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大地原忿(二十八)


  盘生的确是个很守信用的男人,一路上话不多,可厚道的性格,给凝芳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凝芳也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因为他看她时的眼神,早已明明白白地表露了他的心迹,那是只有对喜欢的女人才有的眼神,有一种挽留和期待,也有一些失望和自卑。


  这个后生将来应该能够有前途,希望他能生活得很好,这是凝芳所能给予的最好的东西了。


  第二天的下午,顺利到达镇公安分局,凝芳挽留了盘生,请他吃了一顿便饭,算是感谢和告别,最后又送他上了汽车。


  分局长早已把她盼得心焦了,原来说好的时间现在居然一直没有她们的消息,他情知可能出了问题,但苦于无法了解和联系,而林芝一案的原单位所属地的公安局也派了人来,经过调查取证后,基本已经落实林芝的存在,正准备今天就启程前往乔家村。


  凝芳简单地把发生的事情介绍了一下,很多不宜启齿的都省略了,并表示要尽快赶回去营救自己的搭档柯兰,希望能有一个交通工具送一下。


  分局长立刻布置了下去,并把凝芳的枪支和证件都归还了她,于是两个案件的办案人员便坐上了同一辆吉普车,前往乔家村。


  林芝一案的原驻地民警,来的是一男一女,协助他们办案的是两个年轻的本地民警,根据曹老板的口供,认为林芝和村长有很密切的关系,那当然应该直接去采石场找村长,大伙觉得都可行,毕竟也是顺路。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v1700

  然而到了采石场,村长和林芝却都不在,问了一下干活的其他人,说是今天没来,可能在村里忙其他的事。


  大家看了看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多了,得抓紧时间,希望在天黑以前完成抓捕林芝的任务,便直接奔赴乔家村。


  车子自然是进不了村子,就在三里路以外便停了下来,一行人也只能步行而入,凝芳走过此道,依稀还认得路径,很快就到了村子。


  因为凝芳的身份和能力,大家也就不约而同地以凝芳的意见为主,凝芳也不谦让,进村前就为大家分了工,本地民警抽一个帮助外来的民警抓捕林芝,另一个协助她找寻柯兰和封雪。


  于是大家稍微分散了一些,各自为组的进村,然后便直接到了村委会,没想到村长也不在。


  凝芳让他们在这里等待一会,自己带着那个女民警起身前往村长的家中,还好,没有扑空,村长正在家里,一见凝芳,不觉吃了一惊,好像已经有三天不见了,他原以为她早回去了,没想到又见上了面,看那样子好像还有什么要紧的事,便赶紧把她们让进了屋里。


  原来村长今天身体不适,便没有去矿上,他不去的话,林芝自然也就不用去了。


  凝芳让那女民警把情况说了一下,这倒让村长心里犯了难,没想到王瘸子老婆那么能干的女人,居然也会拿公家的钱,他可有点不信,再说了,他也实在不愿意让这么好的帮手,就那么随随便便的被警察带出这个村子,可眼前的是外地来的警察,还带来了照片,上面那漂亮的女人不正是王瘸子老婆吗?


  村长能当这么多年的村长,自然有它的道理,要不然谁也不会服他。 


  村长的心里已经打好了算盘,跟凝芳支支吾吾的好一会,便客气地邀请她们留下吃晚饭。 


  他很自然地走进了厨房,老伴就在那里忙碌着呢,他们的话她也一定都听见了,村长一个眼色,她心领神会,笑嘻嘻地十分客气地跟她们打着招呼,说要去地里摘些菜回来,还热情地邀请她们务必要在这里吃晚饭。 


  这一出去,便跨着那双大脚直奔王瘸子的家。


  村长又拖延了一会时间,这才和凝芳她们一起到了村委会,见了那几个同志,一番寒暄后,凝芳让村长带领他们奔王瘸子家而去,自己问明了乔有福家的住址后,和年轻的当地民警小刘一起赶赴那里,她心里最惦挂的就是柯兰,希望她不会出什么事。


  乔有福也在家,这几天就一直没有好心情,总怕他哥哥的事情败露了,此刻面对一脸严肃的警察,本就胆小的他自然渐渐地丧失了抵抗,凝芳的攻心战略迅速摧垮了他的心里,不得不交待了乔有贵就藏在他二叔家。


