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大地原忿(四十四)


  不知怎么的,这天气一下子就变了,半夜里还是好好的,早上一起来,便觉得有些凉飕飕的,再往外一看,居然都下起了绵绵细雨。


  花衬衣想了想日子,这才知道早已过了立秋,现在也真是转凉的时候,怪不得一下雨,天就变得凉了起来。


  男子似乎还没从昨晚的激战中恢复过来,依旧躺在床上睡着,凝芳却已被那两个女人拉到了她们的房间。


  女人们都有喜欢干净的习惯,花衬衣她们当然也喜欢,除了自己洗梳了一番,也帮着凝芳洗了把脸,还不忘给她把身子也擦了一下,凝芳被赤裸着身子捆绑着,根本就不能有反抗,等她们给她穿上一条灰布长裤时,总算稍稍减了些寒气。


  那两个女人的确是专门干这行的,不容凝芳有任何不从的机会,将她的腿脚捆绑好以后,这才解开了她身子上的捆缚,就算你要放抗,也不能迈出步子来奔走,更不用说逃出屋子了。


  凝芳当然也明白,所以也没有反抗的意图,那双含水的大眼睛,在那弯柳般的眉毛下,显得格外的宁静,清澈美丽,仿佛已经没有了昨晚那种忧虑,若非有好几层的布带绑在嘴上,不能仔细端详,此刻便能看出她内心的刚毅和坚强。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v1700

  “哟,姑娘,你倒是不害怕?你知道我们要把你带去哪里?”花衬衣问道。


  嘴里塞着布呢,无法开口,凝芳摇了摇头,依然很平静。


  “告诉你也没关系,我们就想给你找个婆家,看你这标致的模样,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不过,路上你可要好好听我们的,要不然受罪的可是你自己,知道了吗?”花衬衣突然撩起衬衣的下摆,从腰间抽出一把刀子来,在凝芳的面前晃了晃。


  凝芳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也会携带刀子,一时怔了一怔,但随即便故意表示出了少许的惊恐,似乎对她有了畏惧。


  桌前有张小方凳,凝芳被她俩按坐了下来,解开了她身子上的捆绑,那个瘦女人在后面捏着凝芳的两手腕,不让她动弹,花衬衣便从自己的包裹里拿出一把细软的麻绳来,折成双股后,便在凝芳的身子上开始缠绕捆绑起来,那份仔细倒像是在做工艺品一样,把她的胸部和臂膀捆缚得结结实实的,俨然捆作了一个整体,尤其还在凝芳的乳根下缠捆了两圈,令其胸脯高高耸立起来,然后再把那胸罩绑了上去,又捆上几道绳索。


  凝芳双手被捆绑在背后腰眼上部,花衬衣拿出一条长长的白布片来,在她胸部以下开始围着缠裹起来,连那捆住的手一起缠的严严实实,最后的接口处,则用针线密密的缝了起来,让那缠裹的布片和她身子成为一个整体,看样子,这样裹住的双手和身子,一段时间内是不会给她解开的。


  也许要走很远的路程,说不定自己又要有一段艰难的历程,凝芳心中想到,有些焦虑也有些担忧,但也有信心,毕竟对手目前来看,还只是两个女人,一有机会,她还是能够对付她们的,只是这个机会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来临。


  花衬衣又在整理绳索,凝芳知道她还没捆绑结束,便稍稍用力动了动身子和胳膊,试图看看有没有松动的余地,却感到那紧缠着身子的布片和绳索居然是那么的严实,低头看了看胸部下方的绑缚,便是有机会磨断了胸部的绳索,那腰部的布片却是无法磨断的,自然双手也无法获得自由。


  花衬衣捆得很用心,也很用力,凝芳被她捆得结结实实,丝毫也没有松动,心中不免对她恼恨得很,这女人一定是个惯犯,看那手脚利落的样子就知道了,要是有机会将她绳之以法,一定不会轻易饶她。


  大肚子女子端来了一碗稀饭,花衬衣便让瘦女人喂着凝芳喝了一些,随后便用棉布塞严实了她的嘴。


  凝芳含着那满满一嘴的棉布,鼓着腮帮子“呜呜”哼了几声,瘦女人却已经在她身后,把撕好的胶布往她嘴上封贴起来,这一封,凝芳顿时觉得再也没有了丝毫自由的空间了,仿佛整个人都被她们掌控着,一种说不出的沮丧,悄悄地袭上的她的心头。


