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度绳艺网

逃出人贩窝20.情欲

  兴奋的人群嘈杂着,拥着李凝芳和赵志平,闹哄哄地来到那个被救走女子的人家里。


  众人七嘴八舌地嚷嚷着:“快,把他们捆在柱子上,别让他们跑了。”


  “桂生,就捆在这里吧,捆紧一点,别让他们跑了。”几个后生用很长的麻绳,把凝芳和赵志平隔着柱子,背靠背地牢牢捆绑起来,还不忘把赵志平的嘴里也塞上毛巾。


  起初,凝芳还试图挣扎,使劲扭动着身子“呜呜”叫着,但很快就被他们按靠在柱子上,那麻绳便紧紧地在她胸部上下缠绕起来,一直缠到脚踝。赵志平想要反抗,自然也是徒劳。


  那个叫桂生的男子,就是这家的主人,是个三十多岁的矮个男子,瘦瘦的看上去一脸病态。


  一些人坐在他的堂屋里,大声的述说着刚才的事,眉飞色舞的,似乎打了个大胜仗。不过也有人很沮丧,垂头丧气的蹲在地上一言不发。


  就在这时,村长进来了。


  那些人急忙让开道让他进来:“让一让,村长来了。”


  他很是尴尬地看了看捆在柱子上的凝芳,而面对大门的凝芳也正好看着他走进来,并冲他“呜呜”叫着。


  他先咳了几声,然后抬头对大伙说到:“我说你们哪,为什么把事情闹成这样呢?你叫我这个村长以后还怎么当啊。”他转着身子,看了看那些人,然后郑重地说道:“嗯――,我看这样吧,这事情呢已经闹大了,要是大家还认我这个村长,那就听我说两句。”


  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都无奈地说道:“有啥话村长你说吧。”


  “好,既然大家要我说,那我就说了。”他清了清嗓子,扭转头,好像要找凳子。


  一个女人赶紧起身,抽出自己屁股底下的凳子,塞在他的背后。他慢条斯理的坐下,从兜里掏出香烟,桂生赶紧给他点上。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吐出,烟雾立刻扩散开来。他开始摆出村长的架子,用很沉稳的语气说到:“你们那,真是没有脑子,政府出来办事啊,那都是有条文的,是上级批准的。懂吗?这个女同志和那位同志,都是党的干部,你们怎么能够这样对他们呢?这样会害了我们全村人的。”他又抽了口烟,偷偷地用眼角扫视了一下周围,挥了挥手对桂生道:“哦,对了,我看你们先把他们放下来再说。”说着,他就起身要给他俩松绑。


  “哎,不行慢着,不能放,我们的人还没回来呢。”好几个人叫道,其中一个拦在了凝芳的面前,不让村长过去。


  村长连忙说道:“好好,那我先告诉你们,赶紧把这两个干部放了,你们的事我来跟镇上的领导说,保证你们没事,不信,可以请这两个同志担保。”他眼睛看着凝芳,很希望她能点头。


  旁边一个声音大声叫道:“不行,那我的老婆咋办呢,谁来还给我呀?我买媳妇的钱可都是借来的,谁要是不把我的女人还给我,我就和他拚了。”


  “哎呀,我说大壮啊,你咋这么死脑筋呢,你知道吗,买卖妇女可是犯法的,要是给抓住了,说不定还要枪毙呢,我可不会看着你们去送死。”村长脸上很不好看,但还得装着很和缓地说着。


  “那你还叫我们赶紧把人藏好,你不是说他们只是来检查吗?谁知道他们是来抢人的,你是不是拿了他们的好处吃里扒外啊。”那人可能来火了,说话开始呛起来。


  村长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凝芳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他通风报的信,怪不得。她心里那个气啊,真恨不得立即给他一顿臭骂,可是浑身被捆绑的动弹不得,只能狠狠地瞪着他。


  空气很紧张,大伙儿都闷声不响。


  稍稍缓了缓,村长委婉地说道:“好吧,今天的事,我看就先到这里吧,大伙儿先散去,他们这两干部呢,也先在这里呆着,等明天我去镇上跟领导说,到时我们再解决,好吗?”