  凝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他带路前往,面色及其难堪的有福最后还是答应了,并提出自己不进村子,也求他们为他保密。


  有人带路,时间就会节省很多,才半个小时,便到了乔有福二叔家那个村子,一到村口,乔有福便不肯进去了,凝芳也不为难他,带着小刘便往村里走去。


  本以为来的静悄悄的,只要找到乔有福二叔家,大概也不会出什么意外,可哪里想到,他们一进村子,二婶就已经知道了,她也是刚从家里出来,想去山上拾一些干柴,没想到一眼便看见了有福带着两个陌生人进村了,瞧那两人的派头可不是这山里人有的,心里便也明白了七八分,这才赶紧奔回家。


  乔有贵正闲着没事,拿着弹弓在院子里打树上的鸟呢,见二婶慌里慌张的跑进来,便问了一句:“二婶,出什么事了吗?” 


  二婶一边关门一边说道:“快,带上你的女人,快躲起来,你那兄弟招了人来了……”


  乔有贵一听便也脸色一变,赶紧跑回屋里,手忙脚乱的想把捆绑在柱子上的柯兰解下来。 


  柯兰本来是被捆在被窝里的,可今天乔有贵看他二叔不在,心里就痒痒开了,便想把她抱出来看看,顺便也解解手馋。 


  因为柯兰也被捆绑了好几天了,一天到晚严严地蒙着眼睛,除了吃东西一般都是堵着嘴,晚上睡觉则被伸直了身子,用被子裹紧了再捆绑住,免得她捆着睡觉会受伤,不过眼睛还得蒙上,嘴还得堵上,然后就夹在他们老夫妻的中间,不怕你还能跑得了,这就是二叔想得周到之处。


  三五天下来,看柯兰倒是没有反抗的意思,有时候还显得很顺从的样子,今天早上的时候,二叔觉得该给她松一松了,就给柯兰把眼睛释放了,摘去了她的蒙眼布,仅剩下封贴着的纱布压着眼睛。


  这对于柯兰来说,没什么变化,只是眼睛上没有了那紧绷的压力,也多少有了一些光亮,但依然什么也看不见,不过这倒是一个好兆头,也许再过个一两天,那封眼的纱布也会被取下,所以在自己被解救出去以前,她要忍耐,多少要表现得比较顺从。 


  乔有贵等他二叔出去以后,便把柯兰抱起让她在床上坐着,很想和她亲热一下,那双手就不由自主地浑身乱摸起来。


  柯兰知道自己无力反抗,尽力想忍耐,但乔有贵可是身子起了热了,动作越来越激烈,便遭到了柯兰强烈的反抗,使劲扭动着被绑缚的身子,嘴里还不断“呜呜”叫唤,这令他很恼火,想要强行动作,却被闻讯进来的二婶给制止了,二婶骂了他两句,又安慰了两句,算是暂时安静下来。


  其实二婶倒是有些依着乔有贵,可知道他老头子现在是不会同意的,所以只能让他先忍耐着。 


  不过乔有贵也知道即使柯兰不反抗,他也只能随处摸摸而已,让他最渴望的那个部位还锁着铜具呢,钥匙就在二婶那里,现在是绝对不会给他的,悻悻然恶作剧般把她拖下床捆在了柱子上,心里想着给她一点惩罚。 


  他二婶倒也依着他,只是看柯兰裸露着锁着铜具的下身,怕又给乔有贵乱了性子,便给她套上了一条肥大的花布短裤衩,那是二婶自己的,叠放在床头晚上可以随时替换,没想到倒给柯兰穿上了。


  此时心急火燎之时,乔有贵想要把柯兰从柱子上解下来,居然有些手忙脚乱,连绳扣都解不开。


  好不容易解下来时,大门被敲响了,二婶一看知道来不及了,赶紧推着有贵往后门走:“你把她扛了快躲一躲吧,这里有我呢,快,从后门走……把钥匙拿着。”说着话,居然从内兜了掏出了那把钥匙递给了他。


  乔有贵欣喜若狂,恰好此时刚刚把那绳扣解开,赶紧把柯兰扛上肩头,正要迈步,凝芳和小刘已经进了院子,原来刚才二婶心急慌忙忘了把大门反锁上,小刘轻轻一推院门边开了,这才走了进来。


  二婶一看,反手带上屋门,赶紧迎了出去:“你们……你们找谁呀?”


