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度绳艺网

逃出人贩窝24.残阳

  积满了尘土的面包车,正小心地行驶在蜿蜒的山路上,郁郁葱葱的山道两旁满目皆是葱翠的山林,其间也不乏夹杂了许多泛了黄的枯枝,在多云的阳光下显得分外的萧瑟。


  车里的人都蜷缩着,长途的奔波确实很辛苦,一路的风尘和颠簸比寒冷还要难受。


  今天凝芳的气色却特别好,本就美丽的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颜,更是掩不住的迷人。弯弯的嘴角总是带着笑意,时不时还把甜甜的笑意挂进她眼睛里那两湾清清的秋水中,并把胸中的春意像诗一样的悄悄读写给你,于是在她的身上便浓浓的盈育了勃勃的生机和脉脉的柔情。


  赵志平就在她的身边,一路上始终不言不语。凝芳偎着他心里犹如蜜一般的甜,她庆幸自己费了好大的劲总算把他借到了自己的身旁,有他伴着她,她的心好象才会踏实。


  汽车在路旁的一家小饭馆停了下来,几个同事一起下了车,那最后下车的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下车时顺手拉上了车门。车里只剩下了凝芳和赵志平,凝芳一把拉住刚要下车的赵志平的手,轻声说道:“急什么,饿坏了?”秀美的大眼里满是娇嗔,羞答答的样子煞是可爱。


  赵志平脸一下红到了脖子,犹豫地微笑着又坐到了她的身边,有力而粗壮的大手,不自然地牢牢握着凝芳的纤纤玉指,心里的鼓音都快要震破了他的耳膜。


  他一只手捋着凝芳的秀发,温情地看着她:“我们下去吧,他们会等的…”


  话还没说完,凝芳的嘴已经堵上了他的厚唇,温软滚烫的香唇让志平心跳加剧,他一把紧紧抱住她娇柔的身躯,令她丰满的乳房紧贴他的胸膛。


  凝芳用力搂着他的脖子,轻轻的呻吟诱惑着两颗激动的心,志平有点按耐不住,手在轻揉着她的乳房,嘴里已经牢牢地吮住了她的舌头,轻搅着、盘弄着,吸吮着她口中的香涎,凝芳芬芳的体香让他如沐春风。


  好一会,凝芳突然把他推开,把被志平不知不觉撩起的衣襟往下撸了撸,羞红的脸蛋微微低垂着,眼梢对志平抬了抬,柔声细语道:“我们下去吧……”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又看了他一眼,稍稍转过身,一只手伸入衣服里,把被弄歪的胸罩扯了扯,这才把志平往门口一推:“走吧,怎么啦,还看着我,你、你还想啊……”说着这话,她的脸又红如晚霞,最后的话已经犹似蚊吟一般。


  志平憨憨地看着她一笑,便去开门,凝芳在身后拉了他一把,他回过头时,凝芳已经在他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


  他带着笑意的脸上立刻充满了浓浓的幸福感。


  路边的小饭馆一般都在屋外搭个凉棚,以方便来往的客人在门口可以坐下稍歇,这里也不例外,凉棚下还摆了个小摊子,卖一些茶水、香烟和点心之类的。


  凝芳他们一行六人,就在屋里靠近门口的那张桌子坐下来,正等着上饭菜,就在这时,一辆撑着蓬布的机动三轮车停在了门口。


  车上跳下来一个汉子,生的有些威猛,只是头发很蓬乱,脏兮兮的脸上颇有点煞气。


  “来包烟,再来一瓶水。”他对看摊子的小女孩说道,样子很粗旷,可是说话却很小声,眼睛不时的还往左右扫视着,神色间透着紧张和不安。


  凝芳正看着外面,这一切当然没有逃过她的眼睛,职业的敏感让她产生了怀疑,她悄悄地对其他人做了个手势。


  汉子又指了指一大袋面包:“再来袋这个,快点。”


