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大地原忿(二十七)


  赶到那村子,天早已漆黑一片,夫妻两还是先找到了那媒婆家,媒婆是个相女人的行家,一看凝芳的身材便知道了货色的好坏,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却早被那夫妻看在了眼里,自然价钱就会涨上许多。


  媒婆心里有底,多给一些她还是能赚到,所以也不在乎多给那么点,那想娶媳妇的人,可是化的政府给的钱,应该也不会心疼,她给他做媒买来了女人,赚一点辛苦钱那也是应该的。


  夫妻两人没有逗留,把凝芳的鞋子留下后连夜就回去了,媒婆也不会留凝芳在家里过夜,她还想早点拿到那笔钱呢。


  她从房里拿来几条绳索,把坐在凳子上的凝芳拉起来,用绳子捆住她的大腿根部,缠了好几道,又拿一条绳索捆在她的膝盖上方一点,中间却留有一段距离,好让她行走时能稍稍迈开步子。


  媒婆拉着凝芳试着走了几步,看她的姿势觉得还可以,便把她眼睛上的纱布摘了下来,凝芳借着火烛的光芒这才发现,屋里居然只有媒婆和自己二个人,心里便盘算着是否能有机会对付一下这个女人,关键的是现在她的腿被她捆住了,很难有效地反抗。 


  出了屋子,媒婆从墙角里挑了一根细细的毛竹条拿在手里,又拿了一条绳子拴在凝芳身后的的绑绳上,让凝芳走在前面,她右手拿着那根细竹条并牵着绳子在后面押着她,左手还提着一盏煤油灯,照着眼前坑坑洼洼的小道。


  凝芳在暗淡的光线下小步地往前移动着,不时地那媒婆会拿细竹条抽打她的臀部,指挥着她方向,嘴里还念念叨叨地跟她说着话,一本正经地开导凝芳。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v1700

  路虽不远,可凝芳的行走也实在太慢了,绑着的膝盖被绳索勒的疼痛起来,不得不又放慢了速度,媒婆倒是很耐心,有时还过来搀扶一把,只是那细竹条也不忘抽打几下。 


  凝芳疼痛的时候便会“呜呜”地哼几声,内心虽然很愤怒,却不能对媒婆发泄,黑夜里也无法用眼神对她表示自己的意愿,希望她能解开那膝盖上的捆绑。媒婆大概知道她心里的想法,慢条斯理的说道:“女娃子,别叫唤,我可不会给你松绑,我一个老婆子可跑不过你……”说到这里,她手里的细竹条又抽了一下,还提起灯来把凝芳的脸照了照。


  “到了男人家里,只要你乖乖地听话,你男人自然会给你松了绑的,好好的过日子,别指望着以后往外面跑,这山里可没人来体贴你,只有你男人才会体贴着你,好好记着啊。”


  媒婆的话倒让凝芳有了一丝忧虑,心里的一点希望也感到有些渺茫起来,不知道所谓的男人家到底是什么样,如果对她严密控制的话,那她面临的将是非常严峻的问题,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前面大概就是该到的地方了,凝芳猜想着,因为那里有两间屋子还亮着灯火,灯火中还能看到有几个人在忙碌着。


  果然,媒婆把她带到了那里,爬上几级高高的台阶,便进了那屋子,屋子里居然还有三四个忙碌着的老太婆,见媒婆来了,便都住了手,眼光齐都看着凝芳,早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跑了过来,媒婆一见她便问道:“小妮子,你哥呢,去把他叫来。” 


  “我哥在后面,我去喊他”小姑娘跑向后屋,不一会便有一个后生和一个姑娘一起走了出来,小伙子挺秀气的,不高的个子,看上去有些内向,大概也就二十岁出头吧。


  那姑娘倒是蛮文静的一个女孩,皮肤有些黑黑的,长的不是很漂亮,但身材发育得却很丰满,大概是山里干活锻炼的,看样子不过也就十八九岁。 


  媒婆正在把凝芳往屋子中间的那个柱子上拴着,那几个老太婆七嘴八舌地低声说嘀咕着,对那站立在柱子前毫无反抗能力的凝芳指手划脚着,虽然看不见脸蛋,但那身段还有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却是她们很少见到过的,最起码这山里可没有出过这么好看眼睛的女人。