  小刘答道:“这里是乔有贵的二叔家吧?我们找乔有贵。” 


  乔有贵就在屋里,他扛着柯兰还没来得及走呢,因为怕弄出声响,所以躲在门后不敢动,现在一听来的居然是找他的,心里便有些慌乱起来,从门缝里往外一瞧,便看出了来人的不善,尤其那个好看的女人,美丽中似乎有一种威严和不可侵犯的感觉,很严肃也很冷静。


  柯兰被他扛着,但也知道大概有人来搭救她了,虽然耳朵还被塞着听不清楚,心里也估摸着是凝芳姐,便要扭动挣扎起来,可乔有贵死死地抱紧了她的身子。


  乔有贵感到了来人的威胁,觉得大概扛着她是走不了了,还是先躲起来再说,这才悄悄移步,把柯兰放到了床上,,拉过被子匆匆的给她盖上,几乎蒙住了脑袋,然后蹑手蹑脚地打开了后门到了后院,可是他又怎能死心呢,觉得现在拿到了钥匙,这个女人就算已经到手了,哪能轻易放弃呢。 


  于是他不出后院,就躲在那屋子的后窗下,偷偷地蹲着,想要听听会发生什么。


  凝芳看出了二婶脸上的变化和紧张,知道结果可能就在那屋子里,便把证件拿了出来,对二婶说道:“我们是警察,今天来找一个被你侄子乔有贵绑架的女同志,希望你配合,否则我们会采取其他措施。”


  她的话直截了当也很有分量,二婶也感到了话里的威胁,知道躲不过去了,心里恨着他的老头子,要是老头子在就好了,她十分无奈地回头看了看那屋子,对凝芳用手指了指那扇门。


  小刘早已一个箭步上去把门打开,凝芳也跟了进去,一眼便看见了床上蒙着被子的人影,稍稍一掀被子,便露出了柯兰只戴胸罩的上身,那身子上紧紧地捆绑着许多道绳索,便知道就是柯兰了,这才对小刘一使眼色,让他先出去,小刘心里明白便退出屋子,并把门顺手带上。


  柯兰被扶起坐着,凝芳迅速给柯兰解除捆绑,身上的绳索都被解了下来,又轻轻地揭开蒙着眼睛的纱布,柯兰早已泪眼朦胧,一下子就抱住了凝芳,泪水却禁不住地哗哗直流,可抽泣声却还被嘴里的布团堵着,凝芳一边给她解着嘴上那只皮制的封嘴具在脑后的搭扣,一边轻声安慰着,话语间不乏自责和内疚。


  “兰子……别哭,唉……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呜……呜……”柯兰摇着头,她怎么会责怪凝芳姐呢,她只会责怪自己太冒失。


  “你是谁?……老婆子,怎么了?”门外响起了一个粗壮的男子声音,凝方一听,不知道是乔有贵回来了,还是他二叔回来了,怕小刘不好应付,便对柯兰说道:“兰子,你自己收拾一下,我去看看。”起身便出了屋。


  那封嘴的皮制套具已经取下,可几张不大的胶布还紧紧地绷着她的嘴唇,柯兰把嘴上封贴的胶布小心地撕着,才撕了一点,便听到了身后半开着的窗户外好像有响动,一回身,便看见了乔有贵正起身往院墙那里跑去,这几天压抑的火气和怨气在她心里一下子升腾起来,顾不得嘴上的胶布,一把就掀开了被子,抬腿就要起来,这才发现腿脚还被捆着呢,便赶紧解着腿脚上的捆绑,无奈手刚刚才被释放,多少还有些没有恢复过来知觉,解起绳扣来便不会那么顺利。


  可能院门锁着,乔有贵就要上墙,柯兰一边解着绳子,一边就一直在盯着他的动作呢,眼看着乔有贵已经爬上了围墙,一闪身便跳了下去没影了,柯兰心里急得不得了,那绳索就像生了根一样,越是心急越是解不开,一回头看见了靠墙的桌上放着一个叵箩,里面搁着一把剪刀,她也不顾了,下了床蹦了两步就拿起了那把剪刀,咔嚓几下就剪断了绳索。


  没想到她蹦这两步的时候,下体铜具上那个圆柱顶端的小圆球,便在她体内晃动开来了,撞击着她,一阵莫名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