  “一共十一块五毛,还要其他的吗,秤一点花生吧,味道很好的。”小女孩心算的速度很快,一边把东西给他放入袋子里,一边又热情地劝说道。


  “好了好了不要了,你快一点吧。”汉子有点不耐烦了。


  就在他准备付钱的时候,凝芳一个大步跨到了他的身边,伸手抱过搁在摊上的那包东西,满脸堆笑地说:“大哥我来帮你放车上去。”她的动作真是很快,才拿到东西,人已转身向车子奔去。


  那个汉子大惊失色,一时拿钱的手慌忙中竟把钱扔在了摊子上,只向凝芳扑去。


  凝芳早已计算准确,几个大步便已到了篷车的背后,嘴里大声喊道:“我给你放车里吧,车里面有人吗?”说话间那手已经掀开了垂着的帆布车帘。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车里正坐着两个人,好象是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那男人看见有人掀帘子,紧张地一把抱住身边的人。


  还没有等凝芳发话,汉子已经赶到,他猛地一把拉下帘子,煞白的脸上很是慌张,那一撞竟把凝芳手里的那包食品碰到了地上:“你干什么乱动,里面有病人。”


  “是吗?那我看看生的什么病?”凝芳好像故意和他作对,又要去掀帘子。


  汉子突然怒目瞪视着凝芳,似乎就要发作。而这时赵志平他们也悄悄出了门口,在向车子慢慢靠拢。


  猛地,那车子剧烈摇晃起来,好象里面有人在挣动。


  凝芳的眼睛里突然射出了两道凌厉的光芒,直刺那汉子。


  汉子看了看身后左右,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惶恐的眼里有了危险的预感,他大叫一声:“鬼子快跑!”然后发足向山上狂奔。


  这一声喊竟把大家都喊楞了,正在猜想哪里来的“鬼子”,猛地从车帘里窜出一个人来,头也不回地也往山上跑去。赵志平他们刚想追上去,凝芳叫了一声把他们拦住了。


  她把车帘往棚顶上一掀,便清楚地看见,一个裹着军大衣的女子侧卧在车斗里,因为戴着头巾所以看不清脸,她正在使劲地扭动着,想要坐起来。


  凝芳看了一眼赵志平,赵志平会意地上前,把那女子抱下了车,那女子脸上紧紧地戴着一只大口罩,脚下几乎站立不稳,凝芳小心地扶着她,志平解开了女子身上裹着的那件绿色军大衣。


  “哟,怎么啦?”几声惊呼,在旁观的人群里响了起来。


  原来,女子的身上结结实实地捆满了小指粗的绳索,两手被紧紧地反绑在背后,手都被勒的发了紫,上身被五花大绑着犹如捆粽子一般,大腿和脚踝也被绑得牢牢的,难怪她站立不稳。


  凝芳又看了一眼赵志平,眼睛里突然有了胆怯,脸上微微一红,目光立刻游移开去,志平当然理解她此刻的心情,只因她也曾经有过如此的遭遇,所以……


  他不想再想下去,只是用很温柔的眼神安慰着她,然后摘下了女子嘴上的口罩,没想到那口罩里竟然还垫着叠的厚厚的棉布,怪不得那女子一点声音也发不出。


  女子的嘴是被胶布严严密封住的,中间鼓鼓的突出了好大一块,估计在她嘴里面塞满了东西。


  这时另外两个干警,已经解开了她腿脚上的绑绳,于是他们搀扶着女子到了饭馆里,让她坐下后,志平才小心地为她撕下了嘴上的胶布。


  “啧啧,这不难受死啦?”那个摆摊的女孩咧着嘴轻声的叫道,那声调却很怪异,凝芳不觉回头看了她一眼,但见女孩的眼睛里似乎流露着兴奋,凝芳的心里不觉也“咚咚”地跳了几下。


  被绑女子的嘴里确实塞满了东西,那是一条白色的毛巾,可能太大被撕成了两半,但那一半塞在她的嘴里依然很满的样子,她的嘴被堵塞的鼓成了圆形,两腮也突了起来,干裂的嘴唇上带着血丝,看样子她已经被堵了很久,因为她好象已经习惯这样用鼻子呼吸了,只是那双显得很疲惫的眼睛,依然有着水灵般的美丽,泪光莹莹中感激地看着赵志平,正等待着他帮她抽出嘴里的毛巾。