  小伙子一出来,老太婆们就说上了:“盘生啊,你家真是时来运转咯,啧啧,你妹子明天嫁人,今晚你家就给你添上了一个女人,瞧这模样,嗯……是个好兆头啊,我看那,过两天也把喜事办了……这都是你们死去的爹在阴间照应你们哪。”


  盘生脸上不知是因为灯火映照的,还是有些紧张,红红的像是很害羞的样子,他看了看已经被拴牢在柱子上的凝芳,想对媒婆说什么,却没说出来,而媒婆已经把那拴人的绳扣打了结,一转身便拉着盘生的手进了里屋。


  凝芳紧倚着柱子被捆着,知道自己想动也不可能动得了,只是那些老太婆的眼光像要在她身上搜寻什么似的,让她很不自在。她不想理睬那些老太婆的话语,却看了一眼面前那个也在看着她的女孩。


  女孩好像心情很好,见凝芳看她,便回了个笑容,笑容很灿烂也感染了凝芳,让她觉得女孩心里一定有喜事。 


  凝芳环顾了一下屋内,这才发现屋内到处都呈现出一派红红的喜色,那些堆放着的东西,一看就是人家送来的礼品,有些都用红绸子扎着,也有贴着红纸的,看样子就是这家人家要办喜事。


  难道他们早就准备好了要把我绑来这里成亲?凝芳心里有些紧张起来,不知道他们下一步想怎么办,不由得把身子扭动了几下,还“呜呜”的哼出了声来。


  那姑娘很恬静地看着她,轻轻地走到凝芳面前,用手给她捋了捋额前一辔滑落的头发,神态有羡慕也有安慰,说道:“别怕,到了我家就是我嫂子了,我哥是个好人,他不会欺负你……你以后可要好好待我哥。”


  凝芳听她说话,那柔声柔气的样子,便知道这是个在家里很温顺的女孩,而且还很体贴她的兄妹,不仅对她有了好感,她温和地看着她,虽然不能言语,却把那种温和与赞许默默地传递给了她。


  媒婆手里拿着一个小布包就出来了,脸上的喜气实在难以掩饰,她走到姑娘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笑嘻嘻地说道:“菊子,明天就是你的大喜咯,可别把你哥给忘咯,到时候也要回来看看你哥,还有你这马上也要成亲的嫂嫂……嘿嘿嘿嘿”媒婆看了看凝芳,皮笑肉不笑地样子。


  “谢谢阿婆。”姑娘道不忘替她哥哥谢一声。


  盘生也出了里屋,却没看凝芳,又忙自己的事去了,那个一开始出现的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此时带了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又出现了,两人站在凝芳身前好奇地看着她,又看了看那个菊子的姑娘,小男孩问道:“大姐,她是谁呀?干吗绑在这里呢?”


  菊子一把把他拨转了身向里屋推去:“回去睡觉了,小孩子不管……”两个小孩被她推进了屋子,她把门关上就小声地说道:“这是你们新来的嫂子,以后姐姐走了,可只有哥和嫂子照顾你们了,你们可要听话,梅子,你要照顾好弟弟,别让他老是哭闹,要不然姐姐也不放心走,听懂了吗?”


  两个小孩似乎很懂事地点了点头,菊子说道:“好了,你们先上床睡觉,外面的也该忙好了。”两个孩子倒是听话,各自睡觉去了。


  屋外那些老太婆把该办的事都办好了,屋内也整理得干干净净,似乎就等明天娶亲的过来迎娶新娘子了,半个时辰后,热心的老太们慢慢都散了。


  菊子把大门闩上,就留了一盏灯在那桌上点着,盘生被她叫了出来,她轻声问道:“哥,你咋还不把她带进屋子呢,就绑在这里,你不怕被老鼠咬着?”


  盘生偷眼看了看凝芳,见凝芳也在灯火中看着他,他的脸又红了,话也不说,就把拴着凝芳的绳索解开了,菊子上前帮忙,搀扶着凝芳就要进盘生的房间,盘生有些着急地说道:“菊子,还是……还是先到你屋里吧……这……别……”


  “干什么呀?你钱都给了,早晚还不是你的老婆?干嘛那么胆小?”菊子跺了一下脚埋怨起他来,可看盘生一脸的紧张和尴尬,便也消了消气,把凝芳带进了自己的房间。


  凝芳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知道今晚不会有意外发生,内心倒对盘生有了好感。


  眼前的房内堆了许多物品,都是结婚的用品,虽然不多也很土气,但却给屋内充满了红红的喜色。


  床头上有一张照片,是一个长得很清瘦的年轻人的脸,凝芳估计这个大概就是菊子的新郎了。


  盘生看她们进了屋子便要出去,被菊子叫住了:“哥,你急着走干吗?帮我把她抬上床啊,你看你,这又不是我的媳妇,你都丢给我干吗?”