  此时便显出了她的泼辣,她毫不犹豫地把脚伸进床前的那双布鞋,那是她自己的布鞋,放在床前也有好多天没穿了。


  她跳上床,直接就要从窗户跳出去,才打开窗户,便有一阵风吹在了她身上,一阵冷颤让她蓦然想起,自己身上仅剩那只薄薄的白色胸罩,下身也就是那条大大的花裤衩,她的眼光在床头看了看,见有一件灰布大褂,估计是乔有贵二叔的,柯兰也顾不得了,往身上一披就跳了出去。


  这一跳,那圆球又使劲地晃动敲打着她,她的脸色变了变,微微泛起了红晕,她咬了咬牙,站起了身。


  同样的,她也只能爬围墙,于是她把那大褂穿上,并简单地扣了两颗扣子,褂子很长,几乎能遮住她的臀部,衣摆下仅露出一小节的花裤衩,两颗扣子也仅仅在腹部扣了一下,却没把胸部的也扣上,那衣襟几乎就敞开了,白白的胸罩半裸在外,柯兰情急之中哪里能注意到这些。


  墙根下有堆放的杂物,踩着杂物就能上墙头,柯兰一上墙头便看见了不远处往村外跑的乔有贵。 


  柯兰自然不能让他跑掉,她心里最心急的就是他身上的那把钥匙,要不然自己回去后怎么面对凝芳,所以她不想让凝芳和她一起追赶乔有贵。


  这一跑,她就觉得不对劲了,身体里的那玩意,便随着跑步时身体的起伏而不断地活动着敲击着,她感到了那里的刺激,顿时全身有一股热力在上升,呼吸变急促起来,脚步也有些发飘,加上嘴上还封着胶布,嘴里依然堵着布团。 


  跑了一小段,便感到有些吃力,她跑到一个大树下停下脚步,扶着树干稳住身子,为呼吸顺畅,也顾不得疼痛了,摸着嘴上的胶布就撕了下来,赶紧抽出嘴里的布团,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就在她的眼光四下寻找乔有贵的时刻,乔有贵便在前方村口现身了。


  柯兰咬了咬嘴唇,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拔腿又追了上去。


  眼看着乔有贵就在眼前,可总不能追上,而身子的反应却越来越激烈,此刻已经娇喘嘘嘘满脸红晕,跑不了几步便会有停下来的愿望,她强忍着奋力追赶那个正往山间小路跑去的身影。


  周围渐渐的越来越多的树丛和草丛,高大的树木在微风中哗哗地响动着。


  一晃,乔有贵不见了,柯兰心里又急又难耐,沿着那草丛中隐约的小路,走了几步不得不再次停下来,四面都是树木和草丛,她倚着树干,两手紧紧地抓着,心里又急又愤,可身子的反应也越来越明显,她两腿交叉着不断地夹紧交错着,看样子实在已经无法忍受,银牙紧咬着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前方不远处,草丛里一阵悉悉索索,乔有贵站起身来目光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她,又往前面跑去,不过却放慢了脚步,柯兰脚步虚晃着奋力追上去。


  绕过几棵树,前面不远处一块大石旁居然有一个小草棚,乔有贵就坐在里面的地上,看样子他也跑不动了,又似乎在等她。 


  柯兰浑身香汗淋漓,再也无力跑动,她扶着树干几乎要软瘫下去,脸红红的像火烧一般,眼光也渐渐迷离起来,呼吸急促并隐隐有低低的呻吟之声,但她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乔有贵。


  乔有贵早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大着胆子靠近柯兰,柯兰无力地伸出手,想努力用威严的口气说话:“把钥匙……给……给我……”可声音却是极其软弱,像是在祈求一般。


  乔有贵总算有些明白了柯兰现在的状况,不由得脸上露出了一点喜色,知道现在正是可乘之机,四顾一下无人,上前一把就从她身后抱住了柯兰,两手臂穿过她的腋下,一下子就搂住了她的前胸,手掌就结实地按在她的胸罩上,柯兰呜咽了一声,哪里还有力气挣扎,几乎是被他拖到了那草棚里。


  柯兰被他丢在地上,便想要站起身来,可一站起来身子已经不听使唤了,又要往下坐去,嘴里哼哼有声。


  乔有贵早看准了,把捆扎草棚柱子的麻绳给解了下来,三下五除二的就把柯兰的双臂给反拧到了身后,那麻绳牢牢地又把她身子给捆绑结实了,柯兰身子已经歪斜在地上,汗水沾着泥土把脸也弄脏了,她心里明白,可身子不听使唤,眼神里已经有了强烈的兴奋,她知道可能被乔有贵看了去,便索性把眼睛闭上了。