  “二姑,你们还没走啊?”那个阴阳怪气的男子又进来了,大概刚刚起床,睡眼惺忪的样子。


  他走到凝芳面前,看了一眼便笑了起来,那手不由自主地就摸上了凝芳被捆扎着的胸脯:“你要走了,会不会想我啊……我可会一直想着你的,你真有味道……”


  “啪……”花衬衣一掌打在他手上,嘴里骂道:“好了,昨晚都依了你,还没玩够?快去陪你老婆,别让她又生气了,到时候气坏了肚子里的孩子,可别怪我……去,别在这里捣乱了。”


  男人做了个怪脸还是出去了,花衬衣便取出一只有些泛黄的纱布口罩来,给凝芳戴在嘴上,把带子都收紧了系牢,使口罩服服帖帖的绑紧在她的脸上,并稍稍遮挡住嘴上封贴的胶布,仅让那对水汪汪的黑眸子露了出来。


  花衬衣用手在她口罩上抚摸了几下,问道:“还舒服吗?要是不能透气,就哼哼出来,我怕你在路上就憋坏了,那可让我损了大钱了……知道吗?不过,上了路可别老跟我闹别扭,要是不老实,你也看到我这家伙了,捅进去的结果,你自己也知道,到时候把你往哪个山沟沟里一扔,可就怪不得我了。”


  凝芳知道她在吓唬她,以为她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女人,便故意装出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诚惶诚恐的点了点头。


  不过此时,她倒真的觉得自己有点受了委屈,要不是赵志平出外学习,也许现在他们两人正在恩爱着,也不至于自己一个人出外散心,反遭了绑架,如今这身子都被捆成了这样,还不知道到底以后有没有机会可以逃脱,将她们一一抓获归案,更别说花钱月下和他甜言蜜语了。


  准备出门前,凝芳的身上被套了一件白色汗背心,算是遮挡一下被捆住的身子,但那胸部和肩胛处纵横交错的绳子,却是无法遮挡的住的,花衬衣又把一件淡青色的外套给她披上了,并把那扣子都扣上,腰部有一条腰带,也被紧紧地系着,脖子上围了一条半红不红的旧纱巾,掩盖住在脖颈上绕着的麻绳,要不然一上路,便会有人看出那衣服里的蹊跷来,岂不坏了大事。


  腿脚上的绳索都被解开,花衬衣把一条毛巾折叠后,塞进凝芳的下阴部位,垫在那饱满的三角区,用细布条牢牢地捆扎好,凝芳以前被那些人贩子捆绑时,都是如此对待,知道这样捆绑着,当然是为了不让她在路上突然间要方便,可以节省她们的时间,也为了减少麻烦和危险。


  大门外早已有了积水的水洼,淅沥沥的小雨还在下着,远远望去一片烟雨蒙蒙,仿佛进入了名家的山水意境之中。


  瘦女人穿了一件长长的雨衣,先出了门查看一番,这才向门内点了点头,花衬衣便搂着凝芳出来了,凝芳的裤管被挽到了膝盖处,脚上穿了一双旧塑料凉鞋,那是大肚子女人以前穿过的,此时下雨天正好给了凝芳,凝芳的布鞋则被花衬衣收入了包袱之内。


  凝芳一头柔顺的秀发披散着,黑发下那只白色的口罩十分醒目,还有那口罩上方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也在半辔滑落的秀发下被遮掩着。


  花衬衣打着一把油布伞,搂着凝芳踩在泥泞的小道上,心情却是特别的好,她知道像这样的天气,对于她们干这买卖的人来说,无疑是个好时机,路上行人少,又便于伪装,绑着个女人藏在那雨衣内,也不易被人发现,只要那女子乖乖的听话,一般都能顺利到达目的地,看情形,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有些精明样,但被捆了后似乎还是很乖巧的,大致也出不了问题,谁让老天也来帮忙呢,卖出一个,还能绑回来一个,今年的生意也算不错了……


  嘿嘿,她心里都笑开了花,这样的好事落在谁的身上都会开心的。


  不用说,这一路还真是蛮顺利的,刚过了中午,便来到了花衬衣昨天带那新娘子住过的一个小旅社。


  小旅社座落在一个镇上,二楼的一间房内,便是她们的落脚点,一进门,凝芳的心里便有些凉意冒出来,墙角的那张床上,居然躺着一个身板挺硬朗,四十多岁的男子,看到她们进来,一跃身便起了床,迅速关了房门。


  瞧这样子,便知道他们是一伙的,看来这里就是他们的临时落脚点,昨天的新娘大概也是在这个地方被她们带来后,交给那媒婆带走的,两个女人跟着而去,不外乎是随行取钱去的。


  这样看起来,他们也是流窜作案的,还是另有据点,或许还有更多的参与者,凝芳心内猜测到,不由得也替自己的未来担心起来。


  瘦女人拉上了窗帘,花衬衣迫不及待地解开了凝芳的外套:“老公,你看看,这身子怎么样?”