  看他们还是不动,他也有点急了:“我说你们还认不认我这个村长啊,不放心是吧,怕我不能给你们一个交代?要是这样的话,那我这个村长也不干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说完,拔转身子就往外走。


  桂生和那几个人可就急了,一把拉住他:“别走啊,村长,没你我们不行啊。”


  大伙儿一看,觉得这样干耗下去也没意思,在这里守着也不是回事。于是一些人便唧唧喳喳的慢慢散去,桂生也劝走了那几个人。只留下了两个年轻的后生陪着桂生,看守着被捆住的二人。


  看看人一少,村长就对桂生说道:“我说桂生啊,听我一句话,赶紧把他们放了吧,你看、你看,这个样子,你叫我这个村长以后还怎么当?”说着,他一把把桂生拉到里屋,低声的责怪道:“桂生啊桂生,你怎么把他们给捆起来了,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真是的,谁让你们把他们抓进来的,他们可是警察啊。你看不见哪?你们哪,简直就是猪脑子。”


  桂生也感到有些后怕,脸上显得很焦急恐慌。问道:“村长,那现在怎么办呢,人都已经捆了,你给出出主意啊。”


  村长低头沉思了一会,说道:“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把他们放了吧,我一定再给你弄一个,要是你还信得过我这个当村长的话。”


  “村长,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桂生面有难色,似乎很不相信他。


  村长不禁有点生气:“你这是怎么说的,我还会骗你?实话告诉你吧,这一次可是全省的行动,要是谁给抓住了,那可是要倒大霉的。要不是我看在都是村里的人,我才不给你们说呢。”


  想了很久,桂生很不情愿的说道:“那好吧,有什么事,你得给我担着。”


  村长一看他答应了,顿时心里一喜,脸上立刻绽出笑容:“哎,这才对么,桂生啊,只要以后有我村长在,就不会让你吃亏。今天啊,你算救了我了,我忘不了你的,走,把他们放了吧。”


  当绳索在他们身上被松开以后,赵志平连忙帮凝芳解开嘴上的绑绳,掏出嘴里的布团。凝芳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柳眉轻展,略带腼腆地轻声对他谢道:“谢谢你!”言语中饱含款款柔情。赵志平看着她的眼神,一阵暖意让他心里一荡,顿时面红耳赤,赶紧别过头。


  村长看着一直没有理睬他的凝芳,不觉显得很不自在。说话也没有了底气:


  “李同志、赵同志,这个、这个都是我们村里这些小年轻,不懂事,瞎胡闹,我已经狠狠地骂了他们。请你们别再记恨他们了,我再让他们给你们道个歉,我先给你们赔礼了,实在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看着他点头哈腰的样子,凝芳倒是显得很大度,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轻轻地揉着弄疼的嘴,淡淡地道:“没什么,只要你们遵纪守法,配合政府把那些被拐卖的妇女放回来,政府还是会宽大的,希望你这个当村长的能好好带个头。”


  说完,捡起地上的一条较长的绳索,像是无意识地整理了一下,交给赵志平。赵志平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接过来放进了裤袋里。


  村长当然听懂她话里的意思了,很是尴尬地连连点头称是。


  “好了,那我们先走了,还有公务在等着我们呢。”凝芳觉得再跟他们说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


  踏着星辰,凝芳和赵志平并肩走着,刚刚还喧嚣的村庄,现在却已经很平静了。


  就在桂生家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一双紧张了好久的眼睛,悄悄地目送着他们慢慢走远,那颗忐忑的心,随着他们的渐渐远去而慢慢松弛下来。


  他便是小波,今天晚上的事他并没有参加。当他接到他好朋友给他报信后,早已吓得不知所措。他娘急得也没了办法,慌忙中把早已躺在床上,一直被蒙着眼睛的杜倩拉了起来。


  小波便匆匆忙忙地用棉绳,将仍被捆住上身的杜倩,结结实实地捆作一团,并在她嘴里塞进满满的纱布,用胶布封住嘴唇,然后再拿白布带密密绑扎严实。


  母子俩用棉被裹住杜倩,抱着她慌里慌张,也不知道到底将她藏在什么地方好。无奈中,她想到了后院的柴房,于是他们手忙脚乱地把杜倩藏了进去。


  看看已经把捆绑结实的她掩藏好,他娘似乎还不放心,又对仍然很紧张的小波说道:“我在这里看住她,你出去看看情况,要是觉得不对了,就赶快回来,然后你带着她赶紧跑,别让政府把人给抢了。”小波心里也很害怕,刚到外面,便看到他们疯狂地追赶那些警察,便战战兢兢地离着他们老远地看着,所有的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他却始终没有露面。