  当堵嘴物被取出后,女子终于哭出了声,一切尽如大家所料,她又是一个被人贩子绑架拐卖的女子,今年才二十一岁,是个在校大专生,只因轻信了陌生人的花言巧语,以为有钱可赚,结果上当被绑,这一路上她也受尽了磨难和痛苦,晚上还要遭受他们的蹂躏,几次想要逃跑,均因被捆绑的太结实,或因看守的太严密而失败。


  凝芳思前想后了一会,决定让随行的当地派出所的一名同志,先行把被解救女孩送回家,就开那辆三轮车,那两个逃跑的人贩子,也让他回去以后通过这辆车排查一下。


  也算是个意外的收获,大家显得很高兴,以至于吃饭时也都兴致勃勃的。


  午饭以后,大家又上了车,目的地依然是刘庄,凝芳珍重地再次嘱咐大家,希望大家在这次行动中要注意保护好自己,因为罪犯手里有枪,而且还有人质。


  最后把可能会发生的情况又作了一些补充,直到大家都牢记在心。


  赵志平始终坐在她的身边,静静地看着她一言不发,李凝芳指挥若定、干练和果断的作风已经把他完全折服了,他心中有的只是温馨很赞叹,同时一股幸福的感觉只涌心头。


  车内又安静下来,凝芳也闭上了眼睛,靠着他的肩膀渐渐睡着了。志平悄悄把头转向车窗外,看着飞驰向后的青山绿树,思绪又回到了和凝芳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    ***    ***    ***


  二娃和她娘沿着那条熟悉的山道匆匆行走着,女人的心里是兴奋的,又是埋怨的。看着踢踏着脚步跟不上自己的二娃,心里也有点儿急:“二娃,你就别玩了,快点走吧,要不看不到你爹了。”


  “哦,娘,这片叶子好看吗?”他嘟着嘴,手里正拿着一片枯黄的树叶,举在头顶对着太阳照来照去。


  “好看好看,快走吧。”女人一把拉住他的手,拽着他就走。


  行没多远,一眼瞥见杂货铺的老板阿贵,正从对面走过来,他身上背着一个大箩筐,好象里面放满了东西。


  “嫂子,带二娃出去啊。”阿贵嘻笑着跟女人打着招呼。


  “哦,阿贵啊,去进货啦?”二娃娘也笑着应付道。


  阿贵眼睛看了看二娃,又说道:“唉,年前进的货都卖完了,这不又去进了一些,二娃,你媳妇回来了吗?”他伸手拨弄了一下二娃的脸,不怀好意地笑着调侃道。


  女人赶紧拉住二娃,还没来得及阻止,二娃已经傻笑着说道:“在家里捆着呢,嘿嘿。”女人尴尬地对阿贵笑了笑:“别听他瞎说,这傻小子。”


  阿贵脸上露出一丝浅笑,颇为理解地道:“哦~~是这样,唉――我想起来了,我中午前看见一个人,好象是那次抢你家媳妇的人,就是那后山刘庄的刘大奎,看样子他是往咱村里去的,你没看见吗?”他带着疑惑看着女人。


  这几句话不说不要紧,一说把女人给吓了一大跳。女人的脸立刻煞白,神色显得是那样的慌张,她一把拉住阿贵的手,急急的问道:“阿贵,你不是在骗我吧,是不是真的?”