  “不错……不错……”男子低头贪婪地看着凝芳的身子,一双手几乎就要伸到她的胸脯上了,却被花衬衣拍打了一下后,捏在了凝芳的肩上。


  “这细皮嫩肉的好有弹性,哪弄来的?”男子回头问花衬衣。


  花衬衣有些得意,笑着说道:“嘿嘿,顺路捡来的,是她不走运,也怪不得我们喽……”说着话,还对瘦女人挤了挤眼睛。


  瘦女人也笑了,对男子说道:“大概是个喜欢贪小便宜的,被我们稍微弄些手段,就给捆了,模样儿倒是俊俏,看来价钱也不会低。”


  “好,还是你们女人有脑子,幸亏我没跟你们一起去,嗯,说罢,去哪里吃一顿,我请客。”男人也高兴起来,毕竟又绑回来一个,岂不是连本带利的赚了一大笔,哪有不高兴的。


  “算了,还是你们去吧,我可没那心事,再说了,你们两口子在那里嘻嘻哈哈的,我在一边干什么?去去去,你们赶紧去……”瘦女人看起来有些憔悴,可能是路上走得累了,所以也不想跟他们去凑这个热闹,便打了回票。


  “真的不去啦?那我们可走啦……”花衬衣说着话,便把凝芳推坐在床沿上,脱了她的凉鞋,对那男人说道:“打盆水来,给她洗洗脚,别弄脏了我们的衣服。”


  不一会,便给凝芳把腿脚上的泥土给洗干净了,那白白嫩嫩精致的脚丫子,竟然看得花衬衣也嫉妒起来,拿了一条麻绳就捆绑了她的脚踝:“老老实实的坐着,我给你带些好吃的回来,要不然饿你一晚上……”


  然后敞开了凝芳胸部的衣襟,本想要脱了她的衣衫的,但一看她男人贼兮兮的眼神,便打消了念头,对瘦女人说道:“我们先出去吃点东西,待会儿给你带些回来,你看好了她,别让服务员进来……我们走啦。”


  这对夫妻一走,瘦女人赶紧把门从里面插上,拉亮电灯,然后开始自己收拾了一下,接着拿出一只苹果,坐在凝芳身边开始慢慢的削了起来。


  可能觉得有些无聊,便想跟凝芳搭搭话,一边削一边问道:“喂,我说姑娘,你是哪儿的人啊?”


  回头一看,这才想起凝芳的嘴还堵着呢,便说道:“我随便问问你,要是我说对了,你就点点头……”


  “是本地人?”因为瘦女人也不是本地人,所以她也听不出凝芳的口音。


  凝芳微微摇了摇头,“哦,也是外地人……还没结婚吧?有男朋友了吗?”苹果已经削好,瘦女人咬了一口。


  看来这瘦女人有了说话的兴致,觉得一个人说话也很没劲,便摘了凝芳的口罩:“我给你把嘴里的取出来,你可不要乱喊乱叫,听到了吗?要不然我就拿这把刀子戳烂你的嘴……”瘦女人把削苹果的刀子在凝芳的面前晃了一下,看凝芳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淡淡的似乎没有异议,便动手撕了她嘴上封贴得严严实实的那几张胶布,并抽出嘴里塞了很久的棉布。


  凝芳嘴部四周因那胶布封贴的严实,所以肌肤都红红的有了皱褶,瘦女人倒显得有些关心的样子,拿了那条湿毛巾在她嘴上稍稍擦了一下:“疼不?是不是有些难受?别怕,等我们到了那地方,就会给你解开的……女人么,被捆绑一下也没关系,反正有些男人就喜欢把女人捆住了干那事,早晚都要过这一关的……你也不要害怕,我们那,干的就是这个,你可知道……”


  她似乎心口有些难受,坐下后顿了顿又说道:“你碰上我们姐妹两,算你运气好了,要是被她老公抓了,那就有你受的了……”


  “你知道这样是犯法的吗?你我都是女人,难道你不觉得这样把女人捆绑了贩卖,是不是太残忍了……你还是把我放开……否则,你也不会有好结果的。”凝方对她说道,话语虽重,但语气却很平和。


