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大地原忿(四十五)

  秋风呼呼的,横扫着落叶,遍地萧瑟,满山的绿树林,此刻也渐渐的泛黄,渐渐的光秃起来。


  这个穷山沟,似乎比二娃那个山沟沟也好不到哪里去,素云被那姐弟俩绑到了这里,顺理成章的就成了那弟弟的老婆,起码这个村子的人是这样认为的,他们可不管你是否自愿,哪怕天天看到姐弟俩把她捆扎得结结实实,也认为她就是那弟弟的女人,没什么,这个地方捆来的女人多了,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那天被他们捆绑了装上车以后,当天夜里便在一个桥洞内打了个地铺,然后做姐姐的就在河岸边,给她弟弟把婚事办了,简单得很,地上插了点着的三根香,算是跪拜了去世的父母,随后便把素云塞入了他的被窝……


  一路徒步回家,确实很辛苦,好在素云都是被捆在车上,还不需要她行走,虽说有时到了乡村道上,也会给她松了捆绑,只蒙着眼睛堵上嘴,让她在车后跟着,但那枯燥的无声世界也实在很难受。


  总算到了这个山村,眼看着满眼的青山,似乎远离了世界一般,素云的心就沉了下去,知道又和从前一样,将要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山沟里开始新的生活。


  一眨眼,就过去了三个多月,这深秋的季节,让素云的心情也黯淡了许多,不敢生出逃跑的念头,但心里却一直在准备着,也时时顺从着男人的心,希望让他减少对她的提防。


  男人自从有了她,倒是十分的离不开她,有时候上山砍柴或是走亲串友,总是把她带在身边,这么些日子以来,素云知道他的心思,因为她长得好看,他就喜欢在别人面前得意一番。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v1700


  当然别人也有眼红的,看着素云被捆了的身子,凹凸有致,尤其那脸蛋,虽然经常嘴上绑着布带,可总是无法遮掩那份美丽,于是便也有那些好色之徒,没事就来他们家里串串,看着胸脯上捆了绳索的素云,那心里着实痒痒的,恨不得能上前抱一抱摸一把。


  平时在家中,如果没事要她干的话,便会拿一条绳索在胸前捆住了她的双手,男人无聊了,就解开了她的胸怀,在那丰满之处抚摸来抚摸去,偏要逗弄得她哼哼起来,脸上涨得通红的,他才罢手,然后用块黑布紧紧地蒙住她的眼睛,嘴里塞上毛巾,让她躺在堂屋内那张破藤椅上,哼哼哈哈的一会,他姐姐看在眼里也不阻拦,倒是希望能早点让素云怀了孩子,也算有个后代,能对得起他们死去的爹妈。


  男人喜欢带着素云出门玩耍,可他姐姐却反对这样,就怕万一来了生人看到了,给了素云逃跑的机会,于是每到有人来的时候,做姐姐的便会把素云带进屋内,塞了嘴拴在床柱上,再反锁了房门,不让她接触来窜门的人。


  眼看着快到年底了,姐弟俩觉得还是跟以前一样,春节前该出门讨点钱回家办年货,如今家里多了个女人,也算多了点生气,最起码男人觉得生活有了充实,所以这个年也一定要好好的过一下。


  这山沟沟里没什么东西出产,一到年底都是这样,几乎全村人都出门装做乞丐,到了某个城里乞讨一些钱财,回家时顺便买些年货带回来,这一个大年就这样算是过了。


  看着素云这些日子以来倒是很安分,似乎已经没有了一开始刚到时的那种不安,于是决定带她一起出门,否则留在家里也很麻烦,至少就要留下一个人来看住她,那出门乞讨的便只有一个人了,自然收获也会大大减少。


  三天后,那个比较热闹的乡镇上,出现了他们的身影,穿着的衣衫看上去有些破旧,素云背上还背着一条卷起来的席子,几条布带子将席子牢牢地捆在她的身子上,不细看那是不会注意到素云的身子的,她的身上穿着一件陈旧的薄棉袄,空空的袖子就反摆到了身后,似乎正托着那席子,其实她的双臂却是被紧紧地反捆在棉袄内的。


  素云不能开口,这是出门前就给她定下的规矩,所以做姐姐的就在家里用一块白布,里面包了一团碎布,做成一个球状后塞入她嘴里,再用薄薄的白布带将她的嘴包扎严实,然后绑上口罩,头上围上围巾,以遮挡她的面貌。