  “嘿,嫂子,我干吗要骗你呢?哦――是不是你媳妇又被你抢回来啦?”他狡猾地反问道。


  二娃娘不再理他,拉住二娃的手返身就往回走……


  ***    ***    ***    ***


  刘大奎轻松地便打开了二娃家的门,返身把门虚掩上,因为他曾经来过老王家,所以对屋里的环境还是比较熟悉。


  环视了一下屋内,他便直奔阁楼而上,脑袋刚探出楼面,便已看到被捆在床上的素云。


  他心里“咚咚”地跳着,那股兴奋难以抑制,很不能立刻就把素云抱回家。


  站在床边,大奎默默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解那吊绑素云的绳索,接着棉被也被揭开。再一次地摸到了素云的身体,他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了,可能是紧张的缘故,身上感觉有点冷,不过却没有妨碍他的行动。


  嘴里喘着粗气的刘大奎,恨不能立刻就把素云带回家,好几次颤抖的手一直未能解开那个绳结。


  素云已经隐约地听到了大奎粗重的呼吸声,凭他熟悉的动作她也明白了,是刘大奎在给她松绑,她轻轻转过头嘴里发出低沉的“唔唔”声,想要寻找他的方位,那份乱如繁绪的感觉正交织在她的心里。


  大奎很迅速地帮素云又松开了腿脚上的绑绳,就在被窝里急切地为她揉搓着有些麻木的腿脚。本就很是冰凉的手,捂在素云温香的肌肤上,霎那之间犹如电流通过一般,久久不愿挪动。


  穿戴好衣裤鞋袜后,便扶着她站立起来,大奎在她脑后寻找到眼罩的扣结所在,撕开封着的胶布然后解开,大奎轻轻地拿掉她眼睛上压着的的棉花,那双有着长长睫毛的美丽大眼睛,又忽闪着展现在了他的面前,动人的目光里流露着些微的惊讶。


  大奎紧紧捏着她的臂膀,凝注的眼睛里充满了喜悦。


  素云仰脸看着他,不知是激动还是伤心,眼角竟然有了盈盈的泪光,伴随着一声如泣般的“唔――”声,不禁让刘大奎心里一紧,鼻子却微微发酸,他猛地一把紧紧抱住素云,灼热的吻立刻印满了她的额头眉梢,透过她嘴上的绷带,他清晰地听到了她微弱的呻吟声。


  “走吧,咱们回家”刘大奎终于说道,话语中充满了激动和愉悦。


  素云只是木然地站着,不知道怎样回应他的话,只是在想自己为什么也会有点兴奋,难道自己愿意跟他一起回去?


  眼看着刘大奎正从口袋里取出一只口罩,是那只大大的口罩,微笑着把它捂在了她的脸上,先是下沿仔细地兜住了她的下巴,上沿又紧贴着她的眼睛下方勒住,然后把那宽宽的带子在她脑后牢牢地收紧,打了一个大大的活结。


  素云的鼻子顶撑着口罩,呼出的热气在口罩里徘徊,热烘烘的,只有那双眼睛还在悄悄地移动着。


  她盯着他的身影,看着他专注的样子,心里涌上了一股异样的感觉,很难分辨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感,似乎既有苦涩,又有难以言表的依恋……


  下了楼,大奎又拿出一条头巾包在素云的头上,扎得紧紧的,在口罩和头巾之间只留了一条缝,且头巾是盖住眼睛的,要往前方看的话,素云必须仰起头才能够勉强从缝隙中看见,否则只能看见自己的脚下。


  大奎又回头看了看素云,浅浅地一笑,素云正仰着头在看他,他的笑容竟让素云心头一颤,很久没有见到这样温柔的笑了,那笑里包含了大奎此时最由衷的无言情感。


  门外静悄悄的,阳光已经斜斜地照在了对面的墙上,斑驳的墙面依然反射着暖暖的光芒,墙根下,两只母鸡在悠然地啄食着地上的食物,喉咙里还不时的发出“咯咯”的叫声,一幅仪态万方的样子。