  瘦女人听完,似乎有些激动起来:“我才不怕什么结果呢……”


  不知怎么了,瘦女人突然就顿住了,脸往上仰视着,目光呆滞,手也僵硬在那里,苹果“啪”的就掉在了地上。


  凝芳看见她的喉头在蠕动,并有低微的“咕咕”声发出,随后便是眼睛泛白,人也往地上栽去,不一会便抽搐起来,嘴里开始往外不断地冒白沫。


  凝芳一看,知道她是犯了癫痫病了,一时想要去帮她,才一动,便想起自己还被捆绑着,眼睁睁看着她在地上抽搐,心里也不觉有些怜悯起她来,虽然可恨她们的行径,但凝芳的善良和警察的职责,又觉得有必要帮助她。


  她使劲地抬起双脚,挪到了地上那把刀子前,费了好大劲才用大脚趾夹住了刀子,但又不知道怎样固定刀子。


  无意中把床边的褥子扯了一下,看见床板的边缘有一条大缝,便又费劲地用脚把刀把插了进去,恰好可以用刀刃磨断脚踝上的绑绳。


  脚一下地,凝芳便迅速走到对面另一张床边,在打开的包袱内,用脚翻找到了她的那双布鞋,好不容易穿上后,这才跑到了门边,却无法打开门锁,于是,她高声地叫喊了起来:“服务员……有人吗?服务员快来……”


  果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不一会便有人用钥匙打开了门,一个很土气的小姑娘进来:“什么事?”随后便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瘦女人,一下子就叫了起来:“姑姑……快来,姑姑……这里有人晕倒了……”


  随着喊声,跑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看来正在做饭,手上还油腻着,一看那瘦女人的样子,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回头看了看凝芳:“姑娘,她……她这是怎么啦?”


  “哦,她这是羊角疯,快拿些凉开水来喂她喝一些,你们再叫个人去喊个医生来……”凝芳看到有人来了,心里也稍稍安定了些。眼看着那小姑娘跑出去去喊医生,屋子里就她和那个中年女人能够说话,便想让她给她解开身上的捆绑。


  这时隔壁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顾客,大概听到了惊慌的响动,居然也跑过来看热闹,在那中年女人的要求下,把瘦女人扶了起来坐着,随后那女人端来了一杯白开水,慢慢地往瘦女人嘴里灌去。


  几分钟以后,瘦女人开始有了好转,发白的脸色也渐渐泛红。


  凝芳想要中年女人帮她解捆绑的念头,因那男子在场,此时倒是不便说出来,毕竟她外套下被捆绑的身子,虽然有那短小的汗背心套着,但几乎半裸的样子,尤其被那绳索儿捆绑了,更是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实在不能在异性面前暴露,所以便忍了一下,但愿他赶紧离开,她也担心那对夫妻此刻回来,那她就不会有机会松开捆绑了,虽说此时可以自己离开这间屋子,但出去后怎么解开捆绑,同样是个难题。


  没想到,那对夫妻居然真的就在此时出现了。


  才一踏进门口,便看到了这一幕,夫妻两同时一惊,立刻就觉得不对,花衬衣反应最快,一转身就不见了人影,男子稍稍犹豫了一下,也旋即不见了踪影。


  正当凝芳也在反应之时,男子又突然冲了进来,一把就拿起床上的包袱,和他自己的一个挎包,用眼睛狠狠地瞥了凝芳一眼后,再次迅速离开了房间。


  他们一走,凝芳不知是幸运还是遗憾,幸运的是,他们没有把其它人赶出去,然后再次控制住她,遗憾的是,眼睁睁地看着他逃跑,自己却无能为力。


  不过,眼前还有一个没有逃走的女人在她手中,只要医生一来,便一定要想方设法将她送入医院,,这样可以避开那两个可能还会回来的男女,也可以报案后对这个瘦女人进行询问,这样,事态就变得主动了。


  果然,不一会,便有一男一女两个医生来了,稍稍看了看便搀扶起瘦女人,一番简单的检查后,便讯问周围谁是她的家人。凝芳自报家门,推说是她的朋友,希望医生可以送她去医院。


  但瘦女人在经过这一小段时间后,已经慢慢清醒过来,一听说要上医院,却坚决不肯去,众人一时倒也无法,僵持了一会,最后医生又问了问瘦女人一些情况,瘦女人总说自己没事,老毛病不要紧,医生们这才无奈地回去了。


  服务员也走了出去,不一会,屋内便只剩下凝芳和瘦女人,瘦女人似乎有些愧疚,带着感激的眼神看了看凝芳:“谢谢你,姑娘……要不是你在,我就起不来了……这老毛病……没办法……”


  “没什么……你好些了吗?”凝芳问道。


  “嗯,好多了,姑娘你的心眼不坏……看来我们看走眼了?”


