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逃出人贩窝8.出逃


  今天又是个好天气,阳光明媚,秋高气爽。在这样的天气里,人的心情一般都是特别好,陈德富也不例外。


  才八点多钟,刘玉梅就把素云送来了。自从素云到陈德富这里以后,每天早上由刘玉梅将她押来,晚上天黑后再由刘大奎把她带回去。素云每天在这里,看着陈德富给病人瞧病。但从没插上过手,因为她始终是被牢牢捆绑着的,还被紧紧堵着嘴。


  把素云带进诊所以后,刘玉梅和陈德富打了个招呼就匆匆走了。


  素云习惯地走到她的位子边,刚要坐下,陈德富在里屋高声叫她进去。她用肩膀顶开门帘进到屋里,看到他正在整理一些白色的棉绳,见她进来,一把将她拉到他身边,和蔼地对她说道:“小云啊,你来了也有七八天了吧,看你还蛮乖的,那些事大概也看会了。我呢,今天下午要去城里办点事,你就在店里给我看着。不过呢,我对你还很不放心,不知道你会不会给我弄砸了,或者你偷偷地跑了。”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素云的反应。


  素云心里突然一阵狂喜,她知道自己盼望的机会终于来了。可她转念一想,会不会是他在试探自己呢?要是过于激动的话,他一定会怀疑,所以她必须沉住气。


  于是,她显得很平静地对他摇了摇头,并“呜呜”叫唤着,好像是说:你不要走,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然后她低着头,轻轻转过身。


购买绳艺视频+微信smv1700

  陈德富看着她娇羞柔弱的模样,也不禁动了恻隐之心。


  他柔声安慰她:“小云姑娘,别担心,我走的时候会安排好的,你呢,就乖乖地呆在这里,也不要你坐堂。只要让病人自己登个记就行了,明天呢我就会去她们家,给他们瞧病。现在,我就给你解开堵嘴,你可不能乱叫唤,否则我就不解。好吗?”


  素云很乖巧地看着他,轻轻点着头。


  “好,那我现在给你解开。”素云嘴上的层层绷带被揭下,堵嘴的棉布也被抽出。


  素云心里一阵暗暗的喜悦,这么多天来,终于获得了真正的呼吸的自由,她感激得对他说:“大叔,谢谢你。”


  “不用谢,谢我没用,我不会放了你的,知道吗。要是你想逃跑的话,我就把你捆得结结实实的,听明白了吗?”


  “放心吧,大叔,我听你的话。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当过护士,我能帮你,只要你不再捆着我,我什么都能干。”素云不想放弃这次获得自由的机会,努力哀求着。


  “不绑着你是不行的,要是你跑了,我太对不起大奎姐弟了。嗯,这样吧,我给你换种绑法,也让你可以帮我做点事。”


  说着,他脱下她的外套,把包裹着她上身的绷带全部解开,再解下捆绑的棉绳。然后,重新将她的上臂和胸部,牢牢地捆在一起。并用绷带裹紧扎牢,由上臂到肘部紧紧的贴住身体,只有小臂是可以活动的。


  他看了看,又取出胶布,把素云的手指都严密地包扎起来,使她的手指没有活动的余地,外面再裹上很厚很厚的绷带。素云一声不吭地看着他,她想,有这样一点可以活动的余地,对她来说已经是很珍贵的了,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失去它。


  陈德富仍然给她穿上那件白大褂,在乳房上下,用胶带各缠了好几圈,将大褂固定在她的身体上,腰部也绑了三四圈。


  最后,他撕下一张胶布,往素云的嘴上贴去。


  素云一看又要堵嘴,便试图用手去阻挡,但肘部被绑在腰间,被紧紧包住的手指又无法活动,她只能举着那白色的裹得厚厚的手掌,使劲摇动着,嘴里也不停地哀求着:“大叔,不要堵嘴了,我不会喊叫的……”


  “我不堵你嘴,只是用胶布贴住你的嘴唇,你一样可以说话,我能听得清。


  好了别动。”他夹住她的身体,把那张大胶布很平整地贴住了她的嘴。


  胶布下透出含混不清的声音:“我……不要……堵嘴……”


  陈德富又把胶布仔细的按了按,给她戴上一只医用大口罩,绑得紧紧的,对她道:“好了,这样不是很好吗?你也不难受了,又可以帮我做事,只有我才会照顾你。真是不懂道理!走吧,我们出去吧。”


  他拉着素云来到外间,开始了今天的门诊……


  一上午,接待了二三个病人,午饭以后,一晃已是下午两点多钟,陈德富匆匆关了门。他把素云带到里屋,对她道:“小云那,我马上就要去城里,要晚上才能回来。我想了想,下午还是不开门,你呢,绑着个身子也不好给病人看病,你就在这里等着吧,天黑后你家大奎会来接你的。不过呢,我走之前,还得把你捆上,你可要听话哟。”