  男人始终不离她的左右,不时的就会拉她一把,或搂着她的身子,开口乞讨的活都是他姐姐来做,一到晚上,便会找僻静的场所睡上一觉,那时候,素云的身子才会稍稍有所缓解,尤其是下身被堵塞着的毛巾也会被取出,让她尽情地放松,当然也正是男人需要的时候。


  完事后,男人就会严严地蒙上她的眼睛,依旧捆绑住双手,姐姐就会将他俩的身子在被子外捆在一起,然后自己就卧睡在他们身旁,只是睡意会很淡很淡,心里常常会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在骚扰她,她知道自己眼看着弟弟和他的女人在她眼前做那事,自己的身体也总会有反应,也许该为自己再找个男人了……


  又是一个中午,三人躲在一个墙角处吃着东西充饥,今天的收获还算不错。姐姐用随身带的小锅买了一碗面条回来,算是安慰素云,也算是改善一下伙食。


  随后三人又出现在了一条街道上,他们很警惕,总是走那些人不多的街道,这样可以避免人多繁杂时,容易惹人耳目,再则向路人讨要,总比向店主讨要来的安全,走在路上看见有人走来,悄悄地拦住了,便可以做出一副可怜相,伸手讨要,而素云基本上总被作为病人,以博取路人的同情,且大都能有所获。


  此刻,便有路人走来,是一对男女,看样子便是此处附近的住户,因为他们的穿着很随便,脚上穿得居然是拖鞋,大概刚从街上回来,女人的手里还提着篮子。


  姐姐不慌不忙地就上前拦住了他们,一番低低的话语,那两人便向素云和弟弟这边看过来,素云里他们还有六七步远的距离,被弟弟扯着衣袖就走了过去。


  素云一到跟前,才一看那男人,立刻便心中狂跳了起来,没想到在这里居然遇到了,那个曾经让自己烦恼和厌恶的人,这个人就是他们医院的曾经的保卫科长谢华,那时候她刚刚脱离被绑架的日子回家后,谢华就一直来骚扰她,害的她被逼无奈逃离他,结果却再次落入二娃他娘之手,没想到他居然到了这里,而且还有了家庭,更没想到她居然又遇见了他,只是此时的环境却是由不得她自己。


  素云吃惊之余,不由得有些紧张,不知道是寻求他的帮助呢,还是躲避他,毕竟她对他没有什么好感,也曾经讨厌过他,虽然和他有过那么一小段同居的日子,但那毕竟是被他逼迫的。


  谢华哪里想到眼前的病人,居然是自己曾经一直想得到手的漂亮护士肖素云,不过似乎觉得素云的身材很好看,上下看了几眼,在他的眼光划过素云眼睛的时候,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迷惑,随即掏出了几块零钱递给了向他伸手的女人,便和随行的女子往前走去,好像并不知道身后那个戴口罩的女人正在眼巴巴地看着他离去,却是一筹莫展无可奈何。


  这一晚,素云蜷缩在被窝里始终无法睡着,身旁的男人早已有了鼾声,今天大概有些累了,草草的吃过后,也没和她做那事,把她重新捆绑好就睡下了,却不知道素云心里一直想着白天见到谢华的事,以至于迟迟不能入睡。


  此刻,经过一段时间纷乱的思索,素云却希望明天还能碰到他,毕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或许便能获救,即使再被谢华控制,也总比被人整天捆在山沟里要强百倍,但不知能不能再遇见他,又是一个很渺茫的事,就算遇到了,又怎能让他知道她是谁呢?


  她的一点稍稍的不安,被躺在一边的姐姐看到了,以为她在被窝里做什么动作,便起身掀开了她的被子查看,看了看捆绑的绳索完好,便说道:“别一直动弹,想跑是跑不了的,好好睡觉,明天还要干活呢?”


  素云赤裸着身子被捆在男人的身边,当然不可能自己挣脱捆绑,听她这么一说,便不敢再胡思乱想,免得引起他们的怀疑。


  女人又把素云蒙住眼睛的白布条重新包扎严密,虽然为了她睡觉呼吸顺畅,嘴里没有塞上布团,但嘴上依然封着的那张胶布,也被再次贴的严严密密。


  “好好睡,把身子养好了,才能伺候男人……再乱动,我就把被子给你掀了。”姐姐看了看素云光溜溜的下身,嘴里嘟哝道:“是不是今天我弟弟没给你,有些憋不住了?别急,回家了,他保证天天让你快活……你们城里女人是不是都这样,脱光了身子就要男人……瞧你这白净净的屁股……”她下面的话听着有些哀怨起来,似乎又想到了自己。