  所有这一切好像都是配合着大奎的心情似的,那样和谐、那样恬静,以至于大奎此时竟然没有一点紧张的心理,就像带着媳妇出门游玩一样,随意而自然。


  素云很乖巧,虽然低着头,但还是一步不离的紧紧跟在大奎身后,小心而谨慎地在稀稀落落的村子里穿行着。


  幸好二娃家就在村口,所以出门以后没走多久,便走入了山间小道,两边的灌木基本都已泛黄枯败,只有一些常青的植物依然能给人带来多少绿绿的生气。


  高大而多样的树木,还是那样郁郁葱葱,大奎不时拨弄着路边扎人的灌木,常常回头留意和招呼着身后的素云。


  大奎的脚步很快,素云跟着他有点吃力,走没多久,明显的显出了疲累的神态,胸部开始使劲地起伏着。


  这时,大奎也看出来了,他停住脚步,伸手拉住了素云棉衣上的空袖子,把两个空袖筒在她胸前打了一个结,然后拽着那个结拉着素云继续往前走:“过了这道山梁,前面的林子要宽敞多了,到时我背你吧。”他宽慰着她,又给她鼓了鼓劲,并送给她一个一向都不是很好看的微笑。


  果然,翻过了这道梁,林子很宽敞,只因都是高高的竹子,所以也没有了扎人的顾虑。刘大奎站在素云的面前,往下一蹲便把素云背在了背上,耸了耸放稳当以后,这才放开大步一路直奔刘庄。


  素云趴伏在大奎的背上,眼睛看着大奎脚下往后移动的林地,轻轻的呻吟就在堵塞严密的口罩下,悄悄地侵入大奎的耳朵……


  ***    ***    ***    ***


  二娃踢踢踏踏地哪里跟得上他娘小跑的步伐,一会就被甩得老远,被山风冷呛的鼻子里,两条长长的鼻涕几乎挂在了他的嘴上,一路跑一路喊道:“娘,不跑了,娘,我要抱抱……”


  女人实在已经顾不了他了,当她推开那扇根本就没有锁上的家门时,她的心便如跌入了深渊一样,死灰死灰;上楼时,脚就象灌了铅一样的沉重,直到她完全明白素云已经不在的时候,她的脸色便变得煞白煞白,那双饱蘸世故的眼睛,突然灰暗起来,似有泪光在闪动。


  楼下传来二娃的叫唤:“娘,媳妇,你们在干嘛呢?”


  女人抹了一下眼睛,下了楼什么话也没说,很冷静地走入厨房,拿起那把菜刀就往外走。二娃见状,把鼻涕一抹,傻乎乎的脸上愣怔着,竟然也有了害怕。


  “娘,你干什么啊?我也去,我……”话没有说完,“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把他打了个趔趄,立刻半边脸通红,女人怒喝一声:“在家呆着,我给你把媳妇抢回来。”说完把大门反手一拉,想了一下便直往山道上追去。


  身后传来了二娃在屋里的大哭声……


  刘大奎累得浑身冒汗,翻过了这个山头,没有多久就可以到家了,前面有块大石头,大奎决定先在这里歇歇脚,于是他把素云放下,和她并排一起坐在石头上。


  他掏出烟点燃了一根,深深地吸了一口,立刻神清气爽。


  看着身边的素云,心里不禁暗自庆幸,他伸手撩起素云眼眉上的头巾,却发现素云也在看着他,她的眼神既有感激又有无奈,好象心里很复杂的样子,这让刘大奎多少有些失落。


  “怎么样,他们欺负你没有?”刘大奎总算问了一个问题。


  素云听他一问,不知怎么地竟然觉得心头一酸,眼眶里立刻就有了泪光,头也不自觉地垂了下去。


  大奎似乎有了信心,把她的头巾往后脑捋了捋,露出她的额头,温言道:


  “好了,别哭,我不是把你抢出来了吗,以后跟着我就好了,我不会让你受欺负的,只要你乖乖的跟我,不再想着逃跑,再跟我生个大胖小子,到时你想回去,我可以让你回去看看。”说完,他搂紧了她,亲了亲她的额头,一只手又摸上了她的胸脯。


  素云“唔唔”了两声,扭动着身子试图挣扎了几下,引来的只是他更紧的搂抱,最后她还是屈服在了他的揉捏下,不再挣扎。


  刘大奎还想进一步,、


  就在他刚要继续发展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尖厉的骂声:“姓刘的,你个畜生,竟敢到我家偷女人,你还要脸不要脸……”


  刘大奎倏然一惊,猛回头,只见二娃娘正满脸通红,怒气哼哼地站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手里拿着菜刀举上举下、骂骂咧咧的。


  大奎心里恼怒异常,狞着脸站起身:“我说你骂谁呢?你个不要脸的是不是不长眼,她本来就是我买的,是你耍赖,我才抢回来的,怎么样,想玩硬的?”