  口罩下依然是含糊不清的很低的声音:“不要……绑了,我……不跑……”


  他没有理会她,把她的两手腕并拢,用棉绳捆绑住,然后是大腿、膝盖、脚踝,都绑上了几道棉绳。最后再用一条棉绳,在她手腕上的绳结中穿过,和脚踝的绳索连在一起。


  他想了想,觉得还是要堵上她的嘴,于是,素云的嘴里又被塞满了药棉,粘性很强的胶布封住了她的嘴唇。那只口罩依然被绑紧在她的脸上。


  他把她抱上看诊床,低头看着她:“我要走了,你可要乖点哟,别惹麻烦,不然吃亏的是你。”


  素云带着哭腔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嗓子里发出很低的“呜呜”哀鸣声。


  他叹了口气:“哎,你是不是很害怕,这样吧,我还是蒙上你的眼睛,省得你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感到害怕。”说完,他拿来一卷绷带,把她的眼睛仔细的包扎严密。


  “现在好多了吗?别怕,睡一会就过去了。”他轻声安慰她。


  素云听着他关门、锁门,然后消失。


  素云躺在那里,开始摸索着解绳索。可包住的手指却不能动,她屈着身子,想用嘴来咬,可是嘴被堵住了,还贴着胶布、戴着口罩。她使劲地挣扎着,扭动着,一不留神,滚落地上。


  她翻了个身,头一下子撞在了床脚上,把她痛得叫了起来,可是叫声被堵着了。


  突然,她脑子里闪过一丝灵光。她头抵着床脚的铁架,蹭着眼睛上的绷带。


  一下一下,好不容易,终于蹭开了条缝。她仰着头,眼睛透过绷带下面的缝隙,寻找着什么。


  她慢慢直起上身,跪在那里,在床角上继续蹭那绷带,绷带被顶到额头上,她能清楚地看见一切了。她站起来小心地蹦到桌子前,期间她摔了二次。她知道桌子旁边的墙上,靠着一块大玻璃,她把手腕放在玻璃的边缘,小幅度的上下磨擦着。好不容易把连着手和脚的绳索磨端了,这样已经把她累得够呛。她索性躺下,抬起脚继续磨脚踝上的绳子。


  摩呀摩呀,她累得浑身出汗,终于“啪”的一声,绳子断了,她也浑身瘫软了。她躺在地上,鼻孔里喘着粗气,胸部剧烈起伏着。她正想放弃,因为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可是想到了要离开这个魔窟的时候,一股勇气又鼓励着她。她咬着牙又抬起手……手腕上的绑绳也断了。


  她用两只包住的手掌,插进桌上的那把剪刀的把圈里,使出最后的力量,一点一点地剪断了膝盖上的绳索。


  现在她可以迈开小步行走了,浑身酸软的她,已经无力再剪断腿上的绳子。


  她想先离开这个地方以后,再想办法脱困。于是,她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会。房间里很暗,因为陈德富走的时候,把窗帘都拉上了。在暗淡的光线下,她显得是那样的疲惫。


  体力在慢慢恢复,她用膝盖夹住剪刀,想要弄开手掌上的绷带和胶布,可是太厚了,又怕伤到手,所以根本无法划开,最后还是只剪断了腿上的绳索。她的行走已经没有问题了,内心里充满了成功的喜悦。


  她低下头,把额头上的绷带,用包住的手给使劲弄了下来。但是口罩绑得太牢,无法弄脱,也就罢手了。


  现在她要逃出这屋子,不知道陈德富有没有把门反锁上。然而,她惊喜地发现,大门只是随意地关着,并没有反锁。而当时她所听到的锁门声,是他故意弄出来的,因为他要留着门,到时好让大奎来接素云。


  此时素云的心跳的“咚咚”响,她困难地打开门……


  终于她站在了外面,她成功了晚霞映红了整个天空。黄昏的秋风,轻轻吹拂着那绿树青瓦,对素云来说,这景象是那样的美丽,又是那样的久违。


  她无暇欣赏这美丽的景色。因为现在村里人大多都知道,她是刘大奎买来的媳妇。所以她必须躲开村里人的眼睛,悄悄地逃出村去。


  还好,陈德富的诊所在村东头比较僻静的地方,四周又有许多的大树,素云离开诊所时没人发现。由于她的上臂还被捆绑着,跑动时只能甩动小臂,所以跑不快。


  她一路踉踉跄跄地边躲边跑,身上被树枝和杂草擦了不知多少伤痕。她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只知道要赶快离开这个村子,越远越好。