  第二天天还没亮,女人早早的就醒了,眼睛有些红肿,大概夜里又想起了伤心事,一起身,便给素云穿戴起来,老规矩,把白棉毛巾堵在素云的下身,用细布条子捆扎牢固,然后穿上短裤衩,套上裤子,身子则重新反臂捆绑起来,依旧结结实实的五花大绑着,一切都跟昨天一样打扮好,他弟弟也早跑了很远才买回来一些摊点小吃,等到天大亮了,这才走了出去。


  姐弟两人商量了一下,准备今天再讨一天,明天就换地方,顺道往回走,不用一个星期就可以回家了,因为这次出来收获还可以,能过个年那是没问题的了,所以,能早点回家也不错,毕竟还有一个女人被捆着呢,总是麻烦事。


  他们的说话,素云也听到了,心里便着急起来,要是真的就那么走了,不知何时自己才能再被他们带出来,也不知何时还能看到获救的一点点机会,昨天看到了谢华,对于自己来说就是个机会,可惜已经错失了,但愿今天能有奇迹出现。


  没想到,奇迹真的出现了,他们转了一条街,一拐弯,没想到到了一条很热闹的小街道上,前天这里还是冷清得很,没想到今天居然热闹起来,原来这是为了供应春节的年货,政府临时办的一个集市,方便当地居民采办年货,没想到被他们偶尔撞上了。


  男人想避开不去凑热闹,可他姐姐却一下子被那里的货品吸引了,心里也想回家过个好年,便要进去看看,就让他弟弟看着素云,找个人少的地方待着,自己就去采买东西去了。


  这个街道是个老街道,素云站在那里被男人挡着,也不敢随便乱跑,男人看看附近无人,悄悄地便扒拉下她的口罩,看了看她嘴上的布条子依然绑的紧紧的,嘴里的棉布应该还塞得很严实呢,低声说道:“乖乖的不要惹事,晚上我给你搞一些好吃的,这几天出来你也累了……”他贴着墙壁顶住素云的身子,看看四周无人,把脸凑到了她的面前,一只手摸着她的胸脯,见她眼睛躲躲闪闪的样子,便说道:“我就是喜欢你这模样,乖乖的像个女人……”


  素云的眼睛里透出了怨愤,脸色也红了一下,把头转向了一边。


  没想到这一转头,却让她惊喜地看到了她想看到的人,谢华正独自从那热闹的街道里走出来,神情悠闲,一幅无所事事的样子,大概也是来凑热闹的。


  素云的心狂跳了起来,这可是她最后一次机会了,要是自己再把握不好,那就永远都要待在山沟沟里了。


  眼看着谢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便使劲的一挣身子,挣脱了男人的搂抱,不顾一切地跑了过去。


  身边的男子一不留神,哪想到素云会往前奔去,等他回过身来,素云已经跑到了谢华的面前。


  素云眼睛红红的看着谢华,嘴里不断地发出含混不清的低低的“呜呜”声,身子摇摆晃动着,用肩膀碰撞他的身子,像是在暗示什么。


  谢华一时被她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个背着一卷席子女子,站在他面前想干什么,但一看那双眼睛,立刻又感到了某种似曾熟悉的东西,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男子已经跑过来扯住了素云,随后对他说了句:“对不住啊,她是我老婆……有疯病……”接着就被他拉往远处。


  素云可不想放弃,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眼看着要被男人拉走,便一脚踢了出去,恰好踢在了谢花的腿上,同时泪水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周围人并不多,也没人注意这里发生了什么,因为并没有大声的吵闹。


  男人很轻易地就将素云拉到了僻静之处,一个耳光就打了上去,虽然戴着口罩,但素云还是感到了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泪水更是止不住地往下掉。


  男人压低了嗓门恶狠狠地说道:“臭婊子,敢跟我玩花样,是不是想跑啊?啊……娘的,看我不整死你……你再跑啊?”骂着骂着扬起了手又要打下去。


  却没想他身后一只手捏住了他的手腕:“怎么,朋友,还想打女人?要不要跟我去派出所……”


  男人回头一看,居然便是刚才素云面对的那个男人,心理一时慌乱起来,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但又觉得有些眼熟。


