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大地原忿(四十二)



  半夜里突然起了风,呼呼的就在屋顶上吹过,村中的这间屋子内,此刻居然有灯火从窗户中闪烁着。


  爬满了藤蔓的房顶上,一阵阵被风吹的飘忽不定的炊烟,从残破的烟囱里悠悠的升腾着。


  谭韵已经被叫醒,身子光溜溜地坐在床上,中年女人已经在灶间里忙碌着准备路上吃的东西,热腾腾的打了包,都装进了一个印着“为人民服务”字样的泛黄的旧书包内。


  那个老头正拿了些细绳索,岔着腿坐在谭韵身后,让她稍稍仰躺在他的怀内,正在她的胸前,捆缚着她那对丰满又白嫩的胸脯子,尽量让它们高高的挺立起来,然后在床头席子底下,拿出了一大把的各色胸罩,挑了一只白色的薄纱胸罩给她戴上裹着,这胸罩看起来实在很小,仅仅兜住那耸起的一小部分,几条细细的带子绕到了身后,在背上绑紧了,隐隐的那两颗红润的樱桃,还是凸现了出来。


  谭韵没想到,这对老夫妻居然备了那么多年轻女人的内衣,看来也是专门做这买卖女人的活,颇有经验了。自己娇嫩白皙的身子,居然就这样让这个老头子摆弄着,看他给自己的胸部捆缚得如此精致,不由得也是含羞万分。


  老头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冲动,相反倒是很镇静,把一条花裤衩让她穿上后,就让她穿好了裤子,这裤子是那中年女人拿出来的,一条再普通不过的黑裤子,这才让她背转了手臂,用麻绳儿仔细将她牢牢地五花大绑起来,那绳索儿绕着脖颈缠着臂膀,却是分外细致地紧紧束缚着她的身子,却并未让她有什么太过痛苦的感觉。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v1700


  女人已经把东西整理好,嘴里说着话就走了进来:“死鬼,好了没有?”


  说话间也来到了床边,看谭韵嫩嫩的身子已经被捆绑得结结实实,就用手试了一下,道:“别捆得太死了,要走那么些路,到时候捆残了可就卖不出价了。”


  “我知道,你叫啥呢,又不是第一次捆,咱这两手你还不知道?”


  女人不说话了,看看捆得差不多了,拿过那件很旧的花布单衣,帮谭韵披在身上,把扣子都扣好了,老头又用一条绳子拴在了她的腰间,这才让她下了地,帮她穿好鞋子,又让她原地转了一圈,觉得这样应该不会有问题了,女人就赶紧催着他上路。


  “路上小心点,别跟上次那样,差点把人弄丢了。”女人打开了门关照着老头。


  “又来了,上次是上次,这不后来几次都很顺手么,女人就是烦……”老头说话时,把一大团白棉布塞入了谭韵的嘴里,堵得严严实实,牵着那条绳子便出了大门。


  一出门,谭韵身子瑟瑟的抖了几下,感到了风中居然有了些许凉意。


  村里有狗开始叫唤起来,谭韵心内害怕,不由地地往老头身边挨近了一些,出了村子,这才稍稍安了心。


  天空有乌云,几乎看不见星星,老头子把她嘴里的棉布掏了出来:“,姑娘,咱要走快一些了,要不然赶不上头班车,你可别给我惹事,要是听话的话,我就帮你找个好人家,要是跟我胡来,可就别怪我心狠。”他用言语稳定谭韵的惶恐的心,但他心里却早有了主意,这一趟一定要赚一笔大的,眼前的这个女人可是难得见到的好货色,别辜负了老婆子的一番心思。


  谭韵心里可害怕得很,听他说还要做头班车,不知道自己又要被绑到哪个远远的什么地方,越发的感到了悲伤,可又不敢询问,怕他又塞住自己的嘴,便只能脚步紧紧地跟着他。


  这一走便是两三个时辰,早把谭韵累的呼哧呼哧直喘气,而且这一路上,老头还把一些必要的话都教给了她,告诉她到时候怎么回答。


  天色渐渐泛白,却没有看见东方的曙光,他们已经在那乡道边等了一会了,老头子估计了下时间,这头班车也该到了,便又取出那团白棉布,要重新塞入她的嘴里,此时,谭韵终于鼓起了勇气,说道:“大叔……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我以后一定报答你……”她的神情几乎是在哀求他,眼里也泪汪汪的。


  老头子手里的布团已经举在她的嘴前,顿了一下说道:“放了你?那我拿什么赚钱?……你这不是要我们老夫妻的命么,我们白天黑夜的这么辛苦,还不就是为了多赚几个钱……”他的手在她胸前揉摸了一下,又道:“瞧你这身子,谁还不见了眼馋?要是你乖乖的听我话,说不准就能碰到一户好人家,到时候你感激我都来不及呢,好了,好好的听我话……”