  出了村子,她沿着树林和草丛间的小路,开始不停地跑。也不知道跑了有多少路,她再回头时,已经看不见村子了。她瘫坐在一棵大树下,拼命地用鼻子呼吸着、喘息着,乱蓬蓬的头发遮住了半个脸,简直狼狈极了。


  稍息了片刻又继续往前走,恐慌加上疲惫,使她感到越来越乏力。但她心里却在鼓励着:一定要坚持。


  拖着疲惫的身子,她仍然漫无目的朝前走着,也根本不知道已经到哪里了。


  天渐渐地黑了,田野里响起了虫鸣蛙叫。素云害怕得几乎要哭出来,因为到现在也没看到有人家。她想是不是自己跑错路了,跑到山里去了,越想越害怕,想大声喊救命,却堵着嘴喊不出。两只被包裹着的小手又无能为力,她开始有点绝望了,又不敢走回头路。


  她盲目地沿着左边的岔道走去,一路胆战心惊,又饿又怕,恐怖的眼神盯着四周。


  蓦地,她透过树林的间隙,看见不远处有一点暗淡的灯光,心里不觉划过一丝希望。她鼓足劲迎着那光亮走去,终于看见那是一户人家。


  她轻轻走到窗户边,侧耳倾听里面的声音。


  这时里面传出一个老头轻微的咳嗽声,听声音年纪已经很大了,接着是一个老太婆的声音:“睡吧,我都累死了。”然后灯就熄灭了。


  素云想了想,决定敲门。她举起手敲了二下,可是没有声音,原来手上裹的绷带太厚了,软软的当然敲不响了。于是,她用头撞门,“咚咚”的声音惊动了老人。


  老太婆惊恐地问老头:“老头子,是谁在敲门啊?”她起过身对老头说道:


  “我去看看吧,别是咱跑掉的小花狗回来了。”


  她缓缓打开门,在月光下,看见一个浑身雪白的人,披头散发地站在那里,把她吓得“呕”的一声,双膝软了下去。


  素云也吓呆了,她急得“呜呜”叫着,弯腰伸手去扶老太。


  这时老头打开了灯,出来看到这情况,心里有点明白了。他不声不响地把老太婆扶进屋里,然后出来漠然地对素云道:“姑娘,你随我来吧。”


  他转身把素云领进另一间屋子,点上灯:“你睡这里吧,我让老婆子给你弄点吃的。”说完,他带上房门走了。


  素云一时呆呆的愣在那里,她不明白这老头是怎么看出来的。


  环顾了一下屋子,不大,很旧,但很干净,屋里就一张床、一张桌子和几张凳子。她往床沿上坐下,一股疲倦立刻袭上身来。她缓缓往后面倒下……


  “姑娘,醒醒,姑娘起来吃点东西吧。”迷迷糊糊中,她被一阵呼喊叫醒。


  她睁开眼,是那老太婆在喊她,她连忙坐起来,老太指了指桌上的一碗面条说:“姑娘,吃点东西吧。别把肚子饿坏了。”


  素云看了看她,发出“呜呜”的声音,还用手指着自己的嘴。老太明白了,她让素云转过身,给她解开脑后的口罩带子,然后撕下她嘴上的胶布,取出堵嘴药棉。


  素云立即感动地跪了下去,道:“大娘,谢谢你救了我,叫我以后怎么感谢你呢?”


  “哎,快别说了,你也是苦命人啊,你不知道哇,在这方圆一百里之内,哪家哪户要是绑来了一个姑娘,谁都跑不出去啊!各村啊都联系着呢。像你这么水灵的姑娘,那更跑不掉的。哎,可怜啊!”


  素云一听,立时目瞪口呆,一下子傻了,美丽的大眼睛里眼泪滚滚而下,老太叹着气:“孩子,别哭了,我明天再给你想想办法吧,你还是先吃点东西吧,别饿坏了肚子。”


  她看到素云被包住的手,便拿起筷子:“来吧,孩子我来喂你吧!”


  “大娘,你帮我解开手,我自己来吃吧。”素云举着那双包着绷带的手,期待地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踌躇了一会,然后叹着气拿来了剪刀,小心地剪开了素云手上的绷带和胶布。素云还想让她剪开缠着白大褂的胶带,但老太死活不肯再剪了,她对素云说道:“姑娘,不瞒你说,我给你松了绑,要是让绑你的人知道了,那、那我就……唉,难那,姑娘。”


  素云看老太那模样,也挺可怜的,就不再强求。吃完以后,老太收拾好就去睡了。素云疲惫地上床躺下,那白大褂依然穿在身上,因为被胶带缠着,无法脱下,她也顾不了了,赶紧休息吧。


  第二天,天蒙蒙亮,老太就叫醒了素云:“姑娘,快起来吧,趁天还没亮,他们还没追来,赶快跑吧!”