  “呸,呸呸!放你妈的狗屁,她是我儿子的新媳妇,谁说是你的了?你的钱我可以还给你,谁还稀罕那。”女人毫不示弱,眼睛还不时地偷偷瞟着坐在石头上的素云。


  “你留着吧,我要的是人,再跟我罗里罗嗦,可别怪我不客气。”大奎冷笑了一声。


  “你要是不还给我,我就和你拼了。”女人真急了,眼睛里冒出了火花,血红血红的似要发疯了。


  刘大奎脸一横,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我倒要试试看,一个臭老女人有多厉害。”


  然后两人又是一阵对骂,难听的话语,让素云实在听不下去了,但却又无法躲避,只能努力忍受着。


  处于弱风的女人再也忍不住了,她疯狂地带着哭腔大叫了一声:“刘大奎,你个兔崽子,我不活啦,我和你拼啦……”举着刀就往大奎冲去。


  刘大奎看着冲到面前的女人,冷不丁一脚踹在了女人的小腹上,女人往后一仰,人狠狠地摔在树根下,背部被树干结结实实地撞了一下,疼得她呲牙咧嘴地豪哭了起来。


  刘大奎“呸”了一声,转身扶起素云就要走。


  没想到,二娃娘突地爬了起来,冲着刘大奎的后背挥刀砍下,刘大奎连忙往旁边一闪,女人扑了个空,往前踉跄着又差点摔倒。


  大奎怒骂道:“你他*的有完没完,真要惹火了老子,老子宰了你!”


  女人痛苦的脸上有几条被树枝刮破的血痕,她胸部急剧起伏着,愤怒而又几近绝望地地看了看刘大奎,突然举起刀直往素云的身上砍去,嘴里带着哭声喊叫道:“啊……去死吧……唔……”


  素云一时木楞在那里,睁得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


  刘大奎一时没想到女人会突然砍向素云,慌忙中连忙用手臂去格挡,只因女人在疯狂中身体本就失去了控制力,被大奎一挡,手臂被格开了,刀锋擦着素云的肩头一划而过。


  刘大奎由于突然用力,一时也没站稳,往前冲了一步,女人恨极了他,回身举刀往他头上砍去,大奎勉强中往旁边一闪,那刀正砍在他的左膀上,衣服被砍了长长的一条口子,大奎只觉得手臂一阵剧痛,立马发现那里流血了。


  他狂怒地看着疯狂的女人,劈手一把夺过她手里的菜刀,“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扇在了她的脸上,然后拳头如雨点般击打在她的身上、脸上。


  就在这时,一声震天的哭喊传来:“娘啊,娘……”大奎停手一看,原来是二娃哭喊着跑来了。


  女人满脸是血,鼻子和眼睛都被打肿了,人靠在树干上慢慢地往地上瘫去,嘴里还在无力的念叨着:“杀了你……杀……”


  二娃一把抱住女人放声大哭:“娘,唔唔……娘……”手胡乱地抚摸着女人满是鲜血的脸,不时还擦着自己又是鼻涕又是泪的面孔,以至于自己的脸上也满是血迹。


  女人已经奄奄一息,一只手紧紧抓着二娃的手臂努力地叫着:“娃、娃……


  娘……”


  大奎自己把伤口用布扎了一下,然后对素云说道:“我们走。”


  素云无法回答,只是定定地看着地上的母子,就在她要转身的一霎那,她突然看见二娃缓缓回过头来,他那双本应痴傻的眼睛里,已然不见了以往的傻气,闪动的泪花里竟然满是哀伤和依依不舍,微微开启的嘴唇在无声地颤动,那份稚嫩的渴望是那样的无助。