  “大……大叔……要不……要不你要了我吧,我求你了,我愿意,只要你把我放了……”


  “傻丫头,我倒是想要你,可我那老婆子可盯得紧呢,说不定就在我们屁股后面跟着呢,你想害死我?好了,张开嘴……张大点……”


  谭韵还想作最后的努力,无奈他已经把布团压在了她的嘴上,只好张开嘴,任他把嘴塞严实,用一条布带子绑紧了,还给她戴上一只脏兮兮的白纱布口罩,解开拴在她腰间的绳子,整理好放入了那书包内。


  “上车后,好好跟着我,别走丢了,到时候我可不会给你好脸色的。”老头子最后威胁她。


  车子还算准时,只稍稍晚了几分钟,因为这头班车实在太早了,他们算是仅有的两个乘客,司机也好像还迷糊着呢。


  这一大早的也没几个人赶早车,一路上随着天色渐渐放亮,便陆陆续续的有人上车来,不过谁也不会注意,门边紧挨着坐在一起的他们两人,等他们下车时,已经在一条土路上,谭韵看了看四周,心里害怕得不得了,不知道这老头把她带到这里会不会害了她。


  周围满是浓密的林子,坡下有条小河,那河水清澈得让人心里十分舒坦。


  老头在路边树下解了个方便,然后问道:“怎么样,还累吗?马上就到了,记住我的话,要乖乖的听我的,保你以后有好日子过。”谭韵看着他点了点头。


  拐下小道,又行了一段路,远远的便能看到一个村子,却是在那山脚下,村子周围郁郁葱葱的一片绿色,那土坡上也都长满了青草和林木。


  别看这个地方不大,又有些偏僻,不过这个村子却是这一带主要商贸的集散地,大凡附近的村子有什么需要买卖和交易的,都会拿到这个村子来,村中央有一条看起来较宽的街道,高高低低的铺上了许多的青石板,有那三三两两的菜农或小商品的贩子,只要天气好,都会在这里摆个地摊,周围的村民便在这里挑挑拣拣的,买些自己需要用的物品。


  老头当然知道这里的情况,也知道这里常有那拐来的女人在这里被出卖,上个月,他便在这里卖了一个,那女孩是他老婆去城里走亲戚,一个偶然的机会碰上后,便动了脑筋拐来的,年纪大概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一个单纯又老实的山里妹子,哪里经得住他女人的花言巧语,一到家便被他俩用麻绳严严地捆上了,两天后就被绑着身子堵上了嘴带到这里给卖了,只是那女孩长得很一般,胸脯子也不大,便没有卖出什么好价钱,倒是买她的人像得了个宝贝似的,也不管那女孩子的眼泪珠子吧嗒吧嗒地往下掉,把她往自己赶来的牛车上一放,咧着嘴就赶紧回家了。


  今天老头的心情要好多了,毕竟眼前的这个女人一看就是个值钱的货,不用看脸蛋,就那身子便能让男人流口水,要不是心里头害怕自己的老婆,加上自己可能也架不住这个女人,要不然早就找个僻静处先干上一番再说。


  他知道这种地方,也有黑吃黑的家伙,要是让人看上了,说不定半道就给劫了,眼下手里的这个女人便是一个让人眼馋的货色,还是小心一些为妙,于是摘了她的口罩,用黑布蒙上了她的眼睛,依然用一条绳子拴着她就进了村子,此时将近中午时分,那条街上已是摆了许多的摊子,还有一个给人剃头的挑子,生意倒是很红火,周围还围了好几个人在等着。


  有人看见了老头牵着谭韵走来,便知道又有好看的了,这街道的一头,有一小片空场地,那是农忙时打谷子的,常常有贩卖女人和孩子的人贩子在这里叫卖,女人们通常都是被捆绑了身子,把嘴都严严实实的堵上,或有烈性一点的,连眼睛都会用厚厚的布条子蒙上,几个贩子站在一边不时的拿着鞭子挥舞几下,女人们便会很老实地不敢吭声,要是有孩子被拿来买卖的话,一般都是装在竹篾编制的笼子里,手脚捆绑了塞上嘴,买家看中了就连笼子一块提回家。


  老头知道自己孤单一人,所以要格外小心一些,就在那里找了块石头坐下了。


  谭韵被他按下跪坐在他身边,用麻绳捆住了她曲着的双腿,随后把一张纸铺在了地上,那纸上居然早就用毛笔歪歪扭扭地写好了一段文字,大意是说这姑娘是他远房侄子刚刚过门的儿媳,因为家里突然失火,死了男人和婆婆,为了筹钱安葬,所以愿意把自己卖身嫁人,以尽孝心。


  老头也是早有准备,怕被人动了坏心,劫了他的生意,所以写着是自己的亲戚。


  有那识字的人问老头,她自己愿意卖身,干嘛还捆着,老头说道:“年轻人,咱这里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解放前到现在都是这样的,不管是自愿的还是怎么的,总得给买主一个踏实,说句笑话,你家的母鸡要是卖到集市上,你还不捆了双脚和翅膀,总不会赶着它自己去那集市上吧?”