  直到那些村民带着被捆绑堵嘴的凝芳,凯旋而归的时候,他心里的担忧就越来越重了。他很想知道事情的结果,怕事情闹大了以后,会连累他,到时可能会鸡飞蛋打。


  他悄悄地选择了那棵大树,瑟瑟抖抖地躲在后面,一眨不眨地盯着桂生家的大门。


  终于看见凝芳被村长送了出来,他估计是村长放了他们。于是迅速返回家里,一脸轻松地告诉了他娘事情的经过,他娘当然很高兴,吩咐他赶紧把门关关严,别再出什么差错。


  不一会,杜倩又被抱回了屋里。


  紧张过后的放松,无意中让小波进入了兴奋的状态。他爬到床上坐着,揭开裹紧的被子,把捆作一团的杜倩抱在怀里,看着她无助的被缚模样,他的脸上开始发烧,血液也在沸腾。


  那条束缚着她的胸背的棉绳,被他慢慢解开。上身终于可以挺起来了,一直被压在自己的大腿上,让她呼吸极为困难。


  杜倩胸部缓缓起伏着,鼻翼一张一合的,还轻轻扭动着身子。小波痴痴地看着,兴奋中不觉又夹杂着一份怜爱之意。便紧紧搂住她,没有血色的嘴已经吻在她滚烫的脖子上,伸手解开了她披在身上的衣服扣。于是那对在棉绳的捆绑下,高高隆起的白皙娇嫩的乳房,便颤巍巍地展现在他的眼前。


  ,爱怜和着兴奋溢于他的颜表,那份陶醉的感觉简直让他无法自拔。

-----------------------------------


  ……


  黯淡的月光,浮动的云朵,笼罩着静谧的山野。在那透着恐怖的寂静小道上凝芳和赵志平正匆匆赶着路。


  沉默中,凝芳突然开口问道:“哎,你知道是谁把你调到民政局的吗?”


  赵志平脱口答道:“是你吧,我想应该是。”他回头带着微笑看了看,似乎很有信心。


  “为什么会是我?”凝芳也笑着问道。


  赵志平心里有了很大的把握:“有人告诉我,是我们局长点名要我到民政局去的,还说我面子很大,那时我也很糊涂。直到后来把我借给公安局时,又有人告诉我,说是一个女警察指名要我来的。再后来,和你一见面,我就……”说着说着,他的脸却红了起来,不过,幸好是在黑暗中。


  凝芳好一会没有说话,只是渐渐地放慢了脚步。


  赵志平便也不说话,跟在她的旁边默默地走着。


  “哎,你还记得那天的事吗?”凝芳终于开口轻声问道。


  “你说哪一天?”赵志平一时没弄明白。


  凝芳好像很害羞地难于启齿,但还是说了:“就、就是你把我救出来那天,你、你忘了吗?”声音很小,却是那样的温柔和委婉。


  赵志平立刻脸红到了脖子上,脚步停顿了下来,结结巴巴地说道:“那、那事我、我早就忘了,别提了。”


  两个人说话都是那么的小心和紧张,以至于显得有点语无伦次。


  “你是好人,很善良。”她轻轻地叹道。


  他连忙说道:“哎,别那么说,那……”他眼睛看着前面,不敢再看她。


  “志平――”一声情意绵绵的轻唤,突然在他的身后响起。


  他的脚步停住了,一阵从未有过的感觉撞击着他的心房,他缓缓转过身。月光下,但见凝芳身姿绰约地站在那,正深情款款地看着他,清澈明亮的眼睛里,流露着万般羞涩。那份坚强和刚毅,早已不知抛到了哪里。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一个娇羞妩媚的多情女子。


  赵志平愣愣的呆在了那里,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脸上惶恐不已。


  凝芳几乎贴着他的身子,仰起那羞红的粉脸,动情地看着他,红唇微启,绵语颤抖:“你、你喜欢我吗?”


