊曼小姐找你呢。”门口的那个汉子说道。


  “好好,好,我这就来。”依达忙不迭地说道,回头看了看凝芳,见她也已醒了正看着他时,便对那汉子说道:“你先走一步,在楼下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兄弟谢谢咯。”说完,便回身来到凝芳身边,把纱布贴在她眼睛上,依然用绷带缠紧了,看她稍稍仰着蒙住眼睛的脑袋专注地聆听着,知道她不可能再看得见什么时,这才放心地下楼而去。


  这样的黑暗对于凝方来说已经几乎习惯了,心里的一点获得自由的愿望早已被时间所湮灭,但此时却异乎寻常的发现,自己是如此地渴望获得自由,那是目前的种种危机催生了她的潜意识,是那种与生俱来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在鼓励着她,她需要自由,更需要和罪犯进行较量的机会。


  她想起了他,想起了曾经患难与共的赵志平,那是她最亲爱的爱人,一段时间以来,她一直不敢想念他,因为自己的现状,怕亵渎了她和他之间圣洁的感情,她希望他永远不知道这一段她的经历,那对于他或她都是一段难以忘怀的恶梦。


  志平,快来抱抱我……快给我一些力量吧……


  她心底在呼唤着他,也在思念着他。


  门发生了响动。好像有人进来了,凝芳凝耳倾听着,是有人进来了,还是一个人。


  “‘呵呵,怎么,依达老弟不在吗?”一个男子的声音,这个声音让凝芳的心里一紧,声音很耳熟,似乎就是前两天晚上见到的那个陈小龙,那个曾经被她抓捕过的诈骗犯陈小龙。


  他来干什么?难道他刚来,并不知道依达去见伊曼小姐了?


  “喂,姑娘,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他不知道是不是没看见,还是故意的,居然向无法说话的凝芳问起话来。


  凝芳低垂着头不理他,只是嗓子眼里憋不住地“呜呜”了一声。


  “哦,你是说你知道?那好啊,你说给我听听。”他借题发挥,居然真的靠近了凝芳身边,一只手摸上了她的脸颊。


  凝芳晃着头努力避开他的抚摸,嘴里不断地发出“呜……呜……”的声音,意图阻止他。


  陈小龙是故意的,也是别有用心的,他笑嘻嘻地说道:“来来来,让我看看依达老弟干吗老是不让我们看你的脸蛋呢,我想一定很丑,要不然……”


  凝芳感到了她脑后绷带上的胶条正被他撕开,然后绷带在他手里一圈一圈地脱了下来。


  “哎呀,果然是白嫩得很,上次天太黑了没看清,让我看看你的眼睛,人都说,眼睛是女人的心灵……”说着话,凝芳一只眼睛上的纱布已被他揭开,她还没适应过来,他已经惊叫了起来,但明显是做作的:“妈呀,真漂亮,你这眼睛可比我老婆好看多了,啧啧啧,……”


  凝芳心里可感到不对劲了,要是再把那只眼睛也揭开了,说不定他会认出她的真面目,毕竟那段时候,她和他的交往还是很多很直接的,所以彼此的印象也应该比较深刻。


  他终于看到了她美丽的双眼,凝芳微微闭着眼睛装作很害怕的样子不敢看他,但她敏感地意识到他可能已经有了什么反应,因为他在端详她,一付深思的表情,表情中充满了狐疑。


  凝芳把最后的赌注下在了他不会解开她的口罩,要那样的话,她就没有了退路了,生死将悬于一线。


  陈小龙看到了她眼睛里的那份隐藏不住的睿智,也看到了似曾相识的那点神情,就在她的眉目间,似乎有一种让他曾经害怕过的东西存在,他开始惊异起来,所以他要知道是为什么,要知道答案,那就要看清她的真面目。


  于是,他的手摸上了她的脸,缓缓地移向她的脑后,手和她的脸颊轻轻地擦过,他感觉到了她的紧张和不安。


  她的脸红赤了起来,眼睛已经闭上,一种沉着的神情让他吃惊,因为口罩已经被他取下,她的脸是那么的美丽和坚强,也是那么的熟悉和记忆深刻,虽然在她的嘴上还有那片白白的胶布。