  “再说了,现在那骗人的可是不少,要是我带着她上你家,说给你做媳妇,你信不信?”老头看了看周围,继续说道:“咱这个山沟沟里出生的人,讲究的就是实在,把女人捆上了,不管是卖的还是买的,都心里觉得踏实,也不用让人觉得受了骗似的,大伙说对不对?”


  一番话说得周围人都哄笑了起来,那人也嘿嘿地傻笑着。


  本来这个街上只要一有女人被捆了来买卖,便有好多人过来围观,大人小孩看的人多,也有那女人在边上指指点点的,或帮着自家还未成亲的男人看看货,也有给远处的亲戚家说个亲的,自然总有女人在这里成交。


  有那看了谭韵身子动心的人,一问价钱都撇了撇嘴摇着脑袋,这村里也有很多的光棍,不过都是穷得叮当响的人,看过在这里被卖出的女人也不少了,可眼前这个身材儿如此窈窕的女人,倒还是很少见,如今就捆在他们面前,却兜里没钱买不起,心里也实在痒痒得很。


  好几个想看看谭韵脸蛋的,都被老头拒绝了,他要看准了那个愿意出价的才会给他看那脸盘儿,到时候便不会给自己找麻烦,买主也能有个定心丸。


  老头一直巴望着能卖个好价钱,可他的开价也太高了些,几个外村带着那心思来逛街的男子,问了价钱也不敢再回答,看了好一会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眼看着将近黄昏了,街上的摊子也越来越少,原先在一边那棵碗口粗的树干上,捆了的两个女子也早让人买走了,那两男一女三个卖主,也数着钱悄然地离开了。


  围观的人渐渐离去,就有些孩子还在附近闹腾着,老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便想着要是再有一个人想要买的话,就把价钱降低一些,总比卖不出手再带回家要好。


  其实在不远处,早有一对父子一直在看着他们,眼看着老头心急的样子,此刻便走了过来,那个五十多岁的做父亲的蹲下身子,也不问价钱,对老头说道:“看看货,好的话,就出个价。”


  老头一看就知道有门,大概是那做爹的给儿子买媳妇,看那样子应该是有钱的主,便赶紧把谭韵的花布衫解开了,裸露出那五花大绑着的身子,又摘下了谭韵眼睛上的黑布。


  谭韵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刺的眼前直晃,便闭了眼睛,可那闭着眼睛的样子,也让那对父子眼前一亮,知道是个好货色,尤其那身子更是诱人得很,周围看的人中,能动心的都不由自主的身子起了反应。


  父子两不再多说,掏出一叠钱来丢在老头面前:“就这个数,愿意的话就成交,不愿意那就算了。”


  老头拿起来数了数,比他心里的估算要少了两成,本想再还还价,但看那对父子似乎铁定了心就是这个价钱,倒也不能再开口,便将钱揣好,把谭韵交给了他们。


  那个做儿子的,一直没有说话,此刻把谭韵往肩上一抗,跟着他父亲就走,也不管她衣衫是否滑落,一路轻松地就到了一条河边。


  河上停了一条不算小的木船,似乎是专门替人运货的,一块跳板从船帮搭到了岸上,父子两人晃晃悠悠地就上了船。


  船舱很宽敞,进去后,谭韵便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姑娘,同样也被捆绑着身子,嘴里塞着毛巾,眼睛上还覆盖着棉花,用布条子绑的严严的,人斜坐着倚在舱壁上,看起来受了很大的委屈,因为那几乎赤裸的身子上还有几条血痕,好像是被鞭子抽打的。 


  谭韵一看这情景,心里便开始发毛了,她哪里知道,这条船的主人竟然是放鹰的,也就是把女人放出去作钓饵,找个富有些的男人嫁给他,到时候再收回来,专门劫夺有钱男人家的财物,这种事解放前就特别的多,解放后就基本绝迹了,哪知道如今又开始泛滥起来,尤其是在这样偏僻不发达的地区。


  船上还有个中年女人,一看就知道父子两人和那女人是一家子,估计干这行也干了好多年了,一幅精明的样子。


  上了这条船,可就要按照他们的规矩来了,整整一个多星期,他们每天都要把她揍一顿,然后教给她一些规矩,要她牢牢记住。晚上,那个叫阿明的儿子,便会毫无顾忌地当着他父母的面,和她睡在一个被窝里,而那个被捆绑的女子,就在谭韵上船后的第二天一早就被阿明的母亲带走了。