  盘生不得不和菊子一起,把凝芳抬到床上,然后赶紧就出去了,菊子看着他的背影嘟哝道:“大男人还怕羞,亏你还娶老婆呢。”


  菊子把床上的东西往里面挪了挪腾出空间来,把凝芳放倒后,就开始解开她的衣衫,看她浑身都被捆绑的结结实实,似乎放了心,这才找了一条布带把凝芳的脚给捆紧了,然后脱去她的衣衫,盖上被子,她也脱了衣衫赤裸着身子钻了进去,山里人好像都有这个习惯,似乎穿着衣服睡觉太累赘,菊子也是如此。


  也许是明天就要嫁人,她有些兴奋,黑暗中居然跟凝芳说起话来,说的自然是他们的家事,凝芳此时也无法入睡,便耐着性子听她说了起来。


  原来菊子家兄妹四人,前两年父亲在一次挖井的时候,因为井壁突然塌方,正在下面挖井的父亲被压死了,本就不能忍受这里贫穷的母亲,撇下了他们兄妹四人也跟人跑了,这下,孩子们可就断了生活来路了,本来靠父亲挖井赚点钱作学费的盘生也被迫辍了学,后来镇里给了他们一些补助,加上母亲没有带走的父亲的丧葬费,他们的一个远房叔叔帮着让人给盘生找一个女人,也算能给家里多一个照顾孩子的人。


  恰好外村有人来说媒,看中了盘生的大妹子菊子,于是决定先把菊子嫁过去,男方会给一些彩礼,这样家中也不会太寒酸,也算为将来盘生娶媳妇打一点基础,菊子一直没有上过学,但知道哥哥的辛苦,自然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况且哥哥辍学一年多了,很想复学再考高中,做妹妹的理应帮助,于是便答应了这门亲事,虽然到现在为止她还只看过男方的照片,并未见到真人,但她心甘情愿。


  凝芳心中也很为她家的遭遇感到难过,但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但隐隐的感到自己脱身的机会越来越大,这些孩子还不是那种非常愚昧的人,尤其是那个盘生,她能感觉到他内心的那种无奈和理性,或许这就是自己可以说服他的理由,她一定要寻找机会和他沟通。


  菊子的声音越来越低,外面的虫声却越来越响,凝芳的眼皮也越来越沉重…… 


  清早,家里忙碌的声音把凝芳给惊醒了,身边早就没有了菊子,凝芳猜想着她现在一定在梳妆打扮,穿的也一定是一件大红衣衫,或许还会在耳鬓插上一枝山上刚采摘下来的娇美野花。


  门打开了,菊子就站在门口,果然穿了一件红衣衫,只是衣衫有些小,把她那颤巍巍的胸脯裹得高高隆起着,她看着凝芳,有些娇羞地说道:“哟,你醒啦,还是再睡一会吧,今天忙完了,我哥会来陪你的。”


  见凝芳的目光看着自己,便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脸上一红:“这……这是我娘的衣服,太小了,哦,你要不要起来上茅房?我带你去。”她拉着衣服下摆,显然是在遮掩窘境,却没想到把胸脯突起的更高了。


  “呜……”凝芳表示很想去茅房,菊子便解开了她脚踝上的布带,搀扶着她到了后院。


  再回到房间里时,菊子便问她,是不是想看看等会儿热闹的场面,凝芳把笑意都写在了眼睛里,菊子自然明白了,便让她坐在窗前,那窗户便是对着屋外场地上的,迎亲的队伍就在那场地上来迎娶新娘。


  恰好此时盘生进来喊菊子,菊子便把他叫住了,让他帮忙把凝芳重新捆绑在窗前床上,盘生似乎不太愿意插手,但拗不过菊子的神情,也怕破坏了她今天的好心情,便答应了。


  一切都是顺着菊子的指挥来的,先把凝芳的腿脚都蜷曲起来用绳索捆紧了,让她跪着坐在窗前的床上,又都解开了她身体上的捆绑,稍稍让凝芳恢复了一下知觉后,又五花大帮着重新捆绑起来。