  好一会的沉默,他忽然“哈哈哈”的狂笑了起来,然后邪恶地看着凝芳:“李队长?真的是你吗?李队长,是不是又来抓我的?……怎么你反而被捆在了这里??哈哈,世道变了,这世界也变了………”他得意至极。


  凝芳别过脸不再看他,他嘻笑着捧起她的脸说道:“好,好,有你在,我就更开心了,你等着,你该是我的了。”


  “呜……呜……”凝芳甩着脑袋想挣脱他的手,眼睛里既有无奈也有愤怒。


  “好了,我……还是怕你,你是警察我是罪犯么,你说是吗?”他说着,便把她的眼睛照原样蒙上,那绷带在他手里就像恶意的玩具,一面缠绕一面紧紧的收紧着:“还是让黑夜陪伴你吧,等到看见阳光的那一天,也许你就和我在国外享福了,我漂亮的的警察妹妹。”


  他的手指点在了凝芳贴着胶布的嘴上,因为胶布在不住地起伏着,是凝芳努力在吐着嘴里的布团,鼻孔里的呼吸很粗,脸也涨红了。


  “你别急呀,我会等你的。”说完就在她的嘴上亲了一口,然后那口罩便依旧紧紧地扣上了,他使劲地把那口罩带子紧了又紧,似乎不紧不足以平心头之恨。


  他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边走边丢下了一句狠狠的话:“妈的,乡巴佬,竟敢把警察带到这里,依达你个狗日的乡巴佬。”


  依达把那些该拿的手续都拿在了手里,笑逐颜开地看着伊曼小姐,连声地道谢,当然剩下的余款,伊曼小姐自然也不会少他的,他忙不迭地藏进兜里,然后匆匆告辞。


  他前脚刚走,后面便进来了陈小龙,伊曼立刻带着笑颜迎了上去,陈小龙把她拦腰一抱,一个吻便印在了她的嘴上。


  “我看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说不定马上就会出事。”陈小龙把她抱得紧紧的,在她耳边说道。


  “你听到了什么,还是看到了什么?”伊曼疑惑地看了看他问道。


  陈小龙的手隔着衣衫使劲地揉搓着她的乳房,那嘴在她脸上不停的摩挲着:“……呜……你知道依达的那个女人是谁吗?”


  “哎哟……你轻一点么,疼死我了……哦,是那个被捆着的女人?”


  “对,就是她,我刚才去了她的房间,真没想到居然会是她。”


  “你去了她的房间?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又去偷腥了?小心我腌了你……”


  “你看你,我怎么会去干那事呢?有了你我就什么都不要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嘿嘿,我只是顺便去看看,没想到就她一个人在那里,前天晚上我就看她有些眼熟,所以刚才我把她脸上的东西都给解了,你猜怎么样,呵呵,真没想到啊。”


  “怎么样?说啊。”伊曼挣开了他的怀抱,乜斜着眼睛看着他。


  陈小龙神情严肃地说道:“他就是前几年抓过我的那个女警官,我进监狱就是她的功劳,要不是你把我救出来,我到现在还在监狱里呢。”他说着话,脸上充满了恨意。


  “你是说,是那个姓李的什么队长?不会吧,她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还被一个乡下的土包子给绑了?”伊曼满脸狐疑地问他。


  “错不了,我和她打了三五年的交道了,她长得什么样,我能不知道?我就是做梦也能梦见她的样子,什么时候把她忘记过了?”


  “那你……是不是现在还念着她?”她的语调有了异样,陈小龙自然能听得出来。于是他赶紧陪不是:“哎哟,我的宝贝,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说我恨她都来不及呢,一直想着什么时候可以找个机会教训她一下,你看,这不是来了么。”


  伊曼小姐开始陷入沉思,她咬了咬嘴唇,然后对着他的耳朵唧唧咕咕了好一阵,陈小龙便出门而去。


  柯兰他们也到了这里,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多了。很快有消息说,其他的同志也到了,柯兰的绷紧的心算有了些放松。


  一番安排以后,贡布牵着两匹马进了那家客栈,小王和柯兰便上了街,第一次来到普旺镇这样的地方,这里的热闹和风土的奇特当然也是第一次看到。走在街上,两个人俨然是一对来旅游的情侣,柯兰挽住了小王的胳膊显得有些亲昵,小王更是脸上春风得意,胳膊肘还时不时地捣着柯兰的胸部。


