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逃出人贩窝2.运送之1


  夜已深了,雨还在下着。


  宁静的古镇,是那样的沉寂和没有生气。


  淅沥的雨声清晰地传进了素云的耳中。孤独、悲哀和恐惧笼罩着她的心灵。迷迷糊糊的,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她轻轻地动了动身子,感到很麻木。脸上的蒙堵物还是那样的紧密,似乎这一切并不是做梦,而是那样的真实和恐怖。她不知道接着还会发生什么…


  在林娟的房间里,三个人已经商量妥当,由刘丽在家呆着,林威和林娟负责押送肖素云。毕竟他们已经做过几次生意,经验比较丰富。


  当下,姐弟俩收拾好应用的东西,打成一个包袱,让刘丽扛了先走了。林家姐弟来到关素云的小房间,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素云身上的绑绳,又摸了摸她脸上的包扎物。


  「姐,那我们赶紧上路吧?」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v1700

  「好吧,你把那马桶拿进来,先让她放乾净了,省得路上麻烦。」


  林威把马桶放到墙边。林娟撕下素云下体封着的胶布,取出塞着的纱布卷。二人合力把素云抱到马桶上。素云早已憋不住…完事后,他们把她抱到外面大房间的床上。


  林娟重新取出一卷乾净的纱布卷,塞进素云的蜜穴,用胶布贴紧,依然是绷带紧紧缠裹住。然后,把她被屈膝包住的腿用胶带绑扎在一起,并用力收得紧紧的。


  林威拿过一条花布床单,看时将她浑身上下紧紧包裹,外面还用宽宽的胶布带,牢牢地缠绕结实。头上包上一条头巾,是那种农村里很常见的,厚厚的红底花布头巾。


  当然,在包头巾之前,还得塞住她的耳朵。


  他先用棉塞塞紧她的耳朵眼,再用一大团棉花压住耳朵,然后盖上厚厚的纱布,用胶布粘好。接着,把绷带在她包着头巾的外面,又紧紧密密地缠上好几道,主要是封住耳朵和嘴。


  二人看看差不多了,就抱起素云来到店堂,在货架上拿了一件黑色的橡胶雨衣,裹住素云被捆的身体。


  林威把她被到背上,林娟则用一条长长的布巾,兜住素云的臀部,绕到林威的腹部收紧打结,又绕了一圈再打结。用另一条布巾把他们二人的胸肩捆在一起,这样素云就不会在发生意外时,从林威的身上掉下来。


  「好了吗?这样可以了吗?」林娟轻声的问道。


  「可以了,待会你在后面照应点,我们走吧。」


  二人一人拿了一把雨伞,林娟慢慢打开店铺们,伸出脑袋,四下张望了一会,巷子里静悄悄的黑沉沉的,疲惫的人们早就进入了梦乡。


  不一会,二条人影匆匆地在幽暗的巷子里,小心地快速地往镇外而去。


  素云被捆在林威的背上,一路颠簸着,极大地惊恐,压抑在她的心头。而那种无奈和无助以及被压制的感觉,又让她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异样的兴奋。


  小镇不大,但巷子却有很多,两边都是高高的墙壁,那是明清时代的民居,黑黑的砖墙,凝重而古朴。穿行在这样的巷子里,对於林家姐弟来说,那是很稀松平常的事。


  二十分钟以后,他们已经踏在镇外的小路上了。


  雨还在下着,天还是黑黑的。泥泞的小路有点打滑,林威使劲抓住素云的大腿,一步一滑行进着。林娟也匆匆跟在后面,不时得扶一下林威。


  小路边是一条小河,是古运河的一条岔河。岸边的杨柳随风轻摆,堤岸上杂草丛生,在这黑暗的夜色中,不免有几分萧瑟的感觉,令人徒生一丝寒意。


  二人绕过前面一个弯,在一棵大槐树下停下,这里离小镇已经有二里路了。


  林娟用两手拢着嘴,低声叫唤:「小丽,小丽…」


  这时从旁边的树丛里,摇出了一艘小小的乌篷船,船体不长,也就六七米的样子,一米多宽。中间用芦席搭了一个船舱,二三米长,两头垂着布帘。这是江南渔家最常见的乌篷小船,轻摇的橹声不知痴迷了多少才子佳人。


  小船靠在大树下,林娟接过刘丽抛过来的缆绳,拴在树上。林威稳稳地跳上船,撩开布帘钻进舱里。由於舱内很矮,他只能先趴着,林娟进来,帮他把素云从他身上解下来,让她躺着。