  父子两人在船上经常地威吓她,谭韵每天都是泪水满面,慑于他们的威胁,不敢叫也不敢哭,哪里还能有所违抗,他们教给她的那些行事的规矩,在他们的威逼下记得熟熟的,并且还逼她说出自己家的住址,同样又是威胁她,马上就可以查到她说的是不是假话,如果是假的,就把她沉入河底。


  这谭韵一开始还真的编了个假地址,再一听他们要去核实,心里就慌了,赶紧讨饶着抖抖地说了出来,内心祈祷着家里的父母千万不要遭受这些人的报复,自然也不敢再有违背他们意愿的心思。


  船儿一直就在河道中行驶着,也不知到了哪个地段,谭韵从没有出过舱来,始终被捆绑着堵上嘴关在舱内,为怕她把路途记在心中,除了吃喝便用布条绑着压住眼睛的棉花,不让一点光亮给她看到。阿明来了兴致想起要她时,就会在舱里随意的蹂躏她,晚上,他的父亲也会睡在一个舱内,没过几天母亲也回来了,即使老夫妻想干那事也不避讳儿子和谭韵,似乎船上人的生活向来都是如此。


  船又到了一个地方停了下来,有女人来报信,说是有生意来了,谭韵虽然被蒙着眼睛看不见,但能听见他们说话,心里越发的害怕,知道他们不光光是一家子,居然还有很多他们的亲戚一起干着这事,心里便绝望起来。


  傍晚时分,船摇晃了几下,谭韵知道有人上船来了,低矮的舱门打开时,便听到了一个女人“呜呜”的叫声,随即那女人被推得躺倒在了舱板上,阿明的爹似乎在查看女人带回来的东西,嘴里骂骂咧咧的:“臭女人,就这几样东西?他们家不是很有钱么?”


  谭韵知道这一定又是哪个女人,被放了鹰,现在收回来了,可能带回的东西不多,被他们责骂着,女人嘴里的布团被取了出来,十分害怕地哭泣着:“他……他们家……本来就没钱……以前,那都是跟别人借的……”


  “啪……”一个耳光打在了女人的脸上,男子骂道:“还敢嘴硬,老子把你送去的时候,他们家不是搞得排场很大么……一定是你舍不得那男人了,是不是?”


  “不是……呜……呜……”女人哭了起来,但随后又被毛巾塞住了嘴,那哭声便被压抑在了嗓子里。


  晚上,谭韵就被带上了岸,浑身被捆绑的结结实实,嘴里严严地堵塞了棉布,还绑了一只口罩,眼睛上压着厚厚的棉布,用白布带子缠绑得很严实,一路上趔趔趄趄地被那老夫妻两人挟持着,走了好一段路便来到了一户人家。


  听他们打招呼,便知道这又是那夫妻两人的亲戚,而且还是个长辈,,他们的谈话并没有避开谭韵,大致的就是已经找到了人家,听说那家的男子是个暴发户,前段时间还是个穷得一塌糊涂的光棍,不知怎么的居然突然有钱了,便找人四处打听有没有漂亮女人给他介绍一个。


  这消息便溜到了他们的耳朵里,经过几番的安排,又有那受了钱财的媒婆上门说亲,决定找个地方见次面,要是满意的话立刻就可以结婚办喜事,男方那边因为早就死了父母,所以一切都由自己作主,这边女方这里,自然都在他们的安排中。


  于是,半夜里,他们就给谭韵松了捆绑,将她关在一个房间里独自睡下,睡觉前,几个人又是恐吓,又是好言相说,把明天要办的事都跟她说了,一句话就是要她好好配合,别到时候出了岔子,那就没她的好果子吃,还要连累她的父母。


  谭韵知道厉害,十分顺从地都记在了心里。


  这一晚,她几乎没有睡着,虽然身子没有被捆绑,但内心的紧张和恐惧让她辗转反侧,还冒出偷偷逃跑的念头,但这些天来的折磨让她生生地对他们产生了恐惧,那些逃跑的念头一闪便消失了。


  第二天一早就被他们叫了起来,身上的那些绳痕都已褪去,滑嫩的把胳膊和身子,自然不是乡下女人所能有的。


  阿明他娘拿出了几件女人的内衣,给谭韵穿上,可尺寸小了些,胸罩几乎把那对丰满的胸乳箍得要撑破似的,三角裤也无法提上那丰腴的臀部,仅仅遮住一点点的三角部位,黑黑的还有一半露在外面,他们可不管了,又忙着让她穿上衬衣和裙子,总算给她打扮得像个姑娘似的,虽然有些土气,倒也没有掩住谭韵的天生丽质。