  转了好一会没有什么收获,柯兰提议不妨到镇子边缘的地方转转看看,毕竟有神秘事情要干的人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自己,也许在那些不被人注意的地方才会有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小王也同意她的看法和提议,不一会两人便遛达到了这里。


  一辆破旧的摩托车从一条巷子里驶出,上面除了一个开车的男子以外,后面还坐了两个人,中间的那个看似一个女人,她的头上裹着一条头巾,眼睛是被绷带蒙住的,嘴上戴着一只绷得紧紧的口罩,身子看样子是被捆绑住了的,因为那件无袖的短褂仅仅将她的身子裹了一下,并没有穿上,裸露的肩膀上明显还有绳索勒着她的肌肤,再看她的腿脚,一双没穿鞋的脚被往后反折了小腿,和大腿捆在了一起,零乱的黑色筒裤遮挡不住她那白皙的肌肤。


  后面的那个男子长的比较清瘦,干干净净的样子,他的两手牢牢地抓着前面那男子的衣服,将那个被绑女子紧紧地夹在了中间。


  柯兰看不清那女子的脸,但她隐隐约约地感到这个女人和她有关系,是凝芳姐?难道真的是凝芳姐……


  她眼看着摩托车越驶越远,心里开始焦急万分起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心想:这里的黑恶势力真的很猖獗,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捆绑着女子,不知他们会把凝芳姐弄到了哪里?


  此时小王突然说道:“追不上了,要不我们往巷子里进去看看,或许会有发现?”


  柯兰一听这也是一个好主意,便和小王顺着巷子走了进去,巷子很普通什么也没发现,然而出了巷子以后,才走了不远,便发现了那幢很好看的房子,房子静悄悄的,那道铁门虚掩着,好像房子里已经没人。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便悄悄地进入房子,果然是一幢空房子,但好像是刚刚才空了的,房间里还布满了浓浓的烟味,家里的东西有些凌乱,看起来走得很匆忙。


  后面有座小竹楼,不妨也去看看,两个人蹑手蹑脚地进去,当推开楼下那间堆放杂物的小房间时,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小王立刻掏出了手枪,示意柯兰呆在外面,他一步跨进屋,一眼便看见了地上躺着一个人,一个胸口插着一把刀的男人。


  他摸了摸他的胸口,早已没有了气息,柯兰也进来了,脸色很沉重。因为她看见了那死人的衣服,居然和他们要追踪的依达很相似,她必须证实,因为这关系到凝芳的命运,也关系到案件的侦破。


  柯兰命令小王迅速把贡布叫来,最好也叫上当地的民警,把这里封锁起来。


  四十分钟以后,一切都被证实,死去的就是他们追踪的依达,死亡时间是发现前的一个半小时,也就是说,他们刚才看见的女子有可能就是被绑架的李凝芳,真是由于什么原因他们杀死了依达,然后又把李凝芳适时地转移出去,不巧被柯兰他们发现了。


  还有时间,他们应该离开的不会太远,柯兰和当地的民警以及武警取得了联系,要求他们积极的配合,把方圆三十里的主要道路都封锁起来,然后逐一排查可疑对象,要严谨但不能太过声张,这关系到凝芳的生死和文物的走向。


  …………


  路很颠,颠的她下面都有些受不了了,凝芳就那样挤在他们的中间,她的两腿被迫分开着跨坐在车座上,小腿被捆在大腿上根本就无处着力,前胸紧贴着那开车人的后背,后面那人的身子又紧紧贴着她。自从依达离开她以后,一直没有再回来过,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不知道现在她将被带往哪里,她只知道那个陈小龙又来了一次对她说道:“李队长,不用两天,我们马上就可以和平相处了,到时你可不要拒绝我的追求哦,说不定我会恨追不舍的,现在还得先委屈你几天,你只要乖乖的听我的,保管你能平安的享受每一天,今天开始,你应该充分的相信我,当然以前我做的傻事,那是因为我没钱,你可曾见过有钱人去搞诈骗的?”


