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逃出人贩窝3.运送之2

逃出人贩窝3.运送之2



  这是靠近县城的一个集镇,不算大的镇子,流动人口还是很多的。在镇的东边,是一个码头,许多商贩还有渔民,每天都在这里上上下下,进进出出。偶尔这里也有客船停靠,每周一趟。


  现在快近中午了,虽然雨已停了,但雨后的一丝寒意,却驱散了许多的闲人。码头附近看上去还是比较冷清的。离码头大概有十米远的地方,有一块宽宽的青石板伸向河中,妇女们常在这里洗衣服。


  这时,一艘乌蓬小船悄无声息地靠了过来,船上跳下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手脚麻利的把缆绳系在树根上。舱帘掀开,一个男子扶着一个女子模样的人,缓缓从舱里出来。


  看那男子也就三十岁左右,那女子却看不太清楚。她身上披着一件灰色的披风,五颗扣子全都扣上了。


  但两袖却是空空的垂在那里,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裙;红红的头巾紧紧地包住了她的头部,河面上刮起的阵阵凉风,把她头巾下的长发吹的轻轻飞扬起来,好迷人的模样。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v1700

  细细一瞧,会发现她额头的秀发遮住了眼睛,透过乌黑柔软的秀发,隐隐可以看到,她眼睛上似乎包着一层白白的东西,好像是白布,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厚厚的绷带。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v1700

  绷带下面的脸上扣着一只大口罩,绷得紧紧的,而外面的头巾严严包住了脸,在下巴扎住。


  石板上有两个洗衣的女人,互相看了看疑惑地嘀咕着:「哎,你看,那女人是不是有病啊?包得那么严实。」

  「我看,像!你不看她还被那男人搂着吗?」


  「现在的城里人啊,毛病多了,咱们听都没听说过。」


  「甭管了,咱走吧,别染上什么怪毛病,快走快走。」


  两个女人收拾东西,匆匆的走了。


  男人先下了船,然后把那女人抱下来,中年女人和他一起扶着那女子,应该说是架着她,一步一步踏着台阶上了岸。女子走路时好像迈不开步子,她的膝盖像被什么捆着似的。跨台阶的时候是被他们抬上去的。


  站在大树底下,男子紧紧搂着那过着披风的女子。中年女人伸手搭在脑门上,朝远处焦急地张望着。


  不一会儿,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匆匆走来,相隔几步远时对男子招呼道:「威子,你们到啦。快跟我走」


  「车来了吗?」林威问着话一边迎上去。


  老头转身指着不远处:「就在前面。」


  原来,这三人就是林家姐弟和被绑架的肖素云。


  走了有三十多米,拐过一个弯,路边有个凉棚,在那凉棚外,停着一辆骡车,车上兜着蓬帐,后面挂着一张厚厚的布帘子。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站在车子旁,很壮实的样子。


  看见他们走来,她连忙过来,和林娟一起把素云抬到车里,林娟随即也钻了进去。她把素云背靠蓬架扶坐好,用一根布带把她拴在架子上,脚踝也被捆上。


  在素云的耳边轻声说道:「肖姑娘,乖乖地听话,马上就要到家了,别个我惹麻烦,记住了吗?不然我要你的好看。」


  说完她跳下车,示意那老女人上去。老女人点点头,上了车。她仔细地捏摸了素云的全身,还察看了皮肤。


  十分钟以后,女人出来,对老头点点头,附耳悄悄道:「上品,好货色。」


  林威得意地对老头笑道:「怎么样,老王,我林威搞得货色,不会让你睁不开眼的。想好了没有,这价格么……」


  「好说,好说!按老规矩再加一成。」老王嘻笑着。


  林威瞪着眼睛:「我说老王头啊,你可真行啊,就这么点的话,这货我不走了,要的人那可是很多啊………」


  「别介,兄弟,有话好说么,这样,再加一成,咋样?」


  林威沉吟了好一会,说道:「好,今天就看在咱是老交情的份上,成交,不过下不为例。」


  老王感激的对他说:「兄弟啊,咱也好久没见了,今天老哥哥我请客,咱两小仙居喝一盅……」


  於是一行人赶着骡车来到了集上,不一会就到了城西的酒楼小仙居。


  老王要了一间二楼临窗靠角落的包间,林娟在车里解下捆素云的布带,把素云扶下车,二个女人架着她进了店堂,由於林娟没有解开素云脚踝上的绑带,所以二个女人基本上是把她托进来的。