  “我……我……”他的心里霎那间像打了一个春雷,简直就乐开了花似的,激动的再难用言语来表达了。


  真的,不用再说什么,她已经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答案。于是,美丽而幸福的笑脸就像鲜花盛开在她的脸上,娇艳无比。


  “我就是从那一天之后,就开始喜、喜欢你的…那天你跑了以后,我知道,我一定会再次和你相见的。”凝芳闪着那双大眼睛,脉脉深情地对他说着。


  “我也是,可是、可是那天我不能……”他想解释,可是一只温暖的小手轻轻地按住了他的嘴。


  一声甜甜的轻笑:“你想躲避我,但我还是能够把你找到啊,不是么?”那股扑鼻而来的,芳香的醉人气息,让他犹如陶醉在迷人的春天里。


  不知不觉,两人不再是匆匆赶路,却似在花前月下散步一般,柔言细语,卿卿我我。


  走着走着,凝芳转脸看着志平,脸上又泛起了羞涩,细声道:“志平,我、我想再感受一下,那天你和我在一起的感觉,你,你能帮我吗?”眼里满是期待和柔情。


  “什么?”他有点不解,茫然地看着她。


  “就是想……想让你再把我捆着……,然后,我们一起行走在这宁静的小路上。不知道你、你愿不愿意?”说完这些,她已经满脸通红,羞赫无比。


  志平一听,原来是这样,他顿时感到很为难,不知她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但又不忍拂她的心。便说道:“要是你想……,那我就……,我怕把你弄疼。”


  他很关切地说着,显得颇为迟疑。


  凝芳见他答应了,虽然有点勉强,但是她心里还是很高兴。娇躯不禁往前一倾,便柔柔地贴在了他的胸膛上:“不要紧,你只管绑好了,我能忍受,其实,只要你、你在我身边,我就会感到很快乐!”她的话是那样的真诚,让志平不能不感动。于是,他再也没有犹豫,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条长长的麻绳,这时他才似乎有点明白,凝芳把绳索让他带着的意图,心中也觉得好奇。


  凝芳停住脚步,娇羞地看了看他,然后转过身,两手背在身后,不言不语。


  银色的月光醉洒着她婀娜多姿的身影,劲舞的寒风又吹掠起她飘飞的秀发。


  志平看着她背手而立的身影,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他拿着绳索,开始往她身上捆着,先在脖子上绕过,然后缠臂缚腕,将她的手腕高高吊在背后。


  凝芳浑身紧张,紧紧咬着嘴唇,那两只小手一直攥紧着拳头没有松开,还是志平俯在她耳边,悄声让她放松,她才舒了口气把手松开。


  最后,当绳索将要在她胸前横过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并极是尴尬地看着她。


  凝芳低眉羞怯地笑了笑:“你还怕呀,那天你不是碰过我这里了吗?”这一说,志平更是恨不得有一个地缝可以钻进去。


  凝芳看他不好意思,便闭上眼睛,仰着头挺起胸,示意他不用害怕。一向坚强果断的凝芳,在这一柔情缠绵的时刻,依然不失她的本色。志平心里默默钦佩着。


  终于完全捆绑好,凝芳悄悄用力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很是牢固,那绳索在她身上牢牢地五花大绑着,一点都动不了。


  瞧不出他还有这一手,看来他在部队里也是学过的。凝芳心中想到,但还是感到很是难为情,稍稍侧转了身子,脸上红红的,只是在黑夜里很难看清罢了。


  本来,赵志平只想松松地把她捆住,可心里太紧张了,那手上便不易控制,每一道都是收得紧紧的。而凝芳又不时“嗯嗯”的娇哼着,更让他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对不起,太紧了,我给你解开吧。”他看着她挣扎扭动的样子,以为她很难受,连忙道歉。


  凝芳身子稍稍一躲,低声说道:“不用,没关系,我们就这样走吧。”话语柔和,情意绵绵。


  志平心里一热,再也没有顾忌,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接着伸手揽住她的肩膀,甜蜜地相拥而行。


  星云交错,淡月当空,虽是晦暗,却也别有情调。冷冷的冬夜好像很难冷却两颗火烫的心。


  走没多久,凝芳仰起脸,温言对他说道:“志平,你、你再把我的嘴也堵上吧。”看他惊愕的样子,她也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志平很是理解地问:“我没有布啊,不知道你……”