  凝芳说不了话,也看不见他,她只是默默地听着,心下隐隐地为自己担心起来,担心自己的命运即将被眼前的这个恶棍控制,那将是她此生的耻辱。


  没过多久,她就感到有人进屋来,把她的腿屈折捆绑了起来,并戴上头巾裹了短褂,然后就被捆上了摩托车,在两个人的挤压下一路急驶而去。


  ……


  天色将晚,眼看着都快二十多个小时过去了,各方的消息显示什么进展也没有,柯兰开始越来越焦急,原先的那份矜持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脸上布满了愁云。


  此时,就在离普旺镇不到七公里的一条公路上,一辆破旧的长途公共汽车,正沿着那条坑坑洼洼的土路颠簸着行驶,车子的外表简直太脏了,一路扬起的尘土滚滚的追逐着车子,司机是个小伙子名叫阿林,大概在这条路上奔跑了也有好几年了,行起车来颇显老练和稳当。


  他今天运气很不好,才开出来不久就抛了锚,捣鼓了好一会才把车子修好,这下却耽搁了三个多小时,看来赶到目的地估计要后半夜了,心里自然有些着急。


  前面拐角处的石头边有人拦车,一个很干净的男子站在路中间向他挥着手,阿林本想不停,但一看天色也将变黑,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拦车的人自然没办法可走,于是他停下了车。


  男子笑着站到了他车前挡风玻璃下,向阿林行了个礼,然后对他比划着,似乎后面还有人,让阿林稍等一下。


  阿林回头看了看车厢里的客人,客人不多,可以乘坐三十多客人的车厢里。此时也就十一二个人,几个在睡觉,还有几个伸长了脖子看着车下的男子。


  不一会,车前又出现了两个人,一个矮个男子和一个身上包裹着一条花布单的人,矮个男子挺紧张的样子,紧紧地搂着那个布单下的人。


  车门打开了,干净男子站在门口,和那个矮个男子一起扶持着那个裹着布单的人上了车,并向阿林连声道谢着,然后坐到了车子的尾部,因为那里几乎都空着,常坐车的都知道,在颠簸的路上坐车一般都要坐在前面,要不然一定会把你的屁股都颠散了。


  几个一直在看着的乘客,从他们上车时就怀着看热闹的心情看着他们三个人,那裹着布单的人从过道里走过时,他们都看清了,那个人居然是个女人,因为在车下天黑没看清,现在算是能看出一点眉目了,那女人身上的花布单是从头上往下蒙着的,但把脸露了出来,不过却看不清她脸的模样,她的眼睛上严严密密地包扎着厚厚的绷带,脸上还带着一只口罩,口罩外面还有一条白布在嘴的部位将口罩往后勒的紧紧的,几辔乌黑的头发从布单的里面跑了出来,在脸前飘来飘去。


  布单几乎包紧了她的身子,因为太长,以至于在她身上围了好几层,但高高的胸脯依然冲破布单的包裹鼓了起来,而那个矮个男子一只手始终在她背后伸入她的布单下,似乎牢牢抓着什么东西。


  客人们都下意识地把身子往后缩了缩,心里恍然了一下:原来是个病人,太可怜了,也不知道生的什么病?


  于是当三个人都坐在了后座的时候,那些乘客自然都觉得很以为然,还是离他们远一点的好,别传染给了自己。


  汽车还要赶路,所以还是开得比较快了一些,干净男子受不了了,实在是太颠了,他一个人悄悄坐到了前面的座位上,那里还空着,甚至可以躺下,他回头看了看后面的两个人,矮个男子的手已经放在了自己的腿上,那女人被他挤在了角落里,头就靠在他的肩上。


  干净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陈小龙,后面的不用说一个是他的同伙,另一个便是李凝芳,昨天他们骑了摩托车离开了普旺镇以后,便到了一个偏僻的小村子上,第二天本想离开这个地方,没想到到处都碰到了检查,这下把他给堵在这里,本想走荒郊野路,无奈自己也不熟悉,再加上李凝芳被捆绑的那么结实,她肯定是走不动的。想把她放开了走,他又没有那个胆量,所以一直躲在村子里不敢出来。