  乔有贵可兴奋了,差点失去的女人又失而复得,而且还被他看见了如此娇美动人的一幕,不仅对他二叔大为赞叹起来。 


  此处不是久留之地,他得赶紧带着她离开这里,就在他要抱起柯兰的时候,却发现了远处有人在那山道口驻足观察,,似乎在找寻什么,那齐肩的短发飘飘洒洒,一看就是个女子,他立刻明白一定是那个上门来的女警察,正在寻找他们的踪影。


  他哪敢怠慢,搂着柯兰就往树林子里窜,情急之下,柯兰这时似乎有些恢复神志,便叫了起来:“放开我……放开……。”声音不大依然非常软弱,但在这寂静的山林里,却还是能听得分明。


  乔有贵一把就捂住了她的嘴,想把她的嘴堵起来,便摸了一下口袋,什么也没有,又摸了摸柯兰的身上,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堵嘴的,便撩起她身上那件长长的遮住了臀部的灰布外套,扯下了那条花布裤衩,揉成一团就往她嘴里塞去,柯兰浑身无力,下体的刺激让她无力反抗,裤衩便严严实实地堵住了她的嘴,断断续续的呻吟便窒息在她嗓子里。


  哼的一声,柯兰便被他扛上了肩。


  柯兰知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可能逃不出被他再次禁闭的结果,但不管怎样,总要努力一下,就在她被扛上肩膀的时候,她的两只脚在挣扎之间悄悄地互挫了一下,左脚的鞋子便掉了下来,乔有贵居然没有发现,他此时的心情就在他扶着柯兰臀部的手上,那里坚实而有弹性,此时还富有极具诱惑的热力。


  山脚下那女子正是凝芳,她听见了屋里的响动,那是柯兰跳窗的声音,她一开始没注意,可一会儿以后,柯兰还没出来,她再进去才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人了,这才从现场判断出来她是从窗户出去后翻墙走的,她知道柯兰的性格,这么不顾一切地走一定是心里很急,估计是追什么人去的,便把那里的事交给了小刘,自己一路追踪下来。


  到了村口,看见两个小孩在地上玩耍,便上前询问起来,果然其中一个小孩看见了一个女人嘴上贴着胶布往山上跑去,凝芳这才追了上来。


  前面是叉道,凝芳判断了一下,选择了一条她认为是正确方向的小路,没多久便发现了痕迹,知道自己没有走错方向,于是小心翼翼地搜索前行。


  不用说,柯兰掉下的鞋子被凝芳找到了,她的心里一沉,不知道柯兰又遇到了什么危险,要不然不会这么狼狈,连鞋子也顾不得。


  她拔出手枪以防不备,继续前行中,不断地发现被踩踏过的痕迹,踩踏很沉重,那应该是负重行走才会有的,这么说来,柯兰也许被他人背着或扛着,希望她不会有意外,凝芳的心里开始凝重起来。


  不过有一点她暂时还算有点安慰,那就是还没发现一丝血迹。


  前面就是一道山梁,一抬头,蓦地便发现了前面的人影,果然是一个人扛着另一个人,凝芳紧追了几步,便透过树丛有些看清楚了两人的大概,背上被扛着的便是柯兰,只是此时又被绳索捆紧了,好像嘴里还塞着布团,但让凝芳感到气愤的是,柯兰居然没穿裤子,那光光的臀部和腿脚就这么裸露着被他搂着。


  她使足了劲赶了上去,眼看还有二十多步路的距离,便大喝一声:“站住,我是警察……”


  乔有贵没想到身后居然有人追了上来,吓得一下子就停了脚步,惊恐地回过身子一看,是一个女子站在后面,好像就她一个人,顿时心里也稍稍放松了一些。


  他把柯兰放下来搂在自己身前,胳膊夹着她的脖颈,大声叫道:“警察怎么啦?我又没杀人放火,你管得着吗?”


  凝芳端起手里的枪指向他:“把她放了,要不然我让你脑袋开花,你信不信?”