  相亲的地方不远,就在邻村张二婶家,那男人一见谭韵,眼睛都发直了,哪有不愿意的,随即便丢下了五千元的定金,并申明不要女方任何嫁妆,恨不得明天就要急着过门,生怕女方反悔。


  老夫妻两人和那说媒的,心中暗喜,早就看出这个男人是个没脑子的家伙,看样子过不了几天,他们就会有一笔不错的收入,就看谭韵这个小娘们能不能把事情办好。


  男人因女方的要求,不办酒席,也不请宾客,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办喜事,只在家中请了双方的长辈,男方没有父母,便由他姐姐代为出面。


  不管怎样,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有一个长得十分好看的女人嫁了过来,总会引起小村子轰动的,左邻右舍都来看热闹,男人自然顿觉脸上光彩夺目,那幢老土屋子里也充满了喜气洋洋。


  谭韵心里忐忑得很,知道自己做的都是合伙骗人的勾当,可自己也是被逼无奈,哪里又能有什么可以自己做主的,身上穿着大红衣衫,独自静静地坐在那张贴了喜字的床沿上,房门却是被女人在外面锁了的。


  天还没完全黑下来,邻居们早都散了,新郎官迫不及待地就上了她的身子,那一番痛快,却不是谭韵所能共同享受的,她像个木偶一样任他折腾,看他浑身汗水的样子,内心既酸楚又难过,知道自己从现在开始便也成了那伙坏人的同伙,虽然是被逼的。


  小日子过得很是舒坦,眼睛一眨,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男人一开始几乎不让谭韵干活,都由他姐姐来帮着把活干了,自己整天除了在村子里赌钱喝酒,到家了就是把谭韵放倒床上,似乎每天都有那股子劲。


  谭韵原以为他是个靠力气或手艺挣钱的人,没想到一次他酒醉后,才知道他是和人合伙盗墓,卖了一件国宝才得来的钱,由于警察追查的紧,便洗手不干躲在了家里,可那脾气却是改不了的,渐渐的钱也越来越少了,经常喝醉酒便把气撒在了谭韵的身上,不是打骂,就是随时随地的就地和她做那房事,也不管她姐姐在不在场,只要想,哪怕是在院子里,他也会当场扒了她的裤子干起来。


  有时候就有那调皮的小孩子趴在墙头上偷偷的看热闹,羞的谭韵无地自容,心中便对他有了恨意。


  这天,谭韵坐在院门口,挑拣着笸箩里稻米中的石子,无意中一抬头,便看见了大门旁的墙上,用石灰画了一个白色的圆圈,她的心里便紧张起来,知道这是阿明父子让她做好准备,要收她回去了。


  果然第二天,那墙上又多了一个圈圈,她的心里更加着急起来,因为男人的所有钱财到现在还不是她掌管的,也不知道他存放在什么地方,要是现在让她带上他的家财,她都不知道带什么,又如何向阿明他们交待。


  眼看着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到了晚上,谭韵便想了个主意,假说自己好像有了身孕,要他白天去一趟乡里,帮她买一些酸酸的蜜饯回来。


  男人一听,那心几乎就要跳出心窝来了,搂着谭韵亲个不停,立马就要脱了她的裤子干那事,谭韵这次倒是很顺从他,也很配合他,把他乐得实在不知所措。


  第二天一早,便当着谭韵的面,把床底下地上的一块砖掏了出来,那砖下居然是一个洞,洞里埋了一个坛子,他的手伸进去便拿出来几个金器,有戒指也有项链,挑了其中一件给了谭韵:“这可是我娘留给我的,你可要好生保存着,到时候再留给我们的孩子……”


  临走时,谭韵才知道,他把剩余的不多的钱都藏在了柜子底层,等他一走,谭韵就准备了起来,可她哪里是个做贼的人,抖抖索索的什么都不敢拿,恰在此时,突然屋外传来了一声怪异的口哨,她一听便知道是在催促她启程了,慌里慌张的赶紧用布单打了个包袱,从那柜子里把仅有的那点钱都拿了出来,有从床底下地洞中的坛子里随手抓了一下,也不知道抓了些什么,就塞入了包袱。


  又是一声口哨,她赶紧带着包袱就出了门,那口哨声将她引到了村外的河滩处,那里杂草丛生,高高的几乎能淹没人。


  不一会,一旁的草丛中一个男子现身出来,不是别人,正是阿明。


  谭韵浑身瑟瑟发抖地看着他,不知如何是好,阿明走上前来,把她的包袱夺过去打开,看了看,那脸色就变了:“妈的,怎么就这么些东西?钱呢?”