  林威坐起身,撩开舱帘,对刘丽说道:「丽,辛苦你了,你先回去吧,在家好好待着,听到了吗?」


  「好吧,你们当心点,别出事,也别老是欺负我同学,要不,回来我不理你。」


  「嗨,知道啦,我会小心的,把她出手了我就赶紧回来,你放心好了。快去吧。」


  「好吧,那我走了。」


  说完,跳上岸,消失在夜色中…


  林威目送刘丽走了以后,回头对林娟道:「姐,咱也走吧,要不明天早上赶不到那地方了。」


  林娟解下缆绳,挂好船橹,竹篙一点,小船轻轻驶离河岸,「咿呀」的橹声,在黑暗中渐渐地响起,又渐渐地远去…


  晨曦微起,迷雾轻绕,几声水鸟的啼鸣,轻轻划破了黎明的宁静。雨已停了,阴霾还没散尽。林威和他姐已经换了二次班了,几十里路的航行,也着实挺累的,不觉困意重重。


  他把船停在芦苇丛中,进入舱中,准备给素云重新打扮。林娟则在舱外守着。


  素云身上的雨衣,上船后就已经被脱掉。林威解开她身上的床单和头上的头巾,他的手却不经意的、不时揉捏她的乳房,素云在这狭窄的舱里无法挣扎。


  他慢慢的拆去她下体的绷带,撕掉封着的胶布,拉出塞着的纱布卷。


  他的手触摸着她的花蕾,她温暖的体温让他一阵惬意的痉挛,柔嫩的肌肤,更使他无法按捺欲望的勃发,(真可谓「冲冠一怒为红颜」)…


  激烈的…已渐渐平息。


  林威一层一层地揭开素云嘴上的绷带、胶布,掏出堵嘴的棉布和手帕以及塞耳朵的棉花。素云的嘴只是张着,合不拢。她感到新鲜的空气,正在涌进她麻木的口腔,她贪婪地吸收着。


  林威轻轻揉着她的下巴和脸:「肖姑娘,委屈你了,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不过现在受苦,可是为了将来的享福啊!你明白吗?」


  素云苦苦哀求着:「大哥,我、我都已经给你了,你就放了我吧,我父母会急死的,求你了,大哥!」


  「唉,话可不能这么说,不是你给我的,是我自己要的哦!这可不一样哦。」


  「那、那……那我再给大哥一次,好吗?」


  「嗨,我说好妹子阿,你这不是拿大哥开涮吗,你瞧我还能行吗?」


  「那、那我以后好好报答你,你先把我放了好吗?」


  「好了好了,别说傻话了,待会还要赶路呢,要是你听话的话,我会考虑在适当的时候放了你,行吗?」


  素云赶紧道:「行、行,只要打个肯放我,我啥都愿意。」


  林威脸上浮过一丝得意的微笑:「那好,肖姑娘,你张开嘴。」


  「别堵我的嘴了,我不喊就是了,我……呜呜…」


  一团厚实的棉布已经把她的嘴牢牢塞住:「不行的,这是一个手续问题,你我只有配合好了,才能发挥它的效果。明白吗?」


  「呜呜……」


  他把她扶坐起来,柔声说道:「我仍然要把你的嘴严密的包扎,除了吃饭以外,当然,在你还没到达目的地以前,你的眼睛必须被蒙着,你明白吗?」


  她点点头。


  「奥,对了,你先吃点东西吧。」


  回头喊道:「姐,把小笼包拿来。」


  林娟拿来一袋小笼包,林威掏出素云嘴里的棉布,喂她吃了五个小笼包子。然后帮她擦乾净嘴巴,又让她喝了一点水。再把棉布塞进她的嘴里,把她的嘴撑得满满的,为了不留空隙,又添了一块小手帕。


  「来,尽量把嘴闭紧,你放心,没事的。」


  他柔声的引导她。她努力想闭上嘴唇,但做不到。


  於是,他撕下一块胶布,先贴在她的右嘴角,按紧粘牢,右手拢住她的上下嘴唇,左手按下胶布,紧紧贴住,并用双手抚平按牢。然后,他又撕下一块大的胶布,继续贴住她的嘴,接着,依然是绷带的包扎,紧密而细致,鼻子以下的脸被裹得严严密密,服服帖帖。


  素云感到脸上好紧绷好紧绷,只能用鼻孔很粗的呼吸。


  林威很满意的用手抚摸着她的脸,像欣赏一件工艺品似的,一种陶醉感夹杂着洋洋得意。他抱着她在船头解了方便,又让她躺在舱里。


  从包袱里拿出一个棉棍,缓缓的插入她的,胶布封好穴口,再垫上叠得厚厚的纱布,用绷带包紧。他松开一直绑着她大腿和小腿的绷带,使她的小腿能够伸直。


  足足有十多分钟,她的腿才有了知觉。然后,他把一条白色的棉绳,将他的大腿在根部捆扎在一起,膝盖也捆上,并缠上胶带,包住棉绳。


  他扶起她,给她扣上一件长袖棉织白衬衣,遮住被绑的上身,在乳房的下沿,绑了三圈绷带,以免衬衣走样。下面则套上一条长裙,并将衬衣下摆束在裙腰里,用胶带把裙腰紧紧地收紧,缠了好几道。


  他仔细地端详着她,取过一只口罩,是小号的,先在口罩里面贴上几条双面胶,然后把口罩按在她的嘴上,使口罩内层的双面胶,紧紧地粘住她嘴部的绷带,再把口罩宽宽的带子拉到脑后,收得紧紧的打结,他看到口罩牢牢地压制着她的嘴,口罩的上沿一部分,紧紧地扣着她的鼻子,很紧密。


  为了不让口罩在途中被蹭掉,他用较窄的胶条把口罩的边缘,紧密地贴牢,不漏缝隙。脑后的带子也贴住胶布。


  林威做完这些,松了一口气。他戏谑地问她:「怎么样,感觉好吗?要是别人可不会对你那么好哟!」


  素云微微扭动了一下身体,「呜呜……」地哼着,但声音很小很小。


  林威笑道:「好,那我们继续赶路。……姐,开船吧,估计中午前可以到了,咱们到王庄还可以吃饭呢。」


  「唉,好勒。」


  这时,东方已渐渐泛起了鱼肚白,宁静的田野响起了欢唱的鸟鸣,新的一天又来了………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463.html

分享 ()
赞 (6)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