  乔有贵自小在农村里长大,哪里见过这个阵势,没想到凝芳居然会有枪,脸色一下就白了,夹着柯兰脖颈的胳膊不由自主地就松开了,这一松,柯兰可就往地上坐了下去,一个是因为她身子被扛了一段路有些麻木,再一个她不愿意让凝芳看到她身下的那玩意,虽然还有那长长的外套挡着。 


  凝芳命令他在一边抱着脑袋蹲着,然后走到了柯兰身边,迅速解开了她的捆绑,又抽出她嘴里的布团,发现居然是一条女人的裤衩,倒把自己的脸也羞红了。


  柯兰脸更红,那身子还在兴奋之中,一低头便看见了自己敞着的胸怀,赶紧把衣襟拉上,对乔有贵低声说道:“把……把钥匙给我……”声音还是那么无力。


  乔有贵此时倒是很老实,乖乖地掏出那把钥匙丢给了柯兰,柯兰当着凝芳的面可不敢开锁,便把钥匙塞进口袋,然后红着脸对凝芳说:“凝芳姐,我先去那里一下……你等我一会。”她的手指向一旁的树丛。


  凝芳看她欲言又止,又满脸红晕羞怯无力的样子,心里知道她一定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事,倒也不好问,不过也似乎看到了她身下有东西锁着,又见她向乔有贵讨要钥匙,便联想到以前自己也曾经被那个居老大,用一具铜制锁具封闭过,心里也猜到了大概,于是柔声地说道:“你去吧,我在这里看着他。”说完话,自己的脸不觉也感到了微微发烫。


  柯兰忍着那感觉,拣起了那条扔在地上的花裤衩,不敢迈大步,便小心地移动着步子,躲进了一边的草丛里,当那玩意被她取下后,终于如释负重般地松了一口气,她看着那铜具。本想一下丢进草丛,不知怎么心里一动,把那还湿漉漉的圆柱子拧动了一下,居然就被拧了下来,原来那柱子是有螺柱的,可以和圆球一起拧上拧下,拧下来后就是一块简单的弧形铜片,穿戴起来就不会有被插入的感觉。


  柯兰想放入口袋,可那铜具较长,会露出袋口,一个想法让她又把脸羞得红红的,咬了咬牙,把那铜具又自己戴上了,小铜锁还得挂上,要不然那铜片可不能扣上,只是现在没有了那圆柱和圆球,圆柱连着圆球被她塞入了口袋,再把花裤衩穿好,长长的灰布外套也扣好了扣子,这才出了林子。


  她心里有了个想法,出了林子后便对凝芳说了,让凝芳把乔有贵放了,她不希望这样一个混蛋,在她的同事面前把她的事说得清清楚楚,再说了,她们的任务是要找寻封雪,也不可能他把带回去。


  其实凝芳也想到了这一层,既然柯兰提出,那再好不过了,不过不能由她们放人,得制造一个机会让他自己走。


  于是,凝芳便把地上的绳索捡起来,将乔有贵也反绑了,拴在一棵树上,不过却是打的活扣,捆得也很松,就说了一句话:“在这里好好反省,等一会有人来带你回公安局,等着坐牢吧。”


  柯兰心里有气,见乔有贵被捆在树上后,那眼睛还不忘在她身上盯着,知道他还忘不了她,便抓了一把茅草狠狠地塞进了他的嘴里,把他呛的眼珠子都红了。 


  凝芳知道柯兰心里有苦,倒也不能多管,看她稍稍气顺了,便和柯兰往山下走去,只是进村后,柯兰没敢直接到那屋子里,而让凝芳帮她把她的衣裤都取了出来,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穿戴好了,这才和小刘见面。 


  安全把柯兰营救出来,这多少让凝芳的心里有了些安慰,这么多天的担心算是到此为止了,剩下来的工作,该是找到封雪,尽最大努力把她营救回去。


  回到乔家村时,天早已黑漆漆的,抓捕林芝的几个同志也没看见,凝芳估计他们已经完成任务,说不定早已回了分局了,便和柯兰与小刘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找村长查问封雪的下落。 


  再次来到村长家,小刘也不客气,让村长给做了一些简单的东西填了一下肚子,这才询问封雪在村里的情况。 


  村长毕竟是村长,有点老奸巨猾的样子,他含糊其词地只是应付着,并不把真实的情况告知,凝芳自然心中有数,知道他这个村长也有难处,便问明了乔三运家的大概方向,便和小刘一起前往,柯兰也想跟着去,却被凝芳拦阻了,让她先休息一下,调整好情绪,明天说不定还要应付可能发生的情况。 