  谭韵从怀里把那些钱拿了出来递给他,阿明一数,便有一股无名火上升:“他那么有钱,你怎么就拿了这么点?是不是私吞了,还是看上他了,想以后再回来做他的女人?”


  “他……他都喝酒喝了……还赌钱……没有了………”谭韵不知怎么解释,吓得直发抖。


  阿明看她那样子,犹豫了一会,便从腰间掏出了一捆绳索来:“过来,先捆上,到了船上再跟你算帐。”


  谭韵瑟瑟的走到他面前,把身子背了过去,阿明便在她身上一边摸索着,一边把绳子一圈一圈地缠绕着,紧紧地将她五花大绑了起来,还在胸上又捆紧了几道绳索,因为心中有气,所以那力道也大了些,把谭韵捆绑得结结实实的。


  谭韵很多天没被这样捆绑,那绳子每收紧一圈,身子就能感觉到微微的疼痛,咬了咬牙却没敢叫出声来,因为又被捆绑结实,所以似乎感觉到自己已经归属于他,那种附属感令她服服帖帖的像个羊羔一样乖顺。


  阿明把搭在自己肩上擦汗的白毛巾拿在了手里,谭韵知道他要塞住她的嘴巴,便眼光怯怯地看着他,把嘴微微的张开。


  他一把将她拦腰搂在怀里,用力把毛巾塞进了她的嘴,又抽出一条暗青色的花布来,本来要缠在她眼睛上的,想了想又塞进了口袋,把那包袱挂在了她脖子上,顺手伸进那被麻绳捆得在胸口开了口子的衬衣内,使劲捏了一把她的胸脯,沉声说道:“快跟我走,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到了此时,谭韵再害怕也无能为力了,只能乖乖地跟在他身后,沿着河滩往前走,估计那船还停在远处呢,偷偷的一回头,早已看不见那个新婚男子的土屋了。


  上了船,他们一家子便都觉得心里不舒服,居然就拿回来这么点东西,于是便饿了她两顿,一直捆在舱里,还被老头子结结实实的打了一顿。


  夜深了,船就停在了河中央,四周静悄悄的,唯有那清风从舱外刮过,老夫妻两个早早的就睡了,阿明躺了一会,摸着被窝里谭韵的身子,便有了兴致,他把谭韵捆绑的身子解开,衣衫也都剥了,又把她扶着坐了起来。


  谭韵知道他想干什么,虽然解开了捆绑,却不敢稍有动作,也不敢哼出声来,阿明还是拿了棉布塞入她嘴里,并用布带狠狠地在她嘴上包住绑紧了,生怕她哼出声来吵醒了他爹娘,这才又把她裹入被窝,随着被子的起伏,那船儿也在水面上轻轻地晃动起来……


  这以后的几天,可能还没找到目标,谭韵便每天都被捆在舱内,嘴里塞着布团,眼睛也用棉布覆盖了拿绷带严密的包扎封闭着,有时候船上就她和阿明娘在一起,那父子下了船一般都要很晚才回来。


  又过了一天,一个女子被捆着带回来了,听他们说话,谭韵知道也是个被放了鹰的姑娘,好像收获还不错,一家子倒是蛮高兴的样子,随后那姑娘也和谭韵一样,被五花大绑牢牢地捆缚着放倒在舱内,蒙上眼睛堵着嘴。


  因为又多了个人,谭韵和阿明就睡到了舱内的下层,掀开舱板就可以下去,一般的时候,这下层都是藏那些捆绑来的女人的,为的就是躲避偶尔的检查,不过这一次,阿明却把那女子留在了舱内,和她父母睡一起,自己和谭韵到了下面,他父母当然知道他的心事,便没反对,反正只要儿子开心也就是了,只是叮咛着,不要让女人怀了孩子,要不然这女人就不能再做生意了。


  天居然开始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空气中有了凉意,也悄悄地渗透到了舱内,谭韵把依然被捆缚着的赤裸身子躲在被窝里,静静地聆听着那点点的雨声……


  老头在船尾披着蓑衣,轻摇着船橹,吱吱嘎嘎的,船又开拔了,到底去哪里,也只有他们一家子才知道。


  柯兰和槐花正准备出门,偏偏派出所的那个老民警上门来了,他不认识柯兰,但认识槐花,便问道:“住你这里的那个姓李的警察在不在?”