  虽然担惊受怕,但毕竟他也是老江湖了,知道再这样躲下去也不是办法,迟早总会被搜查到,还不如主动出击寻找机会,再说了,他手里还有李凝芳这个警察做人质,关键时刻还可以当作救命稻草。于是和矮个男子商量了一下,便把李凝芳捆绑妥当,趁着天将黑,便悄悄地上路了。


  连续走了两三里的荒郊野路,便在那个上车的地方等候着。


  坐这趟车子是他冒的一个险,因为这个时候,根据他的经验警察一般不会上路,要有检查的话,都是些临时找来的村委会的人,对付那些人他还是有准备的。他只要闯过这一关,那离国境线就不会远了,到时候谁能玩过谁还说不定呢。


  此时,陈小龙闭着眼睛坐在那里,脑中回忆着昨晚和今天白天在小村子里的情景,心里总感到有些痒痒的……


  昨晚,当他们来到这个小村子以后,差点就让凝芳给跑了,事情原本没有那样的可能,只因陈小龙太大意,在给她松了绑以后,一时忘乎所以险些酿成大错。


  当时,他们躲在一户人家,那户人家的主人是陈小龙以前的朋友,后来因走私文物被抓了,至今还在服刑当中,家中只有他的老婆和一个才五岁多的小男孩,再有就是他七十多岁的行动不便的老母亲。


  女主人见是老公的老朋友来了,想起他们以前干过的事,至今害的她老公还坐着监狱呢,本想拒绝但又说不出口,还是老太太比较和善,他们才住了下来。


  女人看见凝芳的模样自然也明白了一些,便点着油灯把他们带到了最里面的一间屋子,屋里堆放了许多柴禾,但搁着一张木板床,上面还铺着一条席子,只是有了一些灰尘在上面,看来是有些日子没人睡了。陈小龙看了看屋内的环境,心里有些别扭,总觉得自己应该住好一点的地方才是,不过他又不能和女人计较,便也作罢了。


  凝芳被他扶上了木板床盘腿坐着,他解开了她的捆绑和堵嘴的布团,大家吃了一些东西,他倒也没有再把她的嘴堵上,心想,反正她眼睛上还被蒙着呢,只要不给她解开,她自然无法看见便也不会逃跑了,她自己倒是很难解开绷带的,那绷带是他亲手给她缠裹上的,包扎得很严密也很结实,再说了外面黑灯瞎火的,她又能跑哪里去呢。


  用了些食物,陈小龙便觉得原本疲惫的身子现在恢复了许多,心想,自己虽然把这个警察带到了这里,但到底有没有其他警察在查她这个人呢,那个笨蛋依达或许真的是把她买来的,而内地警察也不一定知道她被卖到了这里,那我陈小龙岂不是杞人忧天?


  不过现在已经杀了人,警察迟早会追究的,离开那里终究是对头的,于是他让那个男子再回到普旺镇探听一下,以便做好应对准备。


  男人再次骑上他的摩托车离开了,陈小龙看了看坐在那里一声不响的凝芳,心里有些蠢蠢欲动起来,但思量了很久还是安静地坐着,没敢有什么动作,自从和伊曼小姐分头行动以后,他总想着怎样才能报复一下李凝芳,并和这个曾经抓过自己几次的警察来一点温存,一路上这样的念头不知动过多少次,可是心中的卑微还是让他没有自信。


  女人拿来了几条被子丢在床上,临走时看了看凝芳欲言又止,陈小龙把她叫住:“唉,妹子,最近过得怎么样?”


  女人有些心酸起来:“你看看,还能怎么样,都没办法活了,那个死鬼……”说着话竟然伤心地哭了。


  “来,拿着,以后慢慢来,我会来照顾你们的,山根兄弟很快就会释放的,不用愁。”他想安慰她几句,不过眼睛却盯在了她的胸部,女人虽然长得很一般,但她的胸部很饱满,可能生活的潦倒让她没有了梳妆打扮的习惯,以至于连衣襟敞开着都没有在意,一条有些脏脏的白布很简单地勒在乳房上。