  于是说道:“你是谁?我们家的是管你什么事……走开……”说着话,慌乱地搂紧了素云就要离开。


  “别想走,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是警察!”谢华板着脸瞪起了眼睛。


  男人一看顿时慌了神,他那知道谢华的身份是真是假,眼珠一转,拔腿就跑。


  他这一跑,素云立刻就瘫软起来,身子往地上坐了下去,谢华一看赶紧扶着她,伸手就帮她摘下了口罩:“哎呀……是你啊……肖素云?”他大吃一惊,但似乎又有些感到幸运的样子,一把就抱紧了素云的身子:“果然是你,我说怎么你的眼睛那么熟悉呢……幸亏我赶过来看看究竟……”


  “呜……呜……”素云依然不能说话,但被他抱着,又觉得十分难为情,想挣扎又不敢挣扎,毕竟是他刚才救了自己,再说了以前他们之间曾有过那段往来,那是谁也不会容易忘记的,一时羞的脸上红红的。


  “走,去我家里,好好的跟我说说怎么回事……”谢华一脸兴奋的样子,双手捧住了素云的脸蛋,抚摸了很久,随后搂着她就往家里走去,却并不给她解开嘴上的布带子,还把那口罩依旧给她戴上了。


  素云了解他,也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但又不能拒绝,而且那姐弟俩此刻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正看着他们呢,要是再被他们抓住了,自己的命运就很难说了,况且,谢华再怎么看不顺眼,也是在这个关键时候救了自己,而且,就是想要拒绝,此刻也不行了,自己被捆绑着哪里能有自主,于是,乖乖的在他的搀扶下跟着他往前走去。


  谢华很机警,大大咧咧的带着素云走在大街上,他很自信地认为那对姐弟不会跟着他,因为他们害怕被人发现,不一会便到了一个小巷子,身后哪里还有人,谢华放心地把素云带进了一间屋子。


  一进房间,素云明显地便感到了有女人的气息,坐在那里四下一看,简陋的砖瓦房子,整理得很干净,屋内挂着的绳索上,凉着女人的内衣裤,一看就是有女人在这里居住。


  谢华很兴奋,又是倒茶又是整理,把房间里那些女人的衣物都收拾了起来。


  好一会,他才微笑着站在素云面前,摘了她的口罩,捧着她的脸仔细地看了好一会:“云……没想到,真没想到,这么些日子了,我们还会见面……”


  他的手在她绑着嘴的布带上摩挲着,好像在回忆,声音喃喃的:“你还是那么漂亮……眼睛也还是那么美丽……”


  素云嘴上的布带被他缓缓解开,随后嘴里塞着的布团也被掏了出来,素云润了润嘴,垂着脑袋低声地说道:“谢……谢华,帮我解开身子……好吗?”她想让他帮她松开捆绑,内心却又很不情愿,知道松绑时,她的身子一定会暴露在他面前,那对他无疑又是一次诱惑。


  果然,谢华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并立刻付诸实施,素云的衣衫很快就被他解开,那绳捆索绑的身子就展现在了他眼前,尤其那胸部,更是被好几道绳索勒绑着鼓得高高的,在薄薄的汗衫内傲然挺立。


  谢华没有先去背后解开绳扣,而是悄悄地把手握住了她丰满的充满诱惑的胸脯,素云满面通红,再也不敢发出声音,只是低低地央求道:“别这样……别……”


  谢华在她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云,你真让我想念……”


  十分钟后,素云的捆绑都被解开了,而她的人也躺进了被窝,身侧躺着的便是谢华,她赤裸的身子被他紧紧地拥在了怀里……


  当激情过去后,谢华拉开了窗帘,看了看窗外,稍稍思索了一下,便起身下床,随后拿起绳索来,似乎又要捆绑素云。


  素云坐在被窝里,赤裸的身上披着那件薄棉袄,她了解他的喜好,但总觉得很不情愿,便说道:“我……我想早点回家……”


  “你也太心急了,刚刚把你救出来,也得让我好好安排一下么,云,你不要着急,我会好好帮你的……来,把身子转过来……”他手里拿着绳索,蹲在了素云的身侧。


  素云轻咬着嘴唇,却也不敢违拗他,把棉袄脱下,就将双手反背到了身后。


  谢华很认真的牢牢地将素云五花大绑着捆了起来,一边捆绑着,一边还不忘在她胸脯上捏一把摸一把,最后用一条小毛巾塞进她嘴里:“你先在家里等我,我出去办点事就回来,就一会儿,很快的……”


  素云似乎对他塞了她的嘴不太情愿,“呜呜”了几声,想要吐出来。


  “别吐出来,我是怕你在家里弄出声音来,万一那两个家伙在这里找寻你,岂不是又惹麻烦,好好的坐在床上,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话,又把那毛巾往素云嘴里塞的紧了一些,并在嘴上扎了一条布带,然后掀开被子,用另一条绳索捆了她的腿脚,临盖上被子前,还不忘在她光溜溜的下体摸捏一番,弄得素云“呜呜”哼哼不已。


  他这一走,便是两个多小时,眼看着窗外天色将近傍晚,谢华才回来。


  一回到家,他便匆忙地收拾东西,然后对素云说道:“云,我给你找了个住处,现在就跟我过去,到那里现住上几天,然后我再想办法送你回家……你看怎样?”