  素云的心在收缩,一股悲凉涌上心头,有的只是很痛的悸动,似有热泪要滚涌而出……


  刘大奎已经给她系好了胸前的扣子,依然拉住她打着结的袖子上路了。


  山风开始轻轻地呼啸,隐隐的在风中还夹杂着呜咽的哭声,仿佛在乞讨失去的往昔,越来越远……


  ***    ***    ***    ***


  到达村口时,那里已经有三个当地的民警在等候,凝芳他们寒暄了几句,就分头进入了村子。


  但据可靠消息,刘大奎上午出去了后就一直没有出现过,这让凝芳犯了难,思考了好一会,还是决定先搜查他的家,万一肖素云在他家里的话,可以先把人质救出来,然后再考虑抓捕刘大奎。


  大伙都表示了同意,于是几个人负责守住村子的几条出入口,凝芳和赵志平便进入了刘大奎的家。


  正在仔细搜查的当中,民警小郑一脸紧张地跑进来,带着气喘地说道:“李队,哥几个在东村口堵住了那姓刘的,不知怎么的,那家伙好像知道不妙,夹着人质望山上跑去了。”


  凝芳神色一紧,急急的问道:“那人质怎么样?有群众阻碍吗?”


  “人质看上去没问题,不过好像把村民惊动了,有些人都跑出来看热闹,人不是很多。”


  沉思了一下,凝芳说道:“那好,你现在立刻找到村干部,让他们把群众疏散,绝不能让他们围观。快去!”


  小郑迅速离开,凝芳看了看赵志平,脸色很严肃地说道:“那咱们赶紧过去吧,别耽误了。”赵志平也绷紧了弦似的,刚毅的神色刻在了他的眉间,什么话也没说,和凝芳一路小跑着赶往那里。


  刘大奎挟着素云,手里紧紧握着那把手枪,吃力的往山上后退着,眼看着后面就是一道山壁,再要退后似乎已不可能,他不愿意此时丢下素云,内心实在已经割舍不下刚刚才又抢回来的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爱。他心里在嘀咕,这些警察怎么会来得这么巧,看来今天凶多吉少。


  面前的几个警察手里都拿着枪,不时地向他喊着:“把人放了,立刻放下武器,抗拒是没有出路的。”大奎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回答,只是紧紧搂着素云,生怕她会被他们抢走似的。他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浓浓的阴云,深沉的眼光闪动着最后的疯狂,额上的青筋都已暴突起来,牙关咬得紧紧的,随时准备着一搏。


  素云被他勒着脖子搂在他胸前,呼吸极为困难,头巾也早已被扯的搭拉在了脖子上,一头秀发在风中被吹得飞扬起来,唦唦的飘拂在她的脸前,场面就这样僵持着,剑拔弩张,此时凝芳及时赶到了,稍稍平息了一下呼吸后,她慢慢走上前,在离刘大奎五六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凤目里隐含着威严,紧紧盯视着刘大奎,她不会忘记那天晚上的那一幕,她对眼前的这个人有着很冷静的评价,完全有理由把他归入愚昧、残暴之流,或许还是个亡命之徒。


  “放下武器吧,把她也放了,好吗?”她的话很简单,可是却出奇的温和,连她自己都感觉有些奇怪,当然,她内心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他先把人质放了。


  刘大奎眼睛里闪过一丝利芒,内心像有所动,但立刻又恢复了原状,枪口突然抵住了素云的脑袋,同时他的脸在素云的脑袋后面移动开去,就在这个时候,素云的耳边清晰地传入了一个很轻的声音“对不起!”,她心里突然一颤,然后便听见他对着面前的人大声的吼道:“都给我退后,要不然我要开枪了,快!都退开!”