  “是吗?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凝芳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她。


  “我们以为你是个喜欢小偷小摸的人,像你这样的我们一眼就能看出来……要不就是警察……”瘦女人突然有所悟,把身子挺了挺,又仔细地看着凝芳。


  “我?……我什么都不是,我就是去帮忙的……”凝芳还是不想暴露,便假意带着稍稍的求助语气说道:“能帮我解开身子么?一直这样捆着太难受了。”


  瘦女人慢慢地下了床,已经渐渐恢复的状态,也越来越好,她扶着凝芳的身子:“来,你先坐下,让我想想……放心,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女人……”


  凝芳在床沿上坐下,心里也觉得对付这个女人已经有了希望,希望再加把火就能让她醒悟过来,对于抓到那对夫妻也许是个很大的帮助,此时自然便要设法让她放心。


  当然,她现在想要逃出去,无疑眼前的这个瘦女人是阻挡不住她的,但是凝芳没有那样做,她想再和她聊聊,兴许能摸出点她们背后的情况来。


  瘦女人内心在矛盾,就凝芳这样的美貌女子,好不容易捆到了手,眼看着马上就可以出手赚钱了,要是现在就放了她,心里总觉得亏得慌,何况那对夫妻也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自己偷偷的放了,也不好交待,但就凝芳刚才那番救她的心意,瘦女人又觉得实在不好意思再把她捆着。


  犹豫间,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是那旅社的中年女人:“同志,给你们送了些开水来,开开门……”


  瘦女人有些心烦,起身便去开门,回头一看凝芳,又觉得有些不放心,便又从裤兜里拿起一团棉布来,塞进凝芳的嘴里,嘴里一边应道:“来了来了……”。又低声在凝芳耳边说道:“先委屈一下,等会儿再给你松开……”又把那口罩重新给凝芳戴上,绑了个结实。


  中年女人把水瓶从门缝里递进来,一看瘦女人都起来了,便关心地说道:“哟,这么点时间就起床了,可要好好注意休息……”探头一看,凝芳脸上又戴上了口罩,觉得有些奇怪,看了看就关上了门。


  凝芳坐在那里,本以为瘦女人这时会给她解开捆绑,却发现她好像脸有难色,似乎不愿舍弃这到手的买卖。


  凝芳心里便有点着急起来,刚才那对夫妻离开后到现在,大概也有一个多小时了,不知道他们现在去了何方,凭她的经验,估计他们一定不会跑远,毕竟他们还有个同伴在这里,但会不会回来,就很难说了,要是现在回来,发现她还被捆在这里,那接下来的结局就不好说了,所以她要想办法,先解开捆绑脱离这里,或者想办法把眼前的这个瘦女人带进当地公安局,有了她再找那对夫妻,就有了线索了。


  瘦女人躺在床上,也不管凝芳被捆在那里怎么想,她闭着眼睛思忖了良久,终于起身给凝芳解开捆绑身子的绳索:“姑娘,你赶紧走吧,就算我们白忙乎了……你赶紧走,别让我后悔了……走得远一些,要不然被我妹子他们撞见了,还得把你捆回来,倒害了我做恶人……”


  这一身的捆绑要解开倒也费了一些时光,还没完全恢复的瘦女人累的一身虚汗,总算全部解了开来,并摘下口罩取出塞嘴棉布。


  凝芳抚摸着身子上累累的绳痕,沉思了一下,便穿好衣衫,看了看瘦女人,故作感激地说道:“大姐,谢谢你了……哦,你叫什么,以后我会报答你的……”


  “好了别罗嗦了,问那么多干什么?谁要你报答,我们就算扯平了……快走吧,出了门可就不管我的事了,再要被别人捆了的话,那就是你自己倒霉……走吧走吧……”瘦女人有些不耐烦,把她推搡着往门外走去,随即便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凝芳本想套问一下她的名字,没想到却让她感到了不耐烦,当时就想把她扭住了送往派出所,但又转念一想,如此冲动,也许就会让那对夫妻跑掉,说不定他们就在这附近蹲着呢,凭她的判断,这对夫妻决然不会丢下这个有病的女人,一定会回来找她,当然还有她自己这个被他们捆绑得结结实实的人货,他们也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于是,凝芳决定还是赶紧先找当地的派出所,把情况说明了,制定一个完整的计划,绝不能让那对夫妻逃脱。


