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逃出人贩窝1.绑架

逃出人贩窝为大地原忿前传

1.绑架


  秋天,绵绵的细雨,淅淅沥沥地打在石板路上。


  江南古镇的秋天,是多雨的季节,雨中不时让人有一种瑟瑟的寒意。


  傍晚的小镇显得有点冷清,店铺也早早地打烊了。


  窄窄的巷子里偶尔有人撑着雨伞匆匆的走过。


  小镇不大,也就一百多户人家,人们一直过着很传统很优雅的朴素生活。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v1700

  肖素云,来到这个小镇,已经是第三天了,明天就要回县里了。


  素云是县医院的护士,今年二十三岁,出落的标致水灵,一米六三的身高,透着一股江南水乡女孩儿的灵秀气,美丽的脸庞上忽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含蓄中蕴藏着点点温柔。


  丰满的胸脯掩不住青春少女那诱人的气息,那迷人的身材又给这个江南古镇,带来了多少诗情画意!


  至於她来到这个小镇,是为了看一个病人,那也是受医院的委派,顺便也来看看她的老同学刘丽。


  本来午饭后她就要回县城的,但刘丽硬是把她给拦住,说要好好和她说说话,这样她只能晚饭后再走。


  刘丽一年前才嫁到这里,她老公林威也不是本地人,在这里开了一间杂货店,生意很清淡。


  店铺的后面有一个小天井,放着几张椅子和一张石桌。


  再进去,是一间客厅,客厅的右侧是一间大房间,这是刘丽夫妻的卧室。


  房间的里面还有一间小房间,堆放一些日常用品。


  客厅的左侧也有一间屋子,是林威的姐姐林娟的卧室。


  快到下午三点钟了,素云看看天色不早了,外面还在下着雨,天阴沉沉的,不由有点焦急起来:「小丽,这雨看来今天是停不了了,我得走了,再不走,到了河对岸,末班车会赶不上的。」


  刘丽不怀好意地笑道:「你看你,难得来一趟,话还没说够呢,就急着要走,看来是惦记心上人了吧?嘻嘻。」


  「我可不像你,这么急着就嫁人了……」


  两人正说笑着,林威进来,神秘兮兮地把刘丽叫走了。


  二十多分钟后,林威走进来,神情颇为尴尬的对素云道:「肖姑娘,刚才听人说,那个摆渡船的老头生病了,今天可能走不了了,你看……」


  她一脸焦急:「那怎么办呢?明天我会迟到的,请你帮我想想办法,刘丽呢?」


  「她出去办点事的,马上就回来。」


  就在这时,进来一个中年妇女,大概三十五六岁,她是林威的姐姐。


  「怎么样,现在就做吗?」


  她悄悄的问林威。


  林威探头向屋外看了看:「大门关好了吗?」


  「我都锁好了,放心吧!」


  他回身把房门关紧,在里面反锁。


  素云疑惑地看着他们,不知他们要干什么,表情紧张地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蓦地,他看到林威从靠窗边的桌子抽屉里,拿出一大捆白色的棉绳,她惊问道:「你要干什………呜……呜……」


  林威的大姐林娟,已经把一块毛巾按在她嘴上,并用手指一点一点使劲往她嘴里塞。


  素云拚命用手掰林娟的手,惊恐的眼睛瞪着林威。


  但林威把她的双手扭到了背后,然后把她脸朝下按在那桌上,姐弟俩合力捆绑着他。


  林威先用绳索,把素云的手腕在背后交叉绑住,林娟一只手按着素云的脖子,使她的脸冲着桌子,将她被塞着毛巾的嘴压在桌面上,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臀部,使她不能扭动挣扎。


  素云被压着头,鼻子和嘴磕在桌面上,又急又痛又透不过气。


  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林威绑好她的手腕后,把她拉了起来。


  素云直起身,扭过头,泪流满面。


  她抽泣着「呜呜…」摇头,林娟也不理她,用手把素云嘴里的毛巾,又用力往里塞紧。


  素云被憋得脸通红,使劲扭动身体。


  但林威牢牢抓着她,把她按在椅子上,用棉绳把她紧紧地捆在靠背上,林娟则把素云的脚踝绑住,再固定在椅子腿上。


  然后又把一条白色的布带,紧紧地包住素云的嘴,在脑后收紧,打结。


  姐弟俩看了看战利品,松了口气,林威对林娟说道:「姐,你先看住她一会,我去拿点东西。」


  说完,他匆匆出门而去。


  素云被绑在椅子上,无助地看着林娟,流着泪「呜呜」扭动着,无奈绳索绑得很紧,而林娟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她:「好姑娘,别动,老实一点,要是你乖乖的,就给你找个好婆家。要是不听话,就把你卖给穷要饭的,今天就让我弟弟先玩了你,听懂了吗?」