  这菊子还是挺懂事的,一边捆绑着,一边不断安慰着凝芳,嘴里的那几声嫂子,把凝芳叫的似乎已经跟盘生成了亲似的。


  凝芳上身获得自由的那一刻,几乎就要反抗,她知道凭自己的能力,完全能够制服眼前的这一对兄妹,可是突然间她放弃了,内心觉得不应该在菊子这么大好的日子里起波澜,她的反抗一定会让他们这个家感到恐慌,也许会出现大的变故,这是凝芳心中所不忍心的,她觉得获得自由的机会应该在今天以后会有很多,因为她看出了盘生的正直和善良。


  她要让菊子今天能够高高兴兴地嫁出去,让一个充满贫困和磨难的家庭能有一份充满希望的幸福感。


  她终于再一次失去了自由,盘膝坐在床上,身子被捆绑的紧紧的,嘴也堵塞得严严实实,面对着窗户外暂时还冷清的场子,心情居然很平静。


  一个来帮忙的老太端来了一碗点心,放在了桌上,碗里的园子有红有绿也有白,那是象征喜庆的。


  菊子解除了凝芳嘴上的堵塞,非常耐心地喂着她吃了,似乎现在她不是今天喜事的主角,照顾凝芳才是她的正事。 


  此时有人来喊她,大概马上迎亲队伍就要来了,她答应了一声,便又拿起一团干净的棉布塞住了凝芳的嘴,还把那些绷带严严密密地包住了她的面部,然后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凝芳的脸,轻声说道:“嫂子,以后我可能很少来了,我哥就交给你了,你不用害怕,我哥可是个好人,大概你比我哥大?我哥也二十一岁了,他的心肠好,保证亏待不了你,你放心,我走以后,我让我哥好好待你,只要你踏踏实实地跟我哥,他一定不会再捆着你,要知道,我哥娶你,把我家的钱都搭进去了,连我弟妹以后准备上学的钱都花了……”说到这里,菊子掩着嘴说不下去了,泪水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她捂着嘴就跑了出去。


  凝芳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贫穷带给人们的境遇竟是如此的大不同,纯朴的心灵又被多少愚昧给玷污了。


  外面渐渐热闹起来,凝芳动了动被捆得紧紧的身子,探头看了看窗外,窗户关着,破碎的玻璃被好多条胶条粘着,所以看起来实在很模糊,但场子里隐隐绰绰地倒也人多了起来。


  好不容易鞭炮和喇叭响了起来,终于迎亲队伍来了,一顶看起来很陈旧的轿子被四个壮汉抬着,轿子上的红缎子都脏的几乎变成黑色的了,轿帘也有了几个破洞。


  后面跟着一头驴子,驴子背上铺着红布,上面骑了一个后生,披红挂绿的看起来挺兴奋的样子,到了场子上,他还是坐在上面却不下来。


  抬彩礼的人把彩礼都抬进了屋里。


  又是几声爆竹以后,屋里的人们早把打扮好的菊子拉到了门口,就等着那新郎下来搀扶新娘入轿,没想到新郎还是不下来,只是一味地看着菊子笑,此时一个五十多岁穿得比较整洁的男子,来到驴子前,把那新郎抱了下来。


  人们正奇怪,却发现新郎居然不会走路,两条腿站在地上歪歪扭扭的站立不稳,两只手也一甩一甩的,原来是个小儿麻痹症患者。 


  菊子把这一幕都看在了眼里,一下子眼冒金星,几乎要昏厥过去,幸好身边的几个女人赶紧扶住了她,菊子苍白的脸色让周围的人害怕,四周也寂静下来,都让这个场面给惊呆了,谁也不知道新郎居然是个四肢不能行动的残疾人。


  一声呜咽从菊子的嗓子里悲愤涌出,新郎父子也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菊子大喊一声:“滚,给我滚……”然后就返身往屋里跑去,一下子就扑在了凝芳的身边床上恸哭起来。


  凝芳隐约感到发生了什么,但却没看得清楚,现在自己被堵着嘴,想安慰几句话却也无法开口,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她悲哭不已。


  有相好的邻居便劝新郎家的,把这个婚事退了算了,这样的男人怎么能做人事呢,岂不害了人家姑娘,新郎父子也不知如何是从,但仗着自己带来了很多的亲戚和帮忙的村里人,倒也不怕菊子他们悔婚。