  凝芳猜得没错,那对夫妻就在这旅社附近蹲守着,当时他们并没有跑远,当他们看到屋内的情况后,便知道这个瘦女人的老毛病又犯了,屋子里好几个人在场,搞不清是什么身份,惊慌中只能赶紧躲开。


  夫妻俩一开始想悄悄地逃离这个地方,唯恐那些人群里有警察,担心被他们捆着的女人会不会出事,要是她露了馅,那他们不跑的话就是傻子了,至于那个瘦女人,他们当然知道她的精明,要是真遇到了警察,那也是她活该,不过现在也不能就这么丢下她,毕竟是自家的亲戚。


  所以,他们一直躲在附近的隐秘处,悄悄地观察着那里的动静,没想到居然便看到了凝芳独自一人出了旅社,心里都吃了一惊,不知道那瘦女人怎样了,于是,男子吩咐花衬衣悄悄地回去看看,自己则一路跟踪凝芳,想看看她去哪里,要是有下手的机会,再把她捆起来,毕竟这样好的货色,他们也是难得碰到的,哪肯轻易放弃。


  他提起那包袱,躲躲闪闪地跟在后面,包袱里有绳索和毛巾之类可以捆绑人的东西,这是他们出门常备的。


  果不其然,凝芳在向路人打听派出所的方向,男子都看在了眼里,一猜测便知道了她的目的,心里便恨恨地有了报复之心:这臭娘们,老子还没把你怎么样,就想到警察那里出卖老子?看老子再把你弄回来,娘的。


  这街道凝芳不熟悉,顺着别人指点的方向,便走入了一条狭窄的巷子,巷子里根本就没有行人,两侧一溜的围墙,阴阴的死气沉沉。


  那男子可比较熟悉这个地方,早在前面不远处的侧面弄口等着她,凝芳刚到弄口,男子便闪身出来拦住了她。


  “臭娘们,还往哪里走?是不是想去报案?”


  凝芳面对突然现身的这个家伙,心里一惊,没想到自己被他盯上了也没发现,不由得暗暗责怪自己太冒失,连警察起码的警觉性都丢失了。


  不过眼前的这个男子她还没放在眼里,心里以为,他只是个一般的罪犯而已,对付他还是有把握的,于是,握紧了拳头,冷冷地说道:“正要找你呢,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男子被凝芳的语气愣了愣,但看她握着拳头满脸威严的样子,又看她婀娜的身段,不由得压低嗓门轻蔑地笑着说道:“哟,小娘们,想跟我动粗的?老子就陪陪你。”


  男子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似乎眼前的凝芳就是他嘴里的肉,一副不屑的神态,手上抖弄着绳索,就往凝芳身边走来。


  眼看着一伸手就能抓住凝芳了,他以为凝芳一定会紧张得不得了,并且害怕地不敢动弹,没想到凝芳一闪身,抬起膝盖一下就顶在了他的小腹上。


  男子疼得咧了咧嘴,脸色立刻就变得通红,似乎在一个女人面前丢了面子,随即便一个箭步跨到凝芳面前,伸手就抓向她的胸部,想趁机羞辱羞辱她,解解心中的闷气。


  凝芳气定神闲,一抬胳膊,便挡住了他的手,地下顺势一个扫腿,便把他摔倒在地,满脸鄙视地看着他。


  没想到男子一使劲居然立刻翻身起来,随即便拧身上前,手里的绳索挥舞着向凝芳头上甩来,凝芳赶紧用手护住头部,哪想到他突然就窜入凝芳的胸怀,一个措手不及,凝芳便被他抱了个满怀,急切中和他扭在了一起,可一天没有吃饭的凝芳,哪里是浑身一股蛮力的男子对手,拼命扭打中,秀发纷乱脸色涨红。


  好不容易挣脱了他的环抱,却发现胸襟已经被扯开,露出雪白的胸罩和半个白嫩的胸脯,男子哪能让她有喘息的机会,看她一脸的羞愤,便趁机又扑了上来。


  凝芳一只手努力把胸怀掩上,一只手搁挡着他冲上来的身子,趔趄着往后退去,可他的冲劲太大,被他一冲,身子便往后退去,没留意后脑勺“砰”的一声撞在了墙上突起的一块石头上,一阵剧痛立刻眼前一黑,顿觉身子软弱无力。