  素云一听,心里当然高兴,边点着头“呜呜”着。


  谢华给她松了捆绑,让她赶紧穿号衣裤,领着她不一会便到了一条偏僻的小巷子,推开一扇门,居然是一处寂静的小院,进入房间,里面早已收拾干净,一应的生活用品都是齐全的。!Ey= 

  “这是我给你租的,你先住在这里,不过千万不要外出,以免再碰上那些人。”


  素云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些感动,也有些激动,没想到这个让她以前感到头疼的男人,居然也那么细心,还很会体贴人,眼眶里渐渐有了泪花。


  “哎呀……别哭啊,就住几天,很快就能回家的……”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在暗暗高兴,知道自己的行动有了收获。


  谢华拿出了刚买来的一些吃的东西,陪着素云吃了,看看天色已晚,便说道:“我还要回去一趟,今晚你就一个人住这里,我晚上会来看你,千万不要出门……记住了吗?”


  素云点点头,感激地看着他,不过谢华可不会给她制造完全自由的空间,他有自己的想法,所以,他拿出了很多的绷带和纱布,让素云坐在了床边:“来,云,我看还是给你蒙了眼睛吧,怕你到处乱走,再碰上那帮家伙,要不然我真的不放心……”


  他那一点心思,素云哪有不明白的,可又实在不敢拒绝他,想当初他也是强行的就把她捆绑了,并堵上了嘴蒙了眼睛,将她捆在她的租住屋里,关了两三天,虽然整天的甜言蜜语,却让素云丝毫没有了反抗的余地。今天因为是他救了自己,当然就更不能违背他了,这一点素云心里是很明白的,所以虽然心有不愿,但还是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谢华也吃准了素云的心思,也知道她此刻不敢反抗他的意志,过去的那段时光,他还记忆犹新,素云娇嫩柔美的身子和脆弱的心态,早已被他掌控在手里,如今又能重温那段时光,他岂能轻易放过。


  他喜欢被他看中的女子,在他的束缚下受他的宠爱,更喜欢女人在他面前的那份无助的神态,而素云的性格,正是他可以控制的那种女人。


  看着面前的那堆纱布和绷带,素云紧张得不得了,脸红红的咬着嘴唇不敢看他,“把眼睛闭上……”谢华轻声安慰她,毕竟也和素云一样在医院工作了好几年,这样的包扎那也是很在行的,两块纱布被胶条仔细地封贴在素云的眼睛上,随后绷带就严密地紧紧包扎起来,不一会便让素云完全陷入了黑暗,那层层的绷带,十分牢固地封闭了素云的视线。


  接着,谢华仍然用绳索把素云牢牢地五花大绑着,素云感觉到了身子被紧缚着,怯怯地说道:“谢……你这样捆着我,我……我不方便……”


  谢华正在打着结,抽出手来在她胸脯上摸了一把:“你就在屋子里呆着,哪也别去,又有什么不方便了?”


  “我……我就是觉得太……太难受了。”她的声音低得很,说话时头都低了下去。


  “哦,是这样……没关系,那我给你解开。”谢华倒是很爽快,把已经紧紧地捆在她身上的绳索解了开来,只用一段绳索捆绑了她的胸部,然后用绷带缠绑住她的两手腕,捆在了腹部。


  他掀开被子,把两个枕头垫在她身后让她半躺着,又脱光了她的裤子,依然用绳索捆住腿脚,当绳索缠到素云大腿根部时,看着那黑密密的三角地,他有些控制不住,低下头深深地吻了一下,随后便敷了一块厚厚的纱布在上面,用绷带裹紧了。


  素云因为看不到,所以虽然感到了害羞,却不是十分的难堪,他的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她不由得张开了嘴,一团纱布塞了进去,塞得满满的,她“呜呜”了两声,嘴上立刻就被几张胶布封死了,然后被子被盖到了她的颈部,四下也掖得严严实实。


  “好了,我先回家一趟,那个女人也得我去应付一下,呵呵,你就乖乖的呆着,晚上我会来看你……放心,有我在,不会再有人来欺负你。”谢华俯身抱紧了被被子裹住的素云,亲吻了一下她的鼻尖。


  “呜……呜……”


  谢华已经离去,门被从外面反锁了,屋里静悄悄的,素云突然有了一丝悲凉,那种被获救后的喜悦,此刻已经荡然无存,莫名的感伤油然而生,不知不觉的居然又想起了二娃,那个常常流着鼻涕,动情地喊她媳妇的傻丈夫,不知此刻又在哪里?