  店堂里只有三四个客人,不过,一下子齐刷刷的把目光都集中到了素云的身上,脸上带着强烈的疑惑,并目送着他们把素云扶到了楼上。


  进了包厢,把被捆紧的素云按在角落里的那张椅子上坐下。林娟取出一根用帆布作的宽宽的绑带,将素云的腿和凳面紧紧地绑在一起。


  这时服务员也进来了,在桌面上放了几个冷菜。那个端菜的服务员是个小姑娘,对素云的样子感到很好奇,时不时的用目光瞟着素云的脸。


  菜上齐后,林威吩咐服务员,没有吩咐不许进来。


  一轮寒暄以后,开始入席,大家推杯换盏的喝了好几杯。但素云却一直被牢牢绑这个,脸上的堵塞物也没有去掉。素云坐在那里,已经被捆绑了将近二十四小时的身体,已经很累了。


  虽然林威用的绑法,不至於使她的身体出现麻木或者僵硬,但是这样长时间的屈肘反吊,却也很不好受。嘴里的布团塞得是那样的严实…一阵香味飘入她的鼻孔,刺激着她早已飢肠辘辘的肚子。


  她恨他们,为什么不给她解开嘴的束缚,「我饿了,我要吃饭。」


  这时有点醉醺醺的老王,提出要看看素云的脸。於是,林娟把素云的头巾解开,解了好一会才摘下她脸上的那只大口罩。


  「慢,让我来。」老王兴奋地叫着。


  林娟微微一笑,坐回到椅子上。


  老王坐到素云的旁边,先端详了一会儿,然后用手抚摸着她的脸,一边摸着一边喃喃自语:「好!好!脸型不错,嗯,小威子有眼光。」


  他瞇缝着眼睛,先解下她眼睛上的绷带,用手抚着贴住眼睛的透明胶布,胶布下覆着的纱布,是那样的迷人和性感,他刚要伸手撕下胶布,转念一想:「嗯,不行,我可不想毁掉这么漂亮的打扮。」


  老王把手按在素云的肩上,仔细端详着她:素云嘴上那只绑紧的小口罩,依然很服贴地扣在那里,高高的小鼻樑,在口罩下不屈地挺立着。


  口罩在鼻翼两侧的部位,被胶条牢牢地粘在脸上。口罩两边延伸出来的,是那紧密包在嘴上的层层绷带。这一份完美,令老王看得目瞪口呆,血脉濆涨,几欲吐血。


  过了好一会,他站起身,回味无穷地叹了口气:「哎……,老弟,我佩服你!把个女娃子堵得这么漂亮,佩服!我老傢伙以后要跟你学啦。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嗨,老哥,说哪里去了么,小弟我的本事,还不是跟老哥您学的吗?」


  说完,他起身脱下素云的披风,解开她衬衣上绑着的胶带,然后又解开她的衬衣:「老哥,您给看看,小弟我的捆绑术有长进没有,还望老哥多多指教。」


  老王用手轻轻地揉摸着素云身上捆着的胶带,对身体的每个部位的捆绑,都进行了评说。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女人催促道:「老头子,时候不早啦,我们还要赶路呢。」


  可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传来大声的招呼:「哎呀呀这不是李主任吗,你好!你好!今天怎么一个人那,来来来楼上雅间请。」


  「好好好,楼上还有客人吗?」


  「有,是刚来的,您想认识一下?」


  「哎,外来是客么,当然应该认识认识咯。」说着,他已经开始登楼了。接着就听到了上楼的声音。


  这时几个人已经急急忙忙地,把素云的衣服重新穿好,衬衣上仍然绑好胶带,再把披风扣好。头巾还是扎得紧紧的,匆忙中,把那只大口罩绑在了头巾的外面,还没来得及用绷带包扎眼睛,李主任就推门进来了。


  「哦,诸位好啊,是远道来的吧,欢迎欢迎。我是这个小镇上的办公室主任,我姓李。大家辛苦了。」他笑嘻嘻地跟他们打着招呼。


  突然,他发现坐在角落里的素云,模样怪怪的。


  他立刻满脸疑惑地问道:「这位大概是女士吧,你们把她咋得啦?」


  林和老王的老婆,都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瞪着林威不敢出声。


  「哈哈哈,原来是李主任,久仰久仰。」


  林威起身端起酒杯镇定地说道。


  「不瞒李主任,我们这一家子是出来做生意的,这不,生意还没做呢,我妻子就生了病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怪病,就一个晚上,浑身就长出了许多斑点来,没法子,去医院吧。结果,医生就把她给包成这样了,还说:『千万不能摸她的肌肤,否则会传染……。』一家人的好心情全给毁了。你看这…,哎,也不敢让李主任瞧瞧,怕让李主任染上什么毛病。」


  他看到李主任脸上掠过一丝胆怯,心里便有了底。於是微微一笑:「不过,既然李主任来了,怕不好交待,还是请李主任查看查看吧。叔、姐把云云扶起来。」


  「别别别,嗨,不用了,我只是随便问问。好好,你们慢用。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再见!后会有期。」说完匆匆地出门而去。