  好一会,迷迷糊糊中醒来时,后脑勺还在隐隐地作痛,却发现似乎还在那条巷子内,只是被挪到了一个墙角落里,自己正跪坐在地上,双臂被反扭着,已经被双股的麻绳牢牢地捆绑在了身后,男子正在她胸腹部加固着绳索的捆绑,连脖颈上都绕了两圈绳索,吊起了背后的双臂。


  她猛然惊醒,身子一扭想要大喝一声,却只能听到“呜呜”的声音,原来嘴里早已塞满了棉布,哪里还能喊得出声来。


  男子把她从地上提起来,捏着她的下巴狞笑了一下:“小娘们,居然跟我斗?妈的,看老子回去后怎么收拾你?”一条白布条狠狠地包紧了凝芳的嘴,又死死地绑扎结实,然后掏出一只口罩给她戴上,并把那口罩上仔细地在她脸上覆盖完整,又把她零乱的秀发用手指稍稍理了一下,遮挡住口罩外耳根下露出的绑嘴布带。


  “老实点,要不然我现在就扭断你的脖子……走,跟我回去……”男子把自己的衬衣脱下来,裹在凝芳的身上,扣好扣子后,一只手揪着她的胸部衣襟,一只手搂住了她,小心地往巷口走去。


  此时的凝芳,因脑部的疼痛,加上被紧紧捆缚了身子,再也没有反抗的力气,既喊不出也动不了,挣扎了几下,但被他死死的搂紧了,一点都无法挣脱他的搂抱,就像一对情侣似的相互紧拥在一起。


  眼看自己的付出就要有所进展,却突然又出现意外,凝芳心里很后悔,刚才太轻敌了,以至于落到现在的地步,不知道那瘦女人看到后又有什么想法。


  大概正是傍晚时分,路上几乎没有行人,窄窄的街道上,也冷落得很。


  男子搂着凝芳,一会儿便回到了那旅社,可他不敢贸然进去,怕里面有了什么变故,于是就在离门口稍远的地方等着,不一会,果然便看见有一个旅舍的服务员出来了。


  他远远地喊了一声,那女服务员认识他,便走了过来,男人从她脸上已经看出,她的神态没有什么异常,便知道旅社内应该没有情况,便假意道:“你给我到房间里喊一下她们,说好了一起出去吃晚饭,到现在还不下来,我……我还带着病人准备去看病呢。”他已经注意到女服务员在奇怪地看着凝芳。


  “你带她进去不是一样,我还要出去买些菜,有两个客人要和我们经理一起吃饭呢,你自己上去吧。”女服务员居然不肯帮他喊人,倒让男子没想到,不过心里已经明白,现在进去一定没事,便瞪了那女服务员一眼:“什么服务态度,以后不住你们这里了……”


  “不好意思啊,我真的有事……”说话间,她人已跑远了。


  进入房间,果然那两个女人都在,看他回来,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尤其他老婆,更是高兴,看到又把凝芳捆了回来,心里的激动便有些控制不住了,倒把瘦女人弄得有些尴尬起来。


  知道事情的原委后,夫妻两人却并没有责怪她,毕竟凝芳又被捆着带回来了,虽然多了些波折,总算这快到手的钱财还是没有丢掉。


  几个人商量着,准备等天一黑就上路,他们住在这里已经感觉到响声太大了,怕再住下去会有露馅的那一刻,到时候就麻烦了,虽然这个小旅社,对他们来说很安全,也在这里做了好几笔生意了,只因瘦女人的病才惹出了这一段曲折,所以,他们决定换一个地方。


  几个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开始收拾起来,瘦女人毕竟是长久做这个生意的,在她们手里被辗转贩卖的女人,又何止几个,所以虽然刚才凝芳曾经帮助过她,但她也违背了意愿将她放了,虽然过后十二分的后悔,但现在男人又将凝芳给绑了回来,瘦女人的心里便再没有了那份愧疚和后悔,似乎是凝芳自己倒霉,也怪不得她们了。


  “这个可是你自己运气不好,我可为了你得罪了我妹子和妹夫,现在你又落到了我们手里,那就要老老实实的听我们的话,不过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就算报答你刚才帮我的忙……”瘦女人帮着花衬衣将凝芳身上裹着的外套整理好,就等天色再黑一些便要出门。


  男人下楼去结帐,居然楼下没有人,喊了两声便从里间跑出来那个中年女人,男人知道她是这里的小负责,便让她结帐,女人一脸红扑扑的,一看就知道正在喝酒,男人露着笑脸说道:“哟,大经理,在陪谁喝酒呢,看你酒量不错啊……”