  “我脖子上有一条纱巾,你把它解下来吧,还有一条手帕在我口袋里。”她说完,脸更红了。


  赵志平不再多说,伸手在她脖子上解下那条雪白的纱巾,他的手触摸着她滑腻的脖颈,心里却像擂鼓似的,“咚咚”跳个不停。


  他握着纱巾,看着凝芳,表情很不自然。凝芳眼睛一闭,把嘴张开,志平便把那纱巾一点一点地,慢慢塞入她的嘴里。


  不一会,她小小的嘴里便撑满了白白的纱巾,正好将她的嘴塞得满满的。赵志平看着凝芳呼吸困难的样子,心里实在有点怜惜,想把它再抽出来。凝芳别过头避开了他的手,“呜呜”叫着,用眼睛示意他快拿出她口袋里的手帕。


  赵志平只能服从她的意愿,在她口袋里取出一条同样是雪白的手帕,上面还绣着一朵很美的山茶花。他把手帕折叠好,然后蒙在她塞着纱巾的嘴上,在脑后收了收系住。


  他拢了拢她的秀发,又轻轻捧起她的脸,细细地看着,一股冲动让他情不自禁地紧紧搂住了她,深情的一吻便深深印在了她的额头。


  “唔……”一声充满诱惑的被窒息的娇吟,散发着无限的浓浓春意。怀中的躯体在轻轻颤动,似要爆发出滚滚浪潮……


  不需要言语的表达,只因有了相依相偎的依附,便在彼此的心灵种下了一份真爱!


  默默的对视,胜过千言万语;微微的一笑,便有那无限的爱意,尽皆融融在其中。


  不知不觉间,离开村庄已有好几里路。突然,前面似乎有人影在晃动,志平迅速拉着凝芳,躲入路边的矮树丛。


  不一会,那几个人影就在他们的面前匆匆走过,凝芳一看,竟然是老王和小刘他们一行四人。她激动得刚想站起身,却被志平一把按了下去,她才想起自己还被捆着呢,便对志平笑了笑,眼睛眨巴了几下,好像做了个鬼脸。


  志平赶紧给她解开绑绳,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把他们叫回来。”说完便向他们走去的地方追去。凝芳只能自己摸索着解开嘴上的手帕,掏出嘴里的布团。


  她把衣服整了整,站在路中央等着他们。


  看着凝芳和志平什么事也没有,老王他们自然是十分开心,大家互相述说着分手后的情形,皆是有惊无险。


  原来,老王他们把那几个被救的姑娘,暂时安置好以后,便带着小刘他们趁着夜色,匆匆赶回前旺村,希望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能够把凝芳他们救出来。没想到在这半路上就见到了凝芳和赵志平,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大家尽皆开心不已。


  凝芳也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不过中间自然省略了被志平捆绑的那一段。


  最后,她又神色凝重地说道:“虽然现在我们救出了几个女子,但我相信,那里还有没被救出来的人,还有那个钱世才的失踪很奇怪,加上肖素云也没有找到。


  我想,就在最近的这段时间里,我们还要继续查找,但必须要注意方法。希望大家不要放松,更要注意保护好自己。”


  黑夜,并没有消磨人的斗志,正义的力量正在积极的酝酿、蓄积……


  寒风越来越凌厉,吹刮的树枝猎猎作响……


  ……


  “冷吗?”大奎悄悄地问素云道。


  “唔……”素云点点头,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好像也透着寒冷。


  于是,大奎把她搂得更紧了,并把她嘴上的口罩又往上提了提,几乎遮住了眼睛。


  天色不早了,终于到了一个小集镇。


  “咱们今天就在这里住一晚吧,明天一早就可以到家了。”他们站在那家私人的小旅馆门口,大奎轻声对她说道。


  素云当然无法回答,她摇了摇头“呜呜”哼了两声,当然,被憋在口罩里的声音很混浊。


  “你不愿意?”大奎侧头看着她,满脸疑问地问道。


  她点点头,眼睛朝他眨了两下,明显的眼神里透着胆怯。


  他看了看旅馆那脏兮兮的门口,和黑洞洞的里面,又问道:“是不是嫌脏,想住大一点的。”


  素云眼睛里露出了笑意,迅快地点着头。


  他看着她犹豫了一会,然后板着脸说道:“不行,那样会出麻烦的,你是不是想害我啊?”