  盘生硬着头皮跟新郎父亲商量,希望他把婚事退了,新郎父亲却提出把钱退给他,原先给的二千块钱要还,还要陪他们彩礼钱和悔婚钱。


  盘生这下傻了眼,他的钱都买了捆在床上的那个女人了,现在哪里有钱来还给人家。


  这下双方就僵持住了,一些看不过去的几乎便要打了起来。


  倒是村里人给盘生出了个主意,让他把那捆绑了的女人给那新郎父子带回去,也省得害了自家妹子,盘生心里动了动,但却没敢答应,他想听听菊子的意思。


  菊子早把他们的想法都听明白了,自己也思量了很久,这才作出了一个决定,起身后毅然擦了擦眼泪,对盘生说道:“哥,你不用担心,妹子不会连累你,你以后可要好生待弟妹,妹子走了,你多保重。”她心里可不愿让这个哥哥鸡飞蛋打,把好不容易买来的媳妇又送给了别人,她决定嫁给那个小儿麻痹症。


  新郎父子一听这个消息,自然喜出望外,赶紧催促着把一些礼仪都做完了,这才让他们随行的女人上来把菊子带到了轿子前,他向那两个女人使了个眼色,女人们很能心领神会,取出绳索来就把菊子牢牢地五花大绑起来,原来他们早有了准备,为的就是防备对方悔婚,此时,虽然菊子已经答应嫁给他儿子,但终究心里不踏实,怕她再突然反悔,于是便让人把她捆绑起来架进了轿子。 


  菊子没想到他们会把自己绑起来,还没喊叫出声,早有人把毛巾塞进了她嘴里,随后就被捆在了轿子里的轿杠上,眼睛上也被蒙上了黑布,黑布缠得紧紧的,还顺带把嘴也绕了进去,却是不让她吐出嘴里的毛巾。


  盘生蹲在门口捧着脑袋,一副痛心和无奈的表情,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原定的几桌酒饭早已摆开,可是居然没人入座,人们在交头接耳中渐渐散去。 


  喇叭声又响了起来,那是新郎家的迎亲队伍开始回程,那顶陈旧的花轿在一颤一颤中渐渐远去,留下了茫然的人们呆滞的目光。


  唢呐声不再充满喜庆和幸福,渐渐远去的是凄惶而悲伤……


  二个月以后,菊子在偷偷跑回来后的那个夜晚,就在霏霏的春雨中,吊死在了村头土岗上的那棵树上(这是后话)。


  盘生果然是个有文化的后生,一切都安静下来以后,他便来到了房间里,就在菊子出嫁前,他心里就有了决定,如今便是实现这个决定的时候。


  他要把凝芳放了,他觉得自己是个能够凭劳动换来收获的人,当初被迫托人买媳妇也是出于无奈,没想到买来的是个并不是自愿的女人,看到她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他心里也不是滋味,他不想亏欠别人什么,不管是心灵的还是其他的,他读过书也懂得一些做人的道理,所以他要做自己不会觉得亏心的事。


  他知道自己买的这个女人,也让妹妹菊子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如果就这样放了,也许是对妹妹的一种打击,辜负了妹妹的心愿,但内心的煎熬还是战胜了这种彷徨。


  希望以后妹妹回来,再和她解释他此时的心情。 


  当他动手解开凝芳身子的捆绑时,绳索下的肌肤让他莫名的心跳,他从没如此直接地碰过女人,还是一个眼睛和身材如此美丽的女人。


  那些绳子缠绕的地方居然都是那么敏感,他的手不得不触摸着,内心也在煎熬着,几乎就要打消释放她的念头,但目光触碰到凝芳的眼睛时,他看到了鼓励和信任,也感觉到了一种温柔和企盼。