  「呜……呜呜」素云知道自己落入了人贩子的手里了,一阵恐惧袭上心头,顿时泪如雨下。


  「好了好了,别哭了,要是给你找个好人家,你还不是享清福啊,再哭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用手帕给她擦去泪水。


  半个小时以后,林威拿着一个包袱和肖素云的药箱回来了。


  他关好房门,对林娟道:「都准备好了?那我们干活吧。」


  他走到素云面前,用手抬起她的下巴,很平静地对她说:「肖姑娘,是怎么回事大概你也知道了,以后呢就看你听不听话了,要是你敢捣乱,或者胡来的话,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记住了吗?」


  素云惊恐地点着头「呜呜……」


  「好了,来吧。」


  他回头招呼林娟。


  她解开包袱,取出棉绳、绷带、胶布、棉布、口罩、透明胶带等物品。


  林威也已经解开了素云的绑绳,让她站着。


  林娟给她脱去上衣,林威怕她挣扎,蹲下身在她的脚踝上帮了一道绳索。


  然后起身,让林娟在素云的背后,扭住素云的两手腕。


  他面对着已经赤裸着上身,仅戴着一只胸罩的素云,脸上浮现出难以抑制的兴奋的神态。


  肖素云就那样站着,「呜呜」摇着头,却不敢反抗。


  洁白的肌肤是那样的娇嫩,小小的乳罩紧紧扣着丰满坚挺的乳房,高高耸立着,胸罩带都深深地勒进了肌肤里。


  房间里光线很暗,他拉好窗帘,打开那盏昏暗的台灯。


  幽暗的灯光,营造了一种别样的气氛。


  他看着素云的眼睛,慢慢地走上前,把手伸到她背后,摸着她的后背。


  他抓住她背后的胸罩扣…


  素云脸涨得通红,「呜呜」叫着,想扭动身体,但被林娟反扭着手腕,而脚踝上还绑着绳子,所以,她一挣扎,立即摇晃着站立不稳,一下倒在林威的怀里。


  林威一只手轻抚着她的头发,一只手轻轻解开她的胸罩扣。


  他扶住她的肩膀,让她慢慢站直,松开口子的胸罩搭在她高高挺起的乳房上。


  他用手捏了捏胸罩,又闻了闻,发现这只白色带蕾丝花边的胸罩,散发着一股清人心脾的芳香。


  他给她取下胸罩,一对丰满白皙的乳房立刻挺立在他的面前,他紧紧地闭了闭眼睛、咬了咬嘴唇,深呼了一口气。


  然后,很冷静地取过棉花团,扯出一大块棉花,盖在她的右乳房上,裹住乳头。


  再拿一大块纱布包住,周围用胶条严密封好,一边封一边喃喃自语:「这么好的千万别给弄破弄坏了,得好好的把她们包起来,要是损坏了,那可是作孽啊。当然罗,那也卖不出好价钱了。」