  “她……她……”槐花回头看了看柯兰,不知怎么回答,又不愿意说出凝芳被她哥哥捆走了,也很想让他一起帮忙把凝芳救回来,所以脸涨红着期待地看着柯兰。


  柯兰已经从槐花口里知道凝芳去派出所报案的事,看到这个年长的民警亲自上门来,便感激地道了声谢谢,知道他已经通知了他们的上级,很快就会有消息来的,此时,柯兰也正需要他的帮助,便把情况大致说了一下,希望他能协助。


  “嗨……都是我们所里那破电话害的人……都怪我。”老民警一听,凝芳被人绑走了,心里便感到很不好意思,于是便和柯兰简单地商量了一下,柯兰和槐花往渡口追去,老民警则回所里汇报一下再前去追赶。


  正因为柯兰赶的及时,等她们到了渡口,就看见那渡船已经停在了对岸,似乎在等着回头客人,远远地能看到似乎有三个人影在往前走。


  柯兰大声招呼那渡船赶紧往回划,偏偏那对岸又有人要上船,这一耽搁,等到船靠了岸,对面早就没了人影。


  柯兰一上船就让艄公赶紧上对岸,那艄公看到了槐花,便知道她们是追她哥哥去的,他也不是瞎子,刚才槐花的哥哥和那女人带着一个绑了口罩的女子,他一看就明白,那女子是被捆绑了身子的,只是一个老艄公,没必要多管闲事,几十年了,这种事见得也多了,这河面上,有来往的船只,总能听到女子在船上呜呜咽咽啼哭的。


  此时见槐花和一个好看的女人要去追她的哥哥,心里也有些好笑,心想,你们去了还不是又送上一个白白嫩嫩的,这小槐花真是不懂道理,不过却没表白出来,站在船沿上,紧撑了几下竹篙,那船便快速地往河对岸划去。


  一上岸,柯兰就急急忙忙地沿着小路往前追赶,倒把槐花丢在了身后,便远远地喊道:“槐花,你先回去,我自己可以追上他们,放心吧……”


  再说老民警回到了派出所,所里没人,他也不敢就那么出去,可凝芳地情况他又不能不管,她的同事都已经追上去了,总不能让一个女同志单身而去,出了事,他也跑不了干系,在这个小地方,本就图个清静,可不会希望弄出点麻烦事来,于是,他先回到了家,把他老婆拉到了派出所给他看门,自己骑上一辆破自行车就从另一条道追了上去。


  车子虽破,但毕竟要比柯兰快多了,这里的道路他也熟悉,骑了很长一段路,却一直没有看见人影子。


  他哪里知道,就在他喘着粗气追赶的时候,路边的树丛后,刘东升就躲在那里,闭住呼吸看着他从面前过去,他认识这个老警察,但却不知道他骑着车子追上来干什么,所以一回头看见知他,便赶紧拉着他女友把凝芳带进路边的树丛,躲避着他。


  等他过去了一会,两个人才站起身来,刚要从树后出来,蓦然又发现了一个女子也是一路匆匆的往前赶,还不时地左顾右盼,就在她身后不远,居然便是自己的妹子槐花,女子停下了脚步,等槐花到了身前,两个人说起了话,刘东升一看,知道不好,自己的妹子找人帮忙来了,看情形,这个女子可能也是警察,因为乡下女人没有这么干练的身手,也没有这么白净的肤色和气质。 


  “小红,怎么办呢?你看……我妹子……唉,都是你,把她逼急了,她可从没受过委屈。”刘东升有些怪罪他的女友了,那眼神小红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还怪我?要不是我,你早被她抓了……”她小声地说道,生怕被凝芳听到,还用眼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看刘东升有些六神无主的样子,小红安慰道:“别怕啊,一个大男人,有我在你还怕什么?”


  “那你说怎么办,我们带着她怎么走?”


  “先找个地方躲一下,反正已经绑了,只要悄悄地离开这个地方,把她卖得远远的,让她回不来,到时候谁也说不清楚,你妹子么,我想总不会也来害你这个做哥哥的吧?”小红似乎胸有成竹。


  “我倒想起来了,我表姑就在前面那个村子里,她家里就她一人,她两个女儿都嫁出去了,不知道现在在不在家,要不我们先把她带到我表姑家躲一阵,找个夜里再走?”


  “嗯,好啊,那就走吧……别出去,从这里绕过去……”小红象个男人一样指挥者刘东升。


  两个人偷偷摸摸的像做贼一样,押着凝芳悄悄地就来到了那个村子,刘东升先进村到了表姑家里,一看表姑正好在家,便招呼着进了屋子,表姑倒是很惊异,这个从小就很讨人喜欢的表侄居然来看他,心里也满是欢喜,赶紧招呼他坐下。


  几句客套话说完,刘东升就说到:“姑姑,我……我女朋友还在村外呢……”


  “哟,还带了女朋友来了?怎么不带进来,让她站在外面,快去把她带进来,让我看看……这傻小子……”