  素云看他生气了,吓得赶紧又“呜呜”摇头。


  “那好,走吧,跟我进去吧。”又和颜悦色地说:“哎,就睡一晚上,别讲究了,我没让你睡桥洞就很不错了。乖乖的听话,啊。”


  透过头巾和口罩之间的缝隙,隐约可以看到她的眼里有了泪花。


  这个小旅馆,真像它的外面一样,既破旧又脏乱,好像很久没有打扫了。


  进去以后,也没有人招呼,那昏暗的店堂里,时不时地飘来一阵霉臭味。大奎不禁皱了皱眉头,幸好素云的嘴是被堵着的,并戴着两只厚厚的口罩。


  好像知道来了客人,里面跑出一个裹着棉大衣的女人,张着大嘴笑着问道:


  “哟,是来住店的吧,就二位吗?”


  “嗯,”大奎上下看了她一眼,随手把包袱往她桌上一放。


  女人笑嘻嘻的看了看他们,从墙角提了两个热水瓶:“就两人吧?那好,来吧,跟我上楼吧。”说着往后屋走去,大奎他们便跟在她后面。


  那破旧的木楼梯很窄很陡,女人一边走一边提醒道:“当心一点,这里暗看不清楚,哎,这个破楼梯,我早就让我那杀千刀的换一换,他就是懒得很,成天只知道赌。当心了!”


  大奎扶着素云慢慢上了楼,随那女人进了一间靠里面的小间。房间不大,但搁了两张床,收拾的还算干净,只是脚下的地板踩在上面“咯吱咯吱”直响,让人有点提心吊胆。


  “嗨,天冷了,生意也不好做,我们好久没有客人了,今天你们来了,也算是我的大主顾了。哦,你们是赶着回家过年吧?你们随便住着,想要什么就跟我讲,价钱么好说,睡一晚是一个人十块,你们两个人么…”女人还在喋喋不休。


  大奎打断了她的话:“二十元,是吧,别烦了,给我们弄点吃的,我们就睡一晚上,我给你三十块,怎么样。”


  女人答应着:“好好,我这就去,你们先歇着。”


  女人一走,大奎便把房门插好,自己在床沿上坐下,让素云站在他的面前。


  他看着她的眼睛,低声说道:“我现在给你松开堵嘴,但你要听话,没有我的同意不能说话,知道吗?”


  素云连忙点头,大奎便把她拉坐在他的腿上。不一会素云嘴上的封堵物全部被解了下来,素云深深地吸着气,大奎则帮她轻轻按揉着她的下巴和脸部,以松弛长久没有活动的脸部肌肉。


  时间不长,女人就端来了两碗热腾腾的咸菜肉丝面,笑语殷殷的说:“来,快趁热吃了吧。”并把筷子搁在碗上,然后退了出去,不过眼睛却扫了一眼床上的那些绷带。


  一碗面下肚,身上便有了热气,两人坐着休息了一会,大奎开始感到有些体乏。于是打了一盆热水,先把素云身上的衣裤全部脱掉,露出了她紧紧缠裹着绷带的身躯。他让她钻进被窝,开始帮她解开那些绷带,然后就是那捆绑着上身的道道棉绳。


  被释放了身躯的素云,轻轻舞动两手,尽量活动着手臂。大奎拿着热毛巾给她擦遍了全身,素云的脸红红的很是羞涩,但还是让他擦完了。然后,她赶紧钻进了被窝,脸都埋在了被窝里,只露出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刘大奎在擦洗着那壮实的身体。


  不一会,擦好了身子的大奎也爬到了床上,把床边的棉绳拿在手里,素云很乖巧地把两手伸出了被窝。


  大奎便把绳子在她手腕上缠绕起来,中间还回绕了两圈,然后收紧。看看还剩下较长的一段,又把她两肘也绑在了一起,再在胸部绕了一圈捆住。


  可能是他用力大了一点,她“啊”的叫了一声。他抬眼看你了看她:“怎么了,叫那么大声,又不是第一次捆。”