  乔三运正在家里,这几天离开了封雪,心里实在不是滋味,那天晚上乔德标急匆匆地跑来,告诉他封雪在学校被警察带走了,他当时就很怀疑这个消息的准确性,他心里明白得很,他这个表弟早就觊觎着他的女人,该不会是他使什么奸计把他的女人藏起来了,于是等乔德标一走,他便找来村里的几个学生一问,果然有此事,到现在这些孩子还待在家里没地方上学呢,只是心中对乔德标的恨意依然存在。


  乔三运听得果然有警察来到,心里也有些慌乱,在外面躲了一两天,看看没什么事发生,这才又回到了家里,没想到现在警察居然找上门来了,还问他要封雪的下落,心中便恶狠狠地骂起了他的表弟,自己的女人一定被他给藏了,要不然警察也不会来跟他要人,他的脸色变了好几变,却没有逃过凝芳的眼睛。


  乔三运心里盘算着,这个事可不能跟警察说,他还得要找回自己的女人,并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他的表弟,要是说给了警察,那封雪可就永远不是自己的了,到时候岂不是人财两空。 


  所以他一副很无辜的样子,耍起了无赖,凝芳知道在他那里是问不出什么的,但隐隐的又感到他心里有鬼,便将计就计,带着小刘离开了。


  乔三运拿定了主意,要上门去讨要自己的女人,要不然跟他没完,他找了一把柴刀别在了后腰上,乘着天黑就出了门。


  乔德标这几天很开心,因为有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一直陪在身边,虽然不是心甘情愿,但女人毕竟被捆着,想要怎样都能随自己的心愿。


  虽然如此,他那些甜言蜜语却还是不能不说的,看着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封雪,他会把万般柔情很轻易地写在脸上,堆着一脸的微笑,述说着他们两人的将来,同时还会许下几个诺言,告诉封雪,他会带她离开这个大山,离开他现在的老婆,到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就这样绑着她一起生活。


  封雪心里明白,可不能开口说话,她的嘴一直就被他用棉布塞满了,还用绷带密密的包扎严实了,她知道他不想让她说话,就是想拥有她,然后把她带到无人知晓的地方独霸她。


  到现在她也看清了他的面目,以前的美好言语都是虚伪的,连自己的表哥都能欺骗,何况对待她,如果真的对她好,为何又如此严密地捆绑着她不给她自由,封雪心里只有悲哀。


  她惦念着那些孩子么,不知道他们现在怎样了,因为没有了她这个代课老师,估计也都在家里闲着,有时候趁着吃饭嘴没被堵上之时,她很想跟乔德标说,想去那学校看看孩子,要是可以的话,还想继续给孩子们上课,至少那里的时光是快乐的,虽然也被捆绑了身子。


  可她不敢提,她心里害怕,因为有时候晚上都能听到乔德标女人的哭泣声,那是他在柴房里抽打他的女人。


  今天和前两天没什么两样,女人把事都做完后,很安静地就回了柴房了,她的房间现在应该是让给乔德标和封雪的,要等封雪和他完事后,把封雪放入地洞里她才能回去。


  女人很怕他,但也很爱他,舍不得离开他,所以再大的委屈她都能承受,只要让她留下,她实在喜欢这个男人。 


  天黑黑的,屋里点上了油灯,封雪又被剥得只剩胸罩,乔三运给她戴在下体的那只黑布罩子,此刻被乔德标取了下来,把它绑在了封雪的嘴上,因为她的嘴里又被塞了满满的棉布团,几乎要挤出口腔了,这黑布罩子一兜,便把那满嘴白花花的棉布团给封住了,还绑得紧紧的。


  乔德标正在重新用绳索捆绑着她的身子,每捆一下还不忘把绳索收紧一下,他也知道,现在捆得紧紧的不要紧,反正完事后还要重新把她捆绑一番,那时候再丢进地洞,她也不会有不舒服的地方,所以,他此刻尽量要把她捆牢捆结实,那样他才感到心里舒坦。