  然后左乳房也同样包好。


  他让她转过身,把她的胸罩依旧给她戴好。


  接着,用胶条仔细地把她的手指缠住,再密密地包上绷带。


  这样素云的两只手掌就很难弯曲了。


  他把她两手腕在她背后交叉上提,用棉绳捆紧手腕,再绕到胸前收紧,使她的小臂紧贴背部,用绷带紧紧缠绕。


  并在上臂紧绕几圈,然后在乳房上下各绕了好几圈,在背后收紧打结,再用胶布把裹着绷带的手掌,牢牢地粘在她的背上。


  接下来,还是用绷带,将她的上身连同手臂一起,严严密密结结实实地捆绑包扎牢固,一只包到腹部,在乳房上下又用胶带横绑了几道。


  这样,素云的上身,已经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动弹。


  林威用手摸了摸她的身体,又捏了捏她胸罩下盖着棉花包着纱布的乳房,满意地点了点头。


  林娟把素云按在椅子上坐下。


  让她仰起头,解开她嘴上的布带和毛巾。


  素云急急地大喘了几口气,泪汪汪地哀求道:「你们放了我吧,求求你们了!我和刘丽是老同学了,我不会告你们的,真的,不骗你们!求………呜呜……」


  话没说完,一团乾净的棉布团,已经塞进她的嘴里,林娟用手指把棉布使劲的塞紧,不让她的嘴里有空隙。


  塞完以后,林威觉得还有空余,又塞进一块手帕,正好塞满。


  然后他让林娟扶着素云的脑袋,他捏着素云的下巴往上抬,用绷带兜住下巴,经过脸颊到头顶紧紧收紧,这样绕了几圈,在下巴打结,贴好胶布。


  这样素云的嘴就不能上下动了。


  接着,他撕下一块小胶布,牢牢地贴住她的嘴唇,外面再贴上一块大胶布。


  贴得很平整,很严密。


  包住了整个嘴部。


  素云仰着脸,眼里满是悲哀和绝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摆佈自己。


  林娟放开素云的脖子,素云低下脑袋,轻轻地晃了晃头,感到很麻木。


  这时,林威从素云的药箱里取出绷带,这是一种很厚很牢固的专业医用绷带,又宽又柔软,弹性又好。


  他两手绷着绷带,紧紧按在素云的嘴上,在她嘴上一层一层包扎起来,每绕一圈都收得紧紧的,从鼻子以下一直到下巴,包扎得严严密密,很紧很紧。


  然而,却一点都没有破坏脸部的形状。


  素云悲哀地想到:他是从哪学的,包得这么紧这么好,我当护士的都没有这个水平。妈妈呀,快来救我吧!


  由於她的下巴被包裹紧密,绷带又缠在脖子上,所以她已经很难抬高下巴。


  林威和林娟把素云搀扶到一张躺椅上躺下,素云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还要对她做什么。


  她看到林娟剪下两块小胶布,还撕了两块棉花并压扁,她有点害怕地看着。


  一会儿,林娟就用小胶布贴住素云的眼敛,使她不能睁开眼睛,再敷上棉花片,把叠好的纱布(很厚,中间夹了一层防透光的黑棉布)盖在棉花上,上下各用胶条绷紧贴牢,最后用一张透明胶布,封住眼睛上的覆盖物,压贴得很紧密很紧密。


  好了。


  他们把素云扶起来,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林威道:「姐姐,下面的活就你来干吧。」


  「好罢,你给我搭把手。」


  他们把素云抱到床上,解开她脚上的绳子,脱光她的裤子,林威把被子叠好垫在素云的背后,让她靠坐着。


  然后他按住她的左腿,林娟用棉绳系住她的脚踝,再让她弯曲小腿,使小腿紧靠大腿,把脚踝上的绳索绑在她的大腿根部。


  再用绷带紧紧地层层包裹严密。


  接着是右腿,同样如此。


  最后,用胶布把她的脚掌和脚趾也紧紧地缠裹好。


  林威坐到床上,把被捆得结结实实的素云,背靠自己抱在怀里,林娟拿出一把剃刀,一会儿就把素云的耻毛剃掉了,素云只是做着一点点微弱的挣扎。


  然后,林娟拿出一卷纱布卷,用一层棉布裹住,塞进素云的里,外面先贴上一条卫生巾,再用胶布严密封死,最后用绷带裹得密密匝匝、紧紧绷绷。


  这时,房门开了,刘丽走了进来。


  素云听到她轻轻的问话:「老公,都好了吗?」


  「好了,累死了。你那里都办好了吗?」


  「好了。唉,你没把她弄疼吧?她可是我的老同学啊。」


  「放心吧,你还不相信我吗?」


  「哼,瞧你得意的。」


  这时在旁边的林娟,已经给素云套上了一件紧身汗衫,然后,林威把她抱进小房间,放在那张小床上,盖上被子。


  她隐隐约约听到他们在说:「今天夜里就把她送走………」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462.html

分享 ()
赞 (1)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6.3 Valy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