  绳索都被解开,唯有那嘴上的绷带他红着脸没有动手,他不敢触碰凝芳的脸,他实在太胆小,一转身便出了屋子。 


  凝芳获得了自由,她很欣喜盘生能如此的洁身自好,也欣赏自己看人的眼光,是如此的准确。


  她面对镜子,解开了那些紧缠着自己嘴部的绷带,抽出塞着嘴的布团后,还不忘整理了一下零乱的头发和衣裳。


  盘生为她做了一顿很不错的晚饭,没有多少荤腥,但却是很新鲜的,他觉得现在她是客人,应该好好的招待一下。


  他隐隐的有一种幻想,希望凝芳能够自己愿意留下来……


  两个还小的弟妹也在座,一脸偷偷掩饰的兴奋,不停地看着凝芳。 


  凝芳也在看着他们兄妹,平静的气氛不是很快乐,她的心里也做了一个决定,希望以后能再来到这个地方,她要把盘生的弟妹带回到她的世界里,让他们获得其他城里人所拥有的权利和幸福,也许这是一种关爱,也许这又是一种报恩,凝芳已经无法判断,她希望愚昧不再蔓延,人性能够得到更好的延伸。


  深夜,盘生又做了一个决定,那是当他知道凝芳是警察时,在他愕然和庆幸之后作出的,他要送凝芳上路,要把她安全送到目的地,虽然自己可能保护不了她,又或许她更本就不用他的保护,但他需要心安理得地面对以后的生活。


  凝芳欣然接受了,因为自己身无分文,又不认识山路。


  第二天一早,盘生起了个早起,想早一点和凝芳上路,那是为了避免被村里人看见,引起不必要的议论。


  可一出屋子,便被邻家那个老太太看见了,老太很奇怪,,似乎昨天还看见凝芳是被捆绑着的,居然一个晚上以后便能自由地跟着盘生出门,心里开始犯了疑。


  盘生有些尴尬,不知如何解释,顺口便说道:“六婆,我……我带她去邻村找村长开个证明,以后可以……可以办手续……”他结结巴巴地编了个谎言。


  六婆倒是很热心,一把拉着盘生到了一边,低声地说道:“你个娃子,怎么那么不懂事,花那么许多钱好不容易买了个媳妇,这就糊里糊涂地带她出山,一个不小心被她跑了,你咋对得起你死去的爹?”


  “六婆,我……”盘生平时受过她很多的照顾,也很尊敬她,此时心里有话却不能对她说,一时没了主意。


  六婆干脆地说道:“你等着,我来帮你。”说完话,“啪啪”地就敲响了隔壁的大门,居然被她又叫来了两个男子,手里还都拿着绳索之类的东西。


  六婆也不理睬盘生,径直走到凝芳面前,一把就拉住了她的胳膊,说道:“姑娘,我们家盘生可是个好孩子,你可不能把他骗了,想这么久溜走那可没门,走,跟我回屋里去,要出去也得过了门成了亲再说。”


  凝芳一时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看盘生焦急又没办法的神情,便知道他一定很为难,便用眼睛看着他,希望他能拿定主意,而自己心里也做好了准备,随时进行必要的反抗,她不能再耽搁时间了,柯兰一定很需要她的帮助,她必须要回去。


  盘生明白凝芳的意思,便上前拦住了六婆:“六婆,没事,我们都说好了,她愿意留下来,我们真的是去开证明的,她……她说一定要办个合法的证明,才肯做我的……我的……女人,你就放心吧。”


  “真的?孩子,你可别骗我,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你。”六婆将信将疑,思考了一下,又说道:“那你先把她捆上了,要不然我不放心,来来,你们几个过来,把她捆了……”六婆招呼着那两个拿着绳索的男人。


  盘生脸色也变了,想要上来拦阻,却被凝芳用眼色制止了。


  两个男人倒是利索,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凝芳给反剪了双臂,牢牢地五花大绑起来,那绳索就像生了根一样,紧紧地贴附着她的身子。


  凝芳完全放松了身子,丝毫没有反抗的意图,任由他们自在地捆缚着,六婆看她还算乖巧,脸色倒也显得轻松起来,还安慰道:“姑娘,别怪老婆子多事,那也是为了你们好,以后老婆子还要靠你们多照应呢。”


  凝芳没想说话,身子被他们扭来扭去的捆绑着,她只是看着那绳索在身上绕来绕去,并隐隐地陷入肌肤。


  六婆虽然嘴上客气起来,但手里还是一样不留情,一条毛巾按在凝芳的嘴上揉了几下就塞进了她嘴里,凝芳“呜呜”了两声,居然没吐出来,便甩了几下脑袋表示了一点抗议,齐肩的秀发呼啦啦地就飘散开来,脸也憋得通红。