  凝芳仍然盯视着他,慢慢的忙后退了两步,正要再次开口劝说,蓦然身边窜过一个人影,只向刘大奎扑去,那是一个女人,一个瘦小的女人。


  就在凝芳鄂然中,那女人已经横身拦在了刘大奎和素云的身前,带着泪水的脸上满是焦急:“警察大哥,你们放了我奎哥吧,他是好人,你们不要杀他,我求求你们了!”那语声带着哭声,嘴唇都在颤抖着,两只手往后拦着死死的护着他们。


  凝芳他们一时被惊呆了,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场面,两个民警竟作出要上前的架式,凝芳想要拦阻时,那女人突然回身一把拉住了素云,猛地往凝芳站立的方向一推,素云猝不及防,脚下一绊扑倒在地。


  女人正是山妮,此时她内心的焦急哪里顾得了很多,她只要她的大奎哥平安离开,当素云被她拉开以后,她整个人便扑入了大奎的怀里:“奎哥,我们不要她,我会……。”


  大奎也被一霎那的变化弄懵了,直到山妮扑进他的怀里时他才反应过来,眼见着素云跌倒在地,两个民警又冲了上来,他突感世界将要崩塌一样,心中涌上来一股热血,猛地一把推开怀中的山妮,无意中举着手中的枪直向地上的素云扑去…


  “啪、啪”两声清脆的枪响,场上立刻静止了下来。但听“呃”的一声,刘大奎那矮壮的身子突然慢慢往下萎顿,然后双膝跪了下去,随即胸口的鲜血如小泉般开始滲出。


  与此同时,一声凄厉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划破了寂静的山谷。


  “奎――哥――”山妮张着大大的嘴,绝望的脸上充满了恐怖,发了疯似的扑向轰然倒地的刘大奎。


  凝芳此时完全愣住了,包括那两个开枪的民警。


  疯了似的山妮跪在地上抱着大奎的身子,想要呼喊:“奎、奎……哥……”


  却已是泣不成声,浑身打颤,突然她抓起地上的那把枪,两手紧紧握住平举着,摇着头哭叫着指向在场的人:“你、你们……还、还我的……奎哥……啊……呜……呜……”


  凝芳此时也无法冷静下来,但她努力控制着劝慰道:“姑娘,请冷静点…”


  “你还我奎哥……”山妮恸哭着大声打断了凝芳的话,凝芳从她的眼神里突然看见了绝望,她大叫一声:“姑娘不可……”


  山妮的嘴唇颤抖着喃喃自语道:“奎哥,我和你一起去…”然后她缓缓转过身慢慢伏在刘大奎的身上,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素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挣扎中耳边便传来了枪声,接着,就在她努力扭转头的时候,那一声凄厉的惨叫犹如利剑一样刺在了她的心上,接着“嘭”的一声刘大奎的身子便倒在了她的身边,那张熟悉的脸就躺在她的眼前,抽搐的面颊如纸一样白,可是他的眼睛却殷红如血,倔强的不肯瞑目的眼睛,还是那样深深地看着她,一丝饱含歉意的浅浅的微笑,就在眼角的那一滴缓缓流下的泪水中,永远地定格了……


  “砰”又是一声枪响,一个年轻女人的头颅垂在了大奎的脸上,那有些泛黄的枯乱的头发,在他的脸上零乱地飘拂着,一缕鲜血从她的太阳穴迅速地流下,红红的犹如残阳,瞬间像流星一样划过她的脸庞,又流入了他凝注希望的眼睛,渐渐地盈满、渐渐地淌过,然后那双依然残留着微笑的眼睛便慢慢地闭上了。


  “呜……”再也难以抑制的悲哭如山洪般爆发……


  墨绿的山林在低低的呼啸……


  此时,夕阳在山的那一头慢慢地落下,满天的晚霞宛如披上了红妆,直把山野陶醉得那么鲜艳娇美……


更多绳艺小说阅读:绳艺小说目录

本站原创文章,转摘请保留文章出处 灰度绳艺网 http://www.17smk.com/post/487.html

分享 ()
赞 (1)
灰度绳艺网专注于绳艺小说、绳艺视频、kb绳艺捆绑、绳艺交友等相关内容,用户可在网站内进行评论网站内容、留言、交友等互动,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绳艺网。
Copyright © 2018 17度绳艺网版权所有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灰度绳艺网   Theme by大谋 Powered By Z-BlogPHP 1.7.2