  素云怯怯地低着头不敢吭声,他又拿起绷带,将她的手指和手掌都紧紧地包住裹在一起,使她的手指更本就无法动弹。


  他试了试绑绳,好像很满意。又道:“坐起来吧。”并把她拉着坐了起来。


  素云也很明白,接下来当然是蒙上她的眼睛,因为每天晚上睡觉都是这样。


  所以她只好把眼睛闭上,等待着他。


  大奎不紧不慢地把两块纱布先盖住她的眼睛,然后那厚厚的宽绷带便一层一层地,在她眼睛上严严密密地包扎起来。当然所有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防止素云在睡觉的时候逃跑,不过素云已经习以为常了,也根本就没有在晚上逃跑的念头。


  大奎一边很仔细地包着她的眼睛,一边温柔地说道:“看你这几天蛮乖的,明天在这里给你买些东西,回去后咱们好好过个年。”话语中似乎对素云充满了深情。


  素云的头在他的动作下,不时轻微地摇来晃去。听了他的话,心里也有点动情,便柔声地轻轻“嗯”了一声。


  最后一条胶条贴住了绷带头,大奎摩挲着她的脸,感觉着她肌肤的细腻和滑嫩。看着眼前被包住眼睛的素云,大奎心中又荡漾了起来。他一把把她搂住,把被子往头上一蒙,娇喘和着低低的呻吟,不一会便响起在小小的房中……


  天快破晓了,空气还是很寒冷,一些小贩已经开始在忙碌了。


  几声清脆的铃声吵醒了熟睡中的大奎,他睁开迷糊的眼睛,看了看天窗,嘴里嘀咕道:“妈的,天还没亮,这卖菜的也太早了吧。”


  撩开一点被子,看着怀中的素云,那熟睡中的娇憨模样煞是可爱,蓬乱的秀发披散在枕上,泛红的脸庞犹如水晶一般。鼻孔中均匀呼出的热气,很舒服地喷洒在他的胸口,感觉是那样的绵柔和舒坦。


  他痴痴地看着,伸手抚摸着她热呼呼的身躯,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涌动,但无法用言语来表示,于是便化作了深深的紧紧拥抱。


  梦中的素云被热烈的拥抱和长吻惊醒,流转在体内的是那份莫名的激动,朦胧中她只能用身体感受着,心中却依稀满是淡淡的哀愁……


  该起床了,他仍然要把她牢牢捆绑住。于是,她的手又被反剪到背后,那条似乎已经和她有了感情似的棉绳,再次将她的上身捆绑得结结实实。手腕在背后交叉着,被吊的老高且紧紧贴着背部,上臂和胸部都被棉绳缠绑的牢牢地。


  乳房鼓突着,躲在那只小小的白色胸罩里,好像要挣脱出来一般。然后,大奎又将绷带很严密地裹住了她的身子,不使绑绳外露。她的阴部依然被他很小心地塞满了棉团,再用胶布严密封住,然后绷带紧紧包裹。


  接着该穿的衣服尽皆穿戴完毕。


  大奎做完这些,开始整理包袱,然后对素云说道:“我下去买点早点,你在这里先乖乖地呆着,我一会就回来,听到了吗?”


  素云朝着他说话的地方侧过脑袋,轻轻地“嗯”了一声。


  大奎想了想,还是拿起了一团棉布:“来,把嘴张开。”


  她有点不情愿地把嘴张开了,那团棉布便很严实地堵住了她的嘴,他还不放心,又把那只小的口罩给她绑上。看了看很老实地坐在床上的素云,还在她嘴上按了按,这才放心地下楼而去。


  素云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又要开始的远行,那是一种未知未来的远行。她心里害怕,但隐隐的又有点割舍不开,心中却始终没有明白那是为了什么?


  那只紧压在脸上的口罩,暖暖地贴着她脸上的肌肤,感觉很是奇特。身上的紧缚似乎也有着某种诱惑,在这样的抑制下,体内竟然会翻腾着异样的兴奋……


  她想逃离,逃离他的掌控,逃离这样让她尴尬的困境。


  ……


  外面人声开始喧嚣起来,看来这个小镇也很热闹啊!


  素云好想去逛逛。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17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483.html

分享 ()
赞 (2)
17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绳艺图片、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17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