  女人躲在柴房里,耐心等待着,等待她男人做完那事后来叫她,刚才她又去了那个地洞,把里面收拾了一下,她对那个地洞有感情,因为那里也是她早前待过的地方。


  那时她也是另外一座山村的一个黄花大闺女,那一次的春天,她跑了十八里的山路,为了观看一场露天电影,就被也去看电影的他盯上了,在回来的路上被他用她的围巾塞了嘴,拉到了树林子里给强暴了,以后他便经常走夜路赶到她的村子,偷偷摸摸地摸进她的家门,还爬窗户进入她的房里,她害怕没敢叫出声,但即使要叫也没法叫,他一进来以后,不管她愿不愿意,还是配不配和,便会很麻利的将早已准备好的布团塞进她的嘴里,然后就把她反捆了胳膊,一番云雨总要到后半夜才会结束。 


  外面就她一个耳背的妈妈,几乎听不见什么,以至于他有时候甚至来去自如。


  终于她母亲知道了,很反对她和他来往,母亲一心想要她嫁到山外,找一个好人家,她却心里很矛盾,没想到,在一天黑夜,他又闯入她家,将她捆绑了身子,蒙上眼睛堵住嘴,带到了他的村子,并藏入专为她挖掘的地洞里,这一藏就是三个月,后来她母亲知道这个事情改变不了了,也怕乔德标以后报复,便也只能依了他们的婚事。


  如今那个地洞一到晚上就会藏入另外一个女人,对于她来说是很伤感的,但愿他不要把她抛弃了。


  迷迷糊糊中,她被叫醒了,乔德标也似乎有些迷迷糊糊的,大概完事后他也睡了一会,女人赶紧到房里把封雪从被窝里拉出来,和乔德标一起,重新把封雪赤裸的身子五花大绑着捆紧了,腿脚也绑扎牢固,再拿绷带把眼睛严严密密地缠裹着,然后用被子将她一裹就抬出了屋子。


  地洞就在后院,一块木板下就是一个洞口,一张短木梯子就可以下去了,乔德标先下了洞内,接住了女人抱着的封雪,然后把封雪横放在地洞里的干草堆上,临走时,还不忘把手伸进被窝里摸了一把。


  封雪赤裸着身子被裹在被窝里,听得头顶那木板被盖上的声音,知道又将迎来一个孤独的黑夜,身下柔软的干草倒并不妨碍她的身体,虽被捆绑的结结实实,还不是太难受,内心希望明天有什么意外能够发生,或许那个女警察会找上门来,只是这样的希望也太渺茫了,被捆绑到这个大山的这么些日子以来,她已经领略了山野的无边无际,也知道了无知在这里的肆虐和蔓延,要想逃出这里谈何容易。 


  身子在被窝里暖烘烘的,睡意也渐渐上来了,四周寂静得像一个深深的无底洞……


  春夜很惬意,也很浪漫,有明月照在树梢,被微风轻轻一吹,便把月色也摇醉了。


  乔德标的女人,就在这样的月色里,怯怯地躺在他的身边,看着心满意足的他睡得如此香甜,心头掠过的是一股苦涩。


  突然,大门被一阵敲门声震得砰砰响,女人吃了一惊,赶紧披衣坐了起来,乔德标也被惊醒了。


  门外传来乔三运的声音,乔德标一听就知道是他来了,心下也明白他的来意,便附着女人的耳朵说了几句话,女人有些羞红了脸的点了点头。


  乔德标便起身下了床,女人则赶紧把身上的内衣裤都脱光了,裸着身子仅披了一件外衣就坐在被窝里,那白乎乎的胸脯几乎就要露在外面,乔德标迅速从枕头底下取出一条白布带,把她的眼睛给包了起来,还拿一团棉布胡乱塞进她的嘴里,便让她依在床栏上等待着。


  乔三运等的不耐烦了,敲门声越来越大,把个村子都几乎要警醒了,不过山里人睡觉比较死,打雷也不会很容易醒来,即使醒来了也不会来管别人家的事。


  好不容易乔德标把门打开了,乔三运一看他披着衣衫拖着鞋,还穿着短裤衩,就知道他是从床上下来的,不过他要先看看他床上的是哪个女人,所以院门一开,他话也不说了,直接就往他屋里闯去。


  乔德标最了解他这个堂兄的性格,所以看着他气势汹汹的背影,他的心里却在暗暗庆幸,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441.html

分享 ()
赞 (3) 评论 (2)

    
评论 2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
  1. 铂一了 : 回复 "催更"
  1. 同好来加 : 回复 "3203877972"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