  眼前的漆黑,也让她回想起,被二娃捆绑在床上行夫妻事的场景,二娃虽傻,却很真诚,也有一颗深深喜爱她的心,素云也是一直能够感觉到的。


  她把头转向窗户的方向,仿佛已经看到二娃正努力的在街上找寻着自己……


  迷迷糊糊的,便听到了开门声,等到有人掀开她的被子时,便知道是谢华回来了。


  他迫不及待地给素云松了绑,低声地柔言细语安慰她,素云只闻的一股香味扑鼻而来,等他解开了她蒙眼的绷带,这才看到了桌上早已摆了一些酒菜,大概是他在外面买了带回来的,还微微冒着热气。


  素云其实早已饿了很久了,苦于被他捆绑着塞在被窝里,又不能喊叫,也无法自己起来弄吃的,此刻一见那可口的饭菜,肚子里便有了咕咕的叫声。


  她看了看窗外,已是一天漆黑,看样子应该是临近半夜了,谢华的衣衫还有些凌乱,心里猜测着他,可能刚从床上起来便跑来了,虽然有点不是滋味,倒也微微的有些感动,毕竟还能在半夜里爬起来为她买来一些酒菜,巴巴的跑过来陪她。


  屋子里渐渐的暖和起来,谢华给两人都倒了一点葡萄酒,举起了酒杯把身子挪到了素云的面前,微微一笑:“来,云,为我们的再次重逢干杯……”


  他一饮而尽,看着素云微微脸红的样子,把嘴凑了上去,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你真漂亮,还是以前那个我爱着的云……来,干了……”捏着她的手握住了酒杯,然后把酒送入她的口中。

---------------------------------------------------------

  如今素云已经在他的控制之下,看情形,她对于他的出现,不仅没有反感,似乎还有着感激之情,最起码目前还不会对他产生反感,他要好好的利用这段时间,把他们两人之间的情感牢牢地巩固起来,或许就能水到渠成。


  又是一番甜言蜜语似的哄骗,让素云又躺到了床上,却将她的身子剥的赤条条的,并拢了腿脚用麻绳捆绑了起来,一边捆绑着,一边又不时地赞美着她白皙的腿脚。


  随后让她坐着往前微微俯身,长长的白布条子搭上了她的脖颈,将她双臂扭到了背后五花大绑起来:“我还是不放心你,说不定那几个家伙还在到处找你,你呀,就先乖乖的待在这里……云,委屈你一下,那也是为你的安全……”他嘴里一边说着,手脚却没停下。


  他“嗯…”的一声,把布带子收紧了,素云顿时觉得身子和臂膀被紧紧地收缩了一下,不由得哼哼了出来。


  素云早已知道他的喜好,嘴上这么说,其实就是想把她捆起来,当初他就是这样在她家里把她捆了,并和她相处了有半个月,几乎天天都要捆绑她不让她出门,她哪有不了解他的,只是现在碍于被他所救,内心多少有些感激,便不敢过多地违逆他。


  “等过了几天,我就送你回家……怎么样?”他已经将素云的身子捆绑妥贴,扯了扯紧贴着她肌肤的布带,感觉十分牢固了,便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轻轻地抚摸着她被束缚成一团的身子。


  听他一说,素云脸上微露喜色,不由得点了点头。


  “哦,你……你到底想不想回家?要不……要不就跟我在一起?……”他停了手,伏在她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她。


  “我……我两年多没看见我爹妈了……我想回去看看他们……”素云又怎么会不想家,只是不愿意直接说出而已。


  “看见你,我就想起以前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可惜……可惜那时候你很不情愿和我在一起……不过那都过去了,你看,我们不是又在一起了吗?说明我们还是很有缘分的,你说是吗?”他似乎若有所思,那双令素云感到深不可测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


  一提那段时光,素云顿时尴尬起来,脸色有些红晕:“那时……我心里不好受……所以……”