  林威对着老王会心地一笑。众人皆笑。


  半个小时以后,素云又重新被放到了车里,老女人也坐了进去。林威姐弟俩和老王告别后,坐船回去了。老王驾着骡车离开了镇子,向着山里驶去。


  一路上,他还在不停地琢磨着:「哎,老婆子,我说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一手,这手艺搞得这么漂亮。咱到家以后,也得好好的琢磨琢磨,学吧学吧,以后再有啥漂亮的姑娘,咱也得把她的脸蛋堵塞的严实好看一些。嗨,这小子……」


  车子一路颠簸着…素云坐在车里,有点难受,因为那女人把她背靠蓬架,捆在了架子上。到现在她还饿着肚子呢。嘴里的塞口布已经湿透了,胶布还是那样紧密地贴着她的嘴,想动一动嘴唇都不可能。


  她感到脸上绷带的收缩力是那样的强烈,而嘴里塞得满满的布团,又在抵抗着这种收缩。她只能依赖着鼻子微弱的呼吸,仅有的一点空气,是透过脸上的两只厚厚的口罩传进来的。


  她恨那只紧密地贴着、又牢牢地绑在她嘴上的小口罩,这种完全的压制既让她感到难受,又让她莫名的兴奋。紧紧绑缚着的上身,是那样的完整,丝毫没有可以动弹挣扎的余地。


  她内心无助地喊着:「你们放开我,放开我的大腿,我的膝盖,为什么还要绑我的脚踝,难道我还能逃跑吗?呜呜……我要尿尿,你们把那塞着的布布拿出来吧,我受不了了……呜呜」可是,能够听到的。


  只是她发出的极其轻微的「呜呜」声。


  她觉得下体的堵塞物在折磨她,里的棉棍已经膨胀,强烈的刺激着她,她好希望那棉棍能抽动起来…於是,她不停地夹紧着大腿,。紧缚的压制激发了她的欲望,她好无助…


  「吁…」


  车仍在颠簸着行进。老女人也迷迷糊糊睡着了。车子进入山里,行进在茂密的林间山道上,静静的,只有「的的」的蹄声。


  地上飘满了落叶,金黄金黄的,高大的树木矗立在浓密的灌木丛中。天还是阴阴的,没有一丝阳光,山风吹得蓬帘呼啦啦的响。路上几乎看不到人影,偶尔有一二只飞鸟,发出如歌般清脆的鸣叫,给这死气沉沉的山林稍稍带来一点生气。


  绕过一个山湾,终於看见王庄了。那是一个坐西朝南,绿树荫荫的山坳,散落着几十户人家,土木结构的屋子,显示出这里的人们贫困而又落后。


  骡车停在了一间木屋前,老女人下车后进了屋,一会儿和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孩子一起走了出来,看样子是她的儿子,比较壮实,有点憨憨的。


  他指着站在那里、被捆着的素云对女人道:「娘,我把她抱进去咯。」


  「哎,好的,二娃当心点,先放你屋里吧,待会儿再说。」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把车上的东西取下来。

  二娃一手揽腰一手搂住大腿,抱起素云进入屋里。这屋子虽说是木屋,但里面糊了很多的泥巴,有破有乱。屋子是两层的,楼上是二娃的睡觉地方,老夫妻住楼下。


  二娃把素云抱上楼,让她靠在屋中间的一根柱子上,用一块布单将她的臀部和柱子包在一起,收得紧紧的,在柱子背后打结。然后,他又解开她脸上的头巾和那只大口罩,把一个很厚的棉垫子,垫在她的脑后,以防她的头和柱子相撞。


  接着,他取出一大卷的绷带,按在她的嘴上,绕到后面柱子上,这么缠了有四五圈,又在眼睛上缠了四五圈,将她的头和柱子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完事后他开始下楼:「娘,我把她捆好了。」


  「哦,二娃呀,待会儿你爹你娘和你有话要说,你别瞎跑。知道吗?」


  「知道了,啥事啊?」


  「哎,孩子啊,你都二十五了,还那样傻兮兮的,娘都替你急死了,这不,今儿个绑来的姑娘,你爹和娘都看中了,本来阿是给后山的刘大奎的,人家钱都付了。可是啊,这个姑娘人长得太水灵了,娘只要一看她的皮肤就知道了。所以啊,你爹和娘想把她留给你,你说咋样啊?」


  「给我干啥呀?」二娃瞪着眼睛,不解地看着他娘。


  「当媳妇呀,你不喜欢吗?」


  「媳妇干嘛用啊?」


  「生小孩阿,傻小子,好了先不说了,晚上再说吧。你得把她给看好了,可别弄坏了,啊,听到没有?」

  「哎,知道了。」


  素云被绑在楼上,他们的对话她听得清清楚楚,一股悲哀和绝望袭上她的心头。她寻思着:我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逃出去,逃出这个人贩窝,可是谁来帮我呀?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464.html

分享 ()
赞 (3)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