  女人似乎很久没有见到钱了,陈小龙手里拿着的那一把钱,让她几乎要把眼睛都瞪圆了,原先的那一点怨恨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这……这怎么好呢……大哥,你……”她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一把就把钱抓到了手里,然后迅速往胸衣里一塞,美滋滋地出去了,临走还不忘回头对陈小龙笑了笑。


  陈小龙突然发现她的笑也很美,居然带着一些原始的野蛮和性感,他感到身体在变化,热血开始上涌。


  他很想立刻跟上去,于是他拿起刚才解下的绳索,很随意地便把凝芳的两手腕在胸前捆绑了一下,然后整了整衣衫,把头发稍稍捋了捋,脸上满是自信的笑了。


  那女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心里真美着呢,忙不迭的取出钱来一张一张地数着,然后翻开那口破箱子把钱藏了进去。一回身却没发现陈小龙已经把脚跨了进来,她讪讪地笑道:“大哥,来,你坐呀。”


  陈小龙有些迫不及待,但却不能立马表现出来,他装着很关切地说道:“弟妹真是太辛苦了,一个人操持着家,实在是太不容易了……”说着话时,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她的脸,女人脸红红的,稍低下了头拨弄着那围在腰间的裙子,语声凄凄地说道:“谁让女人受罪多呢,想当初我被嫁到这里的时候,就知道今生是受苦的命……”


  陈小龙的手搭上了她的肩:“弟妹,不用怕,以后有我呢……”他的手不知不觉地就把她的肩膀往自己的怀里搂着,女人委屈地低低抽噎着,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陈小龙很会掌握时机,一只手又从口袋里抽出了几张票子,轻轻地塞进了她的胸口,此时女人的手也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砰”的一声,门被他用脚后跟给踢上了,一声轻轻的娇吟,便从门缝里往外悠悠地挤了出去……


  凝芳感觉周围很久没有动静了,她试着叫了一声:“喂。我要喝水……”依然没有回应,她心里开始思索着是不是该逃离这里,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她便作了决定:逃离这里。


  手腕被绑着拴在了腰间无法解开,眼睛上的绷带她用膝盖蹭了几次都无法弄下,幸好腿脚还是自由的,先出了门再说。


  凭着刚进来时的方位感,她摸索着很小心地一步一步居然走到了大门口,大门是对开的,里面用一个木销子别着,她看不见便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启大门,但又不能弄出声响,当时就把她急得心里有些慌乱起来。


  急中生智中,她紧靠着门,用拴在腰间的手慢慢地摸索着门,她知道要打开这扇大门,先要知道大门是什么样的,很容易她就理解了该如何把门打开,于是她用脸在门上探索着,不一会那根销子便被她咬了出来,她的心狂喜,一种成功的结果似乎预示着她将要成功地离开。


  门缓缓地打开了,一阵阴湿的空气向她袭来,她不禁打了个寒颤,晚上稍显阴冷的天气却不能阻止她的逃离。


  很快,在她小心而谨慎的行动中,居然被她走出了几百米远的距离,终于被一颗长满枝芽的树丛挡住了,她灵机一动,便用捆着的手在那树丛上折了一枝树枝,然后蹲在地上,用树枝抵着眼睛上的绷带往上顶,好不容易终于把绷带顶到了额头上,不过也把脸蛋弄疼了,幸好树枝是顶在绷带上,才没有破了相。


  她对着天空看了看,依然一片漆黑,这才知道眼睛上还有纱布封着呢,于是不肖一会,纱布也被顶开了,她终于看见了满天的星星和乌云下的暗淡月光,心里充满了痛快。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居然不是在路上,而是身处一片长满乱草的田地中,不管怎样,先离开这里,于是她顺着田埂往前走去,心想总会碰到其他人家的,到了那里再解释不迟。可是事与愿违,她走得越来越远,越往前走越看不见村庄,还不时地被绊倒在地摔了好多次,不过无意中却拐上了一天小道,心下再不犹豫,沿着道走总会有方向的。


  好景不长,转了一会她估计已经离开很远了,没想到又回到了那个村子,不过她并不知道,刚一发现那一片村子的黑影时,她以为自己有救了,没想到她还没接近村子时,便听到了不远处一个声音在说话:“再往那里找找,可能她躲在了树丛里……”