  素云揉了揉眼睛,侧着身子坐起。朦胧中屋里好像还有一个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


  她刚要开口问,老太太就说了:“姑娘别怕,这时我的远房侄子,是我把他叫来送你出去的。你一个女孩家,怕是跑不过他们呀,你放心,他会照顾你的。


  去吧,快跑吧!”


  素云嘴里连声谢着,随着那小伙子出门往东而去。


  小伙子叫赵明,他熟练地领着素云穿小道、过树林,经过一条田埂后,就可以看见前面高坡上,有一棵大槐树,浓密的树荫下,有一间孤独的小屋,小屋背后是那高高的山,山上满是郁郁葱葱翠绿的竹林。


  他把素云带进小屋,屋里满是稻草和农具,很脏也很暗。


  他带着一种奇怪的口吻,在黑暗中面对素云说道:“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取自行车,然后带你去县城。你呆在这里不要乱跑,要是被其他人发现了,你就跑不掉了。”


  素云抬头环顾了一下,紧张地说:“让我一个人呆在这里吗?这么黑的地方……”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不用怕。”他想了想又道:“要是你相信我的话,我想还是先把你绑着,再蒙上眼睛,这样你就看不见屋里的东西,也不会害怕。


  好吗?”


  素云感到有点不妙,颤抖着声音:“你、你想干什么,让、让我出去吧,我不要呆在这里。”


  “都已经到了这里了,你还出去干嘛。我不是对你说了吗,我是帮你啊。”


  他阴沉地说道,一把抓住素云的手腕。


  素云突然大声地叫着:“你放开我,让我出去,放………呜……呜……”


  猛地她的手被他扭到了背后,同时一只大手狠劲地捂住了她的嘴。


  “你想害我呀,啊?我好心救你,你大喊大叫的,让他们听见,我不是没命了吗?”


  他边说边松开捏住她手腕的手,撕下她白大褂的下摆,团成一团往她嘴里塞去。素云伸手要阻止,无奈上臂被捆者,两手举不高。白布团将她的嘴塞的严严的,她拼命想吐出来,但他又撕下一长条布带,在她嘴上紧紧地绕了二圈,在脑后收紧系牢。


  素云“呜呜”低叫着,泪眼汪汪地看着他。他一只手在她背后抓住她的二只手腕,把她面冲墙抵在墙上。弯腰在草堆上抽出一条麻绳,牢牢地捆住了她的手腕,再在腹部缠绕了几圈。


  他将她扳过身子,素云能感到他眼睛里充满了欲火,沉重而又急促的呼吸,直喷在她的脸上。


  素云非常恐惧的紧紧靠在墙上,-,血液在迅速流动。


  “---


  天亮了,一抹朝霞穿过破败的窗户,映照在素云的身上。


  拇指粗的麻绳束缚着素云的大腿、膝盖和脚踝。现在有的只是孤独,是那种可怕的无助的孤独。他已离去,却把她一个人捆绑着、扔在这肮脏恐怖的小屋里。


  时间慢慢地流逝,终于他又回来了。


  他悄悄地闪进屋子,看到素云依然好好地躺着,松了口气。他扶起素云,解开她嘴上的白布带,抽去嘴里的布团,把一大团干净棉布重新堵住她的嘴,塞得满满的。再用透明胶带牢牢地缠裹起来,把整个脸部的鼻子以下都包住了,嘴里还轻声安慰她:“先堵着你的嘴,是怕你路上坏事,你要是一叫唤,咱俩就谁也别想跑得了。我这是为你好,路上你可要听话哟。”


  他解开她腿脚上的绳索,给她套上一条裤子后,把她的小腿曲向臀部,在脚踝处绑上绳子,再捆在大腿根部,然后把她抱出屋子。门口停着一辆农村里很常见的载重自行车,车子的后座上绑着一块木板,上面还垫着很厚的棉垫子。


  他把素云抱上后座,面朝后方跪在木板上,将她的腿和木板用胶带牢牢绑在一起。再用黑布蒙上她的眼睛,黑布下面还垫着两大块厚厚的棉花。然后,让她弯下腰,尽量伏在大腿上,用那细麻绳将她捆成粽子一般,再拿胶带缠裹得紧紧的。最后,把一大快白布单包在她身上,再用胶带把她和木板一起缠绕,特别是头部缠了好几圈。


  他推着车子试了试,看看把她捆的的还算稳当,不会摔下来,才翻身上车,沿着僻静的小路骑去……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471.html

分享 ()
赞 (3)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