  “呵呵,两个老朋友,经常来的……”女人似乎心不在焉,大概屋内的客人正等着她呢。


  男人接过找回的零钱,赶紧回房,把收拾好的东西都带上,让花衬衣再次检查了一番凝芳身子的捆绑,是否牢固结实,还把口罩摘下,解开了绑在嘴上的布带,将她塞着棉布团的嘴,用胶布重新封贴严实。


  凝芳甩着头弯着身子躲避着,但花衬衣死死地将她抵在了墙上,不容她挣扎,很麻利的就封贴好了她的嘴,凝芳“呜呜”了几声,只能放弃了抗拒,随后那口罩再次绷在了她脸上,紧紧地被带子绑得服服帖帖。


  一行人悄悄地下楼,本想不惊动任何人,谁想到,刚到大门口,还没出门,侧面的那扇门里便出来了两个男子,身后居然就跟着那中年女人。


  几个人带着酒气,似乎正在道别,两个男人一眼就看到了正要出门的凝芳她们一行,便上下打量了一下。


  这一打量不要紧,却把这几个人吓坏了,原来那两个男人穿了一身警服,俨然便是两个警察,花衬衣和她男人做梦也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会碰到警察,脸色煞地一下就白了。


  警察们似乎有些醉态,不过好像也发现了面前的几个人神色有些不对,尤其是那男子,一幅慌张不安的神态,更是令人怀疑。


  年纪稍长一些的警察随口问道:“喂,你们是干什么的?干吗这么慌张?”


  男人还没开口,倒是他女人花衬衣有些机灵,一步上前就挡住了凝芳:“我们是住店的,已经结了帐,这就要回家了……呵呵。”


  中年女人也随叩附和道:“是啊是啊,他们是我的客人,已经结了账了……”


  瘦女人在男人的眼色下,已经悄悄地把凝芳搂住了往门外拖,男人也一步跨出了大门,就等她们把凝芳带出来。


  哪知道凝芳此刻已经看到了机会,哪里会轻易放弃,使劲一扭身,便从瘦女人的搂抱中挣脱出来,甩着脑袋大声地“呜呜”叫起来,这一下便迅速引起了那两个警察的注意。


  花衬衣一看不妙,冲上前一把就抱住了凝芳往外推,嘴里还叫道:“你这个疯女人,刚从医院出来就又犯病了………走,我送你去医院……”


  可惜,这点掩盖的伎俩,却没有瞒过那年长的警察,他已经看出其中的蹊跷,判断出这几个男女一定有问题,当即便喝道:“站住,都给我站住……”另一个警察也夺门而出,一下子就扭住了男子的胳膊。


  花衬衣知道事情不妙了,突然就发足往外奔去,哪里还顾得她男人和瘦女人,却不妨外面的年轻警察一把就把她拽住了,一个趔趄便摔倒在地,当即就躺在地上大哭起来:“我的天哪……这个怎么得了啊,警察打人啦……”这一哭可不要紧,屋内便有许多人出来看热闹,花衬衣用手掩着脸面,悄悄地给她男人使眼色,她男人自然明白,就在人们围上来的时候,一使劲挣脱了那警察的手,沿着巷子狂奔起来,一眨眼便跑出去了好几丈。


  年轻警察虽然带着酒意,却也不肯随便放过他,知道他是个关键人物,拔腿就追。


  瘦女人看看情形不对,早已经慢慢地往边上溜去,哪里还顾得凝芳和花衬衣,一眨眼,已经顺着墙根跑了出去。


  就剩下花衬衣还在假意哭闹,年长的警察一把把她提了起来,带进了大门内,同时凝芳也被他带了进去,他仔细端详了一下凝芳,便猜出了其中的奥秘,当下便让旅社的中年女人把他们刚才喝酒的房间整理一下,随即带凝芳进去,房门关上后,中年女人在警察的示意下,便解开了凝芳的外套。


  外套脱下,自然一切也都一目了然了。


  中年女人不无后怕地说道:“我还以为你们是一起的,原来你是被她们绑来的?……啧啧……我说呢,她们以前也有几次来了几个年轻的女子,老是躲在屋子里不出来,可又忽然就不见了,大概也是晚上带走的,总之,白天她们都不开门的……”


  警察示意女人给凝芳解开捆绑,自己掏出手铐先把花衬衣铐了起来,随手带上了房门走了出去,他得先回避一下。


  人们还没散去,老警察在大门口点燃了一支烟,猛吸了一口,一条细细的烟柱从他嘴里喷了出来,又慢慢地飘向空中……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458.html

分享 ()
赞 (1)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