  看看捆绑结实了,六婆似乎还不放心,又在凝芳身上摸索了一遍。似乎在查找有没有暗藏利器,却发现了她塞在胸口衣襟里的口罩,便抽了出来,那下沿的带子还挂在凝芳脖子上呢,便把口罩往她嘴上一扣,上面的两条带子便紧紧地系在了她的脑后,这下便兜住了她的脸和嘴,又把下沿的带子重新紧紧地收紧了打了个结,并把口罩仔细地拉扯遮掩好,那嘴里的毛巾大概是不会被吐出来了。


  “大柱子,你陪盘生一起走一趟吧,路上小心些,别出了什么乱子。”六婆吩咐一个年轻一些的男人,男人应了声便拉着凝芳的胳膊就要上路。


  凝芳一听,心里掠过一丝隐忧,希望不会对她不利,再看一眼盘生,似乎他倒是有了信心了,脸上很平静,便也把心放了下来,估计盘生还是有办法能够应付这个局面,其实只要盘生不改变主意,对付大柱子应该还是有可能的,虽然身子被捆绑,但腿脚却是利索的。


  山道细长而绵延,忽而穿行在树林间,忽而又蜿蜒在小溪旁,那青山绿水无不透着葱郁的生机。


  阳光今天也起来了,把嫩嫩的绿叶照得几乎透明般,走在其间,宛如同绿色和金色混成了一体。


  凝芳夹在一前一后两个男人中间,不能自由言语,但却能很自由地欣赏着美丽的景色,不知为何,居然生出一个想法,如果这里的人们有朝一日也富裕了,把这里开辟成最美丽的风景区,那来到这里的人们,特别是年轻美丽的女子,大概不会再像自己现在一样,被捆绑堵嘴押解在山路上……也许还会有很多年轻漂亮的女子愿意嫁到这青山绿水间。


  盘生走在前面,走得很小心,总是不断地回头为凝芳撩起挡在路上的荆棘,不时还要搀扶一下,凝芳也对他报以感激的眼色。


  转过了几道山梁,便有稍宽一些的大道展现在眼前,大柱子不明白盘生要带凝芳去哪个村子,便问了一句,盘生居然没有理睬,只是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会,然后说道:“柱子,再走一段路,前面山坡下有个小饭馆,咱们喝一杯去?”


  大柱子倒是个爽快人,看看也将近中午了,一摸肚子干脆地说道:“行,喝一杯。”神情立刻振奋起来。


  果然,那间小饭馆已经开门在等客了,说是小饭馆,其实就是一件很简陋的土坯屋,外面搭了个凉棚,后面也用乱石头砌了半人高的一块地方,算是生火做饭的地方。


  屋门窄窄的还挂着帘子,两个人同时进出的话得侧着身子才能过。


  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见有客人,挺热情的便招呼开来:“来来,快进屋,几位是……”他的眼睛看了几眼凝芳,脸上依然微笑着。


  盘生知道不必避讳他们,前几年和他爹出山的时候,也在这里见到过被捆了身子的女人,爹也没在意,何况这家小店的老板,那一定见的比他要多了。


  桌椅还没摆出屋外,便只能在屋子里坐下,大柱子扭着凝芳背后的绳索就把她推了进去,盘生赶紧就把凝芳让进墙边的凳子上,自己也稍稍离开一些坐下了,大柱子则坐在了对面。


  此时一个女孩从后门进来,是个十八九岁的女孩,看样子应该是老板的女儿,女孩子长得挺丰满的,稍稍有些胖,不过长的蛮不错的,尤其那丰满的胸脯坚挺挺地,把本就不长的衣衫都吊了起来,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把衣衫撑破。


  大柱子的眼睛便开始滴溜溜地在她身上转了起来,以前也见过这个女孩,没想到现在发育得这么好,俨然是个大闺女了。


  女孩见大柱子在看她,脸稍稍有些红了,但并不回避,轻咬着嘴唇也把眼光火辣辣地投在他的脸上。


  大柱子可还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光棍,什么时候被女人这么看过,唰地一下脸就红了,那身子也发热起来,因为紧张,两只手也不知怎么放了。


  盘生心中暗喜,原先想把他灌醉的想法大概不用了,看样子这女孩倒是挺喜欢大柱子的,也难怪,大柱子人长的身强体壮,棱角分明的脸庞,很有点男子汉的样子,可比盘生多了几分彪悍气和英气,只是缺少了盘生的书卷气和那份温和。