  “我知道,那时候你刚刚被解救回来,心里一定有些痛苦,我当时就是想来好好安慰你的……你知道,被你拒绝的时候,我多么痛苦……所以,我就用了些强制手段……现在想来也实在有些惭愧,你不会到现在一直怪我吧?”他又抱住了她的身子,捏着她的胸乳轻轻地揉摸着。


  素云被他捏得哼了一声:“没……没有……”


  谢华看出她的言不由衷,但心里已经满足了,最起码她现在已经不会明确的反对他,而且还会自愿地配合他,让他将她捆绑起来,以后的事情就可以慢慢来进行了,他可不急,时间在他手里掌握着。


  谢华看了看已经被捆结实的素云身子,把一条叠着的被子垫在了她身后,以免她躺下时因身子捆绑而感到不舒服,随后取过一些纱布来,示意素云把嘴张开,几下子就塞满了她的嘴,然后用绷带将她的嘴包扎缠裹起来。


  “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再来看你,要是能行的话,我带你上街买些穿戴,你看看你的衣服都成什么了……”说着话,把另一条被子铺开给她盖上了。


  他坐在床沿上,摸着她的面颊,似乎在想什么。


  床头灯微弱的灯光,照在素云的脸上,嘴上的绷带缠裹得很仔细很严密,已经严严实实的绑紧了她塞满纱布的嘴,一头零乱的秀发铺满了脑后的枕头,无奈地正看着谢华,看起来那封嘴的绷带让她有些难受,只是不能表达出来。


  谢华做了一个鬼脸:“好了,我要走了,得把你的眼睛蒙起来,好好地睡一觉吧。”说完,拿了两块叠好的纱布,分别盖住素云的眼睛,用胶布条封贴严实,这才默默地看了看素云,关了屋内的灯火,悄悄地出去了,大门一落锁,他的心里便有一种奇怪的兴奋,这种兴奋既是一种满足,又是一种期待已久,然后终于获得成功的喜悦。


  谢华知道,素云又将和他一起度过一段难忘的日子,不管她是否愿意,在她心目中,他现在已经是她的救命恩人,他应该有权支配她目前的生活。


  他多少了解素云的性格,这种性格是很容易被他控制的,他当然不愿轻易放弃。


  所以他要处处防备,不能再给她有丝毫放松的机会。


  还有家里的那个女人,他要尽快结束他们的关系,素云对于他来说,会更重要一些,毕竟这是他以前一直追求却并未成功的女人。


  一连两天,似乎都很顺利,谢华也沉浸在这令他兴奋的日子之中。


  可惜就在第三天的晚上,那个女人就出现在了这间屋子,很简单,是她发现了谢华的鬼鬼祟祟,一路跟踪到了这里,随后便是一场大吵大闹,谢华愤怒之余,一掌就刮在了女人的脸上,女人哭哭啼啼的就奔了出去。


  惶恐不已的素云,一直用手掩着敞开的胸怀,躲在一边不敢说话,最后还是谢华过来安慰她,并告诉她,一定会和那女人断绝来往,并发誓要娶素云做他的妻子。


  素云又哪里会信他的话,自然也是不愿做他女人的,只是心中的感激还没有完全消失,便不能有所反对,神情黯然下,只是表示想尽快回家看看父母。


  谢华当然满口答应,这一晚,他没有回家,就在这里陪着素云度过了一晚上,素云依然被他捆绑了躺在他的怀里,只是大家都在满怀心思中安然睡去。


  随后两天。谢华居然都是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看素云吃饱喝足后,将她捆绑结实便又离开了,只是带来了一台黑白电视机,放在了床头,让她能够没事的时候解解闷。


  又过了一天,谢华的东西好象都搬来了,素云也看出来了,大概已经和那女人分了手,似乎要在这里居住,心下也不免有些担心,怕他居住下来,就不一定会在短期内让她离开这里,自己也许就真的成了他名副其实的女人。


  没想到,谢华第二天就告诉她,准备带她离开这个县城,先到他老家去一趟,然后带她回家看她父母。


  素云心里当然高兴,虽然中间还有一个转折,要去他的家乡,说不定又会被他滞留一段时间,但终于有希望回家看看父母了,心里的激动也是难以言表的,不由得多看了谢华几眼,眼中多少带着感激之情。