  凝芳一听便知道那是陈小龙的声音,心里便感到了一股寒意,她赶紧蹲下身子,慢慢地挪向不远处的一片树丛,心理做好了搏斗的准备,同时拼命地想把手从腰间的捆绑中挣脱开来。


  陈小龙一番春意过后,便发现了凝芳的不见,于是和那女人一起出来寻找,这一番找寻可把他急坏了,要是找不到那他就完蛋在这里了,他开始有了一些后悔,后悔不该就那样把她一个人丢在那间屋子里,后悔和眼前这个女人云雨偷腥。


  女人悄悄地靠近了他,拉了拉他的衣角,用手指着远处的一片树丛,悄悄地说道:“你看那里。”


  陈小龙借着月光仔细一看,果然在树丛下,一个白色的东西在轻轻的晃动,他心下一喜,知道那是凝芳脸上的蒙眼布,看来她还是没有逃脱他的掌心。


  他已经慢慢地逼近了凝芳,凝芳此时也察觉到了他们已经发现了她,便站起了身子厉声喝道:“陈小龙,我警告你,不要再继续下去了,我是警察,你应该知道,你现在悔过还来得及,你赶紧把我放了,我会给你立功的机会……”


  陈小龙呆了一呆,但哪里能听得进去,眼见得她的手依然被绑在了腰部,便大了胆子走到她面前,嘻笑着说道:“对不起警察了,我现在已经身不由己了,你也知道,依达已经……”他立刻住了口,意识到杀死依达的事凝芳并不知道,要是现在说了对他可没有好处。


  凝芳心中一动,似乎有了什么预感:“你们把他怎么啦?”


  “没什么,他已经回去了,把你留给了我们,你就乖乖地跟我们出国享福去吧。”


  凝芳往后退了一步,警觉地注视着他,陈小龙可没有什么顾忌,他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她的面前,一把就把她抱住了,凝房使劲挣扎着,但哪里能够挣脱,便大声喊道:“放开我,你放开我……呜……呜……”


  那女人此时居然也很机灵,见凝芳大声喊叫,便急中生智从自己胸口扯下那一条白色围胸,往凝芳的嘴里塞去,凝芳使劲地往外吐着,陈小龙便也用手往里塞,凝芳知道再挣扎反抗也是徒然,精神一泄便放弃了。


  陈小龙还不放心,又把布团塞紧了一些,然后把她额头上的绷带往下一扒拉,重又蒙住了她的眼睛,然后拉着她腰间捆住手腕的绳子,向女人的家里走去,凝芳一路被他牵着,一边嘴里还“呜呜”着并甩着头,实在是心有不甘。


  第二天一早,男子就回来了,他带来了不好的消息,警察已经在方圆几十里的地方进行了布控,可能正在搜查他们。


  陈小龙当然不能坐以待毙,他不能判断警察的意图,但却能知道自己的意图,他要赶紧离开,哪怕冒着很大的风险,要不然他只有死路一条,于是他开始思索自己的逃跑方式和方向,这一带他还是比较熟悉的,因为伊曼小姐就是当地人,他跟着她在这里跑东跑西的也早已摸熟了。


  终于熬到了将近傍晚,凝芳早已被他们重新捆绑结实,再也不会给她逃跑的机会,哪怕他在下午和那女人继续交欢的时候,他也一样把凝芳牢牢地捆在了床上。


  ……


  一个急刹车,陈小龙从回忆中惊醒,探头往车前一望,车灯下是一条水牛从车前经过。


  他伸了个懒腰,看了看时间,心中有种马上就要成功的希望在刺激着他。


  天黑了。路好像越来越宽了,似乎前面有车辆停在了路边,是一辆小货车,还有两辆马车也停着,路边还有一个小竹凉棚,外面还挂着一盏风灯,凉棚里似乎有人影在晃动。陈小龙感觉到了危险,他突然大声地喊道:“师傅,停车,我要方便一下。”


  司机没回头:“好的,前面都要停了,你就下去吧。”他居然不停,还要在前面停下来。陈小龙觉得世界末日来了,眼前黑云笼罩。


  车子就在前面的车子后面停了下来……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428.html

分享 ()
赞 (1) 评论 (1)

    
评论 1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 不知道 : 回复 "同好交换视频QQ2728053530""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