  不过酒还是要喝的,只是不用再动用心机了。


  酒很便宜,因为是自制的米酒,味道也很醇厚,香味自然也很浓郁,喝了当然也会脸红,脸红便意味着有了醉意,大柱子有了心思,那酒就喝得更加毫不在乎了。


  凝芳是不会有酒喝的,盘生也没有多少钱可以请客,很简单地为她要了一碗清汤面,他很小心地为她解开了口罩,抽出那堵塞的严严的毛巾,塞入自己的口袋,回头一看大柱子的眼光还在女孩的身上移动着,便略微紧张地为凝芳解开了捆绑。


  凝芳的美丽让女孩子感到惊奇,没想到那个清秀的小伙子,居然能绑来这么好看的女人,而且还挺温和的,不哭也不闹,就像很自愿的样子,白皙的肌肤又哪里是自己可以相比的,看起来像是个很有文化的人,一定读过很多书。


  凝芳很平静,稍稍活动了一下胳膊,便默不做声地吃了起来,走山路很累,加上被捆绑着,所以体力也消耗了很多,肚子也确实饿了,这热气腾腾的食物,真是补充体力的好东西,她需要打起精神应付后面的情况。


  酒足饭饱,那就该上路了,大柱子此时不会管凝芳是否还要不要上绑,他的心事在那女孩子身上,磨磨蹭蹭的等盘生和凝芳出了店,他才准备出来。


  女孩早已背倚着门框在那里等着,却把门口的通道给堵塞了一大半,大柱子只能吸着肚子侧着身子往外移,女孩看起来就是故意的,但也很紧张,紧张的脸都红了,红扑扑的分外娇艳,她把身体有意无意地挺了挺,似乎想让他出去,可胸脯一下子却顶住了大柱子的身子,大柱子身体突然僵住了,浑身燥热起来,身下挺拔如铁,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女孩眼神十分羞怯地看了看他,那头似低非低地几乎要伏在他的胸膛上,一紧张,他的手便无巧不巧地摸上了她的胸部,那一刹那便犹如触电一般,让他心旌摇荡,女孩的脸就像被一片红云笼罩着,那双羞红了的眼睛已然满是春光地直视他,在几次很结实的身体摩擦后,终于把空间不情愿地给让了出来。


  一个门里,一个门外,大柱子依依不舍地回头看着他,那心还在拼命地跳动着,张了张口只说了一句话:“我……我们走了。”


  那片红云抿着嘴只是对他轻轻点了点头,同样也有依依不舍,看着大柱子一步一回头地离开,她的身子又斜倚上了门框,把初春的目光都留在了他的身上。


  盘生不想再对大柱子有所隐瞒,但也不想告诉他什么,因为大柱子到现在为止一直心不在焉,哪里还会管凝芳是否被捆绑,盘生要摆脱他,现在正是时候。


  “柱子,我看你还是回去吧,我们想去我大姨那里看看,要到天黑才能到那里,你跟着去也没劲,还不如早点回去。”他根本就没有大姨。


  “那……那她……怎么办?”这是大柱子才想起,凝芳是他帮着盘生看管的对象,怎么没有被绑上。


  “算了,别找了,绳子我都丢在那店里了,她答应跟我,我也不会亏待她,你就别操心了,回去吧。”


  大柱子怎么会不想回去,但想回去的地方却不是自己家里,当然是那小饭馆,此时他有了理由了,便是回去找绳子,也许那绳子被女孩收起来了,嘿嘿,找不到才好呢,可以多找一会……


  “那我先回去了,你路上可要当心点……”他小声地对盘生嘱咐道,酒气都喷在了他的脸上,客套是假的,想赶紧回去那才是真的。


  盘生望着远去的大柱子,心里终于落下了石头,回头不好意思地看着凝芳。


  凝芳端庄而文静地站在那里,仿佛刚才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一阵山风吹过,拂掠着她的秀发,把衣衫吹得“哗哗”直响,她伸手捋了捋头发,回头对盘生报以淡淡的微笑,那是一种赞许和鼓励。


  盘生看见了她轻拂头发的手腕,那里还留着明显的绳索捆绑痕迹,那些痕迹让他内心感到了几分惭愧和自责,他又看见了那份微笑,感到了一点欣慰……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440.html

分享 ()
赞 (0) 评论 (1)

    
评论 1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 1 : 回复 "催更催更!"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