  第三天,他们真的上路了,临走之前,谢华带素云去了附近的一家私人诊所,那是他朋友开的,因为都是在医疗单位工作过,所以都有一些来往,谢华没别的事,就是来问他要点应用的东西,素云在一边也看到了,便知道那东西大概都是为她准备的,心里也着实有些不好受,但眼看着马上就能回家,也没多放在心上,知道他就是喜欢这样对女人,反对了也没用。


  果然,那些东西立刻就用上了,不外乎就是纱布胶布和绷带之类的医用物品,上路前,谢华就跟素云说了:“云,路上,我怕你多说话,惹来麻烦,要知道可能绑架你的那些人还会在路上找寻你,所以,我看,还是把你的嘴堵上了,也省得出麻烦……”他说话时,已经拿出纱布来要动作了。


  素云没敢表态,默默地站在那里,任他用纱布塞了她的嘴,然后一张不大的胶布封贴了嘴唇,接着一只紧绷绷的口罩绑在了脸上,随后两个人各提了包裹就上路了。


  今天素云倒是里外穿的全是谢华给她新买的衣物,连那内裤和文胸都是崭新的,只是偏小了些,箍紧了胸脯和下体,让她感到有些不自在,偏偏谢华还要拿细布条子捆扎她的胸乳,说是这样才好看。


  他们转车以后,下午三点多钟就坐上了火车,车厢里人不是很多,大家都有座位,素云就被谢华挤在了窗边的位子上,她几次示意他给她摘了口罩,把嘴里的纱布取出来,可谢华却不同意,伏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坚持四五个小时,马上就到了,下车后我就给你拿了……乖……”一只手悄悄伸进她外套内,捏了捏她被捆缚住的胸乳,素云一下子就把脑袋歪在了他的肩上,两只手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袖,眼睛里已然冒出了既紧张又害羞的目光,一点点低低的“呜呜”声,只由谢华能够细细的听见。


  对面的一个中年男人正低头看报,根本就没注意他们的动作。


  窗外天色渐渐黑了,车上开始有人吃晚饭,谢华倒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原来他们上车前就先填饱了肚子,为的就是不在车上吃,以免让素云露馅,根本的就是不想让素云在路上开口。


  可女人终究有急了的时候,素云没办法开口说,脸色涨得通红,拉了拉谢华的衣袖,他也没完全明白,最后只能拉着他的手放到了自己的下体部位,他这才明白,便在她耳边说道:“快去快回……别出了事……”


  素云刚走到走廊内,谢华已经站到了她身边,拉着她的手一齐往前走,素云知道他不放心自己,倒也拿他没办法,只是心里便存下了疙瘩,以前对他的那点讨厌的感觉又淡淡的浮现出来。


  素云进了厕所,迫不及待地解了方便,然后便在那镜子前,犹豫了一下,想要解开口罩,取出嘴里的纱布,好好的透一口气,可一伸手才发现那口罩绑的严严的,十分紧密地贴在自己的脸上,哪里能够随意的解开,心想,要是自己真的解开了,那守在门口的谢华一定会脸色很难看,说不定就会大发怒火,自己是他给救了,现在还不至于惹他生气,反正再过个两三个小时,也就能下车了,就坚持一下,下了车再让他给解开。


  当谢华再次拉着她往回走的时候,素云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紧挨着窗户边的一个女子,正温情地和身边的男子说着话,素云一眼就认出这正是曾经搭救过她的李凝芳李队长。


  她想停下脚步打个招呼,可谢华已经拉着她往前走去,一时喊又喊不出,停又停不下,只能跟着他回到了座位。


  火车在前面一个小站停了一下,对面的那个男人下车了,车厢里也渐渐的空了许多。


  素云这才对着谢华低沉地“呜呜”起来,还用手往前方的座位指了指,想要告诉他什么。


  谢华却故意不理睬她似的,把她的身子一搂。便将她横倒在他怀里,用手把她的眼皮往下一捋,嘴里说道:“别又出什么花样,睡一会儿,养养精神,下车后还要赶一段路呢。”


  说完,抽出一条毛巾盖在了她的眼睛上,自己拿起桌上那份男人丢弃的报纸看了起来。


  素云知道再坚持也没用,看样子只能顺从他了,便乖乖地躺在他腿上不再动弹,可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些难忘的日子,一幕幕不断涌现。


  尤其是这个李队长,更是勾起了她这些日子以来多少伤心的往事,她心里在矛盾,很想立刻就去和她见面,向她表示一下感激,但又十分的犹豫,怕被她看出她和谢华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


  火车发出了一声悠长的汽笛声,又向下一站进发了……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459.html

分享 ()
赞 (0)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