  “她……她还带着她姐姐呢,她姐姐身子不好,刚从医院出来,我们是顺道过来看看你的,怕你不喜欢,所以……所以才没让她进来”刘东升编了一套并不高明的谎话。


  “嗨,小孩子就是不懂事,这又有什么,赶紧去把她叫来,要是身子不好就在我这里养几天,反正我也一个人住着太闲,去啊……”


  刘东生心里自然暗暗高兴,赶紧出了村口把多在树丛后的小红带回家来,并把凝芳眼睛上的墨镜给摘了,就让她显露着眼睛上封着的纱布,这样才好证明她似乎真的生了什么病。


  表姑很是高兴,这小红看起来还蛮乖巧的,嘴也甜得很,叫了一声表姑,便把表姑的心也暖了,一脸堆笑地忙碌着招呼他们。


  凝芳被安排在表姑女儿以前的房间里,刘东升在外屋陪他表姑说着话,小红关上房门,小心地把凝芳按在一张木板床上坐下,揭了她的口罩,把她嘴上绑着的布带重新紧了紧,眼睛上的纱布也仔细地封贴严密,附着凝芳的耳朵低声说道:“到了这里,可要给我老实点,我可不管你是干什么的,现在都是我说了算,要不然我就让你一辈子做个丑女人……我说到做到,可别怪我心狠。”


  她解开凝芳的衣襟,看着她胸罩下被捆缚得很仔细的胸乳,眼睛里多少流露了一些女人特有的感情,咬了咬牙,便把手伸到凝芳胸前,把拴在胸乳上的细麻绳轻轻地往上扯了扯,凝芳不由得“呜……呜……”疼得哼了出来。


  “哼,要是敢捣乱,我就这样整死你。”小红很得意,知道现在凝芳在自己的掌握下,要怎样对她就怎样对她。


  她弯下腰找来几条布带,把凝芳的腿脚都捆上了,绑得紧紧的唯恐她会挣脱了跑掉一样,嘴里又说道:“先好好的待着,晚上再给你松了绑睡一觉,只要顺着我们,不会让你吃苦头的。”


  终于,表姑也看到了凝芳的模样,心里感觉奇怪得很,生病也不能捆绑成这样,还是小红有心机,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表姑,我姐姐她前段时间嫁了个城里的男人,原以为能有个好日子了,可那男人却是个花花心肠,把我姐姐骗到手以后就又找了个女人,我姐姐受不了,就疯了……后来,那男人把我姐姐送到了医院,还让人把她关在病房里不许出来,我没办法,就托人花钱把她偷偷的抢了出来,可她已经疯了,还动不动就要跳河自杀,我们只能将她先捆上了,这一路上总怕被人看到了出麻烦,便蒙了她的眼睛堵上嘴,免得她疯疯癫癫的出乱子……”一番话还没说完,眼角居然有泪水将要滑落出来,倒把表姑听得动了感情,几乎也是泪光盈盈。


  表姑很热情地要他们住一晚,这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刘东升和小红上床前,把凝芳的衣衫脱了,让她仅戴着胸罩,穿着那条小内裤捆绑着拴在床尾的柱子上,屁股下垫着一张小板凳,嘴里晚饭后已被换了干净的棉布塞着,几张胶布严严密密的贴着她的嘴唇,呼吸便只能依靠那只很精巧的鼻子了,白白的厚实纱布依然被胶布条仔细地封贴着眼睛。


  表姑很细心,怕他们被蚊虫叮咬,便在屋子周围点了几把艾草熏着,多少可以驱赶一些草丛中不断飞舞的蚊虫。


  凝芳无助的坐在那里,身子被五花大绑着拴在床柱子上,又不敢稍有挣动,否则那系在胸乳上的细麻绳便会扯痛,身子几乎就是赤裸的,至少在刘东升的眼里是这样。 


  他昨晚就见过这样好看的身子,白白嫩嫩又有身段,尤其那胸脯和腰枝,还有那饱满的下身处,令他魂不守舍,自然,这一切都逃不过小红的眼睛,所以,把凝芳捆绑妥贴以后,小红一改白天那凶巴巴的神态,万般柔情地便依偎在了刘东升的怀里。


  刘东升此刻早把下午那担心的事儿抛到了九霄云外,一把搂住了小红,几下子就剥光了她的身子,灯火一灭,那张不是很结实的木板床就开始嘎嘎的响了起来,伴随着小红不断发出的娇吟声,刘东升的呼吸也粗重地回响在屋内。


  呆在黑暗中的凝芳脸红心跳,心中也倍感恼火,那身子随着床架的扭动而有所感觉,尤其身边那毫不避讳的声音,也让她渐渐起了反应,只是不能被释放而已,幻想中,她唯一的爱人似乎已经站在她面前,悄悄地开始抚摸她的身子……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456.html

分享 ()
赞 (2)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